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半天黄雪芳才顺过气.看到无动于衷的明赤璀才是彻底的失望.连连哀叹.“我到底是前世欠了你什么啊.这辈子你要这样气我.我这样说不过也是应了你爷爷的心意.你事事要跟我作对.”

    “妈.已经跟你说过千万次了.如果你肯为我想一我对你的态度也不至于这么强硬.这个时候我不想跟你说什么.但我爷爷的葬礼我只要在我的女儿.女儿的母亲就得在.如果你不答应.那就自当也不要我进这个家门吧.”

    “你……”

    “够了.你们闹够了吗.”

    原本不想插进他们母子战争的明华轩不得已出声制止.“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仇人呢.天知道你们是母女关系.不就是意见沒有达成统一吗.你们非要用吵來解决.”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儿子.他这样也有你的一份.”黄雪芳真是想不过.转头就和明华轩发火.

    明华轩狠狠瞪她一眼.怒道:“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太过霸道.你的儿子会那么对你吗.这么多年你有沒有看到他那样跟我说话.你这个当妈的真真是太失败了.他说的就这么决定了.”

    “决定什么啊.你要决定什么.”刚平息怒火的黄雪芳一听明华轩的话激动的一蹦了起來.追着明华轩问.“你决定什么.难道老爷子一死你就同意了让这个女人进明家的门了吗.”

    “沒听你儿子说吗.这个女人才是他真正爱的.就算我们不同意.你认为你儿子就不会和她在一起吗.除非你是想在他不出席爸爸的后事.”

    “你……”

    “别指着我在这里你你你的.好好反省一你自己.这么多年了你这个当妈的都做了什么.到现在还在跟儿子吵.现在这时候是吵架的时候吗.”

    “爸.意思是.连你也同意了康乐乐以明赤璀妻子的身份出席爷爷的葬礼吗.”

    琳达的话说的是那样突然.声音不大.却让大家反应过來.康乐乐更是莫名的觉得愧疚.不管怎样.的确是她掺合进了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琳达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但不知为何.她的声音听起來很怪异.至于怎样的怪异她倒是说不出來.就是给人一种伤心过度到冷血……

    明华轩虽然沒有承认康乐乐是明家媳妇的事.但刚才他的决定似乎听起來就是这样的.想要解释.但从小受的教育让他选择缄默.哪有公公去向媳妇解释自己所说的话.那不就等于说错了吗.

    见他沒答.琳达明白的一抹冷笑.“我懂了.其实在这里我才是多余的.既然如此.我走.”

    走了两步.來到明赤璀身边时.琳达侧头看着康乐乐轻轻的笑了.“这场豪门游戏.最终还是我输了.康乐乐.你放心.过完这几天我会还你一个完整的明赤璀.同时我祝你们幸福一生.”

    “琳达……”

    与之前的缓慢不一样.琳达说完这话后走的非常快.快到明母的话还在嘴里就已经看不见身影.

    “你快去追啊.还站在那里做什么.”黄雪芳瞪着明赤璀.大声斥责.“你别忘了琳达在美国的时候都做过什么.如果这时候她再出事我看你怎么向她家交待.”

    “如果她的命就这么不值钱那就随她去好了.难道我明赤璀的人生还能被她一次次的威胁而不断妥协吗.退一万步讲.如果她真的因为这个自杀了也不关我的事!”

    “你……”黄雪芳是拿明赤璀沒办法了.侧头瞪着微有些歉意的明华轩.气的牙痒痒.“如果真的出事了.我看你们两父子要怎样向林家交待.哼.”

    黄雪芳气的直接上楼了.明赤璀还是紧紧牵着自己站在那里.虽然他看起來很是平静.但只有她知道.其实明赤璀因为难过好几次拼了命的想要抓住她让自己保持平衡.

    “康乐乐.”明父突然开口.语气平淡.

    “明先生.”

    不知道明父对自己是怎样.她只有称呼这个大家对他的敬称.

    “虽然你不是赤璀的妻子.但你得到了他的心.而且你们之间还有一个欢欢.你可以叫我伯父.”

    这一句话虽然是在向她说明她的身份.但多少还是让康乐乐感到惊讶.明父这是接受自己了吗.

    她愣着.并沒有立刻叫.

    明赤璀碰了她一.有些着急.“沒听到我爸说的吗.叫人啊.”

    “伯父.”

    “嗯.这几天还有许多事要处理.赤璀也会很忙.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把欢欢带过來吧.毕竟爷爷生前并沒有因为你的关系而苛刻过孩子.”

    “好.我明天就带她过來.”

    “嗯.这几天辛苦你了.他们父女就教给你好好照顾了.”

    “是.”

    虽然一问一答.但康乐乐心里却在打鼓.她真的沒想到明父会跟她说这些话.真的好震惊.

    “还有一件事.伯父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啊.”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明父对自己也未免太好了吧.

    不骂她也就算了.还要跟她道歉.这又是哪一出.

    “希望你不要怪你伯母.她现在这样对你多少跟我年轻做的一些事有关.她其实是个好人.只是走不出心里那道坎.抱歉了.”

    “明赤璀.有沒人跟你说过你爸和你妈感觉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去处理事宜的路上.康乐乐和明赤璀坐在明家的保姆车里.他臭着脸面色呆呆的盯着窗外不发一语.本不想在这时打扰他的.但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她真的憋不住.

    明赤璀冷冷的睨了眼她的好奇.继续侧头看向窗外.

    请原谅康乐乐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更何况她觉得明赤璀现在已经很伤心了.她再不找点话題聊聊.估计他得自己往角落里钻.然后走不出來.

    她使劲的掰过明赤璀正视着自己.“诶.你说我说的对吗.我突然发现你爸爸真的好温柔慈祥.可是你妈妈真的让人感觉好害怕.”

    “……”明赤璀继续沉默.

    “喂.不要闷闷不乐了.你就告诉我嘛.我说的对不对.对不对.”

    “该死的.你非要在这时候跟我讲这些毫不相干的破事吗.”明赤璀气的牙痒痒.“就算爷爷生前对你做的事真的很过份.哪怕你是做做样子也不要这么开心啊.”

    “我哪有开心啊.”一把推开明赤璀.康乐乐很生气的用手戳着他胸口.嘟嘴嚷着.“你以为我的心是铁做的吗.爷爷对我再不好我也难过.因为你有今天全是靠爷爷.可是爷爷已经走了能怎么办.我害怕你难过但却不说出來的样子.你说过让我和你一起承担你家里的所有事.因为你自己去面对会觉得沒有勇气.可是我现在站在你身边了.你难过却不告诉我.我除了佯装若无其事的找话題惹你生气或开心.我还能做什么.”

    “……”

    明赤璀愣了.

    然后忽然一把将她抱住.死死的抱住.不发一语.康乐乐只是能感觉到他的颤抖.

    她知道.他很难过.

    但眼前的情形让她真的沒有任何办法去安慰他.

    ***

    明老爷子的告别仪式很简单.应着老爷子离世的原因.所以明家并沒有大规矩的操办.只是大家在墓地一些要好的亲朋好友进行了告别仪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父的原因.明母后面的几天并沒有刁难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精神需要有个寄托.这两天只要她有时间就把欢欢带在身边.虽然康乐乐曾有过片刻的担心.但想到要和明赤璀在一起.孩子和奶奶在一起那实属正常便也沒在意.

    这一天.天空起绵绵细雨.來拜会的客人们匆匆的离去.明母和明父也因为要招呼一些重要的客人沒待多久也离开了.因为雨.明母带着欢欢也先回去了.只有明赤璀还呆呆的站在墓碑前不发一语.

    不知是不是和心情有关.一阵阵冷风吹过來似乎凉到了心里.即使毛毛雨并不足以打湿衣裳.但她仍觉得透心凉.再看一边的明赤璀.脸上沒有别的表情.从早上开始就沒说过一句话.就那样呆呆的站着.康乐乐很担心.也很想说些什么.但她此刻能做的就是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默默的给他打气.

    忽然..

    沉而有序的脚步声音从不远处传过來.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罗残和林若晨.

    罗残的手里拿着束白菊花.显然是來吊唁的.两人一身黑衣.林若晨小鸟依人的挽着罗残的手臂向他们走过來.

    罗残将花放在墓碑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若晨也跟着鞠躬.

    “老爷子.真是对不起.因为公司有事耽搁了.所以现在才有机会來看你.希望你一路走好.我是罗残.”

    砰.

    罗残的话刚一说完.明赤璀就挥拳向他砸去.一切來的太突然.力道又大.罗残猝不及防的后退了几步.还好若晨适时的扶住了他.

    “罗残.你沒事吧.”林若晨一脸紧张.连忙去看罗残的伤.却被他无声的推开.“我沒事.”

    “赤璀.你在干嘛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