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早就无可救药了.所以你还在门外关注我做什么.你是不是很好奇她肚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或者在想如果今天是你.会有怎样的结果.”

    明赤璀.你是鬼吗.

    老娘心里在想什么你也知道.

    不悦的撇撇嘴.康乐乐冲着明赤璀冷嘲热讽.“不好意思.我从來不会做这样的幻想.对于你这种很脏的男人.我康乐乐是不会碰的.所以在里面的永远不可能是我.因为我康乐乐不会怀上你明赤璀的孩子.”

    “脏.”

    该死的.这个女人已经接连几次对他说这个字眼了.

    他是有多脏?

    “难道不是吗.一个新婚燕尔的男人花边新闻满天.放着家里的娇妻不管只顾流连花丛.这样的男人难道不脏吗.”

    “康乐乐.你真的要惹我生气吗.”本來只是想气一气她.从而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可是这个女人每一句都想让他狠狠的揍她一顿.

    “明大总裁.我惹不起你.但是麻烦你可以让我走了吗.”

    反正每次和他斗到最后输的人都是她.何况现在自己也沒那个心情.康乐乐只想离开.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的缕一缕这千头万绪.

    “搞笑.舍不得离开我就明说我不会嘲笑你的.不用在这里装模做样的要我留你.事实告诉我.你并沒有被束缚.”

    不知何时.明赤璀已经退了一步.刚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他到了侧边.也就是说.她的面前是广阔大道.

    康乐乐小脸涨的通红.脑子里一千头草泥马奔过.狠狠一咬牙.快步离开.“明赤璀.你这个混蛋.希望你做一些坏事时也想一想你还有一个女儿.你要怎样无所谓.但请你别害的她在学校被人议论.”

    去他妹的明赤璀.

    管你有沒有野种呢.

    无所谓.这些都与我沒所谓..

    “康乐乐.你的所作所为是要逼的我重新拿为孩子的抚养权吗.”明赤璀在背后怒吼.引的走道的人侧目.

    在她面前讲过千百次的话了.康乐乐已经从原來的伤心紧张到现在毫无感觉.

    “该死的.你给我回來..”

    康乐乐无情离去的背景气的明赤璀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是有了新欢连自己最宝贝的女儿也不管不顾了吗.

    “明先生.凯特琳小姐的手术好了.请您去一手术室接一她.”本想追出去.身后响起医生的话.明赤璀不得不终止向前的脚步.

    手术室里.凯特琳面色惨白的坐在椅子上.医生出去了.见到明赤璀她扬起沒事的微笑.

    “你这样做值得吗.”

    迅速收拾好自己情绪.明赤璀坐在凯特琳对面.一脸严肃.眼里还有一丝痛惜.见状.凯特琳故作轻松的避开这个话題.“我说亲爱的.你就不要说我了.看看你自己的感情.不同样是一团糟.”

    “说好的不提的.”

    想到自己感情.明赤璀只觉得黯淡无光.从來沒想过一向坚持感情由自己做主的他最终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的一脸不满惹的凯特琳一阵笑意.

    “你现在还笑的出來.”他狠瞪凯特琳.

    “我怎么笑不出來.我们两个谁也不用训斥谁.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两个就去喝一场吧.为我们逝去的真爱.”

    “你现在这情况能喝酒吗.”明赤璀瞪她一眼.一向冰冷无情的脸一副不服气.“我的爱情还沒死呢.倒是你.赶紧养好身子速度滚回美国去.以前追我时的魄力死到哪去了.不就是他父母不同意嘛.怀孕了就生來.干嘛怕他为难就打掉.”

    读书时期.凯特琳不顾一切的追求自己.当时还有琳达在中间防着她.甚至找人去威胁她.她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很勇敢的当着全校的人说她凯特琳就是爱他明赤璀.就是要追求他.

    结局就是他依旧沒有答应她的追求.但他们却成了无话不说的‘哥们’.凯特琳爽朗的性格和男生差不多.如果说在别人面前他得一直伪装着那份冰冷.但在凯特琳面前他可以卸自己的伪装.

    虽然毕业后他们各自一边.凯特琳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跟着对方去了英国.但结局却是男方的家族就和自己差不多.不同意一个小康家庭出生的凯特琳.原來敢爱敢恨的凯特琳为了不给男方压力.选择独自回到美国.然后他们碰上.狗血的他答应了她的求助.装成她短暂的男朋友气走那个一心一意爱她的男人.

    而她.请求他带她回中国.然后就有了今天在医院的一幕.

    她的大度.却换來自己惨白面容的在医院里.她的大度.使的她在未來的日子里会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娶别人.

    他不懂.为什么一个女人能为爱放弃那么多.

    在凯特琳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内心的软弱.他不敢想.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会怎样选择.

    亲人和爱情……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逼的选择了亲情.

    “因为我爱他.所以不想看到他为难.我更不想逼着他在我和他母亲之间选择.因为有他母亲.这一辈子才有他.如果因为爱我而选了我.但从此失去了他母亲.估计他的后半生就会在悔恨中度过.爱人沒了可以再找.但一个人一生只有一个母亲.”凯特琳的心在滴血.但她却如释重负的感觉.很是痛惜的摸了摸自己已平坦的小腹.言语里稍有苦涩.

    “赤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的命运不要像我这样.我们之间是不同的.我和他从一开始就不被同意.但是你和刚才那位小姐之间毕竟有了爱的结晶.如果再努力努力.一定是会扭转结局的.”

    “……”

    明赤璀有点惊讶.但他沒有开口说什么.

    他知道刚才的一幕凯特琳能猜到什么.但沒想到能知道的那么清楚.而她的话却让自己无法回答.

    他和她之间.似乎不是他努力就够了.

    “唉.”无奈的叹息一.凯特琳再补充着.“多年的朋友.我能看出你的心里还有那个女孩子.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说这个孩子是你的.我也不清楚你让那位小姐误会是想怎样.我只想告诉你.你们之间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而且赤璀.找到一个真心爱着的女人谈何容易.如果你满意现在的婚姻.你就不会夜不归宿.故意制造那些不真实的绯闻让大家都误会.”

    “大家误会又怎样呢.就算所有人都在谈论.唯独她不会有一点反应.”想着自己说凯特琳的孩子是自己的时候.康乐乐那嫌弃的表情.

    她并沒有因为他有了别的女人而感到一丝的难受.她在嫌弃他.因为他碰了别的女人.她嫌自己脏.觉得他不配当欢欢的父亲.

    “赤璀.事情或者并不是那样呢.”凯特琳不明白为何明赤璀那么肯定.本能的开口.“你并不了解女人.虽然我不认识那位小姐.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何况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女儿.为何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呢.”

    “好了.这个话題到此为止吧.你沒看到她已经在别人的怀里了吗.再说这些已经沒了任何意义.我先扶你去病房休息.然后让保姆给你煮一些营养的东西.你吃了好好休息.”

    “你在逃避.”因为自己的感情已经一团糟.加上这段时间她可以看出赤璀坚强伪装的痛苦.所以她不希望明赤璀一再的回避这个话題.

    面对她的追问.明赤璀能回应她的只有冰冷的两字.“走吧.”

    ***

    明宅.

    客厅里.

    佣人们站成一排很有秩序的慢慢走出去.只留几位主人在里面.沙发上.明老爷子气的脸色铁青.明母和明父只得默默的坐在一边.脸色也十分难看.

    不远处的餐桌上还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仔细看还能看到仍散发热气的菜.碗筷还整齐的放着.由此看出.他们正打算用晚餐.不过却被什么搁置了.

    几分钟前.他们接到了一个电话.

    “呜……爷爷.我该要怎么办.是不是只有离婚才可以结束掉这样的日子.”忽然.深默的大厅突然响起一道哭声.沙发的一角.一个身穿白色外套的女人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见状.黄雪芳赶紧抽出纸巾递上前.连声安慰.“琳达.也许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伤心了.已经打电话叫赤璀回來了.等会儿一定要让他给你一个结果.”

    “妈……沒用的.我知道那个女的是谁.”想着这次的女主角.琳达哭的更加伤心了.本來看起來楚楚可怜的脸庞加上眼泪.看起來别提多让人心疼了.

    从小到大就将她当亲孙女疼爱的明老爷子见到这样的情况.加上这门婚姻是他包办的.别提心中的愤怒了.此时的他几乎气的说不出话來.

    明华轩害怕老爷子身体出问題.起身想要将茶几上的照片拿掉.不想却被老爷子大声喝斥.“不准动那些东西.我今天就要看看那个畜生要怎样跟我解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