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有件事我好像没有告诉你,刚才还站我们面前,现在走向另一个男人的女人她是我女儿的母亲,她很幸运,瞒着我偷偷的将孩子生了来,生米煮成熟饭了。”

    “哦?”女人很可惜的语气,“亲爱的,那你是不是很恼怒,因为你不能自己决定小生命的到来?”

    “嗯,是啊,所以宝贝,还好你有让我知道,如果也像某人一样有心机偷偷的生来,估计我也就不会如此爱你了。”

    “放心吧亲爱的,我是绝对不会做那种让人厌恶的女人啊,相信我,我很单纯,不会那么有心机。”

    “嗯,我知道宝贝最好了,不然为什么我会跟着你来医院呢?么……”

    啪——一秒,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康乐乐两大步冲上去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在明赤璀脸上,吓的一边的女人尖叫出声,“喂,你怎么回事!这么粗鲁直接就动用打人?”

    “亲爱的,你没事吧?”女人赶忙检查明赤璀的脸,却被他摇头避开,“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明赤璀居高临的瞪着康乐乐,很是生气。

    康乐乐自当没看到,愤怒的道:“明赤璀,你说话不要那么让人恶心!我生欢欢与你无关,如果不是你强行要欢欢,也许到我老死欢欢欢老死,她也不会用到你的一毛钱,你凭什么在这里说我有心机?你真以为你是黄金?所有人抢着要?”

    “我不是黄金,但似乎比黄金更有吸引力!”明赤璀冲着康乐乐暧昧的笑笑,慢慢的俯头要,一点点的靠近康乐乐,讥笑着:“女人,别否认我对你的吸引力,虽然你已经有了新欢,但至少我曾在你心中占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恶心!”

    康乐乐嫌弃的转身,腰身突然一紧,明赤璀猛地环住自己的腰,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明赤璀的脸在自己面前不断放大,他的唇也迅速的贴近自己。

    “ohmygod!”

    震惊之余,康乐乐听到明赤璀身边的金发美女传来的惊呼声,瞬间清醒,怒意满面的想要推开明赤璀,嘴唇传来一阵疼意。

    明赤璀咬了她一口然后立即起身,咸咸的感觉入口,用手一碰,竟有血渍。

    “你是不是有病?”她怒视明赤璀,当着他的面猛的擦自己的嘴,一脸嫌弃。

    明赤璀的脸立刻黑去,他不过是想惩罚一她,却没想到她居然嫌弃自己,呵呵,真的是有了新欢,所以忘记了旧人了吗?

    微挑高眉,明赤璀冷冷的看了看不远处的罗残,然后不屑的盯着康乐乐,嘲讽着,“就算你要在新相好面前表现你的专情也不用这么夸张吧?好歹我们之间还有一个爱的结晶呢?”

    “你!!”

    康乐乐只觉得现在的明赤璀就算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她感觉好陌生。

    先是罗残,再是明赤璀,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他们就是如此,只是她习惯了他们对自己的温柔还是……

    “随便你要跟着哪个男人,但有一点,欢欢的爸爸只有我一个,如果让我知道你叫她开口别别的男人,别怪我不客气!”

    “宝贝,我们走。”不给康乐乐回答的机会,他伸手揽着那女人的腰在她的额头上给了一个甜蜜的吻,毫不停留的向医院走去。

    走到罗残身边时停留了一,语气仍冰冷无常,“我就看看你从我手里抢走了她以后会不会过的很舒心,你的那些把戏别再第二次,否则就算是老爷子出面我也不会手留情了。”

    看着他搂着别的女人消失在走道上,身影越来越远,明明想要看的清楚,但前方却越发的朦胧。

    原来那些新闻并不是玩一玩就没文了,其实他的心已经慢慢的走远了。

    康乐乐,你爱的那个男人已经离你很远很远了。

    泪,顺着脸颊一颗颗的落,只是她不自知罢了。

    她更不知,她的所有表情都被罗残看在眼里,罗残很感谢有今天这一幕,原来他一直摸不清乐乐到底还爱不爱明赤璀,但现在他明白了。

    似乎也清楚了为什么自己努力了这么久也走不进她的心。

    抬头,对上的是罗残别样的目光,康乐乐惊觉,自己竟然当着罗残的面就哭了出来,赶紧擦干眼泪。

    “罗……”

    本想开口继续说让罗残进去看若晨不要说那些只为了堵气不计后果的话,刚一张嘴罗残就迈步向医院走去。

    康乐乐只得赶紧跟上前去,可一切还是迟了。

    因为比罗残慢了几步,刚到门口就听到了她最怕罗残的说的事。

    “若晨,你终于醒了,那晚的事真的是很抱歉!对不起,你这样都是因为我,但我总要处理公司的事,所以不能经常在你身边照顾你。”

    罗残握着林若晨的手讲的这番话,康乐乐站在门口,想要进去制止,可她被若晨脸上的幸福微笑刺伤,若晨等的就是罗残,不管他是真的想要照顾她,还是礼貌性的几句,只要是罗残说的,她都相信,这就是爱,不是吗?

    “罗残,那晚的事不怪你,是我自己的原因,你不用照顾我的,你那么忙,公事要紧,乐乐在这里陪我就可以了,真的!”

    对于若晨来说,罗残第一次对自己这么亲密的碰触,真假也好,她都相信。

    “若晨,我一直知道你的心,你也明白我的心,但我还一次次的去让你帮我的忙见康乐乐,我为我以前对你做的事道歉,对不起。”

    “罗残,那些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知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你不爱我,我知道!我不会强求,但我恳请你就让我这样默默的跟在你身边就好,求你不要赶我,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生活,绝对。”

    林若晨一脸紧张,罗残的话让她有一种他要彻底的跟她摊牌讲清楚的意思,虽然他在向自己道歉,但显然他已经非常不满她的那些做法。

    “我不会赶你走。”罗残握紧林若晨的手,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眼神向某个地方瞟了一,这才平静的道:“如果说我一直追逐别人的脚步累了,想要找一个一直在后方看着我的真心人,你愿意接纳吗?”

    “啊?”

    林若晨呆了,这样光速的变化让她忘了思考,本能的扭头去看门外,她希望从乐乐的身上看到一些罗残为何如此的痕迹。可惜,门外并没人。

    终究还是向着她不希望的结局发展去了,康乐乐有点失魂落魄的走在医院各个角落,她好无奈,这样的结局不知该如何是好,想着刚才无数次的忍不住想要上前去阻止,但最终还是咬牙离开。

    她上前去能做什么?

    若晨已经向她表明了,在爱情面前她可以不顾一切,她只是恨,恨自己认识罗残的时间晚了!

    既然如此,哪怕罗残只是为了堵气,但至于若晨有机会可以靠近罗残啊,那她又怎么可能狠心的将若晨唯一的机会破坏掉呢?

    “凯特琳怎样了?”某个妇科门诊里传来一道低沉带有磁性的男音,声音不大,但却足以让走道的人听清楚,康乐乐背脊一僵,那是明赤璀的声音,她驻足原地,想要离开却被死死的粘住。

    明赤璀是在这里陪那个女人来检查的吗?从他的声音里她听到关怀,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生来呢?

    被心里的声音牵引,康乐乐越发靠近门口,她想要听的更清一些!至于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这是为何。

    “根据检查结果来看,凯特琳小姐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如果要流掉的话,我立马就安排手术。”

    “流”约莫几秒,康乐乐听到明赤璀沉重的声音。

    他很不舍吧?

    是因为结婚了,明老爷子不会同意,所以他才这样选择吗?

    如果,今天怀孕的是自己,你也会做出这样的抉择,是吗?

    这一刻,康乐乐很庆幸,自己当初在怀孕后果断的离开这里去掉美国,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拿着怀孕去找男主希望能幸福一生,如果是那样,估计现在她和欢欢也就阴阳两隔了。

    “你确定刚才的内容是你想听的?”

    一抬头,明赤璀慵懒的靠在门口,看自己的眼神是不屑。

    反正他也没给过自己什么好眼神,加上自己偷听被他知道了,康乐乐也认了,不想理他,埋头想要离开,却被他抓住。

    “你想怎样?”

    “你在这里偷听了我讲话,还反过来问我想怎样?”明赤璀嘲弄的表情更加明显。

    要是自己承认了在这里偷听,估计在他面前连头也抬不起了。

    康乐乐一副不知道的愤怒,“你神经病是吗?我刚好露过这里,你真把自己当世界主宰者了?只要有你出现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得放在你身上?”

    “女人,我好像告诉过你,你说谎的时候很是可爱。”明赤璀伸出修长的手指挑高康乐乐颚,模样轻浮,气的她一掌打掉。

    “你真的已经无可救药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