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当我沒说。我们还是安静吃饭吧。”叶青败了。拒绝再沟通这件事。算她失误。本想着两人还有感情合好也不是问題。并沒有想太多。

    见她当沒事儿一样埋头吃饭。可是自己心情已受影响。康乐乐只感觉食不咽。有些事还真是不能提。一提心里就堵的慌。这段时间她尽量不去看那些新闻。只惜逃的过报纸躲不掉手机消息甚至是电视。那些他和别人拥抱的画面也是不停的传入脑海。

    “你怎么了。”观察到康乐乐的表情变化。叶青也停吃饭的动作。抱怨完后。她才后知觉刚才好像沒有顾虑康乐乐的感受。一脸愧疚。“你也知道。我沒有别的意思。你可不要再去因为我说的话而伤心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错了还不行吗。好好吃饭吧。以后我不跟你提这些了。”

    “你不提。我也知道。”既然已经见了。听了。她就沒有再装无知的说法了。康乐乐看着叶青。语气坚定。“我承认我也有感觉。我会难过。但我相信这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化的。我和他已经是过去式了。”

    “对不起。”叶青很后悔。她以为至少康乐乐应该已经看开了。还是她想的太简单了。感情的事。怎么会有那么容易说放就放呢。

    “你跟我抱歉什么。我反而应该感谢你。如果你知道那些反而跟我遮遮掩掩的只会让我更难过。其实沒什么。看开就好了。慢慢我康乐乐就沒事了。”

    “你也不用这样。那个琳达和明赤璀之间根本就沒感情。据小道消息。到现在为止他们两个都是分房睡的。所以……”

    就当这是补偿。叶青以为能让康乐乐的心好受一些。却沒曾想康乐乐一句话就堵的她够呛。“拜托。他这段时间的新闻难道你要告诉我也是作戏。你认为。我听到这个消息会开心吗。我康乐乐虽然大度。但可不能忍受男人的背叛。哪怕是无感情的也不行。”

    “罗残就一心一意的对你。你怎么不答应他。”

    ……

    话一出。叶青也是愣了。

    她不过是将这段时间罗残做的事看在眼里。第一时间更新 本想真心建议康乐乐。不过好像选错时间了。

    “我沒事。”

    康乐乐坐直身体。主动向叶青表明她此刻的状态。“我康乐乐是谁。打不死的小强。不可能被这点小事打败。所以你也不用害怕我受伤害小心翼翼的跟我说话。我和罗残根本就不可能。”

    “因为你爱明赤璀。”

    “叶青。。。”

    康乐乐真是怒了。这叶青绝对是故意的。一面说着不提她伤心事。一边又假装无意的各种提起。她再听不出來那她就是傻子。气死她了。

    “嘿。你终于发现了。”

    ***

    一大早的起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准备好一切送欢欢去上学。本想说等她进去了。她就趁时间找工作。却沒想到一转身就看到个这几天一直躲避的身影。

    刚和欢欢聊天的笑容也僵在脸颊。康乐乐侧身径直离开。

    “乐乐。”身后一声紧张高呼。康乐乐两几秒就被人抓住了。

    “放开我。”

    “乐乐。你听我解释好不好。”罗残死死的抓住康乐乐。这几天他每天不止打五十个电话给她。甚至是在她门外天天等。可惜康乐乐沒有给过她一点点机会。不是避而不见就是冰冷无情的拒绝听他所有的话。他真的是沒有办法了。第一时间更新 只得來欢欢的学校门口等着。

    “放开我。”猛地用力。康乐乐挣开罗残的束缚。一脸冰冷。“罗残。你非要让我对你最后的好印象也要全部消失才满意吗。”

    身子猛然一僵。犹如当头棒喝一般。罗残的手渐渐松开。康乐乐趁机抽回自己手无情的快步离开。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住。

    “罗残。请你不要再继续这样。尽快回到各自的生活吧。我会当那天的事沒有发生过。但这段时间我是真的沒有办法做到像以前那样看你。记忆太好。以至于容不得一点杂质。可惜有那幕。我真的沒办法彻底的忘掉。”

    “请让我对你继续保持对你的感激。不要再强迫的想要改变我的生活。我。你。明赤璀。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各自回归吧。不要再來找我了。”

    不要再來找我了……

    呵呵。

    好坚决的几个字。

    你怎么可以说的那么的轻松。

    夜里。某酒吧外面喝的断片的罗残却能死死的记住今天离开时康乐乐说的那段话。纵使心里万分难爱他仍清楚的记着。

    就因为他做错了一件事。她就要这么狠心的拒绝和他的一切來往吗。

    “罗总。你沒事吧。需不需要我帮您叫代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酒吧的一位服务员看到在门口摇摇晃晃的准备扶他到一边休息。却被他拒绝。

    “不用。谢谢。”

    拒绝掉。罗残继续毫无重心的向前移动着。但怎么看都像无法正常站立的情况。因为罗残是这家高级酒吧的vip。所以服务员也不敢轻心。赶紧又追了上來。

    “罗总。你要去哪。我帮你打车。”

    “滚开。”

    罗残突然发起火來。猛地一推。本是好心的服务生被重重的推倒在地。罗残却当沒看到似的继续往前走。

    “罗总……”

    服务生顾不得疼痛依旧怕他出事了自己承担不起这责任。毕竟老板吩咐了让他安全送罗总回去的。正准备起身。后面突然蹿出一女子按住服务生的肩膀。并迅速的从钱包里掏出一些钱给他。

    “拿着这些钱去检查一吧。我和罗残是朋友。我会送他回去。”

    喝的烂醉的罗残只感觉身边好像有个人一直扶着自己。默默的。但他并沒有想去看一眼的打算。两人就这样一路静静的走着。直到因为身边女人高跟鞋的嗒嗒声在黑色中极其刺耳。好像吵的他清醒了一些突然驻足不走。

    “残。这里是斑马线。不能停在这里。我们先过去再停好不好。”肯看红绿灯时间就要到了。女人有点着急。第一时间更新 并试图拉着罗残往前走。不过力气太小。根本就拉不动罗残。

    “你是谁。”罗残侧头正面看着女人。一脸陌生。

    “你不认识我。”

    女人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想要见他。但却找不到理由相见。所以她只能选择偷偷的跟着他。他喝酒。她就在一边默默的陪着他。直到现在扶着他一路走过來。她认为。他不说话。至少该知道她是谁。

    可惜。她高看了自己。

    残。你的心里真的就只能容的她吗。

    即使她那么深的伤害你。你也毫不在意吗。

    “我……”

    女子努力的调整自己心态。第一时间更新 保持着笑容正准备回答。罗残却突然开口。“不管你是谁都好。反正不会是她。”

    他甩掉她的手。突然大步流星向马路对面走过去。留女人一个孤独的站在路中央。

    她侧目看向绿转灯的马路灯。听着因为她而不能正常通过的车子不耐烦冲她按的喇叭。那一刻。她多么想不顾一切的冲到其中一辆车面前。可最终她沒有。因为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自己生平第一次。也是如此深爱的男人会这样狠心的对自己。她迈步向他跑了过去。

    “罗残。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看到我的身影呢。为什么你要去为一个不爱你的康乐乐那么失魂落魄却永远注意不到永远站在你身后的我。”终于忍不住的女人放声大哭。边哭边咆哮。

    她压抑了好久。他沒醉的时候她怕讲出來他会永远不给自己机会。现在他都醉的不认识自己了。她再也忍不住要讲出心声了。

    她爱他。真的爱。

    罗残只觉得好烦。好烦。面前的这个女人哭的他很不爽。他的头好痛好痛。面前这女人好烦燥。不停的吵他。

    “滚开。”他不耐开口。

    女人几乎愣住。沒想到自己表白心际后换來的是这种冰冷的回答。即使他醉着。她仍感觉心痛不已。

    “残。哪怕是喝醉了。你也不肯好好的听我说说话吗。”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说。”罗残终于抬起头。给了女人一个正眼。只是他的内容却让女人几乎崩溃。

    沒关系。

    他只是喝醉了。不然他会认得自己的。沒关系。

    女人这样安慰着自己。却大声的回答男人的名字。“我是林若晨。林若晨。爱你的林若晨。。”她说的很大声。很怕男人听不清。或者是直接忽略。

    “脱掉。”他忽然开口。好看且冰冷的眼不满的瞪着她。

    林若晨吓住。脱掉。

    脱掉什么。这大马路的。

    “残。我们这是在大街上。你让我脱什么。”林若晨感觉说这些话好艰难。不可否认。此刻的她和万千女人一样。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几乎不能拒绝任何事。

    如果罗残现在要求她……估计她也会失心疯的同意。

    “鞋子拖掉。高跟鞋的声音吵死我了。”

    “呃……”

    这样的答案。林若晨既开心又失望。紧接着。她一脸震惊。零十几度的天气。让她脱掉鞋子。

    “怎么。不愿意。”罗残忽然眯着眼。全是不屑。此刻的他。似乎酒醒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