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是我的错.与你无关.谢谢你能來.”心中真真是万分苦涩.他也不曾想到.他和康乐乐的关系现在居然成这样.他不怪她.是因为他利用她在先.

    可惜啊.世上沒有后悔药.不然无论他怎样都不会在那天带她去那里.

    “你说什么呢.若晨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住院了我來照顾她是理所当然的事.她暂时不会醒來.你应该也沒吃东西吧.在來的路上我给你买了一些.你趁热吃点.”康乐乐走到柜子上将带來的食物打开.并给罗残放在餐桌上.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罗残差点看入迷.他多么希望这样的情景是在自己家里面的餐桌上.只有他和她.

    “罗残.”

    “啊.”

    看的走神的罗残忽然看到康乐乐的手不停在自己眼前晃悠.回过神來万分尴尬.“对不起.走神了.”

    “你沒事吧.”昨天晚上他喝醉了冻了一晚上.现在也不好受.看他强撑着沒有表现出來.

    “沒事.”罗残摇头.其实他想说.只要能这样看着她.就算是绝症他也不会当回事.

    康乐乐点点头将筷子递给他.“來趁热赶紧吃点东西.然后你也去检查一回家去休息休息吧.这里我守着就行.”

    “好.”

    罗残吃完东西并沒有去检查.而是先回家换了衣服再去公司处理了一些公事才过來医院.林若晨还沒醒.康乐乐有些困乏的在床边小憩.

    检查了一遍.拿了些药.罗残并沒有吵醒康乐乐.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的的看着她.多么希望这样的时刻是一生一世.可惜.可能是觉得睡的不舒服.乐乐很快就醒了.

    看到门口的罗残.康乐乐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來的.我睡了很久吗.”

    一抬时间.也才半个小时啊.

    罗残这回去总共还沒两小时就來了.

    “我也刚到.看到你睡的正香.还在犹豫要不要叫醒你.结果你就醒了.”

    罗残大包小包东西往病房里提.晃了一眼.全是各种补品.康乐乐忍不住打趣了一番.“看不出來你还挺细心的嘛.连若晨爱吃什么都清楚.”

    “嗯.”

    罗残惊讶.这些东西全是叫助手挑好的买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若晨爱吃什么.“这些东西不是……”

    “好啦.你不用跟我解释啦.若晨冻了一晚上可是因为你.买这些东西也是应该的.”本是玩笑.害怕听到他的解释.康乐乐只得快速的越过这点.

    昨晚的事.的确是因为自己.罗残直接承认.“嗯.都是我的错.这些东西怎么有补偿若晨受的伤.”

    “所以啊.你最好就以身相许吧.”

    有时候.嘴快也是一种错.

    特别是康乐乐这种一忘就不动大脑乱讲话的人.

    这句话一出.罗残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好像昨天他都还在求她的原谅.向她表明自己的真心.今天她就这样说……该死的.康乐乐.你是傻子吗.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个……我只是开玩笑.你不要介意.”

    “沒事.”罗残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乐乐.看的出來你是真的不在乎我.不然的话怎么可以随意就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呵呵.

    你这样做.是要叫我彻底的死心吗.

    病房的气氛突然变的好尴尬.两人都沒说话.这是自己造成的.毕竟因为若晨他们还得一起相处.康乐乐只得主动找话題试图活跃一气氛.

    “其实我十分好奇.昨天晚上你们在哪里的街上呆了一整晚而不回去睡觉.”

    “……”

    罗残直接愣住.沒想到康乐乐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題.

    他打电话找乐乐的时候只说了昨晚他喝醉了在大街上呆了一晚上.若晨意外碰上他怕他发生意外.也就跟着在大街上呆了一晚.结果受冻了.并沒有告诉乐乐具体是在哪.

    罗残转头看了仍沒醒來的若晨.以为他是怕吵到若晨.康乐乐便开口提议去外面.“出來吧.我倒是蛮好奇你们为什么会这样的.”

    “……”

    罗残继续无语.

    这个问題他真的不想聊.一聊乐乐又会以为他借机跟她说一些不想听的话.

    医院走道上.康乐乐不停的问着昨晚的事.而罗残则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主要昨晚的事.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如果他按实说.乐乐不会开心.也许彻底不理自己.

    但如果是谎话.乐乐又在照顾若晨.如果若晨醒來……

    唉.

    “罗残.你不要不好意思嘛.我可是很好奇的.若晨那么强悍的一个女人怎么能赤着脚陪了你一晚上呢.何况.你们到底是在哪里的大街啊.还有.你醉的是有多厉害.若晨赤着脚你也沒感觉.”

    “……”

    “大哥.你让我來照顾若晨.总得让我什么情况吧..”

    罗残的不言.让康乐乐不得不多想啊.一整晚啊.万一若晨趁着罗残醉酒的时候.然后……呼.那个女人为了真爱还真是有可能啊.

    想着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发生在若晨身上.康乐乐就憋不住笑意.完全忘了她和罗残间未解决的事.

    看到康乐乐脸上的笑.再根据她的性格.罗残不难猜到此时她在想什么.满脸黑线.“康乐乐..”

    “嗯.我在.”想要收起笑容.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康乐乐强憋着笑意.假装严肃.“因为你不说.所以我只能自己想象了.嗯……就是这样.”

    “我和若晨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罗残近乎崩溃.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想自己和别的女人一整晚……那种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拜托.那你就说啊.到底你们是在哪里.若晨为什么沒有鞋子.身为她的好朋友.我应该有权力知道她病的这么厉害是为什么吧.”

    “乐乐……你确定非要听真正的原因.”罗残很严肃的看着康乐乐.大有一副只要她点头.他立马就说的架势.

    从他的表情里康乐乐似乎也猜到了什么.本想拒绝.但转念一想.有些事的确应该说清楚.她这样一直选择不理会也不是办法.

    “说吧.”

    “我昨晚喝醉酒为什么和若晨在一起.是因为……”罗残在讲.康乐乐的表情也越來越沉重.她猜到过罗残喝酒是因为自己白天对他说的那些话.但她希望若晨和罗残能在一起也是真心的.加上若晨的确伤了.她想知道原因.千万个猜测都沒想到事情发生的地方居然是叶青小区门外.

    也就是说.若晨这样其实也是自己间接造成的.因为电话显示.昨晚罗残有和自己打过电话.包括若晨后面也打过.只是她开了静音.现在想來.若晨当时应该是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只可惜.她沒接电话.

    “乐乐.我真的不想讲这些.因为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有一个毛病.就是喝醉后不能听到高跟鞋嗒嗒的声音.所以……”

    “所以若晨的鞋子是你让她脱的.”

    若晨醒了.

    她等的人.却不在.

    康乐乐一直站在床的另一侧.看着若晨强忍欢笑但双眼止不住看向门外的模样.感觉万分心疼.

    就前天的事來看.若晨爱罗残已经到达一种她不能理解的承度.

    “若晨……”

    好一会儿了.若晨仍是那样痴痴的看着.康乐乐终于是忍不住叫醒她.“罗残他公司有点事.所以暂时离开一会儿.”

    “嗯.”

    若晨收起目光.虽然笑着.但面容却很僵硬.

    是公司有事.还是他根本就不曾來这里看自己呢.

    呵呵.

    其实也无所谓.本來她就沒有得到过罗残的心.是她自己奢求太多罢了.

    “若晨.我说的是真的.这两天罗残只要有时间就守在病房一步不曾离去.今天好像是罗父把他叫回去了.”多年的姐妹情让康乐乐很容易就能知道若晨此时心晨在想什么.

    她知道.她很失落和难过.

    如果换成是她守候一整夜后为了一个人甚至赤着脚在雪地里那么久而生病住院.醒來后沒有发现自己等的那人.自然心里万心疼痛.

    “乐乐.我沒事的.”林若晨强装无所谓的笑笑.低头沒再说话.

    “若晨……”

    心里有好多话.但到嘴边康乐乐却不知该如何开口.现在的关系真的好尴尬.如果是别人.那她一定可以劝她.可是她爱的是罗残.

    唉.

    喟叹一声.康乐乐无奈的坐回椅子上.

    她真的好希望若晨可以幸福.但若晨似乎将自己逼上了一条死胡同.抛开罗残爱的是她不说.罗残还有一个未婚妻的.

    就像康乐乐能看懂林若晨想的是什么一样.她一个表情.林若晨自然也清楚康乐乐心里想的是什么.

    “乐乐.我希望你能是我身边那个唯一一个支持我的人.”

    “呃.”

    林若晨突然的一句话弄的康乐乐有点无厘头.“我支持你什么.”

    “我问你.你爱不爱罗残.”林若晨再问.

    康乐乐又愣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來回答.“我爱不爱他你不是清楚吗.我只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哥哥.”

    “既然如此.你就直接说支不支持我吧.”林若晨再开口.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