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黄雪芳彻底是被这句话气到差点说不出话.好半天才缓过來.痛心的捶着胸口.“我怀胎十月把你生來.你到头來就对生你养你的妈说这样的话.”

    “比起你的儿子幸福來说.你的面子最重要.我在你的生命里不过是你他显然想起才有的东西.因为你自己的因素.从來不会去想你儿子会不会幸福.从來不曾站在我角度去想.所以.母亲大人.我请你以后不要再插手我的事.否则我真不知道还会说出什么伤你的话.为避免如此.你还是少和我说话吧.”

    冰冷的摔门声似乎在诉说他的不满.黄雪芳瞪着已经关闭的门.气到捶胸顿足.指着明华轩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明华轩沒说话.沉默着将头侧在一边.

    黄雪芳又看向明老爷子.“爸.你说.我说错什么了.我不过是为他好.为什么他要这样说我.”

    “唉.”

    除了叹气.明老爷子也无话可说.毕竟黄雪芳是一直按自己的意思在做事.而赤璀对她要求也高.这件事上他也有错.不知所措.

    “妈.你不要生气了.赤璀他刚才真是太过份了.他会跟你道歉的.你不要生气了.”琳达也想一走了之.可是她沒办法.这就是身为豪门媳妇的代价.在公婆面前不能随便的为所欲为.

    “我到底生了个什么儿子啊.”黄雪芳伤心欲绝.本以为这辈子只有儿子给自己爱.却沒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呆在这里太压抑.明华轩沒了心情吃早餐想要离开.见状黄雪芳却喝住他.“明华轩.这么多年了.你从來就沒有在乎过我.就算你不曾爱过我.但赤璀是你的儿子吧.你管过吗.你的心里难道到现在也只有那个死去的女人吗.”

    死去的女人.

    这几个字一直是明华轩的禁忌.黄雪芳用如此愤怒的声音说出來.一向看起來很随和的明华轩有一刹那的愤怒.转身时却收的很好.知道黄雪芳也是因为父亲才会被赤璀这样说.多少有点委屈.他懒得和她计较.

    “万事适可而止.和赤璀的距离不是我让你们越走越远的.孝顺的同时也要想想自己也是个母亲.很多事你站他角度去想.而不是一味的用你母亲的身份压他.他已经不是小的时候.”

    雷鸣集团.

    秘书室内.秘书们一个个的端正坐着.双手都在不停的敲打着键盘.但做的事却与工作无关.而是在工作群里不停的狂追问同一个人.

    A秘书:“叶青姐.总裁今天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突然把我们叫來加班但却一点任务也不吩咐.我们现在真的要坐在这里发呆吗.”

    B秘书:“是啊.叶青姐.总裁的脸色好难看.全公司的都放假.只有我们只个加班这是什么意思啊.人家今天要和男朋友见他家长啊.好想哭.呜呜……”

    C秘书:“看來总裁又是遇到什么事了.而且这事应该还是感情的事.”

    D秘书:“拜托.今天的报纸你们沒有看吗.唉.这事估计和乐乐也有关系.可怜了我们.我真不敢想象呆会儿总裁心情一个不美丽发泄在我们身上.我们会不会粉身碎骨.”

    叶青:“我好你忘了提醒你们.总裁是可以看到这个群动态的.”

    ……

    一秒.全部的人立刻隐身沉默.

    叶青无奈摇摇头.站起身.

    该來的还是要來.谁让她是秘书室主管呢.

    真是不知道.总裁大人今天到底是抽了什么风.

    周末啊.

    一个电话叫他们全部回來加班.结果却是让他们静静坐了两个多小时沒有一点任务.想着各自的事.大家真的好着急啊.

    叩叩叩.

    “进來.”

    从声音來推断.总裁应该还比较淡定.

    这样安慰自己.叶青还是一副职业化的状态走了进去.“总裁.”只是两个字.她却沒有后绪.

    只是坐在位置上发呆的明赤璀也沒有抬头.只是沉默半晌后突然开口:“既然你们这么无聊.就把上月的帐单重新做一遍吧.正好我也还沒看.”

    “……”

    上月的帐单.

    要知道这月也马上开始结算了.这时候要去重新弄上月的帐单.无非就是四字..绝不可能.

    身为总裁的明赤璀自然比谁都知道这点.却故意刁难.“你这为难的表情是想跟我说你们办不到吗.”

    “……办的到.”

    知道在生气中的人.自己越争取就惩罚就会越來越重.叶青还是果断的选择了答应.虽然她知道.接來的这一周估计他们只有天天熬夜了.除非这中途总裁的心情消除.但看这状况.似乎有点不可能.

    “既然能办到.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所以……总裁大人.你叫我们來就是折磨我们來满足你的坏心情的吗.

    心里咒骂明赤璀千万遍.叶青也只得恭敬的点点转身离去.

    “等等.”明赤璀突然开口.

    叶青侧头.一脸微笑.“总裁.”

    她以为.总裁改主意了.

    明赤璀也勾起笑.很是温柔.“你是不是想要听到我说刚才的决定取消.”

    叶青的笑僵住.

    算她沉不住气.

    “不是.”尽管此时的解释加上认错的低头也不能改变惩罚加重的事实.“这一周这层楼的保洁阿姨好你回老家探亲了.为了节约资源.你们几个就暂替了吧.”

    “……是.”

    叶青只想死.千算万算.怎么就沒有忍住笑意呢.

    那希望.也太明显了.

    如果能哭.叶青现在一定会不顾形象的大声哭出來的.同事们都等着今晚回家还能和自己男友老公约会呢.这样看來.全部泡汤.

    “去把罗氏的所有资料全部给我打一份.并且罗残昨天的行踪给我查清楚.”

    “是.”

    虽然叶青很不想做这种类似与侦探做的事.但谁让她拿着高工资呢.

    “等等.”

    再次出门欲离去的叶青再次被叫住.深怕这次回头会犯什么错.叶青不苟言笑.

    “她……和你联系了吗.”

    好半晌之后.明赤璀才说出这句话.叶青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來.小心的摇摇头表示沒有.

    原來.总裁真正不开心的原因是因为她啊.

    “出去吧.”明赤璀烦燥一挥手.叶青如释放一样.赶紧快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明赤璀却像泄了气一般.痴坐在椅子上.脸上丝毫沒了刚才冷漠果决.她被家里赶出來了.沒有去林若晨那里.也沒有接受罗残的帮助.那她会去哪里.

    她会带着女儿去哪里.

    该死的...

    明赤璀赶紧制止自己的想法.那个女人已经那么狠心的对他了.为什么他还要想着她过的好不好.

    明赤璀.你到底是有多犯贱才会如此.

    我就不信我明赤璀在这世上除了你康乐乐还就不行了.

    拿出抽屈的电话本.随便拔了一个出去.

    拿起外套.快速的走出办公室.

    开着自己拉风的跑车熟练的驶进一条公路.然后到达一个别墅区.其实他根本就记不清到底在哪里.一路都靠导航过來.

    他甚至不知道.现在要去见的是谁.

    门打开.是一个眼熟却叫不出名字的卷发美女.显然是知道他要來精心打扮过一番.穿的极其性感.

    “璀.你终于想起人家啦.”

    女子扭着自己水蛇腰.使劲的往明赤璀身上蹭.语调柔媚到不行.如同春水能软化一地.

    “丽丽.”

    他努力的回想着叫她名字.叫出一个隐约有记忆的名字.

    女子却是脸色一白.却强笑着改正:“璀.你记性真是不好.人家是菲儿.以前你可是很喜欢人家的呢.”

    “以前.”

    他还真不记得自己有喜欢过她.

    “是啊.就在你去当兵的时候啊.那段时间你说最喜欢的就是人家了.还让人家等你.结果你回來后人家打你电话却沒人接.呜.人家以为你把人家忘了呢.好伤心的.”

    从她的话里.他知道了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

    仍记得因不满自己的人生总是**控.有一段时间他特别放纵自己.也就是各种流连夜店.曾经还用电话本将很多女人的电话全记在一起只为了气老头子.却沒想到老头子知道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很平静的告诉他.这是一个男人一生中都会经历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越玩越大.以至于最后一夜的放纵.也就是康乐乐……呵呵.

    为什么出來一次.却还是会想到她呢.

    菲儿见明赤璀脸色不好.深怕重新回到手里的大鱼就此溜走.迫不及待的伸手去解他的衣服.甜腻道:“亲爱的.想不起來就不想了.眼才是最重要.”

    掂起脚尖.送上自己火红的唇.

    不得不说.女人的功课不错.显然很有经验.但当她的手游走在自己全身唇碰上自己时.他却无情的将她推开了.

    一点想法也沒有.

    “亲爱的.你怎么了.”菲儿一脸惨白.难道她不迷人了吗.

    难道就让这条大鱼游走.

    菲儿再度掂起脚尖想要重要找找感觉.却被明赤璀无情的推开.“够了.支票会让我秘书打到你帐户上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