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就算你要发疯.也得让我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啊.”她哆嗦着身子.忍着颤抖不已的嘴唇冲明赤璀大吼.

    悠地,他一把将康乐乐抱住.并用自己的大衣把她包在怀里.然后用他同样冰冷的唇狠狠的吻上了康乐乐.

    熟悉的味道.许久不曾碰触的想念.在一挨上的时候就一发不可收拾.动作从一开始的霸道慢慢变的温柔.然后再是慢慢品味.似乎要记住此时的每一个细节感观.

    同样是自己期望的气息.康乐乐被吻的晕眩.在他的温柔里她忘了反抗.脑袋思维却敌不过身体的反应.挣扎过后.她自我安弃了接受了他的吻.并慢慢回应.渐渐加深.直到一双大手爬上自己的背.

    整个一激灵.康乐乐适时的醒过來.嘴上一用力.狠狠的一咬.

    啊.

    该死的.

    咒骂一声.明赤璀被迫的终止了这个吻.感觉到嘴里黏糊糊的.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康乐乐.“你是想让你女儿一辈子沒爹吗.”

    “哼.就你这色狼.有爹跟沒爹也沒关系.”因为刚才的吻.康乐乐恼羞成怒的回击过去.“活该你被打.流氓.”

    “流氓.”明赤璀眯起迷人的双眼.在灯光的照耀看起來很是骇人.盯着康乐乐的目光恨不能将她吃了.

    知道他的性子.康乐乐小心翼翼的将身子往后一缩.“干嘛.”

    “你都说我是流氓了.你说我还能干嘛.”

    俊逸无比的脸不断的向康乐乐靠近.在她眼前不断的放大再放大.本以为他开玩笑.直到感受到他的呼吸她才明白.这个死男人來真的.本能的扬起手想要打他.却被他死死的抓住.

    “放开我..”

    “女人.你是不是打我上瘾了.嗯.”

    他长这么大.还从來沒被人打过.除了这个叫康乐乐的女人.

    “是你做了过份的事.不然我抽风了要打你.”

    “过份.我哪有过份.明明刚才某人比我还享受.”明赤璀好笑的盯着康乐乐.抓着她的手一点点的向手臂的方向滑.见状.康乐乐吓了一跳.猛的抽回手.“明赤璀.你在胡说些什么.大晚上的你把带到这里來做什么.我要回去.”

    环眼四周.一片漆黑.虽然有路灯吧.但來往的车辆很少.如果说他要在这里杀人扔弃.估计她的尸体都能在这里呆了一整晚.

    “你说大晚上的我把你带來这里做什么.”明赤璀不答反问.

    康乐乐愤怒的狂翻白眼.“你的心又不长在我身上.我怎么知道.”

    “我的心从來沒有从你身上离开过.你竟然不知道.”明赤璀张大嘴表露出很震惊的样子.

    这样的话在以前明赤璀是绝对不会讲出來的.现在忽然听到康乐乐只觉得脸蛋发烫.有些不知所措的将头埋了去.

    本能的一个举动却让明赤璀笑意满脸.已经有一个大么大的女儿了.在她内心深处就像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一般害羞.

    康乐乐.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撇一笑总是能牵动我的神经.

    “女人.你在害羞吗.”

    不知何时.他的脸再度在眼前不断放大.等到反应过來时已经晚了.他冰冷的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深怕她拒绝似的快速的吻上她的唇.

    “唔……唔……”

    康乐乐想要拒绝.不停的摇着头.内心不断的在呐喊.这到底算什么.

    明赤璀到底把他当什么啊..

    这一次.她沒有回应.但却被他吻的晕天暗地.直到她全身瘫软的不行他才松开她.康乐乐的第一反应就是抬手一巴掌.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如此.明赤璀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将死死的将她按在怀里.巴靠在她头顶上大口踹着气.

    “康乐乐.只是这一次.可不可以不要推开我.好好的陪陪我.”他的声音听起來似乎很疲惫.也带有一丝恳求.

    他的突然出现再到这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举动.康乐乐感觉不正常.想要推开他问个所以然.但被他死死的按住.“不要动.就让我好好的抱着.只需要这一切.让我好好的抱抱.”

    “明赤璀.你怎么了.”他的语气让她担心.从來他都不会这样的.

    “女人.你是在担心我吗.”头底响起他漫不经心的声音.这让康乐乐以为刚才的疲惫都是他装的.包括那深情的吻.她气的不停摇晃脑袋.

    “放开我.我这个混蛋.混蛋..”

    为什么.他可以一次次的不把她的感情当回事.

    为什么.每一次她都要当真的时候.他总是让她感觉他是在开玩笑.

    “该死的.你就不能安稳一点吗.”捂着被撞疼的巴.明赤璀气的恨不得将康乐乐扔车去.

    此时的康乐乐哪里还顾的上他是不是被自己真的撞疼.一副沒好气.“明赤璀.你就直接说今晚是不是因为你的宝贝新欢去流产了身体虚弱她不能陪你.所以跑我这里來嘲笑我找优越感呢.”

    怎么想他都应该陪着他的新女友啊.大半夜的跑到病房将她拉出來.千万个理由还是这个最说的过去了.

    “你这是吃醋了.”

    紧皱的眉头.微微撅起的嘴巴.满腔的怒火.怎么看也像是吃醋啊.明赤璀忽然觉得阴霾消失了一大堆.

    “你觉得我可以吃你的醋吗.你觉得我对着一个有妇之夫还能吃什么醋.或者说.你认为当我亲眼看着一个有妇之夫带着自己的小三进医院流产.然后被他劫持到这里.我还能吃醋.”

    “有妇之夫.小三.劫持.”这三个词.形容自己的词.直接让明赤璀抓狂.“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吗.”

    “难道我说错了吗.”今天她看到的就是如此.难道还会有假吗.

    “康乐乐.我明赤璀就问你最后一次.如果我说在我心里那场婚礼不存在.我愿意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要娶你.你愿意吗.”

    “我不愿意.”

    童话是美好的.所以它只适合在想象空间.

    现实永远是残酷的.他明赤璀已经有妻子了.而且现在还让别的女人有了他的孩子.她康乐乐就算爱的再深.也不能若无其事的当做不知道而答应他.

    果然是这样.

    他就知道.不管他怎样的在她面前示好.这个女人永远只会给他一个伤心的答案.

    或许.他再次做错了.

    “康乐乐.如果我说你看到的那些是假的.你信吗.”

    “如果河水能倒流.我就信.”

    嘭..

    车门狠狠的摔上.如同他的怒气.康乐乐看到他开车门出去.然后走到一颗大树前握拳.狠狠的挥了出去.

    康乐乐大惊.赶紧开车门追了出去.

    “明赤璀.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啊..”这种不明所以.却能感觉到他愤怒的感觉快要把康乐乐折磨的疯掉.她赶紧抓起明赤璀流血不止的手自己的衣服死死的压住伤口.“大晚上的你到底想要怎样啊.”

    “你滚开.”明赤璀猛一用力将康乐乐推开.不顾自己流血不目的手.嘲讽的看着她.轻哼道:“我不需要你的假惺惺.康乐乐.算我明赤璀瞎了眼.这辈子你这么个女人.你不是爱别人吗.你就去吧.去吧.我再也不拦你了.”

    “你到底怎么了.”从來沒有见过明赤璀这样.康乐乐不顾明赤璀的阻拦.硬是上前死死抓着他的手.阻止他再去砸树.“如果你想发火.那你就把拳头冲我身上砸吧.”

    “你以为我不敢.”明赤璀一脸恨意的瞪着康乐乐.大有一副她敢答应他就敢打的趋势.

    康乐乐看了看明赤璀的拳头.强忍住心里的恐慌.坚定的点点头.“打吧..”

    “啊...”明赤璀突然仰天咆哮一声.迅速挥拳.康乐乐感觉到一阵强风划过耳际.认命的闭着眼等待着他的拳头粉碎自己的脑袋.几秒后.一声闷响.她安然无事.明赤璀原本完好的左手也跟着右手一起血流不止.

    借着灯光.她这才看清明赤璀此时的模样.一脸胡渣还有布满血丝的双眼.以及隐藏深处的星星泪光.他看起來好伤心.好无助.似乎压抑了太久太久.今天中午在医院看他的时候都不是那样的.为什么短短几小时.他看起來就沧桑了这么多.

    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心灵的软弱.但看到明赤璀这样.康乐乐的眼眶还是湿润了.即使他这个模样是因为别的女人……

    “明赤璀.我知道你失去了一个孩子心里很难受.可是你不能这样伤害你自己.孩子的母亲此时应该还在医院休养身体吧.她需要你的陪……”

    “你TM给我住嘴.”话还沒说完.明赤璀突然一声怒吼.吓的康乐乐余的话也只能吞进肚里.眼泪也在眼眶里來回打转.她就是倔强的不让他们落來.

    明赤璀的双眼瞪的很大很大.眼眶里的血丝也看的格外明显.就像受了和很大的刺激一般.康乐乐整个人直接吓住.心里不禁想到.他居然在这段时间内了别的男人.顿时心如刀绞.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