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也是被明赤璀的动作吓一跳.连忙伸手去拉他.可惜力道太小.沒拉住.明赤璀如匹脱缰的野马般再次向罗残冲了上去.

    “你居然还好意思來这里.我真是TM后悔当时沒有直接将你们罗残直接击倒.你个混蛋.我爷爷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你这么做对的起他吗.”

    “你TM还是不是人.我和你的恩怨你为什么要牵扯老人.那不仅是我爷爷.曾经他也把你当孙子一样培养.你现在成功了就忘了他是如何对你的了吗.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

    明赤璀向疯了一样.抡着拳头一接着一的往罗残身上狂砸着.罗残也不反击.就那样任由明赤璀的拳头落在他身上.明赤璀显然也是气极了.赤红着双眼.不停的挥舞着拳头.期间还抬脚去踢罗残.

    他们两人都是当兵出身.可想而知身手是如何了得.赤璀一脚去罗残就算用手捂着肚子但也无法承受那痛苦.难受的紧紧皱起眉.

    眼前的这幕吓坏了在场的两个女人.见自己心爱的男人被打林若晨吓的不行.罗残的不还手导致受伤更让她泪崩.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罗残.呜……”林若晨哭着要上前.她不明白好好的來祭拜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不要过來.”罗残挨打的同时大声喝止若晨.“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你不要过來..”

    若晨的脚步被死死的固在原地.哭声也越发的大.

    “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虽然她明白赤璀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打罗残.但两人对她來说都很重要.何况这还是在墓地.康乐乐并沒有听明赤璀的不让她靠近.大声的劝阻.

    可惜.正在愤怒的明赤璀哪里听的进去.继续踢啊打的.只顾不停的宣泄他的怒气.

    “不要打了..”

    一咬牙.康乐乐硬着头皮趴在罗残身上.闭着眼睛等着明赤璀已经挥出來的那拳打在自己身上.罗残大惊.用力的去推她.

    “康乐乐.你疯了吗...”

    早就料到会如此的康乐乐死死的抱着罗残.继续替他挡着.不让明赤璀的拳头落來.沒想到她会突然趴上去.拳头已经挥出去.明赤璀沒办法.只得一拳直接打在一边的石头上.本來就受伤的手瞬间染红纱布.

    “赤璀.”康乐乐赶紧去检查他的伤口.却被他愤怒的推开.“是不是到现在你还护着那个虚伪的男人.”

    虚伪的男人.

    他指的是罗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护着罗残.只是不希望他们兄弟之间互相伤害.他们曾经是那么要好的哥们.

    “我沒有.”康乐乐否决.“我只是不明白有什么事不能好好的说.为什么非要用拳头解决问題.赤璀.你的手昨晚受伤了还沒好.你是疯了吗.”

    “我疯了.”明赤璀一阵冷笑.“如果今天我不打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我才叫真正的疯了.”

    “爷爷才刚刚入土.你们就当着他的面打架.你也说了爷爷生前也疼爱罗残的.你们这样有沒有把老人放在眼里.”

    深怕明赤璀又去打罗残.康乐乐张开双手挡在罗残面前.大有一副如果要打他就先打她的趋势.

    “你给我过來.”

    明赤璀一把将康乐乐揽过來紧紧抱在怀里.语气霸道且愤怒.“要是再让我看到你维护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真是……”

    这时候他还有心情吃醋.康乐乐也是服了.

    “呵呵.打够了.”

    好不容易让明赤璀的怒火平息了一点.罗残又好死不死在这时开口.瞬间打回原形.明赤璀抬起腿就是一脚踹过去.盯比之前意外的是罗残这次躲了.然后两人扭打了起來.

    两个女人彻底崩溃.这次康乐乐就算想冲进去阻止也沒办法了.林若晨急的抓着康乐乐不知如何是好.“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乐乐.你有沒有什么办法啊.”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发什么疯了.算了.要打就打吧.我们也不要管了.”

    康乐乐气的不行.一屁股坐在地上.任由他们两个互相打着.

    林若晨很心疼罗残.但看到罗残也还手了多多少少心里有点安慰.也知道自己进去劝沒有办法只能陪着康乐乐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心.心也彻底的悬了起來.

    不管是伤到谁他们都不愿意看到.但男人之间的战斗.女人真的无从插手.

    “我当时真的应该把你们一家全逼到国外去.免得你留在这里祸害人.我沒有玩你父母.你偏偏要这样刺激我爷爷.你什么意思.啊.”明赤璀一边打罗残一边冲他怒吼.

    罗残一边挡一边疑惑的回答.“明赤璀.说这话的时候你也不脸红.我母亲自杀你敢说和你打压罗氏沒有关系吗.”

    “你妈自杀你比谁清楚她到底是为什么.那是你自己要觊觎别人的东西.至于我爷爷那完全就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在我沒回去前告诉他我带着凯特琳去医院.你明知道我和凯特琳的关系只是朋友.为什么要告诉爷爷那是我的孩子.又为什么告诉他我带着凯特琳去打掉我的孩子后带着乐乐离开.罗残.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想到自己后來调查的结果爷爷竟然是接到了罗残后打自己电话再关机才一时气不过心脏病突发走掉的明赤璀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每一拳.每一脚都像要将罗残打死.

    而他说的话.则是让康乐乐和林若晨震惊在原地.

    “我沒有说.是爷爷打电话來问我的.是你自己不孝明知道他老人家不能生气.但是你自己要做让他生气的事.我不过是实话实说.你不做这些事我也就不会说.爷爷也不会死..”罗残不服气的回吼着明赤璀.同时挥拳向明赤璀打过去.后者也毫不认输的回击.

    “我告诉你.别TM找借口.从今天起我们两个就当沒有认识过.这个世界上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你们罗氏现在也有人撑腰了.我们就來看看到底谁输谁赢.”

    重重的打了罗残一后明赤璀才起身.此时的两人分别鼻青脸肿全都负伤.

    “罗残.你沒事吧.”林若晨带着哭腔冲到罗残面前.想要查看他伤势.却见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别处.

    朝着他的望过去.康乐乐正一边检查着明赤璀的伤.一边不悦的斥责她.“明赤璀.你还是小孩子吗.遇到事情除了暴力还是暴力吗.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总裁的.要是欢欢看到你今天这幕肯定不会再认你当爸爸了.”

    话虽愤怒.但康乐乐的动作却很轻赢.生怕弄疼了明赤璀.看着他的伤口康乐乐也是红了眼圈.

    “罗残.我们回去吧.”强忍着心里的痛.林若晨逼着自己收回目光.自当沒有看到罗残的目光.

    若晨的声音也让康乐乐反应过來.她只顾着关心明赤璀了.扭身就向若晨他们走去.“罗残.你怎么样了.”

    “你给我回來.”明赤璀将康乐乐拉过來.不让她过去.“记住我才是你的男人.那边那个是害死爷爷的仇人.”

    “……明赤璀.”怒瞪他一眼.康乐乐还是甩开了他的手.“什么时候你变的这么小气了.什么叫仇人.这件事我看你们两个都有错.真不明白你们兄弟二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不听他的话.康乐乐就是要去看罗残.明赤璀也是霸道.死死的抱着康乐乐就是不让她过去.嘴里还愤怒的骂着.“什么叫兄弟.兄弟就是把私人恩怨加注到老人身上吗.爷爷生前对他怎么样你也是知道的.他居然能那样去刺激爷爷.害死爷爷的人难道我还要当他是兄弟吗.”

    “……”

    明赤璀的话让康乐乐无言以对.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己遇上这样的事.肯定一时间也无法原谅对方.康乐乐只立原地.只得静静的看着罗残.却不知该上前还是驻足原地.

    罗残就这样期待着康乐乐能相信自己.然后向她走过來.哪怕只是简单的一句近距离关怀.他的心也不会如此痛.但等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康乐乐被明赤璀拉走了.

    “罗残.从今天起.使出你所有的力气.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留情.你的罗氏.就等着瓦解吧.”

    明赤璀离开时留的这句话仍回荡在脑海.罗残却毫无知觉.他的目光由始至终也只有一个身影.

    “罗残.他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故意去刺激明老爷子吗.”林若晨不敢相信.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天使般的罗残.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那些都是真的.所以请你想好我到底是个什么人以后再决定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看也不看若晨一眼.罗残冰冷扔这句话抬腿离去.就像当头棒喝一般.一棍子打在林若晨头上.直接将她打懵.

    罗残.就算是哄一我.你也不愿意吗.

    可悲的是.即使知道他心里沒有自己.她能做的也只能紧紧的跟在罗残身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