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欢欢一路撕心裂肺的哭泣.她的心都要碎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她沒有去.那他们的婚礼就会照常举行.

    日后明赤璀有了自己的小孩.她一样可以慢慢的夺回欢欢.可是今天这样一來.欢欢是彻底的失去了父亲.哪怕是哭累睡着的她仍不忘抽泣.康乐乐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乐乐.不是这样的.我……”罗残想解释.但他也明白.如果说出真相.以康乐乐的性格……这辈子他们之间不会再有联系.

    他不想.不想就这样彻底的失去她.所以罗残停住了.沒有继续往说.

    “呵.”康乐乐失望的摇摇头.“罗残.你知道当你救我.并让若晨去帮我带欢欢出來时.我有多感激你吗.我真的相信就算全世界都抛弃我了.你一定会站在身边.可惜我错了.”

    “不是这样的..”

    “我只想问你.是不是从看守所到今天去他的婚礼.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是她太笨.

    她真的好笨..

    罗残想要解释.从头到尾的解释.可对上康乐乐无情且冰冷的眼神.他忽然一个字都说不出來.

    她已经不相信她了.他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他选择了沉默.

    康乐乐将这当作是他默认.

    如果说当她听到明赤璀亲口说他不要欢欢选择结婚时是撕心裂肺的感觉.那么现在.被一直信任且当哥哥的罗残欺骗.那感觉就如同他将自己的心撕成一片一片.那种感觉……

    她绝望的点点头.轻声道:“以前我欠你的太多.但是这一次.仅是这一次.你让孩子彻底沒了父亲.让我彻底沒了爱.我们扯平了.我不再欠你.而你也不用再帮我.从此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吧.”

    抱着欢欢.她侧身越过他向前走去.

    身子猛然一震.难道她就这样.如此简单的否决掉了自己吗.

    “乐乐.这么些年.你难道就沒有对我一点点的信任.就一点点也不想听我解释就判我死刑吗.”

    “康乐乐.我爱你...”

    “康乐光.我爱你.这辈子我就只爱过你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被明赤璀无数次的伤害却不肯原谅我犯的一次小错.”

    天空.忽然起倾盆大雨.不知道是为同情罗残此时的绝望还是替他鸣不平.

    诺大的广场上.罗残就那样淋着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吼完自己的深情痴痴的看着康乐乐的身影向前走.他不死心.又大声咆哮了一声.“康乐乐.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一切.我真的好爱你.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狠心..”

    早已被雨水打湿的双眼忽然看到了希望.因为前面的人影停住了.

    那种本以为掉地地狱却忽然之间回到天堂的感觉让罗残迅速的站了起來.咧着嘴角向康乐乐跑过去.他就知道.乐乐一定不会对他那么狠心的.一定不会.

    “罗残.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哥哥.我不配你对我那么好.去珍惜你身边真正对你好的人吧.若晨她很爱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因为我的事而去找若晨帮忙了.不要再那样伤害她.”

    明宅.

    琳达穿着性感的睡裙直直的坐在席梦思大床上.听着浴室里传來的水声.嘴角不自觉的高高扬起.心里止不住的高兴.她终于成为赤璀的妻子了.

    就只差一步.她就真的可以成为赤璀的女人了.

    她从小到大的梦想.也马上就快实现了.

    浴室里.

    明赤璀站在浴头.动也不动.如果仔细发现你会看到浴室里沒有一点点热气腾腾的感觉.而开关则是向着蓝色的方向.

    他就那样站着.在寒冷的大冬天让冷水一遍遍的冲洗着自己.尽管被冷水冲的有点头晕脑胀.甚至有点无力的感觉.他都毫无知觉.

    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今天在婚礼现场的事.康乐乐和罗残之间的互动.以及最终听到他的选择.她抱着孩子无情转身离开的画面.

    康乐乐.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多么希望你能表现出一点点的不舍和心痛.只怕只是一点点.我一定会毫无顾忌的向你冲去.

    可是沒有.

    你一点也沒有表现出对我的不舍和爱意.

    呵呵.

    如果这是梦.也该醒了.

    我知道.是我自作多情了.

    该死的..

    咒骂一声.想着她无情转去的背影.明赤璀实在是气不过狠狠一拳头砸在墙上.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是沒有错的.

    就算不因为他.至少是他让她能拥有欢欢了吧.走的时候竟然都沒有叫欢欢再叫他一声爹地.沒有再投入他的怀抱.

    砰砰砰.忽然传來敲门声.

    “赤璀.你沒事吧.你怎么了.”

    本來还在外面开心的幻想着今晚和赤璀之间会发生的事.忽然听到浴室里传來的响声.想着赤璀进去那么久了.琳达吓的赶紧冲过去敲门.也让明赤璀从自己思绪中回到现实.

    他现在是在明家.也就是说琳达也在这里.

    “沒事.”

    冷冷的答复完.他这才关掉了水.又等了好一会儿.琳达才等到明赤璀出來.只不过情形不是她想的那样.印入眼帘的先是明赤璀血淋淋的手.

    她吓的高声尖叫.“赤璀.你的手怎么了.”

    “沒事.”无声的躲掉琳达想要触碰她的手.明赤璀无所谓的越过她走到衣柜旁.见状琳达赶紧快步上前.将她放在床上的衣服递上前.“刚才看你拿出來放在衣柜.所以我给你拿到床上放着了.方便一些.”

    “谢谢.”

    无情道谢.他拿起衣服.却发现琳达仍站在身后.面无表情的挑高眉眼.“我要换衣服.”

    言外之意.是让琳达出去.

    琳达脸色一白.纵然他们是夫妻.他也要如此吗.

    沒关系.

    反正今晚时间长的很.她不急.

    “好.你先换衣服.我去楼替你拿药箱.”

    “拿药箱做什么.”明赤璀制止琳达.

    琳达不解.看着明赤璀手上的伤.

    明赤璀不以为然.“这点小伤不用敷药.”

    他故意想要自己感受疼.怎么会想要敷药.

    听他这么说.琳达焦急的不行.“赤璀.你的手在流血.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有可能感染.而且严重了还可能……”

    “你觉得我那么脆弱吗.我要换衣服.”明赤璀再一次催促.琳达沒办法.只得点点头.

    在楼故意停留了十分钟给明赤璀换衣服.上楼时却发现房门仍是关上的.心想应该也换完了.琳达直接开门就进去了.“赤璀.你换好了吧.我把药箱给你拿上來了.”

    房里.明赤璀正慵懒的靠在窗户边的阳台上抽着烟.一会儿时间沒开窗口的房间已布满烟味.琳达呛的不行.猛的咳了起來.“咳咳咳……”

    “味很呛.出去吧.”

    “出去.”

    被这两个字惊住.琳达差点忘了行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來.佯装沒事.强忍咳意.“赤璀.把你的手好好包扎一吧.不然真的会感染的.”

    “我让你出去.”

    明赤璀显然不愿意自己安静的时刻被打拢.再次催促琳达.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她离开.他要自己呆.

    琳达一脸委屈.“你要我去哪啊.”

    今天是他们新婚之夜.他竟然让她出去..

    “琳达.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结婚.难不成你认为我们还能像那些夫妻一样同床共枕.”

    “这样.难道有错吗.”琳达不解反问.

    虽然他们之间是沒有感情.赤璀不爱她.但不管怎样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啊.这才第一天.他要赶她去哪.

    “我们之间的关系.难道我还跟你说的不清楚吗.”明赤璀继续不停的抽着烟.眉头紧蹙.看起來很不开心.

    虽然不想去理会为什么.但他这样自己想装作不知道都难.既然到了现在琳达也沒必要跟他装无辜了.

    “赤璀.今天答应爷爷选择结婚的可是你.这里是明家.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你竟然在新婚之夜让我出去.就算你不爱我.但请至少也给我一点颜面.你这样让我怎样面对爷爷和爸妈.”

    似乎听进去琳达的话.明赤璀的眼慵懒一合.缓缓道:“你完全可以阻止这场婚礼.为什么你不阻止.”

    他们两家的关系.爷爷会坚持.而他最爱的就是爷爷.如果他真的拿生命威胁他.他真的沒有办法.可是琳达不同.她完全可以拒绝这场婚礼.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不爱她.

    如果她开口提.爷爷一定不会说什么.可惜他沒有.

    看出他眼里的逼问.琳达正面接.毫不畏惧的回答.“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你怎么可以狠心的让我去对爷爷说取消这婚礼.你明知道这是我一辈子唯一的机会.怎么可以因为你爱着别人就不顾我的感受.我尽量的附和你.不去想你心里想着别人已经是我极限.可你对我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