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安沒想到。自己回來会碰上他们在吃晚饭。看似平常的餐桌上却有一个空空如也的位置。她呆呆的盯着。混身僵硬。

    咚。。

    一声大响突然传來。康乐乐吓的一缩脖子。乍一看。明母竟然将面前装虾的盘子在餐桌上一摔。原本已经剥好的虾全部散落到桌上。一边的欢欢吓的不敢说话。

    “大妈……”

    微安回过神來。有些害怕的看着明母。她知道。自己现在才回來大妈一定不会放过她。

    “哼。”黄雪芳将头一侧沒有理会微安。

    “爸……”微安求助似的看向明父。这个家。她的亲生父亲这些年來多多少少有给她一点点家的感觉吧。第一时间更新 她只希望父亲能原谅她。

    ……

    客厅一时间变的很沉默。明父只是看着微安脸色很不好。但他并沒有理会儿微安。

    就算隔着段距离康乐乐仍能感受微安的心慌失措。她祈求的看着明赤璀。希望这个疼她的哥哥能帮帮自己。

    可是结果不理想。明赤璀只是给了微安一个眼神。大致意思是说这件事只有她自己出面解决才能消除父母的怒气。

    扑通一声。微安直接跪在大厅。十分伤心的哭泣着。“爸。大妈。我知道错了。你们不要不理我。求你们说说话。就算是骂我打我也好。第一时间更新 不要一直沉默。”

    “起來。你这是做什么。”

    明赤璀出声喝止微安的行为。他不出手是因为知道母亲很介意他不停的帮微安。如果想让她好受一些。那他能做的就是让她自己去解决。可是看到自己疼爱的妹妹那么伤心的跪在地上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明赤璀。你想做什么。”明母喝住已起身的明赤璀。

    回过头。明赤璀很是不解。“我真搞不懂你和爸。爷爷已经走了。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你这臭小子。你在说什么。我们大家谁不知道爷爷走了啊。这都多久了。一周多了她才回來。她跪一怎么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千金命啊却比千金还娇贵。”打老爷子葬那天起微安沒回來黄雪芳就已经打算好了。微安不回來还好。只要一回來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真是对你们无话可说。”明赤璀失望的看了看明母。转身到微安身边。伸手去扶她。“有什么话起來再说。你这样跪着也不能解决任何事。”

    “哥。我不起來。”

    爷爷走了。身为孙女的她却沒能参加葬礼。她很恨自己。为什么这次去印度拍广告沒有带电话。她真的悔不当初。

    “我说赤璀。你这个妹妹就是被你这么宠坏的。我看她就是忘恩负义。当初她是怎么活來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果不是老爷子最终点头让她留在这个家。别说她能姓明了。说不定寄养在外面早就因为沒钱饿死了。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大明星当着。花不完的银子。而且还顶着明家千金的身份。”

    “爷爷是因为我而死的。你觉得这样说有意思吗。你的意思是我就不该出现在这个家。是吗。”明赤璀毫不掩饰的顶撞自己母亲。只因他心里清楚。母亲这样真的不是因为微安沒有及时回來。只是因为微安的生母。

    “你……”

    明母气极了。她在帮明赤璀赶走这个以后可以和他分家产的女人。他却跟她唱起反调。

    “你们能不吵吗。”明华轩的很是疲惫的揉着眉心。显然。他不愿意看到这幕。

    老爷子走了。这个家作主的自然就是他了。黄雪芳就算再能闹也知道自家儿子和丈夫比较亲。她要是一直坚持的话只有她被孤立的。虽然不满。但她还是忍着沒说话。

    这顿饭也是吃不去了。明华轩干脆起身來到大厅。冷冷的看着微安。“你爷爷已经走了。现在跪着又有什么意义。先起來再说。”

    “爸……”

    微安很犹豫。她就算跪个十天半天也不为过。毕竟她身为孙女沒有回來参加葬礼。

    “好了。”明华轩不奈的摆摆手。“人已经走了。你也不能预料到底是哪天会发生什么事。现在回來就好了。什么也不要说了。今天好好的休息一晚上。明天去拜祭你爷爷就可以了。”

    “嗯。”微安重重点头。这样的结果从父亲的嘴里听到她感觉很温馨。很温馨。

    “华轩。我说你沒搞错吧。”这个决定让黄雪芳惊呼起來。“你要知道。她的时间可是空闲的。你居然就这么放过她了。就算老爷子不在沒人为我撑腰了。你也不用做的这么过份。。”

    “雪芳。”明华轩瞪了明母一眼。稍有无奈。“人已经走了。你还想怎么样。这么多年你是怎么对微安的你也清楚。为了不让你难受。我从來沒有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我们明家现在就这几人了。如果还不团结。是要等着别人來瓜分我们家吗。”

    老爷子是明家的核心。地位摆在那里。就算年龄大了但黑白两道还是很忌惮他。不敢打明家一点主意。

    但现在老爷子走了。而且理由听起來竟是那么的荒唐。虽然明家两父子的能力超群。不过在这敏感的时候可以说很多眼红的人就想趁这个机会搞垮明氏。明华轩之所以这样斥责黄雪芳。只是不希望她再因为家庭的事情闹。毕竟大家是一家人。

    明赤璀也赞同这个道理。低头看着微安。肯定的道:“既然现在回來了就不要再走了。明天去拜祭一爷爷就行。赶紧起來。别在地上跪着了。”

    “反正我现在在这个家是一点地位也沒有。就你们三父子是一个姓。反正我是外姓。我说话是沒分量了。随便你们怎么样吧。我再也不管了。从明天起我就和那些家丁一起做事好了。”

    明母气的扭头就要走。欢欢见状连忙小跑追上。死死的抱住明母。伤心的哭着。“奶奶。你不要走。你带上欢欢。呜……不要抛欢欢。”

    可能真的是动了真心了吧。欢欢很是依赖明母。这样的气氛让人感觉压抑。康乐乐也上前鼓足勇气安慰明母。

    “明伯母。你在明家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你都是我们尊敬的长辈。大家都敬爱你。你不要生气了。其实赤璀和微安还有伯父并沒有什么意思的。我们……”

    “你闭嘴。”黄雪芳扭头就怒喝康乐乐。“你还好意思说。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琳达才那么伤心。毁婚是小事。但林家因为这件事而含恨在心而报复我们明家。我跟你沒完。我还沒说你。你倒好意思跑來我这里劝我。你算什么东西。”

    “不要理她。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们走。”

    嘭。。

    明赤璀将康乐乐狠狠的摔在席梦思大床上。黑着脸就像要把他吃了一样。

    康乐乐被摔的眼晕。抬眼看着明赤璀的模样更加夸张。就像自己是他的杀爷仇人一样。她不过就是劝了一明母。又沒惹他生气。他干嘛要这样。

    而且。她是为了他们一家和平。凭什么他要这么不爽的看着自己。

    “明赤璀。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雌雄同体。性格阴情难猜。”真的很莫名其妙。前一刻还好好的。惹她的又不是自己。他这副表情做给谁看。

    “我雌雄同体。”他在关心她。她居然用这个词形容自己。真真是……

    “我说错了吗。”

    如果不是。他的性格干嘛阴情不定。

    “女人。你这样做觉得对的起我吗。我在为你而生气好吗。”明赤璀一副看白眼狼的眼神看着她。

    “我还不知道你是为了我而生气。”康乐乐不爽的翻起白眼。完全受不了的模样。“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要是早知道我就不会答应和你……唔……”

    话还沒说完。她的唇已被封住。

    我靠。

    明赤璀这个混蛋。每次都用老招式。

    只要说的话他不喜欢听。他就这样。

    罢了。

    反正她已经决定要和他好好的面对未來了。何况他这样的做法她也习惯。反客为主的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加深这个吻。透过眼皮缝隙清楚的看到明赤璀对于她主动的惊讶。

    康乐乐完美的勾唇一笑。心里暗暗自爽。她只是顺应他的意思而已。就是不知道某些人能不能抗的住。她原本环住的手突然松开。慢慢移动着。

    “停。”

    几秒后。他沙哑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耳际响起。她要的就是这样。很ok。

    收回手。她扬做无知。“怎么了。”

    “女人。你真的确定要和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吗。”

    真是该死!

    本來是想戏弄一她。不让她说出后的话。却沒想到将自己套里面了。

    他的忍耐力一直超乎想象。可是在对着这个女人的时候。他总是会抓狂。总是会感觉那已经不是自己了。

    “亲爱的。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康乐乐继续无辜一笑。突然话峰一转。凑到他耳际。轻声道:“但如果你非和这样对着我阴情不定。你可别怪我。反正我是女人。我无所谓。”

    “你的意思是。我拿你沒办法。”明赤璀忍不住嘲弄。“你可别忘了。我可是男人。”

    “嗯哼。你是男人沒错。”

    康乐乐很是认同的点头。

    明赤璀满意的笑笑。男人嘛。总是要占上风才说的过去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