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只要自己做一点事情让明母不满意,她都会找着机会为难她或者是骂她一顿,今天也逃不过了吧,不过她也没想逃避。

    生活在一个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她想躲也躲了啊……

    “伯母,请您不要责怪小安了,这件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拉着小安逛街,一时冲动,所以……”

    “所以就痛快的花了我儿子二十多万是不是?”

    还没等她说完,明母已经怒急的打断她的话。

    “……是!”

    “嫂子!”

    微安刚想开口,康乐乐及时伸手拉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开口说话。

    现在明母还在气头上,她一个遭殃好过小安给跟着遭殃吧?

    她的处处维护让微安在这个家里感受到了温暖,她感激的看向康乐乐,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哼,现在不过就是一个没名分的女人,在我面前都能这么嚣张,以后是不是能爬在我的头顶任由欺负我了?”

    气不过的明母怒骂着康乐乐,只要看见康乐乐她整个人就十分的不舒服,要不是这个女人,琳达也不会搬出明家,明家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自从这个灾星来明家后赤璀就没有过一天安逸日子。

    “伯母,您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会欺负您,您是赤璀的母亲,是欢欢的奶奶,是我的长辈……”

    “够了!你别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功夫做得好?在我面前这些招数是没用的,这些东西要么你拿去退了把二十万拿回来,要么就把这个钱还给我儿子,你现在没资格用我明家一分钱!”

    虽然区区二十万她还不放在眼里,但是她就是不想让康乐乐用她儿子一分钱!她怎么会不知道康乐乐死死抓住自己儿子不放的原因,不就是仗着自己是欢欢的母亲,还有赤璀对她的宠爱来明家享受荣华富贵的么?

    “我的钱给我老婆用有什么错?那是她应该用的,不说二十万,只要是我明赤璀的财产,她想撕着玩儿我都乐意!”

    刚进门的明赤璀不满的反驳明母,他刚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她们的谈话,心中非常不满。

    他不明白为什么妈妈要用这样的态度对乐乐,她从来不用心去看待一个人,也不顾别人的感受满足自己的发泄。

    听见他的声音康乐乐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回来得还真是时候,要是再这么去她估计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反驳明母了!

    不过他和琳达都谈了些什么,怎么会这么早就回来了?

    明赤璀走到康乐乐的身边,自然的拉着她的手,温暖的大掌包裹着她的的小手,让她渐渐安心!

    只要有他在,她总是觉得很有安全感,因为她知道明赤璀会保护自己,不让她受到伤害。

    “儿子,你难道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来么?康乐乐死皮赖脸的进我们明家,不就是想贪得财产么?像她这样虚荣的女人,留在你的身边是祸害啊!”

    “……你说够了没有?”

    本来不想发火的明赤璀却因为明母这番话,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我老婆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得很,不需要你来替我评判,不管你是接受她还是不接受,她都是我的太太,欢欢的妈咪!”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眼神坚定的看着明母,手掌依然紧紧的握着康乐乐的小手。

    哥,实在是太帅了!

    微安听了明赤璀的一番话差点没有激动的把心里的话说话来,她突然好羡慕乐乐,虽然大妈对她很严厉,但至少哥哥爱她,一直保护着她,而她呢?一无所有!

    “你……明赤璀,你到底有没有把你的妈放在眼里?爷爷已经被你气死了,难道你要把我也气死才罢休吗?”

    她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儿子!都是儿子比较在乎妈妈,可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儿子在妈妈怀里撒娇,也从来没有感受过赤璀对她的热情。现在更是为了一个女人处处跟她做对,让她生气!

    她的一句话让明赤璀的脸变得暗沉,额头青筋突起,好似在极力忍受着什么,只有康乐乐清楚,他的心中一定是自责,愧疚,还有很多说不清的情绪,明母这次是彻底触碰他的底线了。

    “怎么,你这个样子是要动手打我吗?”明母失望的看着明赤璀,以为他愤怒得想要动手打她,而她却不知道明赤璀是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在容忍她!

    “亲爱的,我们上楼吧,今天买的衣服都是小安和我一起挑选的,我们上去我都是试穿给你看看好不好?”

    康乐乐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对他轻声的开口,想要安抚他的情绪。

    明赤璀一直站在原地不动,没有回答她,双眼依然冷淡的看着明母,就连康乐乐都看得心里打鼓,旁边的微安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僵硬的气氛坚持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明赤璀咬牙对着明母一字一句开口说道:“你虽然是我的母亲,但是你却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还没等明母反应,他拉着康乐乐的手向楼上走去,而康乐乐在离开的瞬间,顺手拿起自己买回来的衣服。

    “明赤璀你什么意思?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难道你就是一个合格的儿子吗?”

    明母愤怒的看着楼上二人,对着明赤璀的背影大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小安,现在拿着你的东西回房间!”他没忘还在楼的微安,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他和乐乐离开后,微安一定是他,母亲的撒气筒。

    “……哦!”

    微安听话的提起自己的东西,转头礼貌的对明母鞠躬,小声的开口道:“大妈,您别生气了,哥哥也不是故意要气您的!”

    “滚……你们都给我滚,一个人也别留在这里。”

    明母气得脚步酿跄,被动作敏捷的微安伸手扶住她,可她并不领情,用力的甩开微安的手。

    “别碰我,赶紧从我的眼前消失!”

    本来再劝慰她,可是看着她愤怒的样子,微安把已经到嘴巴的话咽了回去,提着东西转身上楼,在楼梯间她有些不放心的转头看了看明母。

    唉!

    大妈一直都在给自己制造烦恼,只要她想得开不针对嫂子,哥哥又怎么会和她计较呢?她都看出嫂子是一个很好的人,为什么大妈就不用心的相处一呢?

    回到房间,康乐乐关好门放手中的东西,看着眼前板着脸的明赤璀,她主动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微微一笑,“亲爱的,还在生气吗?”

    “如果我说是呢?”他挑着眉看着怀中的康乐乐,没好气的回应着她。

    这个傻女人,在外面被欺负了都不知道给他打电话,如果不是服装店的人通知他,不知道今天这个女人会是什么模样!

    “不要生气了嘛,你看这不是没事吗?”

    “你自己看看你脸上,那么的长伤口都已经渗出血珠了能没事吗?”

    什么?

    渗出血珠了?

    md!该死的琳达手真狠,他不说她还没什么感觉,一提起脸上的伤,她开始感觉到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得她龇牙咧嘴的样子。

    “你不说还好,一说还真疼,md,真的好疼啊,我不会毁容了吧?”她欲哭无泪的仰起头看着明赤璀,满肚子的怨气。

    要是她被毁容了她一定会在琳达的脸上割几刀,让她也变成她这个样子!

    “你现在知道疼了?刚才某些人不是还说自己没事的么?我还以为你痛觉神经衰弱了呢!”

    虽然嘴上口气强硬,但是他伸手推开康乐乐,把她按到沙发上坐着,把头凑近她的伤口轻轻吹着气。

    冰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本来疼痛的脸得到缓解,康乐乐心里却被幸福包围着,一时也感觉不到多疼。

    “要不是看你现在是病人,我一定会狠狠地惩罚你才解气,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说来说去,依然避免不了这个话题,康乐乐索性乖巧的认错。

    “对不起嘛,我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叫上你的,就你这块头,把衣服一扒,那一身的腹肌也把人吓跑了,这样就省事多了!”

    “嗯哼,你舍得让你老公这么完美的身材让别人看见吗?”

    明赤璀嘴角轻松的扬起,眼睛贼贼的看着康乐乐,把她看得有些心慌。

    “你敢给别人看试试,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她挥着拳头,带着一丝霸道,故作生气的看着他。正是因为她这种霸道,让明赤璀一直紧绷的心渐渐放松。

    他轻轻一笑,没有再说话,一个人站起身走到内室,拿出急救箱开始翻找药,整个过程十分的安静,康乐乐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他。

    她现在感到无比幸福,哪怕这样的幸福让她背上骂名,让周围的目光全部变成不屑,唾弃,她也不后悔!

    既然她已经决定和他携手到老,那么周围那些鄙夷的目光又算什么呢?

    “我现在给你消消毒,不会很疼的,要是疼的话你就大声的喊出来,分散注意力就不会觉得很疼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