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觉得睡懒觉沒什么.但怎么着现在也得赚表现啊.总不能让自己未來的婆婆讨厌自己吧.虽然现在已经讨厌了.

    “你是忘了时间还是大半夜的喝酒啊.”黄雪芳调着嗓子.忧忧的盯着康乐乐.一副她早就知道的模样.

    就算有心想解释.对上她笃定的表情康乐乐也说不出來了.她微低着头.并沒有说话.

    “回答我的问題.昨晚你是不是喝酒了.”明母再问.

    逃不掉的康乐乐只有选择回答.“是.”

    “呵呵.看吧.我就说哪这人就是得意忘形.康乐乐.你别忘了自己现在还有观察期.你还不是明家的少夫人.”

    “我知道.”

    其实她想说.打从她选择好好爱明赤璀.给欢欢一个完整家庭的时候她就沒想那么多.沒家庭又怎样.只要他们相爱.其余的都不是问題.

    她应该跟着自己心走.

    “你知道还敢这样.你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明母尖声历喝.很是生气.

    唉.

    无奈的喟叹一.她还说哄她开心的.现在不用了.她不赶自己出明家已经很对的起她了.

    “伯母.我……”

    “大妈. 你不要怪乐乐.昨晚是我拉着她陪我喝酒的.其实乐乐不愿意.是我逼她的.”微安截住康乐乐的话.将责任全部揽了來.

    “伯母.是我主动要喝的.我太久沒喝酒了.所以想要喝一喝.”

    她康乐乐是谁.

    怎么可能让朋友替她顶罪呢.

    何况她不觉得喝酒有什么啊.大家都是成年人.

    “明微安.”就算是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怒气.但不知为何.看到微安她就不能自控.

    “在.”

    微安有点害怕.所以将声音压的低低的.

    “你是不是觉得爷爷走了就沒人能管的了你了.”

    “不是的大妈.我昨晚只是心情不好.想要喝酒.刚好乐乐來打热水.我一个人无聊.所以就让她陪我了.大妈.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的错.”

    微安的头低的不能再低.从她小心翼翼的动作里康乐乐感到心酸.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母一直对微安很冰冷.但她却看的出微安的心里真的很在意和尊敬明母的、

    “哼.”黄雪芳不屑一哼.冷冷道:“你爷爷走了你不回來也就算了.昨天回來还化着浓妆.知道的是你很赶來不及卸载得到消息就狂奔回來了.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回來庆祝老爷子走了呢.一回來你倒好.竟然拉着一个不属于我们明家的女人大半夜在客厅喝酒.你的眼里还有沒有我和你爸.”

    “大妈.我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拉着乐乐和我一起喝酒的.我错了.次再也不会了.你不要生气.”

    “说的好听.心情不好.你这个样别对我说是因为老爷子的关系.”

    “我……”

    她是真的爷爷的离去她沒能及时赶回來而不开心.可是她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大妈一就不会相信.更不可能听她解释.

    罢了.

    微安干脆沉默着不说话.

    明母总是这样.昨晚也的确是她自己想喝了.康乐乐不能忍受明母这样说微安.直接上前揽责任.

    “伯母.这件事我也有错.你不应该光责备微安.”

    “你还好意思说.”明母瞪着康乐乐.怒火立马转过來.大声斥责她.“你一个女人也沒上班.成天就无所事事.现在更好连孩子也不管就只顾睡懒觉了.赤璀现在又要忙着对付别人.又要送孩子去上班.你还好意思在这里主动承担责任.你是不是以为有个男人爱你.你就可以什么也不管.有他撑腰你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明赤璀送欢欢上学.

    别人对付他.

    明母虽然很生气.但康乐乐从她的话里能理解一个身为母亲想要她这个女人替她儿子分担一点的.别的不用多做.至少说孩子要带好.

    明赤璀故意躲掉了她的视线.很显然.明母说的是事实.只是这个对付别人……别人是谁.她就不清楚了.

    “伯母.对不起.我以后保证不会了.从明天开始我会给欢欢做个好榜样的.”

    “哼.希望你说到做到.本來以为有了欢欢陪我.我这心情肯定会好.结果呢.來了一个哄我开心的.却多出两个拼命惹我生气的人.”

    明母不爽的扭着身子向餐厅走去.见她生气明父赶紧挽着她轻声哄着.

    好像经过这几天.明父和明母的关系改善了不少.

    两位老人走了.留他们三个大眼瞪小眼.

    有了昨天.今天的午饭吃的还算平静.

    公司真的很忙.明赤璀吃了午饭还來不及休息就开车去公司了.微安因为要去祭拜老爷子东西太多.恰好康乐乐又沒事.所以康乐乐就陪微安一起去了.完事了顺便接欢欢放学.

    商场.

    微安不顾康乐乐的反对非要拉着她逛街.说是为了两人以后的关系和睦.也为了今天她出头帮自己.所以她要感谢她.看到康乐乐穿的基本都是很普通的居家服后微安非拉着她一家家名店的逛.

    “微安.还是不要买了吧. 其实我的衣服真的挺多的了.”已经重复这样的话一千零一次的康乐乐不得不反复重讲.

    她真的不需要衣服啊.而且还是这种贵的要死的.最重要的是.居然是微安送她.她多不好意思啊.

    “唉呀.你就不要跟我客气嘛.我们可是一家人.而且啊.我哥那个人很挑的.要是让他知道我只买我的衣服不给你买的话他一定会骂我的.你就和我一起去买嘛.”

    “可是我的衣服真的很多啊.”

    这里的衣服真心贵的要死.随便一件就能抵上她在雷鸣一个月的工资.她最多能承受一千块左右的.这里随便一件都上万.让她情何以堪.

    “你的是你的.我送的是我送的.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啊.这家衣服蛮漂亮的.我们进去看看.”

    不理会康乐乐的反对.微安还是将她拉进店里.还好.恰在她进退不知的时候电话响了.而且还是明赤璀.

    从來沒有这么一刻她迫切的接起过明赤璀的电话.

    “亲爱的老婆.我说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刚响你就把电话接起來了.”一接通.明赤璀熟悉的调侃声传了进來.

    雷鸣集团的总裁室里.各种东西散落一地.全部被砸的粉碎.就连明赤璀的办公桌也是凌乱一片.很明显有人刚刚在办公室里发完火.而发火的人则是此刻跟心爱女人打电话露出笑容的男人.

    电话那头的康乐乐并不知道这些.只是从明赤璀嘲弄的语气中判断他很正常.要是平时她一定和他呛起來.可是现在不行.

    无神掉他的嘲弄.看着微安不停的替她选着衣服.康乐乐有些着急求救.“我说明赤璀.你赶紧打电话跟微安说一吧.我不需要衣服.她非拉着我來逛街说要感谢我给我买衣服.”

    “哦.”明赤璀略微惊讶.要知道就算被爷爷认同的琳达也沒有这个待遇.沒想到微安这臭丫头.

    “你哦什么.你听到我说的什么沒有.”

    “老婆.微安可是我的妹妹.她赚那么多钱给你这个嫂子买几件衣服怎么了.我说你也不是个害羞的人啊.干嘛这次弄的这么矫情呢.她要送你就收.这个死丫头.只知道给你买.怎么就沒想起给我这当哥的买一套呢.”

    “明赤璀.你....”

    这对兄妹.康乐乐真的是欲哭无泪.

    本想让他帮自己.结果却是这样.真是气死她了.

    突然.身边一道身影闪过.握在手里的电话已经易主了.

    “喂.哥.我和乐乐正在逛街.我说要给她买衣服她不要.你倒是跟她说说啊.跟我客气什么啊.”

    晕.

    狂晕.

    拜托.是她在找明赤璀制止好吗.为什么现在换成了微安在制止.

    天……真的是太抓狂了.

    正想去抢电话回來的.却被他们两兄妹的雷话深深雷的脚如灌了铅.

    “她就是害羞你不知道吗.要真心想要送别人就看到什么漂亮的就买什么.还多此一举打电话给我做什么.一点也不诚心.”

    “喂.你有沒有良心啊.就算她是你老婆吧.你也得考虑考虑我这个当妹妹的感受好不好.这里的衣服件件漂亮.难不成我还全部买回去啊.当我是啊.大土豪.”

    “土豪那是说那些暴富的土鳖.能和我这种十足的高富帅比吗.嗯.”因为隔的近.所以康乐乐听的清明赤璀那头传來的声音.

    听到这里.康乐乐差点沒有气吐血.

    此时的她脑子里只有这几个字..有钱就是任性.

    “哥.你有那么多钱吗.你居然叫我买全部的衣服.哼.”

    “少來吧.你这个国际大明星早就荷包满满了.记得也给我顺上几件.哥哥我最近比较穷.沒钱买衣服.”

    “……”

    如果现在要让康乐乐数一数她有多少条黑线.答案那是乌云密布.沒法数.

    这一对兄妹.真的是太极品了有沒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