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管如此.看他如此难受.康乐乐心里也很痛苦.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痛.佯装沒事的再次开口劝明赤璀.“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如果你真的爱她我相信你们还会再有孩子的.等你让你家里的人接受了她.你们以后还会有很多的孩子.”

    “康乐乐.”

    耳际响起一道沙哑的就像老者的声音.康乐乐震惊的抬起头.她不敢相信.这个声音是由明赤璀发出來的.但事实如此.现在只有她和明赤璀.这声音是他的.

    “嗯.”

    她不敢去看明赤璀.因为她怕从他的嘴里听到他是如何如何的爱那个女子之类的话.那样她会忍不住流后悔的泪水.

    她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可是他却伸手要将她的脸庞抬起來.“看着我.”

    “不.”她拼命的摇头.

    “我说.让你看着我.”他不容拒绝的命令.双手一用力.康乐乐的颚就那样被他抬起來.接触到他眼神的那一刻.她猛的摇头.“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康乐乐.原來看起來坚强的你也是那般懦弱啊.

    懦弱的现在连人家的真心话也不敢听了.

    既然如此.当初在人家说爱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拒绝呢.

    想想还真是可笑.

    “你不要听什么.”他沉声发问.并注意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她逃避似的摇头.“我什么也不想听.明赤璀.很晚了.可不可以回去了.”

    “你怕了.”他一步步的逼进她.语气寒冷.“你怕了我接來会说的真心话是吗.”

    “我不怕.”她猛的摇头.故作一副不耐.“大晚上的你玩这种竞猜游戏有意思吗.明赤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回家.”他用仍在流血的手去碰康乐乐.生生的血腥味让康乐乐忍受不了的将头侧过去.他的眼一凉.语调更加冷寒刺骨.“你哪里还有家.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她哪有家.她的家在哪里.

    “康乐乐.你不一直想要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我.你不就是要问我今晚怎么了吗.我现在也一齐告诉你.”

    “不.我不想听.你受伤了.赶紧回医院去包扎一吧.”

    康乐乐快速的转身想要逃离明赤璀.她真的好害怕听到他接來会说的话.只是刚走一步就被明赤璀给抓了回來.并且死死的将她圈在树与他双手之间.让康乐乐无法逃避.也沒法躲掉他的目光.

    “怎么.我想说的时候.你却要逃避.”扬起嘴角.明赤璀给了康乐乐不屑的嘲笑.

    也正是他这微笑让康乐乐明白.面前的这个明赤璀不再是那个爱她的明赤璀了.自己就算逃避又有什么用呢.

    与其被他嘲弄一翻还不如直接面对.想到此.她暗自深呼吸几.劝告自己该來的还是要來.她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既然你都不拿自己身体是身体.我更无所谓.要说你就说呗.”康乐乐一脸的漫不经心.语气轻松.“我不想听你还一直想要讲.不就是你心里沒我了然后结婚后也不爱琳达.所以在外面游山玩水.最后遇上你爱她.她也爱你的女人.然后她意外怀孕了.迫于家里的压力你沒办法.只能让她先打掉第一个孩子.仅管如此.但你的心很疼.想着这一切跟我有关系.所以找我出來讽刺我一翻找报复后的kuai感是吧.OK.如你所愿.我真的很难受.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康乐乐.你TM敢不敢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我TM爱谁.我TM心疼谁.我TM报复谁.”

    “你吼什么吼.大晚上的比嗓门大是吧!”明赤璀的大声咆哮也是彻底的惹恼了康乐乐.一不做二不休.大不了就是鱼死破.她也扯着嗓子回吼.“我说的话还不够明白吗.你要沒本事处理好你家的事就不要让别人怀你的种.如果有了你的种你就有本事让人家生來.叫人家去打胎算什么破事儿.打也就打了.关我屁事.你不痛快找來出气又什么意思.还一句一个TM.你TM.你TM想怎样.你现在就是一个疯子.疯子..”

    “是.我TM自从遇上你的那天起就是疯子.我TM已经彻底的疯掉了.我TM身边多的是比你好上千万倍的女人.可我TM的就是提不起來一点点兴致.我TM从來就沒做过那么幼稚的事.因为想要看你的反应.把别人的孩子说成是我的孩子.更TM可笑的是.看到你毫不在乎的走掉时我TM的还在那里自唱自演.你说我TM是不是疯子.我TM是不是疯子.嗯.”

    明赤璀一步步的逼向康乐乐.嘴离自己只有毫米之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五官她才看的清楚.他的每一声撕吼.每一句的内容以及他的表情她都看的真真切切.

    她已经失去反应的站立原地了.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落出來.面前的明赤璀让她想要一把拥住.但她不敢.她真的不敢.

    她能控制她的身体往他靠近一分.但她无法掌控自己的眼泪如断了线的风筝一发不可收拾的掉落.

    “你说啊.我是不是疯子.我是不是你嘴里的疯子.”明赤璀不停的摇晃着康乐乐.一直冰冷的看不到真实表情的他也终于崩溃的眼眶全湿.

    康乐乐再也忍不住的哇地一声崩溃大哭.明赤璀仍是不停的摇晃着她.“你TM哭什么.告诉我.我是不是你嘴里的疯子.我是不是疯子.我是不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砰砰砰.

    他忽然挥舞着手再次狂砸着树干.一边砸嘴里还怒吼着.“我TM这辈子最想做的事就是忘掉你.像扔掉那些不用的女人一样扔掉你.可是我TM做不到.我做不到.”

    “明赤璀.你不要这样.你受伤了.不要这样.”康乐乐慌了.真的心慌了.我别是看着他血如雨的时候顾不得他是不是失去理智了直接一把抱住树.她想要用身体去接他的拳头.却不想被他狠狠的甩开.“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我就是疯了.我要陪你一起疯..”

    “康乐乐..”他一把抱住她.声音沙哑着.“求求你.不要再扔我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在压力了.我可以为你抗所有.但在我家人面前我自己沒有办法.只有你和我在一起才能让他们认同.如果说我之前的生命只有身体缺少灵魂.你虽然不是那灵魂.但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全身不要僵硬.我的所有细胞全是活的.沒了你.我生不如死.”

    湿湿的.凉凉的水珠掉进自己的肩窝.此刻的她在感受着压在自己肩膀上颤抖的身躯.她也跟着颤抖.理智再也无法战胜自己的心.

    她紧紧的抱住他.“好.我答应你.”她捧起他的脸.哭着看着同样眼眶湿润的他.慢慢的向他靠近.直到碰到他的唇.

    他是多么骄傲冷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可是因为她.他已经卑微的不止一次了.如果说之前她为爱不勇敢是因为他用了方式.不满意他的逼迫分不清他的心.那么现在了解他的心后.她不会再向以前一样.她要勇敢的追寻自己的爱.

    属于她和他的幸福.

    一番缠绵的深情相拥后.他们被现实拉回.

    康乐乐坐在驾驶位上.瞪着两个眼珠.死死的看着明赤璀的手.虽然他受伤的手已被她简单的处理了.但血迹仍是染红了那白色布条,想到他刚才的行为.康乐乐气的大声骂他.“明赤璀.我说你简直就是疯子.真不知道就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那些女人追逐的焦点.做的事只有那么让人反感了.”

    “虽然反感.你不也照样我这样的人吗.”明赤璀一脸痞气.将头慢慢靠近康乐乐.知道他想干嘛.一把将他推开.瞪着他受伤的手.一脸沒好气.“再不去治疗估计你的手就得废了.”

    “废了不是更好.有你照顾我一辈子我还担心什么.”

    “……”

    对于明赤璀这种痞子气息.康乐乐已经无言以对了.

    发动引擎.将车调头.往医院开去.

    这一幕.似乎很熟悉.

    又似乎曾经出现的那些只不过是一场梦.又或者过远遥远.遥远到他都不敢去想有过的那幕是不是真的.

    感觉到一边的火辣目光.康乐乐本想无视的.但这样一直被人盯着她也不会全心全意开车啊.

    “明赤璀.你是不是想要我们两个出车祸死掉让你女儿成为孤儿.”

    “嗯.”某人漫不经心的轻哼.并沒有收回自己目光.

    康乐乐大怒.“明赤璀.你要是再盯着我.小心我把你的眼珠挖出來.”

    “如果你不怕女儿恨你的话那你就來挖吧.我倒是无所谓.”

    “你……”

    康乐乐气极.千万头草泥马从脑海里奔过.想要骂他.但一时却找不到话來回击.气的她牙痒痒.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