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你这是做什么!”微安上前将康乐乐护着,一脸怒意,大有一副如果琳达敢再动手她不客气的模样。

    看着微安,琳达不屑的笑笑,“怎么?爷爷走了你现在走了你就来教训我了?

    “你什么意思,这和爷爷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打乐乐,先是你的朋友找茬的,乐乐推她一怎么了?”

    “且不说刘美还没打在她脸上,就算打了难道也不该吗?”琳达嘲讽的看着微安,然后目光定格在康乐乐,依旧不屑的开口,“她说的并没有错,我和明赤璀还没有离婚,你这样大张旗鼓的用他的钱买东西,身为我朋友的刘美看不过去替我教训小三又有何不可呢?”

    “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你为什么要伸手打乐乐,暴力能解决一切问题?”

    “轮到你来教训我了?”琳达面色很不悦,她可是没忘记刚才微安叫康乐乐什么,她和明赤璀结婚虽然不是两情相愿,但至少是交换戒指的真正夫妻,期间有听到明母提过微安经常和明赤璀联系,也会打电话回家,有几次她接到她也是直接叫的名字而不是嫂子,凭什么她现在能叫康乐乐这个还不是的女人嫂子,而且还如此顺口?

    难道她琳达还不如这个什么也比不上她的康乐乐?

    “琳达,我这不是教训,我只是以事论事,何况我觉得这件事你真的不该找乐乐,她有什么错?什么小三,什么暴力,这些都不该是她承受的。”

    “不是她承受,难道是你承受吗?”一边的刘美插进话来,一脸不爽的怒喝微安,“你是谁,这是琳达和康乐乐之间的事,你凭什么在这时手画脚,你算什么?”

    “你都这样说了,那你又算什么?”微安并没有因为刘美的话而生气,反而嘲弄着她,“我就很好奇,你这个朋友当的也真称职的,知道的明白你们闺蜜情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明赤璀呢,瞧你这紧张的模样比琳达这个当事人还夸张上多少倍。”

    吓!康乐乐惊呆了。

    如果说前几天在明家她以为微安是个很淑女的女子,那么她深夜喝酒的时候也改观了一些,但今天这些同样尖酸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她越发觉得,他们两人真的好像好像,一样是因为一些事而强忍住自己的怒火,在必要的时候,完全爆发。

    琳达知道微安的存在,可是刘美不知道,她只认为微安是康乐乐的朋友,跟她一样的贱,微安不说还好,一说刘美疯了似的抓着推倒的衣服就到处乱扔,一边扔一边骂:“你这贱人,自己有错在先还反咬一口,有康乐乐这个贱人也就算了,你这个当她朋友的也好意思来用赤璀的钱,你算什么啊,琳达这个正牌妻子都没用,还敢骂我,老娘今天全给你们扔了,让你们一辈子也买不起!”

    “这个疯女人,再不住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微安气极了,第一次遇上这么不要脸的女人,长这么大她还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今天真是给她气极了,喝止不管用微安也是拼了,撸起衣袖就冲上去了。

    “md,我让你住手你听不见吗?你这个垃圾女人,我看你就是眼红了,扔我们的衣服做什么,看不惯你也去买啊。”

    “你又算什么,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琳达从后面上去使劲一扯微安,还好微安定力好,不然就被扯倒了,天知道,外面可是楼梯啊,要是微安刚才倒了多吓人。

    康乐乐吓的大呼,“琳达,你住手,不要拉微安了!”

    ……

    她的声音淹没在这乱蓬蓬的局面中,其中她听到了刘美传来的怒骂声,“贱人就是矫情,只知道躲在后面装清高。”

    nnd!

    我不想和你们起争执我就清高了?

    他们的一再相逼也是惹怒了康乐乐,她上前去制止刘美,却被也猛的推开,一边的微安气的要死,上前就是啪啪两耳光,力道大的刘美被打的天眩地转的。

    “康乐乐,你敢对我对手试试……”琳达也加入战局,和刘美一起向康乐乐冲过去。

    刘美是跟自己过来的,微安不把自己放眼里,康乐乐也不把她放眼里,竟然当着他的面打刘美,琳达不顾一切的用她长长的指甲去抓康乐乐的脸,加上刘美的袭击,躲避不及被抓了几,疼的她崩溃。

    康乐乐是被自己带着过来逛街的,居然被琳达他们欺负,如果是以前或许她还能当个旁观者,可康乐乐是哥哥深爱的女人,而且她可以两人不熟的时候不陪她借酒消愁,第二天还怕她被折骂,明知道大妈讨厌她也将责任揽过去。

    一把将琳达推开,微安很是愤怒,“你别太过份了,你和我哥的事与乐乐无关,有本事你去和我哥谈这件事啊,把火发乐乐身上是要做什么!”

    “你敢推我?”被大力推开好不容易站立没倒的琳达简直不敢相信,微安居然敢推她,她一脸的阴沉,大有一副不会让微安好过的模样。

    其实微安只是想阻止这一切,但没想到力道大了,毕竟大家从小一起长大,她这样做是不对,想要解释可是话还没出就听到了琳达让人心寒的话。

    “就凭你这个陪酒女生出来的野种也敢推我?你算什么东西?你信不信我把今天的事告诉我爸妈,你信不信我有办法把你赶出明家一辈子也让你归不了宗。”

    “……”

    微安被气的说不出话,现在的琳达和以前那个她所认识的琳达已经截然不同,从一开始她对琳达就没有多大的好感,现在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心中对琳达的看法更是糟透了!

    “请你不要在这里犬吠,你说我可以,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的妈妈!”

    她的出生背景是和她们不可比,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妈妈并不是像琳达说的那样,琳达仗着自己的家庭背景比她好就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侮辱人了吗?

    微安的一句话让琳达愤怒的瞪大眼睛,那眼神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了一般!

    这个野种竟然敢骂她!一个三滥的女人生的野种现在大胆的挑战她的耐性,今天她要是不好好教训她,以后她是不是可以在她面前为所欲为了?

    “贱人!今天你们两个谁也别想离开这里!”

    已经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的琳达趁微安不注意,抬手用力的挥着手打向微安,却被微安身后的康乐乐死死抓住她的手。

    “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微安是无辜的!”这件事情跟微安没有任何关系,她不希望琳达把事情牵扯到微安的身上,况且微安是明星,如果事情闹大了只会给她添麻烦。

    “无辜的?康乐乐,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你一个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些?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就是!正牌夫人在这里,你一个小三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装清高?”

    刘美在琳达话音刚落时便开口讽刺康乐乐,把心中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康乐乐的身上。

    看着刘美和琳达愤怒的脸色,康乐乐表现得极其淡定。

    小三?

    现在所有人都用这个词来形容她,不过她不在乎,只要明赤璀能明白她就好了,其他人的感受她何必在乎?

    “刘美,这些话在我的心中激不起任何风浪,但是我想告诉你,做人别太刻薄,老天可是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小心以后死了连上帝都会嫌弃你的心太毒,嘴巴太臭!”

    “哇……嫂子,你说得真好。”

    站在一旁的微安看着刘美吃瘪的样子心情大好,她嫂子可不是吃素的,看着她们生气的样子简直就是大快人心啊!

    整个商场购物的人都站在一旁看热闹,时不时伸出手对康乐乐指指点点,周围鄙夷,嫌弃的目光都被她看在眼里,可是她依然保持着冷漠的神情。

    看着康乐乐和微安,琳达的心里就堵得慌,恨不得冲上去把她俩碎尸万段了才能解心头之气。

    本来今天的心情不算坏,被刘美拖着逛街,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康乐乐,看到她不说,竟然让她碰见康乐乐刷明赤璀的信用卡。

    她现在可是正牌的明家少奶奶,康乐乐一个第三者居然敢在她面前这般挑衅,这让她简直无法忍受。

    “康乐乐我告诉你,只要我和明赤璀没有离婚的的每一天,你永远只是他身边没有名分的女人,也会被我踩在脚,我想践踏你就践踏,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我可不会让你的日子过得太过安逸!”

    琳达眼神恶毒的看着眼前的康乐乐,双手紧紧的捏着手上的钱包,仿佛手中捏的东西正是康乐乐。

    把她踩在脚践踏?她康乐乐可不是吃素的!

    在她选择和明赤璀重新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到了这一些,为了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她付出多少都愿意,只要能和明赤璀在一起!

    “随时奉陪!”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