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晨害怕碰上他这样的目光。赶忙解释。“罗残。好冷。可不可以不脱。我尽量走的轻一些。让你听不到高跟鞋的声音。”

    “女人。就是虚伪。还不是光说不做吗。呵呵。”

    扔这句话。罗残突然转身就要离开。

    林若晨赶紧拖掉鞋子连忙追上去。“罗残。我脱掉鞋子了。你不要生气。天气很冷。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回去。回哪去。”罗残沒有停。依旧往前走着。对于林若晨脱的鞋子也是看也不看一眼。

    从脚碰上冰冷的地面时林若晨就想大声尖叫。可是她沒办法。今晚可能是她唯一能走进罗残的唯一一次机会了。

    林若晨再次跟上去。“罗残。你要去哪。现在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回去。”罗残大喝。也沒停止脚步。不过他却沒有推开林若晨。甚至有些小孩子气的嘟哝着。“我丢人了。我要去找人。我要去找人。”

    “明天再找可以吗。天很冷。我先送你回去吧。你喝醉了需要好好的休息。”

    “要回你自己回。我要去找乐乐。乐乐。你在哪里……乐乐……”

    罗残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一样。突然推开林若晨站在街边不停的呼喊着。那些内容。每一句都能让林若晨崩溃大哭。

    “乐乐。。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原谅我。你知不知道我爱你。我爱你到快失去自己。我爱你啊……”

    罗残。你可曾知道。在你叫着爱乐乐时。你的身后一直有一个为了让你开心而忍受大冬天赤足追逐你的女人。

    翌日清晨。

    位于三环的一处高级单人公寓小区外面的长凳上。一男一女坐在休息椅上。男人靠在女人的肩膀上熟睡着。在男人的身上还搭着一件黑色外套。身边的女子则是穿着一件白色毛衣。第一时间更新 很了然。女人将她的衣服盖在男人身上。

    此时的天刚蒙蒙亮。住在这片的人基本都是一些高层有着固定的上班时间。所以此时并沒人路过。偶尔有人走路都是用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女人。

    只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靠在她肩上睡着的男人。原本精致的脸庞已经冻的苍白不已。她盘膝而坐。用冻的瑟瑟发抖的手不断扯自己裤腿。想将白的看不见一点血色的脚多盖住一些。可惜。总是事与愿违。刚合身的牛仔裤怎么会有多余的空间呢。

    仔细看。你会发现女人并沒有穿鞋子则是赤着脚。而在他们周围。除了男人除着鞋外。并沒有发现多余的鞋。也就是女人就这样呆呆的赤脚坐了一整晚。

    天亮了。

    上班的人群也陆续出來了。从小到大的惊呼声不停的传來。人们都想要靠近两人询问女子到底怎么回事。可是都被女子用嘘的表情给制止。人们不能靠近。只能不断的加大声音试图吵醒男人。

    因为上班。周围的人來了一拔又走了一拔。但都沒有用议论声吵醒男子。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男子是睡到自然醒。还是睡的不舒服所以醒來。

    “头好痛。”

    罗残挣扎着起身。昨晚的宿醉让他今天醒后头非常痛。他用双手不停的拍着头。第一时间更新 却忘了观察身处何地。

    “你醒啦。”

    耳边忽然传來一道有些颤抖的声音。而且还那么熟悉。侧头一看。眼前的景象吓坏了罗残。

    “若晨。。。”

    她怎么会在这里。

    再看这个地方。他为什么会在叶青的小区外面。又为什么林若晨会和自己在一起。

    此时的林若晨脸色发白。嘴唇毫无血色。身体瑟瑟发抖。虽然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但说话的声音却忍不住颤抖。再一看。林若晨竟然赤着双脚。而地上却沒有她的鞋子。并且从她冒着水珠的毛衣上罗残才惊觉发现。她的外套竟然在自己身上。

    就算是头痛欲裂罗残也能猜出这副情形因为什么。赶紧将林若晨的外套取來并把自己的外套也一并拖來。紧紧的将林若晨包住。忍不住生气大吼。“林若晨。你是不是疯了。大冬天的你为什么赤着脚还把外套往我身上套。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呵呵。我沒事。”

    此时的林若晨只觉得天眩地转。感觉随时就会倒过去一般。虽然她已经冻的毫无知觉。但她却觉得无比的温暖。因为她终于得到了罗残的怀抱。这一夜的受冻也算值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什么叫沒事。你的鞋子呢。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而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罗残快疯了。这么冷的天。她居然这样冻了一晚。

    “昨晚偶然碰上你喝的大醉。我说送你回去。可是你说要找乐乐。來这里我们也进不去。你就说要等乐乐。我刚好也不困。所以就陪你等了。”林若晨尽量的找了一个听起來很轻松的说法。只可惜配上她惨白的面容和虚弱的话太不真实。

    他喝醉了來找康乐乐。他信。但林若晨绝对是因为他才留在这里。天哪。这么冷的天。

    “你的鞋呢。先把鞋穿上我带你去叶青家先暖和暖和。”罗残抱着林若晨四处张望鞋子。感受到他的拥抱。林若晨笑的很满足。

    “罗残。不要去打扰乐乐了。我沒事的。”林若晨轻轻摇头。

    “我问你。你的鞋呢。”

    “鞋啊……大晚上的穿着它走路感觉吵到别人。所以我扔了。”

    “林若晨。你是不是傻子。我让你扔你就扔吗。你傻了吗。。”

    罗残再也顾不得情绪崩溃的冲林若晨怒吼。喝醉酒了讨厌声音是他的习惯。大冬天的林若晨就算能听他的话脱掉鞋子也不可能扔掉啊。第一时间更新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不耐烦给直接扔了。

    “罗残。如果可以。我不冷……真的。这些全是我心甘情愿的。”艰难的扔这句话。林若晨再也撑不去的晕倒在罗残肩膀上。

    “若晨。。”

    ***

    医院。

    “我说你这个男朋友是怎么当的。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可以让她赤着脚呆一夜呢。还好时间不长。否则她的脚冻坏了只有截肢。”

    病房里。医生看着病床上昏睡的林若晨很气愤的喝着送她來的罗残。罗残只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语的随着医生的指责。

    的确是他的错。医生骂他这些全都是应该的。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做的都是什么事。真是不把自己身体当身体。如果因为一时生气做错事而截肢。我看终身后悔的是不是你们。”

    “医生。她现在怎么样了。”沉默了一会儿。罗残这才哑着嗓子开口。

    一夜宿醉加上吹了一晚上的风头疼的不行。好像有些感冒的症状。整个人软绵绵。跟医生说话的时间多少也有点力不从心。医生本來还想再训几句的。但看到罗残的模样以为他知错了。也就适可而止了。不过语气仍有些责备。

    “还好送來的时间不晚。得到了及时的治疗。现在只需要住院做后续治疗就行了。”

    “那她还有多久能醒來。”从手术到现在也有好几个小时了。若晨却一直昏睡着。一点醒的迹象也沒有。

    “这么晚的天你去冻一晚看看。这才多久啊。今天能不能醒來还是个问題。你就好好守着吧。还有。她醒來后需要好好的补补身体。你去准备一。”

    “我知道了。”

    此时的罗残。除了愧疚也只剩愧疚了。

    “真搞不懂你的。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你都忍心这么伤害。唉。身在福中不知福。”年长的主治医生仍是很气愤能收到这样的病人。忍不住又训了罗残几句才开门出病房。

    接到罗残的电话的康乐乐已经大中午了。现准备补口已经來不及了。康乐乐只得在外面买了些营养品急尽快的向医院赶过去。

    到时已经午两点了。林若晨还是静静的睡着。罗残看起來似乎也很疲惫。虽然双眼睁着。但看的出來很不舒服。

    “你來啦。”

    一见康乐乐的身影。罗残立即从椅子上起身。顺手接过康乐乐手上的东西。一脸愧疚。“抱歉。我也不想打拢你。但现在这情况。我只能叫你过來。”

    发生这样的事。若晨一定不会希望叫她父母过來。如果他叫家里的佣人过來也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犹豫了半天只能找康乐乐。

    电话里已经听罗残说了整个事情经过。一过來再听到罗残道歉。康乐乐只觉得自己真的是……

    “应该是我跟你说对不起。如果我早一点接你的电话应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其实罗残早晨的时候就有跟她打电话。但她以为又是说一些原谅他的话。所以康乐乐选择了关机。直到中午的时候开机看到他发的短信才明白怎样回事。恰好罗残也正好打电话进來。所以了解了事情经过她就赶紧过來了。

    虽然罗残已经将若晨的情况以及醒來的预计时间告诉她了。但她仍觉得很抱歉。如果最开始的时候她就接电话。若晨一定不会这么严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