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美的意思康乐乐心中十分清楚,她不就是想让明赤璀找她算账么?她抬起头看着明赤璀的侧脸,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明赤璀会怪她出手打人么?

    听了刘美的话,明赤璀把目光转向她身边的琳达,看不出他到底再想些什么。

    琳达哭着看向明赤璀,表情十分的委屈,她小声的抽泣着,仿佛在极力的忍受着难过。

    琳达我见犹怜的样子让康乐乐一头黑线!

    靠!

    刚才还骂她骂得挺起劲的,挨了她两巴掌都没有眼红的琳达,现在见到明赤璀却哭得楚楚可怜,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这样做作不累么?

    不过她可真是会哭啊,眼泪分分钟就流出来了,这还是个技术活呢,要是让她这样她肯定是做不到的!

    康乐乐傻傻的站在明赤璀的旁边,眼睛一直盯着琳达,专心的研究着什么,就连明赤璀跟她说话她都没有听见。

    看着发呆的她,明赤璀真相把她的脑袋撬开看看她到底在想写什么,都受欺负了这个女人还有心思在这里发呆……

    “康乐乐……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见?”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康乐乐,差点被她气疯!

    旁边的微安实在看不去了,伸手摇了摇她的手臂,把头凑近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嫂子,你在想什么呢?我哥已经喊了两声了!”

    “是……是吗?”

    她心虚的开口回应微安,眼睛却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明赤璀,只见明赤璀阴恻恻的看着她,同时有些无奈。

    “脸还痛吗?”他开口询问着康乐乐的状况,口气中满满的都是心疼!

    废话!

    能不疼么?有种你来试试!要不是你欠的情债,我至于受欺负么?

    虽然心中不满的腹诽一番,她表面却是轻轻的摇头,“我没事,我们走吧,欢欢快要放学了!”

    商场中看热闹的人本来就多,她不想把事情脑得太大,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是明赤璀是雷鸣的总裁,事情被传出去对他的形象有损,她不想让他为难。

    脸上这么长的伤痕怎么可能会没事?

    “你和微安现在回去休息,接欢欢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交代完后,他转头眼神冰冷的看向琳达,沉声开口道:“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好啊!我正想找你谈谈!”

    琳达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回头看着刘美,轻声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来找你!”

    他们要谈什么?看明赤璀生气的样子,他待会儿不会失去理智对琳达使用暴力侵向吧?

    唉!

    康乐乐你想多了,明赤璀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会出手打女人的,再说了,琳达那种人好好的教训她一顿也不为过!

    “嫂子,我们走吧!”

    “好……”

    她轻轻点头回应微安,随后看向明赤璀,小声说道:“我们先回去了,我在家等你回来。”

    明赤璀轻轻点头应着,满眼心疼的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整理着她额前微乱的碎发,“我很快就会回来!”

    看着俩人恩爱的样子,琳达眼中全是恨意,她现在非常想走过去把他们拉开,再狠狠地打康乐乐几巴掌!

    她现在才是明赤璀名正言顺的妻子,他们俩人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这么亲热,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她有多难过吗?

    简单的交代完,康乐乐挽着微安的手一起离开商场,看热闹的人也渐渐离去,最后只剩琳达和明赤璀两人站在原地。

    上车后,康乐乐迫不及待的伸手轻轻触碰微安的脸颊,愧疚的开口道:“小安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你了,没有保护好你。”

    如果刚才她一直把小安护在身后,她就不会受伤了……

    “嫂子,你这样说我要生气了哦,你可是我的嫂子,我怎么可以坐视不理,再说了我早就看不惯那个刘美和琳达了,要不是今天我还出不了心中的恶气呢,我还得感谢你可以义无反顾的替我出头,除了哥哥,你是第一个人保护我的人呢!”

    她笑容灿烂的看着康乐乐,她要的不多,她只想有一个温暖的家,现在哥哥和嫂子这样对她,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看着她满足的笑容,康乐乐的心中却多了几分心疼,她能感受到微安心中承认的所有痛苦。

    咖啡厅,安静的场所里只有明赤璀和琳达两人,大厅只听见时不时传来勺子与咖啡杯碰撞的清脆响声。

    俩人谁也没有说话,琳达嘴角始终保持着一丝讽刺的笑意,眼睛有意无意的打量着明赤璀,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离婚!明天我会安排律师给你谈判,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向律师提出来,只要是不过分的要求我都能满足你!”

    “……你说什么?”

    琳达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明赤璀,手中搅拌咖啡的啥子一时没拿稳落在了地上。

    她早就猜到会有这一天,可是当她听到他提出离婚的时候,她的心就像被人残忍的撕开一般,疼得呼吸都有些急促。

    “我们离婚,离婚以后我会补偿你,财产方面你不用操心,我会安排妥当让你满意,琳达,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婚姻只是一个空壳,除了名分和身份,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牵连,我知道你对我的心,但是我不爱你,不想让你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

    明赤璀冷漠的再次开口,眼神中不带任何感情,直白的向琳达说着自己的想法。

    补偿?

    用物质来补偿她,就能换回她几年默默付出以及她的感情吗?这对她太不公平!

    她努力的克制对明赤璀的恨意,咬牙开口说道:”你真的要和我离婚?““是!”

    明赤璀想也没想,坚定的回应了她,眼神中没有丝毫犹豫。

    他的一切表情都被琳达看在眼里,心中也渐渐死心,她知道只要他提出来就是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不管是谁都改变不了……

    “明赤璀,我会恨你一辈子!你想离婚是吗?好……我满足你,成全你和康乐乐。你满意了吗?”

    琳达站起身大声的对着明赤璀咆哮,说完以后提着包包匆匆逃离咖啡厅。

    一路小跑到停车场,坐在车上,她再也控制不住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默默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年,最后却是这样的场?明赤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恨你……我恨你!”

    她生气的用力捶打着方向盘,喇叭不断的发出“滴滴声”

    哭了好一会儿,也许是累了,情绪渐渐恢复的她伸手擦干脸上的泪水,眼神阴狠的看着前方,嘴角勾起恶毒的笑容。

    康乐乐,我付出的一切都会从你的身上拿回来,是你毁了我的幸福,毁了我的一切,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启动引擎猛踩油门,奔似的离开了停车场!

    康乐乐和微安回来家中,俩人逛了一上午都有些疲惫,把东西放在大厅,俩人都瘫倒在沙发上。

    看着眼前一大堆东西,康乐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眼前这些都是钱啊!!二十万啊!!换做是以前她和欢欢俩人那生活状态,这二十万都够她们用几年了。

    如今却是用二十万买一堆衣服了,这衣服穿在身上她肯定会心头肉都在疼啊!

    “嫂子,你叹气干什么?”

    靠在她身边的微安听见她叹气,转头疑惑的看着她。

    嫂子难道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叹气?

    “小安,我心要疼死了!”

    她的话让微安紧张的坐直了身体,担心的看着她。

    “你没事吧嫂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

    她现在很要紧,只差没有心疼到晕过去了,早知道打死也不和微安逛街了,花了一笔数目很大的钱不说,还挨了巴掌,她的心情是非常的郁闷啊。

    “你赶紧把眼前的东**起来吧,不然我恐怕真的要进医院了!”

    刚才遇上琳达和刘美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难受,现在回到家面对着这些东西,她是十分心疼那钱。

    “嫂子,你别这样啊,我哥挣钱本来就是给你和欢欢花的,这二十万对他来说简直就不起眼,你老公的钱一辈子都用不完,这点小钱你心疼什么?”

    和康乐乐相处了一上午的时间,微安开始喜欢上她,说话也不生疏了。

    她的这个嫂子一点架子都没有,而且非常真实,和她相处起来非常的愉快。

    “二十万?康乐乐你还真是能耐啊,你现在不过就是我儿子没有名分的女人,竟然花这么多钱,我看你现在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住进明家就真的是我明家的媳妇了吗?”

    楼梯上听到她们谈话的明母怒气冲冲楼,走到康乐乐面前打量着各种名牌衣服,脸色已经暗沉得都能滴水了。

    “大妈,不是这样的,是我……”

    “你住嘴,这里还轮不上你插话。”

    听见微安的声音,明母转头生气的训斥她几句,再次转头把矛头指向康乐乐。

    她现在是一家之主,她绝对不能容忍康乐乐在她的眼皮子底这么嚣张!

    老公儿子都向着她最讨厌的人,她怎么能舒心的和她同处一个?

    看到微安为自己出头被训,康乐乐站直身体平静的看着明母。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