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你赶紧啊.不要再拖了嘛.老师说男人就该勇敢.爷爷怎么这么胆小呢.”欢欢天真的催促声再次响起.

    康乐乐真的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哪有孩子这样的.

    “欢欢.”她板起面孔想要斥责欢欠.一边的明赤璀看到了立刻环住她的腰制止.“老婆.你这样就不对了.怎么可以就让我们两们亲热不顾爸爸妈妈呢.他们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呢.”

    老婆……

    这两个字眼明赤璀居然当着明父明母就叫出來.天知道他现在还和琳达是夫妻呢.

    明父听了到沒什么反应.自家儿子是什么性格他清楚.阻拦也沒用.还不如干脆默认父子间的感情还要好一些.

    一边的明母则沒这么好对付.这两个字果然让她脸色沉了沉.瞪了明赤璀一眼.略有不满.“你爷爷这才刚走.就沒人管你了是吗.”

    “妈.你不觉得如果你退一步.欢欢也沒有失去自己亲生母亲.我们一家会生活的很开心吗.而且我和你.乐乐和你.还有欢欢对你.怎样都会是恩爱的一个大家庭啊.”

    “……”

    不知是不是明赤璀的话触动了明母内心的渴望.一向不喜欢自己的明母突然沉默了.也沒有立刻说话.

    啵……

    恰在此时.明父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他竟然亲吻了明母的脸颊一.而且很用力.声音很大.大家都愣了.

    明母最先反应过來.毕竟当前儿子还有自己讨厌的人加上孙女.明母娇斥着推开明父.“你疯了吗.这大白天的.”

    “奶奶羞羞.不要大白天竟然想要晚上.奶奶……呜呜……”欢欢的话说到一半被康乐乐紧紧捂住.

    此时的她真是满脸黑线.她保证这些话她是真的沒有对欢欢讲过.这小屁孩怎么会知道.而且.这样子明母一定更加厌恶她了.

    果然.明母脸上的娇羞瞬间就沒了.立马绷着脸质问康乐乐.“这些话也是你教她的.”

    “我沒有.”

    唉!

    虽然这样回答.但康乐乐知道.她本來就在明母心中不好的形象此时更是支离破碎了.估计这辈子想要得到她的喜欢真是难上加难了.

    “哼.一个小小的孩子竟然这种话也说的出來.真不知道你这母亲怎么当的.”

    “好了雪芳.本來大厅里好好的气氛你非要板着脸说话.你觉得一家人气氛僵才好吗.”明华轩出口斥责黄雪芳.算是暂时解救了康乐乐.却不想黄雪芳不但沒听进去反而更加生气.

    “怎么.现在是老爷子刚走你就和儿子站在统一站线替这个女人说话了.”

    “我说你够了啊.”好歹自己现在也是明家主人.再三的退让黄雪芳不但不见好就收反而变本加厉.明华轩也是面有不悦.“如你所说.现在老爷子走了.看你还找谁撑腰.明明大家就可以很好的相处.你非要去破坏这种气氛.孩子说这些话也是想要逗你开心.不希望你难过.我们本來就是夫妻我亲你一又怎么了.孩子现在有思想了.你不要什么事都归纳到乐乐身上.这个儿媳妇反正我是认了.随便你认不认.但我要提醒你.你儿子是什么性格你清楚.如果你想一辈子得不到儿子给你好脸色.你就继续坚持.”

    “你……”

    黄雪芳气极.她不过就是本能的斥责.为什么明华轩就不能对自己有一点点的耐心呢.一向高傲的明母被明父气的红了眼圈.

    明赤璀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并沒有出声.或许在他看來明母霸道的性格也该改改了.

    “欢欢.走.爷爷带你去玩.别和你奶奶说话.她就是个小气鬼.肚量太小了.你可千万不要学她.”明华轩很是生气.自己吻了她居然不感动.反而摆臭脸给他.他带着不明所以的欢欢向外面走去.

    看着他真的一点也不安慰自己就带着欢欢走了.黄雪芳气的一就站起來.“明华轩.你的心里到底有沒有我.”

    “只怕你这样的脾气就算他心里有你也被你闹的不会再表达出來了.”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分时间地点.不分场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明赤璀就是这样.本來明母就很生气了.他居然在这火上浇油.明母一听差点沒气到背过气去.要知道.说这话的人居然是她的儿子.她的亲生儿子啊.

    “我到底是不是我亲儿子.”

    “十月怀胎的可不是我.到底是不是你心里清楚.”明赤璀表情依旧淡漠.就好像和他对话的不是他妈.

    任何被自己儿子这样说的人心里都难受.康乐乐推了明赤璀一.“你怎么这样跟你妈说话啊.真是的.”

    “呦.老婆.你还沒过门呢就向着我妈了啊.”明赤璀忽然眉开眼笑开始调侃起康乐乐.却被她一瞪.“别在这嘻皮笑脸的.你的态度本來就有问題.”

    “我哪有问題. 与其说我问題大还不如说我妈.我爸本來心情很好的.结果她非得找些沒有的事來说.不生气才怪.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妈这样我也不愿意跟她说.”明赤璀丝毫在在意自家母亲就在面前坐着.

    黄雪芳真的是直接被气的站起來了.“你……”

    “伯母.你不要生气了.伯父现在情绪应该也差不多了在等着你出去找他呢.你先出去吧.欢欢也离不开你.伯父也沒带过孩子.万一带不好……”

    “怎么.照你这样说.我就是一保姆命啊.”黄雪芳瞪着康乐乐.虽然语气不爽但却也沒有刚才那么刁难.知道她心里多少也听进去了.加上康乐乐也习惯了明母的冷嘲热讽.并沒有因为明母的话而生气.非常平静.

    “妈.你……”

    “伯母.我不是这意思.你是欢欢奶奶.她又那么喜欢你.现在基本上都离不开你了.伯父平时那么快.也很累.我怕欢欢缠着伯父.所以……”

    康乐乐只觉得万分尴尬.她在这里小心翼翼.明赤璀在那里看着.明母又一副要在她话里挑毛病的意思.弄的她深怕自己就说错话.什么时候她康乐乐竟然变的这样了.

    唉.

    一切啊.只能说是为了爱吧.

    明母虽然还是心有不满.但最后还是因为不放心出去了.康乐乐却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软在沙发上.呆在明家一个小时就好像用干了她所有的脑细胞.

    忽然.一只温暖的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肩膀.温柔的话也传至耳畔.“你真是越來越有明家少奶奶的姿态了.就是要这样.我相信以你的能力搞定我妈绝不在话.亲爱的.你最棒了.”

    侧过头对上的是明赤璀贱贱的表情.自当他是在取笑自己刚才近乎祈求的语气.康乐乐不爽的板着面孔.“你是要告诉我成为一个合格的豪门太太要做的就是低声气吗.是不是只有一辈子这样我才能坐稳那个位置.”

    “不是……”

    “也对.是我误会了.什么明太太.我现在不过就是一一个沒名沒份的路人罢了.明太太早就有人做了.”

    明赤璀的话还沒说完就被康乐乐强硬的打断.说的内容能把他气死.本來只是调侃一她.却沒想到竟然让她误会还生气了.

    “女人.如果你非要这样钻字眼.可别怪我不客气.”明赤璀咬牙切齿的瞪着康乐乐.

    某人毫不畏惧的回击.“你能怎样.难不成我还怕你.”

    “呵呵.你可别小看了你老公的实力.免得到时候几天不了床.我……”

    “明赤璀.你就是一个色鬼.跟你这种人呆在一起真沒意思.我去找欢欢了.”

    ***

    晚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明伯父生气然后明伯母出去沟通的原因.反正晚上大家一起坐在餐桌上的气氛是老爷子走后一周唯一一次气氛平和.

    虽然明母对自己仍是沒好脸色.但至于从她嘴里听不到难听的话了.而且她对欢欢比以前也好上很多.真的是从心里把欢欢当成了亲孙女人.和自己妈妈照顾欢欢时一模一样了.这一周來.大家的情绪也在慢慢回复.这一晚很难得的明母陪着欢欢.明赤璀和明父一起喝着小酒聊着大小事.而自己呢.则是很幸福的坐在中间.被明赤璀紧紧的牵着手.甜蜜的看着自己最渴望的一幕.

    “老爷.夫人.小姐回來了.”门口佣人的呼唤声让饭桌上的谈论声和笑声就此打住.

    迎面而來的是一个穿着性感化着浓妆十分美丽的女子.虽然只见过一面但康乐乐还是认出了來人.微安.

    在美国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她只知道是明赤璀的妹妹.但不知道是亲妹妹还是表妹或者是堂妹什么的.爷爷的葬礼并沒有看到她出现.当时她也沒想那么多.却沒想到今天她会出现.更让她感到好奇的是本來还在给欢欢拔虾的明母脸色很快就沉了去.就连明父的脸色也很难看.

    她好奇的去看明赤璀.一家人中只有明赤璀一个沒有因为微安的到來而面色不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