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相信在主个节骨眼。你无论怎样也沒有心情沒有办法对我做任何事情吧。所以。趁着这段时间我可以为所欲为。”

    “女人。我可不可以从你的嘴里理解一点你这是在故意挑衅我呢。”明赤璀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康乐乐。

    人家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怎么就沒发现这个女人还有这么阴险的一面呢。现在老爷子的事刚过。就算他明赤璀再有多久沒碰过女人也不可能在这会儿去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发生些什么吧。

    很显然康乐乐就是看中了自己这点。所以才可以这样大胆的对自己。

    反正康乐乐心里就是这样的。既然已经打算和他在一起了。她就沒有想过要退缩。当然。很多事也是不可避免。

    她也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如果真的和明赤璀斗的话她是绝对赢不了的。所以她趁这种时机是最好的了。

    勾唇。自信一笑。“反正我话说在这里。有本事你就反击吧。沒本事的话就收起你那阴情不定的性格。要不是我们之间有个欢欢。我还真会怀疑你是不是真的雌雄同体。”

    “要不要我们现在试一试。”

    “好啊。我不介意。”

    “……好。等过了这段时间我看你怎么猖狂吧。”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某人大笑。“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呢。我怕什么。”

    “……”

    “好了。孩儿她爸。美女我现在去看看女儿睡沒有。然后口渴了。顺便喝点水。”

    楼。

    本來说要去看欢欢的。但出去后才听保姆说欢欢今晚和明母一起休息的。她总不能跑到明母他们房间去持吧。所以她径直去了客厅倒水。却不想在厨房发现了一个黑影。

    啪地一打开灯。康乐乐吓一跳。

    有个素面朝天的清纯女子正在餐厅上一杯杯的喝着红酒。估计对方也是沒想到这大晚上的还有人來。而且还将灯打开了。有些慌张的躲避之后看到來人尴尬一笑。

    “抱歉。半夜口渴了。所以喝点东西。”

    口渴了喝酒吗。

    还真不愧是长居外国的。风格和她这种口渴的反差太大。

    虽然这素颜是康乐乐第一次看到。觉得些许熟悉。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人就是微安。每一次的见面她都画着浓浓的妆。今晚这是第一次。其实素颜的她还要美一些。看起來真的很灵动迷人。

    至于她为什么半夜在喝酒的原來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彼此也不熟。康乐乐礼貌的握着水杯表明无意闯入。“我突然想喝热水。所以來接水喝。抱歉。沒想到你在这里。我接好水马上帮你关灯。”

    “呵呵。不用。”琳达轻轻一笑。然后为自己倒了杯酒继续喝着。

    想要说什么。但康乐乐发现自己似乎不该再多说什么。无奈的摇摇头。接好热水打算关灯离去。却在手按上开关时却被叫住。

    “康乐乐。”

    微安眼神有点迷离。但神智很清楚。她叫自己名字而不是很礼貌的别称。康乐乐本就是个直肠子的人。因为微安这称呼而感觉很自然。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乐乐的。”其实在美国的时候就感觉微安的性格很爽朗。而且大家年龄相仿。她是觉得沒必要那么生分。毕竟赤璀跟她说过。他和微安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但他是把她当亲生妹妹來对待。第一时间更新

    在康乐乐觉得微安个性的时候。微安同时也在为乐乐的爽快而感到讶异。好一会儿才反应过。稍有自嘲。“乐乐。我以为你会让我叫你嫂子呢。”

    要知道。琳达和明赤璀订婚后。她觉得大家年龄相当沒必要那么生分。叫了声琳达。却沒想到被她斥责让她叫嫂子。现在哥哥这么迫不急待的带康乐乐回來。她以为她会和那些女人一样。知道了她的身世就会冲她摆架子呢。

    “呵呵。怎么可能呢。”微安的想法康乐乐有点不可思议。“别说我和明赤璀还沒结婚。就算结婚了我也希望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我们年龄应该差不多吧。叫嫂子多生份啊。而且显老。我可不愿意这样。”

    “额。”微安又是一愣。随即释然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聊聊吧。”

    “好。”

    康乐乐爽快答应。坐在微安对面。微安递了一瓶酒过來。“你是要喝水还是和我一起喝酒。”

    “这个吧。白水总是感觉缺少些什么。”

    康乐乐拿过那瓶红洒为自己倒上。高高举杯。“很高兴认识你。先干为敬。”

    “说什么呢。你以后可是我嫂子。这杯酒应该我敬你的。而且我还得谢谢你陪我喝酒呢。”

    “怎么有这么说呢。我也是好久沒喝过了。所以特别想喝。一直愁沒人陪我。今天遇上你正好。其实我也得感谢你。”

    “好了。我们两个就不要这样互相推让了。愉快的干杯吧。为我们各自的心事。”

    “干。”

    几杯酒肚。本就喝了不少的微安有点醉了。看着康乐乐倒酒的动作突然惊乍一声。“唉呀。我忘了。”

    “你忘什么了。”

    康乐乐也被她紧张的情绪弄的差点酒洒一桌。

    “我哥是不是还在上面等你啊……”

    好像她是來到打水的。她好像是和哥哥在一起的。她却拉着她在这里喝酒。哥哥知道了一定会杀了她的。

    “呃。”

    康乐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來。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沒事啦。反正我和他天天呆在一起。早就看腻了。偶尔分开一还是很好的嘛。來吧。我们继续喝。”

    “那个……”

    微安忽然变的结巴起來。康乐乐很是不解。“微安。你怎么了。你是不是醉了。要不要休息。我送你回房吧。”

    “不是。我哥他……”

    “你哥怎么了。唉。反正这一会儿不看他沒事的。看他都腻了。我……”

    “你看谁腻了。”

    背后突然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即使沒有回头康乐乐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怒气。不用想。这突然出且带有怒气的人就是她口中正在说的明赤璀沒错。

    不用这么霉吧……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她说他坏话的时候來是几个意思。

    “嘿嘿。微安。现在很晚了。我头好晕。似乎醉的不行了。我就先回去睡觉了。我们明天再聊。”

    这话说完康乐乐就摇摇摆摆的向楼梯口走去。一点也沒看到明赤璀而要停留的意思。

    可恶。

    该死的女人。背着他在这里喝酒也就算了。被他抓了现形不但不承认反而一句‘醉了’就想当什么事也沒发生。

    真真真是可恨至极。

    “康乐乐。。”

    他脸色臭臭的在后面叫她。康乐乐却像踩了油一迅速冲离楼梯。明赤璀直接气呆。这个该死的女人。。。

    “该死的。你给我站住。。”他怒喝一声。却沒能让她停脚步。他抬腿就要追去。身后却响起微安无辜的声音。

    “哥……”

    侧过头。微安一脸哀怨。好像受气媳妇一样。

    明赤璀伸手怒指着微安。憋了好半天沒憋出一句完全的话。只是恨恨的道:“臭丫头。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

    回來才第一天。就已经把他亲亲宝贝给哄走了。让他独守空房那么久。让他情何以堪。真真是气死他了。

    微安本來就是替康乐乐拖着自家哥哥的。见他这样心想着明天自己应该死的很硬。后面的话只能咽回去。心中默默祈祷。

    未來的嫂嫂。恕我无能为力……

    第二天。

    因为第一天喝酒的关系康乐乐睡到日晒三竿才起來。本來刚到明家。这几天因为处理老爷子的事所以明母暂时沒有心思來管她。昨晚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晚。本想今天起的早早的好好表现一翻。现在想來。这一切都是梦啊。

    拿出手机一看。十一点。。

    十一点。。

    且不说她今天沒有送欢欢去上学吧。就连早餐时间都氏时宜了。明母是个历來生活规律的人。本來就不得她喜欢的自己今天不知道会死的多惨。

    完了。完了……一边鬼叫着。一边火速的穿衣。

    更可气的是。明赤璀今天早上居然不叫她。唉呀。真是气死她了。

    本來想去客厅。如果明母他们不在的话那她可以去厨房帮忙。刚好可以表现表现。就算明母不会讨厌自己。至少也不会骂她啊。结果一到楼梯她就愣了。明家的人全部都在。包括昨晚喝的比她还多的微安。

    明赤璀和明父认真的看着报纸。微安小心翼翼的坐着。只是在视线相碰时给了她个温暖的笑容。而明母……本來无聊的喝茶的她一见康乐乐的身影。嘴角立马就挂起來开始嘲讽了。

    “这还沒正式进入明家呢。结果比我这个老太婆的架子还要大。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女儿也不管。就顾自己睡大觉。”

    明父依旧看报。

    明赤璀放报纸。却不打算解救自己。而是盯着自己若隐若现的笑。从他得意的眼神中她看出來。这个该死的明赤璀一定是在报昨晚的仇。

    “明夫人。对不起。我太困了。所以忘了时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