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罗残要娶娇娇也同时要你.你会怎么办?”毫门游戏.娶一个.所谓的爱一个.他们都明白.这个问題很狠.但却也是事实.

    林若晨全身一震.似乎沒想过这样的问題.又或者她在故意逃避.好一会儿才咧嘴回答.“我说了.只要他爱我.我就会呆在他身边.直到他不需要我.”

    “林若晨...”康乐乐实在是忍不住的大吼出声.“你到底是怎么了.曾经是谁告诉我天底的男人何其多.为什么你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卑微到此.为什么.”

    “因为我爱.”

    虽然自己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但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只要爱了就要勇敢.付出了……哪怕沒有拥有.在以后的人生里也将是辉煌的一笔.

    “算了.我和你不能沟通这件事.随便你吧.你既然清楚他现在不爱你.你要那样我也沒办法.我今晚说的话你要听也就听.不听也就算了吧.”康乐乐只感觉无力.有些虚弱的倚靠在床上.心里莫名的难受.她清楚.这种感觉并不全是因为若晨.也有一半是为了自己.

    至于到底是因为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见康乐乐生气了.若晨并沒有选择软话來.而是更加坚定的开口.“乐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告诉你.为了不留遗憾.我真的要勇敢的追求我爱的男人.一直以來.我以为我们的爱情观是一样的.可是我错了.”

    “什么意思.”康乐乐不解.曾经他们都说过.如果因为一个男人放弃自己所有的尊严她们都做不到.她做到了.可是讲这话的林若晨却失言了吗.

    “我比你勇敢.”

    “你比我勇敢.”康乐乐无语淡笑.“如果说你选择罗残是比我勇敢.那我承认.我沒有你那样的勇气.我沒有办法去堵上我的未來.”

    “你的确沒有勇气.甚至可以说你很胆小.明赤璀他爱你.但你都沒有办法顶住那些压力而离开他.你口口声声说其实是为了孩子好.不想让她卷进大人的恩怨.可是你沒有想过孩子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你宁愿让欢欢在单亲家庭长大.也不愿意放自己的包袱好好的接受明赤璀的爱.说到底.你就是胆小.”

    “林若晨.我们之间非得要讨论出一个谁比谁勇敢吗.”

    “我说的难道有错吗.康乐乐.你敢不敢承认.如果说在你和明赤璀这件事上你可以再勇敢一点.结局肯定不是现在这样.明赤璀在也不可能在他婚礼上绝望似的把欢欢还给你.然后娶了琳达.更加不可能在婚后夜不归宿整日花边新闻满天.”

    “讲到底.乐乐……其实你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打着为女儿好的旗子一点也不用心.我承认.我明知道罗残不爱我还要跟他在一起是欠考虑.但是你怎么可以过來说我.罗残明知道你不会爱他也一如既往.乐乐.你很幸运.同时也很悲哀.曾经有两个爱你的男人.到现在或许还爱你.但他们都逐渐离你远去.你可曾想过其中缘由.”

    “林若晨.你对我说这些是要告诉我.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快到尽头了吗.”康乐乐不曾想过最信任的若晨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番话.这番她根本就不敢去想也不认同的话.

    这番话如果从别的嘴里听到.那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就是两耳光.可她却是自己视作姐妹的林若晨.这些话竟然是从她嘴里说出來.第一次.她觉得自己和林若晨之间似乎越的越走越远了.

    不知是她想错了.还是真的如此.

    林若晨也是一愣.沒想到康乐乐会这样说.但她很快收拾好情绪.平淡的道:“如果你觉得我说出实话伤了你.要和我断绝朋友关系.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心痛.但若你非要这样.我也沒有办法.”

    “若晨.与其说我自私.你何尝不自私呢.就像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答应罗残一样.你也根本不知道我和明赤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不是我爱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和他在一起.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的确比不上你的勇敢.但这不代表我自私的不想给欢欢一个完整的家庭.”

    “好了.难不成你现在还不允许我跟你说说我的真实感受吗.就只允许你说我脑残.我就不能说你做的不足的地方.”林若晨不爽的翻起白眼.康乐乐也后知觉的感觉是自己太激动反而说了一些不该说的真心话.有些尴尬的立在那里.

    “本來想跟你开玩笑.沒想到随便说了几句你就那么激动.那么沉不住气干嘛不去追求他.”

    “林若晨.”听出她的嘲笑.康乐乐恨不能一把掐死她.这死女人.

    “别那样叫我.我说的也沒错.不过现在就算你想去追人家也晚了.别忘了人家已经有老婆呢.我看你这辈子就孤独终老吧.”

    “就算如此我也有你陪着.”

    “康乐乐.我和罗残这还沒怎么着呢.你就咒他把我甩了啊.”林若晨伸手要去捏康乐乐.被她敏捷躲过.

    她不但沒想就此收手.反而继续在这件事上撒盐故意刺激不依不饶.“我说的是事实.我爱的那个已经结婚了.你爱的这个不也有未婚妻了吗.差的了多少.最好你赶紧和他制造一个东西出來.不然到时你可得孤单了.怎么着我还有欢欢啊.”

    “啧啧啧.终于说出來了吧.”林若晨忽然话锋一转.笑的十分奸诈.她就等着在这里套康乐乐话呢.看她现在说出來了还能找才能理由搪塞过去.

    深知掉坑里的康乐乐只得闷声不语.到现在仍爱他的这件事并沒有人知道.自从那天离开后.她就将这份情深深的埋住了.只是沒想到今晚被若晨给挖了出來.

    “我说康乐乐.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是怎样的胸襟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明赤璀结婚那天虽然自己沒在现场.即使后面封锁消息了.但雷鸣内部还是传开了.说是明赤璀的婚礼因为乐乐的婚礼差点终止.也因此她断定乐乐一定还爱着明赤璀.虽然听了乐乐讲了些在美国的事后她并不觉得明赤璀有什么可爱的.

    “……”

    康乐乐也算是发现了.林若晨今晚这是和罗残在一起后高兴的专顾刺激她了.眉一挑.康乐乐直接一针见血.“你最好把你的幸福劲收起來.否则别怪我打电话通知那个娇娇.让你也尝一尝被对方母亲煽耳光的经历.”

    “康乐乐.你……”

    话还沒说出來.房门突然被打开.一切太突然.吓的林若晨呆了呆忘了反应.只见一个黑影径直向康乐乐走去.抓着他的手就往外拉.

    “诶……”

    望着已转身的俩背影.林若晨无语问苍天.这男人是从哪冒出來的.也太沒礼貌了吧.她还是病人可以吗.

    为什么不跟她说一声就把她的看守直接带走.

    门口的人突然驻足停.沒有回头.却忽然开口.“会有人來照顾你.从今天起她不再是你的专属看护.”

    冷的犹如來自雪山的声音.一眨眼功夫.声音加着身影消失在门口.就几秒的时间病房里突然出现两个统一着装的中年阿姨.林若晨彻底的愣了.

    “林小姐.我们是明少爷派來照顾你的.明总说了.只要你不开口让我们走.我们就一直照顾到你出院.”两佣人也不用林若晨问他们出处.直接报了原由.

    林若晨简直就是无话可说.这个明大总裁怎么可以那么霸道...

    要带走人也不跟她说一.就算是他自己的女人也得尊重一她这个病患吧.

    真是伤心.

    “明赤璀.你放开我.大半夜的你发疯啊.”被明赤璀一路拉着出了医院.直到感觉到刺骨的冷风康乐乐才有机会去挣扎想要逃离.

    这男人大晚上的是不是又发什么神经了.

    “不要说话.”

    扔这四个字明赤璀不但沒有停.反而加快了步伐.康乐乐差点就沒跟上摔个大跟斗.气的她在后面直接一脚踹到明赤璀身上.“什么叫不要说话.你到底是怎么了.”

    “都跟你说了不要说话.默默的跟我走.”

    明赤璀霸道的将康乐乐塞进了他的豪华坐驾.并且替她系上安全带.

    “你知道我车速的.如果你想死就在这时候解开安全带跳车.”耳际传來明赤璀冰冷无情的话.正准备去解安全带的手也被迫停止.

    一秒.车子发动.快速的冲出去.

    这混蛋.自以为开着个跑车就目无一切.各种飙车.直到风把自己的头都吹的差点断掉康乐乐才庆幸刚才沒有想跳车.不然现在估计她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虽然一直不想承认.但被一阵阵寒风吹过.她还是冻的面色惨白.

    吱..

    车子忽然急刹.康乐乐的身体也往前倾.还好快要撞上的时候被明赤璀的手挡住.康乐乐反就是一巴掌.

    黑夜里.这巴掌虽然力道不重.但听起來却十分刺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