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你不要激动.而且就这几张照片也说明不了什么.或许只是误会呢.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媒体们都爱夸大其词.”

    “哼.夸大其词.”老爷子显然不买明父的解释.大声喝道:“如果你要说刚才那个电话和这些照片都是空穴來风.只是故意要让我们明家难堪的.那你好好的跟我解释解释那份病例报告以及末尾那家属的签名.”

    啪地一声.明老爷子将最关键的那张报纸扔到明华轩面前.连声喝斥.“华轩.这就是你的好儿子.跟你真是沒什么差别.比起你來.你这个儿子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但一夜有了一个女儿.现在更厉害.新婚燕尔就能花草新闻满天.现在更厉害.给人抓住把柄陪女人去医院堕胎.你的好儿子.我们明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干净了.”

    那一堆堆的照片里.不但有明赤璀陪着那个女人在美国游玩的照片.还有一回国就陪她进医院的照片.以及他给签的同意书.本來他们是准备吃晚饭的.却在关键时刻接到一个媒体的电话.并在几分钟后有份快递送上门.打开一开.全是明赤璀和一个金花碧眼的女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电话是琳达接的.本來一直还控制着情绪的她当看到那些照片时.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在听到打电话通知明赤璀回來遭到拒绝后.琳达再也忍不住的崩溃大哭.

    老爷子的这番话让明华轩脸色也不好看.黄雪芳也似乎想起了自己委屈的过去.脸色也难看.琳达更是想到自己多年來的等待换來这样的结局.心里更加痛苦.

    “爷爷.我错了.我真的不该坚持的.明知道赤璀他不爱我还非要嫁给他.他不管在外面怎样胡來.就算是在新婚的时候冷落我.我也可以忍.但我真的不能忍受也许哪天醒來就有女人抱着孩子來告诉我那是赤璀的.那样的话对我來说是天大的打击.”

    “孩子啊.是爷爷对不起你.是爷爷沒教好啊.教出个这么沒良心的孙子.爷爷跟你道歉.”老爷子很是心痛.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一辈子的心愿就是被自己最疼爱的孙子这样对待的.

    他痛苦的捶打着胸口.连声感叹.“都是我的错啊.早知道当初我就该换了老林的命.我就该死.为什么我要活來.琳达啊.爷爷对不起你……真的.爷爷该死.这一切都是爷爷的错.”

    “爷爷.这不怪你.”琳达扑通一声跪在老爷子面前.哭的很是伤心.“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是琳达给了爷爷压力.如果在知道赤璀只把自己当妹妹的时候我能适时的退出.今天也不会过的那么困难.琳达现在也不想别的.就想赤璀能回來跟我好好把话说清楚.他还要不要我这个老婆……”

    “打电话.立刻给我打电话.告诉他.如果今晚他不回來明天就回來给我收尸...”明老爷子几乎是最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吼出这句话的.

    今天他一定要问明赤璀一个答案.这个该死的.到底要把他逼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

    医院.

    凯特琳喝保姆给她送來的汤后静静的躺着.呆呆的看着明赤璀的背影.眼神时不时的往柜子上不停闪电的电话看去.

    她想要开口叫明赤璀接电话.但多年的朋友让她明白.这电话他不想接.所以她只能直直的看着他站在窗台吸烟的背影沉默不语.

    电话一直响一直响.似乎快将电话打爆.隔着窗户.凯特琳看到烟雾环绕.不过两小时.估计现在整个地上全是他吸的烟头.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开口.“赤璀.你家里打來的.接一吧.”

    “……”

    凯特琳的话换來的是一阵沉默.明赤璀仍是继续吸着烟.直到他的烟盒里再也掏不出一只烟才缓缓的转身慢慢的推开阳台的门走进病房.

    “赤璀.”

    凯特琳被明赤璀吓了一跳.出去阳台的时候还很平静.但呆了两小时进來就像一瞬间老了十岁一般.满脸胡渣.双眼赤红.看起來狼狈的不行.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的慌张.

    一直以來明赤璀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都是很有办法且冷静的类型.此刻的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一般.心慌失措.

    明赤璀拿起电话.按了关机键.然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你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就这样了.凯特琳担心的不行.

    “沒事.”明赤璀浅浅一笑.并将凯特琳将露在外面的手拿到被窝里去.沒好气道:“你要知道现在的你是不能吹风的.好好的躲在被窝里.不要出來.”

    “赤璀……”

    这样子的赤璀.她真的沒有看到过.凯特琳很担心.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保姆会准时过來给你送吃的.有什么你就吩咐她就可以.今晚我估计不能在这里陪你了.”

    想问为什么.但又猜到了一点什么.凯特琳理解的点点头.“我自己可以的.你去忙你的事吧.”

    “嗯.”

    点点头.明赤璀起身.准备离开.

    却在出去前忽然面无表情的冲凯特琳说道:“这个医院似乎的条件似乎并不怎么样.呆会儿会有人來帮你转院的.你什么也不用管.只需要安心睡你的觉和养身体就可以了.”

    “赤……”

    想要问到底怎么了.但明赤璀已经出去了.

    凯特琳只得一脸担忧的躺在床上.想要追出去.却无奈身子太虚.而且他们现在有各自的生活轨道.她根本就不知道明赤璀发生了什么.她又该做些什么.

    想着明赤璀刚才说的要连夜替她转院.本想休息的她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那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只能照做的感觉真的很差.她知道.不管怎样.赤璀一定会保护她.可是不明原因只会让她更担心赤璀而已.

    病房外.明赤璀掏出电话快速拔了个号出去.沉声命令.“半个小时内把凯特琳转院.超过这个时间你们这辈子就不用回家了.”

    挂断电话.他径直向医院的另一栋楼走去.

    回家做好晚饭.并把欢欢嘱咐给叶青照顾后康乐乐回到了医院照看若晨.罗残有事离开了.若晨却是一副沒从幸福中走出來的女人.脸上的笑容不断.康乐乐忍不住问她.“若晨.你真的想好了要和罗残在一起吗.”

    因为感觉对不起若晨.所以在罗残向若晨表明心际后她就悄悄的离开给他们一点二人空间.虽然知道罗残是因为什么.但她仍期盼着两人相处的时间一长罗残会慢慢的接受若晨.所以一直到晚上她才过來看若晨.

    只是沒想到一过來就听若晨说罗残白天因为公司有事來这里不到半小时就离去了.若晨真的当他是有事.但康乐乐心中的愧疚却不断的上升.今天中午发生的事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对若晨讲.

    讲或不讲都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每当自己定决心要讲的时候.总是被若晨天真般的幸福给打败.

    特别是听到她的问话后若晨的回答彻底的让康乐乐打消了这个想法.“乐乐.我知道罗残他现在不爱我.今天他也有跟我说.他的心里还有你的影子.他说如果我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试试.在和我的相处中如果他能忘了你.那我们就结婚.如果不能.那就当彼此是生命中的段记忆.”

    “即使这样.你都答应.”康乐乐有些激动的站起身.“你明知道他不爱你.你直接答应.这不是用你自己來开玩笑吗.你怎么敢肯定他一定会你.或者说在忘掉我以后他不会他的未婚妻.你有沒有想过真有那么一天他离开了你.你会怎样.”

    若晨一直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更何况以前她给自己的感觉就是如果她觉得不可能那一定不会去追求.可是这次她的选择却让她一点也摸不清头绪.原本骄傲倔强的若晨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可以为爱卑微成这样.

    “乐乐.你不要激动.”若晨明白.她此时的做法已经让她很反感了.吸了吸气.若晨认命的开口.“在沒有遇上对的人之前我也沒想到有一天会如此.可是真的遇上了.我真的无法控制.我甚至觉得我这是在犯贱.自己在倒贴.可是我沒有办法.真的沒有办法.就算他让我在他面前自杀估计我也会做到.就是那种只要一看到他你就会莫名其妙的开心.你懂吗乐乐.”

    “……我不懂你的爱.我只知道.先抛开他现在爱的是我.单是那个娇娇还有罗母.若晨.你真的不是他们的对手.你明白吗.”

    她真的好担心若晨.为什么全天那么多的男人.若晨却和自己一样.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我不在乎.”若晨表现轻松.“只要罗残接受了我.这些都不是问題.我一定会让伯母他们接受我.至于那个娇娇.如果罗残选择的是我.那我就不会放手.如果是她.那我会在罗残不需要我的时候主动消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