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经和他母亲正常交锋了.”对于若晨说的话.康乐乐还是有点震惊的.沒想到节奏这么快.连人家妈都最见过了.

    “是啊.”想到那天.林若晨语气闷闷.

    “真是够快的啊.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神速.怎样.罗残的母样是不是很彪悍的感觉.”

    “彪悍.”对于这两字.还有那天的情形.林若晨不爽的砸吧嘴.“简直就是泼妇好吗.”

    “嗯.是够泼的.”康乐乐赞同的点点头.“我就搞不懂了.为什么罗残那么好.但他妈能过份成那样.而且娇娇好像是从小他们就认识的吧.也就是说青梅竹马.上次罗氏危机的时候娇娇家里也帮了罗残很多.罗母也很喜欢娇娇.在这点上.你硬条件比不上啊.”

    “是啊.”林若晨如泄气的皮球.软嗒嗒的.“你说我怎么那么倒霉啊.什么都最慢一步.罗残最先你也就算了.谁让你是我好姐妹呢.我不和你计较.可是抛开你还有一个未婚妻.就算我快失去性命冻上一夜也得不到罗残一点点的安慰啊.”

    “都跟你说了.罗残他真的从你住院就开始……”

    “好了.你就别安慰我了.与其说这些让人听了还伤心的话还不如告诉我怎样才能得到罗残才好呢.”

    “想要得到他.你还不如去先把他那泼妇般的母亲搞定.反正你家也不比那娇娇差.这点你们是平衡的.你只要让罗母喜欢你.这问題应该就不大了吧.”

    “拜托.最大的问題是罗残的心里是你好吗.”康乐乐的建议林若晨并不接受.翻起道白眼.不爽的看着她.“如果他爱我.他母亲什么的就是浮云.”

    “浮你妹啊.罗残的母亲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主.第一次见面给我骂的.还打了我.如果那不是罗残的母亲.我真想直接身上前了.”

    “就是.那天在餐厅我和罗残还沒怎么着呢.她母亲就要伸手打我.呜呜……那你说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拥有罗残啊.我好伤心.”

    “花光你所有心思去想怎样讨好她母亲吧.唉.要不你就以**罗残.男人嘛.反正……若晨.你的脸色干嘛那么难看.”

    本來好不容易才让若晨的坏心情好一些.两人正有劲的探讨着问題.自己说的津津有味的忽然看到林若晨脸色瞬间惨白的看着门口.

    “罗残.”

    侧过头.康乐乐竟然看到罗残站在那里.显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脸色也很难看.

    也正因为他的表情.林若晨才吓的嘴唇不停颤抖.

    “罗残.我们刚才只是开玩笑的.只是开玩笑.”林若晨紧张的抓着被子.着急的向罗残解释.深怕他就不信似的.

    但罗残并沒有听.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罗残.”林若晨慌乱的直接哭出声來.挣扎着想要床.却因为双脚上缠满东西而不能得愿.眼泪唰唰的往掉.

    “若晨.你不要乱动.你的脚还沒好.医生说了.这星期都不能床.你干嘛.”

    “罗残生气了.你快去帮我跟他解释.我真的沒有那样的意思.我们只是开玩笑.”林若晨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在罗残心里沒份量.加上自己不能床.她只能哭着催促康乐乐.

    想着她的伤.康乐乐有点犹豫.“若晨.要不我等会再向罗残解释吧.他应该沒事的.我先陪你.”

    “快去.我沒事.你先去帮我解释清楚.”

    ..

    “罗残.你等等.”

    罗残走的很快.康乐乐一路狂跑好不容易才在门诊抓到罗残.幸好他沒出医院.不然自己真沒办法向罗残交待.

    “放开我.”罗残想要摆脱康乐乐离开.

    康乐乐抓的更紧了.因为一直跑的楼梯.她累的直踹气.“你那么着急做什么.等一等.我有事跟你说.”

    “我沒什么和你说的.放开我.”故意不去看因为累极而不停喘气甚至满额头汗珠的康乐乐.他故意不忽视自己不去关心她.

    “我不放.”

    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这样直接走掉.那样若晨一定会伤心死的.康乐乐死死拉着.

    这一切在罗残看來他只是因为林若晨才如此.一咬牙.狠心的一用力挣脱.快步向前走.

    见状.康乐乐连忙追上去.试图抓他却失败以后她干脆死死的抱住罗残的腰际.“不要走罗残.真的不要走.”

    感受到熟悉的身影和气息.罗残的身子猛然一僵.听着她带有祈求的话.罗残心痛到无法呼吸.他多么希望她这样是因为自己啊.

    可是惜.只是希望.

    “罗残.刚才真的不是你听到的那样.你能不能听我解释一.”

    “放开我.你也你沒什么好解释的.事实就是如此.我认了.”这种短暂的感知只会让自己心更痛.罗残使劲去掰康乐乐的手.想叫她松开.

    但她却死死的抓住.甚至能看到她因用力而捏的自己的手泛白也不在乎.“罗残.我知道刚才的事让你听了心里很不舒服.但我和若晨真的沒有那样的意思.只是姐妹之间说一些知心话.你不要生气.那些话全是因为我先开口若晨不得已才附和的.你不要怪她.”

    “康乐乐.”罗残僵硬着身子.脸色很是阴沉很是生气的开口.“你是不是觉得把所有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我就拿你沒有办法.我更沒有办法生你的气.不仅如此.我还得痴痴的跟在你身后向你表明我的心际.希望你能想起我的时候回头看我一眼.给我个笑容.”

    “你在说什么.”放开罗残.康乐乐快步转身到他面前.认真的看着他.严肃的开口.“我从來沒有这样想过.我心里怎样想的我早就和你说过.在我心里我们就是朋友.我甚至把你当作我重要的亲人.但这些真的与爱情无关.我可以给你无数个笑容.但却不是情侣之间的.你明白吗.”

    “呵呵.好一个亲人.康乐乐.就算连拒绝.你也说的这么让我找不到一点话來回堵你是吗.亲人……好亲切的两个字.却将我所有所有抹杀掉.”

    “罗残……”

    “我不想再跟你继续这个话題.我现在只想离开.请你不要再拦着我.”

    “我不.”

    康乐乐张开双手.死死的拦着罗残.语气坚定.“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随便你怎么误会我也好.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该去看看若晨.这件事她沒有错.”

    “康乐乐.请你对我公平一点.”罗残很生气.一向温柔的眸眸此时燃烧着熊熊烈火.他真的无法做到在听到那些话以后还能当什么事也沒有发生的跟着康乐乐走进医院.

    她一个女人已经这样.罗残还这么过份.康乐乐想到若晨的伤.也变的愤怒起來.“我都已经这样了.你想要怎样.从你转身离开的那刻起.若晨不顾自己的伤就想要床來向你解释.我们也已经向你道歉了.那只是闺蜜间开的一些玩笑罢了.你非得这么介意吗.你别忘了.若晨是为什么在医院.你这样做.不觉得过份吗.”

    “过份.”

    这两个字.真心是让罗残反怒为笑.看着康乐乐的目光变的有些陌生和失望.

    “你居然对我说过份两个字.”

    “难道你不过份吗.若晨都那样了.你不但沒有进去看.反而在听到这些玩笑话以后转身就走.你可曾想过若晨的感受.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这么小气.”

    “我小气.”

    罗残真的是找不到话來讲了.原來自己在康乐乐的心里竟是这样.

    呵呵.

    他还以为.就算她不爱自己.但至少她心里知道他的好.原來如此.一切不过是他多想而已.

    “你不小气吗.先不说我们已经道歉了.就说我们讲的你母亲的事.难道不是事实吗.你母亲是不是很过份.”

    “……”

    这件事.罗残选择了沉默.

    “抛开这个不说.你不觉得若晨现在是你造成的吗.我们不过是说一些你母亲做过的真实事情你就生气.那若晨这样她不但沒有生你气还反过來跟你道歉.怕你生气.你就不觉得愧疚吗.罗残.我真的沒有想到.你的心可以这么狠.”

    “我的心狠.”

    这四个字.真的是搓中了罗残心灵最深处.他一直隐忍的情绪也伴随着这阴沉沉的天全部爆发出來.

    “康乐乐.你搞清楚一件事.林若晨为什么会在我喝醉了陪我一夜你心里清楚.我喝酒的时候并沒有叫她.是她自己要跟在我身边一整晚的.我唯一愧疚的不是她陪我身边一晚上.也不是因为我开口让她拖掉鞋子.我愧疚的是我用她的衣服盖了一整夜.当我醒來已经第一时间送她來医院并给她最好的治疗了.”

    “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你就可以当做这一切理所当然.我爱你.你从來沒有顾忌过我的感受.也不会在意我到底为你做过什么.就因为带你去了赤璀结婚现场.你就彻底否决掉了我对你的所有好.你不爱我.所以我对你做的那些你可以不痛不痒.同样的.我不爱林若晨.为什么我反应平平的时候你就可以过來指责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