“不管你怎么说.孩子给我留來.”黄雪芳气的不行.她上前抓.康乐乐就往后躲.这样诡异的姿势绝对是她不能忍受的.

    明家的蛮不讲理也是彻底的惹怒了康乐乐.她虽然受过伤.但也不是软弱少女.抱着欢欢很快就躲掉黄雪芳.并毫不奋力的和她争执.“明夫人.你也是一个母亲.如果当初明赤璀被人强行抱去.就因为你沒权沒财.你会怎么想呢.”

    “哼.少在这里乱打比喻.你要相信今天如果你不留孩子在这里.你绝对踏不出去这里一步.别以为有别的男人给你撑腰.我们明家就拿你沒有办法.你这女人也真是让人恶心.当着女儿的面就和别的男人亲热.好意思讲对女儿好.”

    呸.

    随着黄雪芳这粗俗的一幕.康乐乐是彻底的崩溃.她也终于明白.自己是有多么的让她厌恶.

    再看明赤璀.他的脸色很难看.但却一直站在一边并沒有说话.康乐乐忍不住声声冷笑.刚才他叫自己抱着孩子离开难道就只是随口一说.

    还是说.他知道明老爷子不会同意.所以故意这样子吗.

    真真是可笑.

    果然还是她太天真啊..

    明赤璀是什么人.那么不顾一切的要孩子.现在看到她和罗残在一起.怎么可能还轻轻松松的让她把孩子带走.

    康乐乐.想想你也还真是太天真了.

    既然你们都这样.那我又何必还讲着你们是欢欢的长辈呢.

    收起心中的不平和怒意.康乐乐反而变的冰冷起來.“先说我有资格带走我的女儿.你们沒权阻止.再有一点.我康乐乐并沒有做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同样的.明赤璀可以和别的女人光明正大的结婚.我为何不可大大方方的找男朋友.难道你们明家的所谓的公平公正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吗.”

    “你.”黄雪芳被这样一堵气的沒话讲.本能的又要抬手.却被康乐乐冷声制止.

    “明夫人.请你自重.如果你觉得我可以无数次的任你打骂那你就错了.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欢欢奶奶的份上.我绝对在你打我耳光的第一次就双倍奉还.以前也就算了.但我敢保证.从现在起.你只要再敢碰我一.我绝壁双倍打回來.”

    “呵呵.语气倒是不小.”明老子柱着拐杖嘲笑两声.然后向康乐乐走來.虽然只是简单的一些字.面上也看不出别的厉色表情.但不知为何.康乐乐却觉得明老爷子威严万分.那感觉就像军训时教官让往左她不敢往右.

    而且在他看似平静实则却深如无底洞的目光中.康乐乐就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莫名的抱着欢欢向后退了两步.直到碰上身后的一把椅子.

    走近了.明爷子先是给了慈祥的看了看欢欢.最后才把凌厉的眼神放在自己身上.“康小姐.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

    ……

    他曾拿出一笔钱.让她离开明赤璀.因为他同意就算明赤璀要断她探望权.他也会让她固定时间去看欢欢.所以她同意了明老爷子.远离明赤璀.

    那笔钱.她一直沒有用.只是这点她不可能对着明老爷子说.对于他们军人來说.说过的话就是说过的.自己收了就是收了.用不用是她的事.找太多的借口也沒用.

    仅管如此.康乐乐还是不愿意直接面对这个问題.因为她觉得这是她和明赤璀之间的事.

    “明老爷.我有按我说的做.我的确是沒有接触明赤璀.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是我要來想怎样.是你的孙子明赤璀自己要破坏原本美好的一切.”

    “这些自然不用你管.事后我自有定夺.我就问你.你收了我的钱.答应了我的条件.为什么现在又出尔反尔.孩子姓明.你确定你抱的起走.”

    “钱我沒有动.我可以原数还你.但我要孩子.我什么也不要.只要孩子.”

    这辈子.她不能再和欢欢分开.

    “找了个能撑腰的男人自然能说的如此轻松啦.当然沒找到靠山的时候说话怎么沒有现在这么有底气.哼.”明老爷子的身后一个中年男子很是气愤的插进话來.

    虽然沒有印象.但就他衣服上的牌子康乐乐知道她是琳达的父亲.事情这样.琳达父亲很生气也在情理之中.康乐乐不想理会.就当左耳进右耳出了.

    只是……

    往往她想停止的时候别人总会拉大这个话題.琳达的母亲一边拉着她.一边伤心的哭泣出声.“孩子啊.把婚纱拖掉.我们走吧.我们林家和明家这门婚事算是高攀不上了.以后还是找一个门当互对的吧.免得再闹成这样.丢人又伤心.”

    “妈.你在说什么啊.”琳达制止母亲.并且就坚决的表态.“从小到大我的梦想就是可以和赤璀步入婚姻殿堂.今天只是一个误会.不管怎样我都该和赤璀站在同一站线的.”

    “我和你妈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认死理的女儿來呢.好好一个姑娘要來给人当后妈也就算了.现在结个婚还这样不说.重要的是人家的心根本就不在你身上啊.看來啊.什么报恩.什么诺言.全都是沒用的东西.唉.算了.我们还是回家吧.要是知道这情况啊.你爷爷就算还活着不都得被活活气死过去.”

    砰砰砰.

    很大的几声巨响.有人大力敲打饭桌的声音.林父的话也被打断.大家震惊的看着声源地.只见明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怒气冲冲的用拐杖打着桌面.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林父.

    如果说林家和明家以前还是实力相当.那么现在的林家和明家比起來还是差了很大一截的.老爷子发怒.林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康乐乐更是明白.当林父把这些话一说后.结局会是什么.

    这么久了.她清楚对于明老爷子來说为什么对这个婚姻那么坚持.当明老爷子狠狠的打桌面的时候.她就想抱着欢欢离开了.因为后面的情形她是真心不想看.

    她怕越看.心越痛.

    “明赤璀.今天你就正式告诉我们大家.你到底要不要你的孩子.到底要不要和琳达好好的结婚.要不要好好的过日子.”

    明老爷子显然也是豁出去了.拐杖都扔掉了.站在那里全身颤抖.如果不是明父扶着.估计无法站立了.

    显然.无论如何.他今天都要一个答案.

    “婚.我结.孩子.我不要.”

    “你..”

    对于这个结果.明老爷子很生气.但比他想的两个都拒绝要好上很多.明老爷子稍喘了会儿气.这才指着明赤璀继续问.“我问你.这个孩子.你是真的不要.”

    “不要.”

    明赤璀坚定的声音不带点犹豫.莫名的.康乐乐听的鼻子发酸.因为不爱.所以连孩子也不爱了吗.

    “如果你要让康乐乐带走孩子.我可以退一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否则勉谈.”

    “我答应结婚已经是我极限.爷爷.你也别老拿我对你的尊敬來挑战我的极限.你应该知道.要不要孩子母亲带走孩子是我的决定.与你无关.当然.你也可以继续用生命來威胁我做一些事.只要你不介意我对你的爱越來越少.直到不想再多看你一眼.那你就继续.”

    ..

    广阔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车子急速前行着.此时.行驶在其中的一辆宾利坐驾渐渐靠向路边并停车.

    一会儿后.从车上來一个女人.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熟睡的小女孩.关上车门女人就抱着孩子离开了.

    或许是担心女子.开车的男子也关上车门迅速的追了上來.并且抓着女子.着急的开口.“乐乐.这里不好打车.还是让我送你吧.”

    “不用了.”康乐乐无声息的躲掉男子的碰触.

    男子不死心的再度去拉.并坚持:“乐乐.你就让我送你回去吧.有什么事先回去再说.可以吗.”

    “罗残.”

    康乐乐回头.对上罗残脸上的担心.第一次感觉到陌生.

    被她的眼光扎的生疼.本來已经抬起的手暗淡的放了來.抱着侥幸康乐乐不会察觉.但事实是他错了.

    如果说她之前还有一点点犹豫.但现在已经彻底的肯定了.

    “罗残.我一直认为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在伤害我.至少你那里会是一个温暖的港湾.”

    曾几何时.她每每想到自己带着欢欢快死在美国街头时的那两碗热乎乎的面条.

    还有他们母子呆过的那座房子.那几个月.那段时间.以至刚才为止.她都认为.他是上天派來保护他们母子的天使.他一定是她从小失散的哥哥.可惜.这一切只是假象.

    最终她还是被她最信任的人深深的伤害.

    “乐乐.你听我解释.”罗残拦住康乐乐.想把他最原來的打算说出來.只可惜.康乐乐无情的打断.

    “罗残.你不用说了.不管今天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想知道了.我一直欠你的.我知道.所以不管你利用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理解.我现在就想问你.带我去明赤璀结婚的场地是不是你一早就计划好的.”

    都怪她.都怪她.如果不是她贪小便宜想着吃顿免费的.今天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