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你知道我性格的.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还不如去找个好的……”

    “好了.赤璀.我们之间不要再去谈论这件事了.你明知道康乐乐不爱你.明知道她和罗残在一起.可是你能办的到忘了吗.”

    “你说什么.”

    他最不想承认的事实.竟然被琳达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提出來.明赤璀的脸色很是难看.就像是隐藏多年不为人知的秘密在这次被人毫不留情的全部挖出來.

    琳达也被他的赤红双眼的模样吓住.但最终她还是肯定是明赤璀就算再生气也不可能对她怎样.便安心.平静道:“赤璀.我说这些并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跟你说.不要对我那么残忍.我爱你.一直想要嫁给你.现在爷爷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又怎么可能放弃呢.”

    “所以.就算我们过的是有名无实的婚姻.你也不在乎.”

    这是每个女人都在乎的.明赤璀直接说出來.只是希望琳达知难而退.可他又怎知琳达的倔强呢.

    她等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就因为这个而放弃呢.

    总有一天.她会夺得明赤璀的心.就算暂时得不到.只要他们之间有孩子.她相信.明赤璀的心早晚会在自己身上.

    她淡淡浅笑.让他知道这样的结局她早就想到.“赤璀.当你的心在别人身上时我不曾放弃.当我知道你已经有了孩子时也不曾放弃.我的为人你应该清楚.更何况你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为了你我几乎沒了自己的青春.我所有追逐的焦点全是你.所以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那么.你要告诉我.今晚无论如何你也要睡在这里.”

    不想继续纠结这个话題.明赤璀直接说出主要问題.这是他的房间.他要知道琳达到底想要怎样.

    琳达怎会不知明赤璀是想赶自己走了.

    她拿起面前的药箱.无奈开口.“你记得我原來跟你说过的.就算我们不会真的在一起.至少也可以像亲人那样吧.现在能让我为你把伤口处理一吗.”

    她伸手要去抓明赤璀的手.却被他无声的拿开.琳达努力维持的笑容也僵在脸上.

    看在眼里.明赤璀无表情的说.“不要伪装的太累.有什么情绪你可以发泄出來.如果你不愿意向爷爷提出离婚.那么我们就过着有名无实的婚姻生活吧.在此期间你可以去寻找更好的归宿.余的一切都交给我.”

    “所以.你说这些.只是让我无论怎样.只要不靠近你就行.是吗.”

    “……除了爱.我会尽量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这是明赤璀现在唯一能对琳达做的事.他说的真心.琳达却听的十分讽刺.她将药箱放在沙发上.强忍着自己的委屈.“我会回房睡.但爷爷那边如果问起來你要自己去解决.如果他让我搬进來.你沒有办法解决.我也只能那样做.我可以忍受你说的我们有名无实.但请你给我留一点自尊.至少在外面.我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关上门的刹那.泪如雨.

    琳达实在是忍受不了的在酒柜里拿了瓶酒.想要回房间把自己灌醉.她真的搞不懂.什么时候她变的这么沒有自尊.连这种要求她也会答应.

    无声的掉着泪.却沒想到在楼梯上碰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太突然.琳达脸上的泪水还來不及收起來却被看个正着.

    “他把你赶出來了.”來人喝用的是疑问句.但语气却十分坚定.琳达就算想撒谎也不行.在这个自己当作亲人的面前.她真的沒办法掩饰.泪流的更加厉害.

    “哼.”

    來人气的重重的跺脚转身就要上楼.见状.琳达赶紧抓住他.“爷爷.不要这样.是我自己要出來的.是我说的给赤璀一点时间和空间的.我不能逼他这么快的接受我.爷爷.赤璀现在只是沒有缓过來.再给他一点时间.”

    “给他什么时间.这么多年的时间还不够吗.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把你赶出來.跟爷爷进去.我就不信他还能当着我的面做出同样的事情.”

    明老爷子真是气到不行.他一直想.却又努力不让自己不去相信的事还是发生了.赤璀果真还是把琳达赶出來了.

    他是男人.同样也了解男人.或许赤璀现在沒感情.但只要有了小孩.两人朝夕相处.什么爱不爱的都是后话.不需要爱情直接变成亲情不就一样了吗.

    何况豪门婚姻又有多少是真爱呢.

    琳达和赤璀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沒爱情也有亲情.再不济兄妹情也行.总之比那些陌生人还好上很多.

    知道爷爷一心在帮自己.可是琳达现在能做的就是让爷爷不去打拢赤璀.她不能功亏一篑.

    “爷爷.请你相信赤璀.给他一点时间.毕竟今天他刚刚和欢欢分开.不管怎样他心里也很难受的.你要让他这个时候去接受我.任谁也办不到的.何况如果他真的那么开心的和我在一起.我还会担心自己找的是一个无情无义的老公呢.”

    反正琳达在用尽各种办法劝着明老爷子.不能逼明赤璀的道理他又怎会不懂呢.见琳达如此坚持他也就不再继续这个问題.只得无奈答应.“好.爷爷就不再提这件事了.但是琳达.你现在已经是赤璀的妻子了.你开始有义务去参与一些赤璀的事.并且有些事不能一味的忍让.毕竟日子是你们两个在过.还得看你们.爷爷年龄也大了.不能事事总去参与.赤璀的性格你也清楚.爷爷如果管多了.他叛逆起來估计我用任何办法也不可能扭转.”

    “爷爷.我知道的.我会努力的.你放心.”

    “嗯.既然如此.爷爷可不想看到新婚第一天就看到醉熏熏的新娘.”明老爷子盯着琳达手里的酒.

    虽然很想一醉了知.但琳达也不想让爷爷担心.乖巧的答应将酒放.“爷爷.你赶紧去睡吧.我立马放好了也去睡觉.”

    “好.”

    第二天.

    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准备吃早餐.有个位置空了.大家似乎心意相通的并沒有动筷.不一会儿.他们等的人來.琳达率先推开椅子走了上去.“赤璀.你醒了.赶紧來吃早餐吧.爷爷他们都等着的.”

    “我不吃.公司还有事先走了.”看也沒看餐桌一眼.明赤璀径直就想离开.

    明老爷子却将手中的报纸一摔.明赤璀也被迫停住.侧头无表情的看着老爷子.

    “看看你昨天做的好事.今天早上起來难道就沒有一点要说的吗.”

    昨晚的婚礼.虽然经过明家打压媒体们并沒有如实报道.但一些小道消息还是传了出去被报道出來.比如什么明氏总裁和林氏千金多年的婚姻实际只是明老爷子强行逼迫.并沒有一点实际感情.并说明家最终不能接受一个平民媳妇.所以将未婚先孕的女人和孙女一起赶出了明家.虽然早就知道会有新闻出來.但明家人脸色还是忍不住难看.毕竟这内容……

    不用看也知道那些内容是什么.明赤璀十分淡定的看着老爷子.“难道他们说的不是事实吗.”

    的确他想娶康乐乐.但家里一直不同意.爷爷甚至以死相逼.这些都是事实.他不觉得有什么好发火的.

    “就算我们不同意.如果你们是真心相爱谁也阻挡不了.明明就是那个女人早就攀上了别人.今天是你和琳达结婚的第一天.你就沒一点表示吗.”看明赤璀眉头紧蹙的样子.黄雪芳怒气就不断上升.那模样就和他老爸一样.为了自己所谓的真爱成天摆出副难受的表情.

    当初如果不是她能忍.现在这个家已经沒了她黄雪芳的位置了.她恨那些一点背景也沒有.却可以得到他们真心的女人.

    如同明华轩的初恋.当初她和明华轩在一起.明华轩迫于压力不得不和她结婚.虽然他的初恋红颜薄命很早就死了.但这么些年过去了.明华轩对自己也是相敬如宾.就是什么事都轻言细语.不管她再怎样闹他也沒有表情.就像跟自己生活的就是个木偶一般.本以为那个女人死了她的日子好过了.却沒想到还得忍受明华轩在外面留的种.她恨.恨那些一点也沒付出去却能得到真心的女人.

    就像康乐乐.明明一点也不能帮赤璀.但她却得到赤璀的真心.琳达可以帮助赤璀.但赤璀却不爱.

    所以见自家儿子那样.黄雪芳真的是气到不行.也顾不得会不会因此让她和他的距离越來越远.

    “妈.你……”

    琳达见明赤璀脸色难看.出言想要阻止.不过却不知道该怎样说才能不刺激明赤璀.

    但这些显然不重点.明母的话让明赤璀笑了.而且是那种很平静的.“如果可以.我宁愿这辈子沒母亲.也不愿意在我资料的母样那栏填上你的名字.”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