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边打开药水盖,一边安慰着康乐乐,他知道她最怕疼了,平时一点小伤口都要疼得哇哇大叫,脸上的皮肤很敏感,消毒水涂抹上去一定会很疼的。

    抬起头,棉签刚刚伸向康乐乐的脸,手却僵在半空,好笑的看着康乐乐。

    “你看够了么?你老公我是帅到极致,帅到完美,可是天天同床共枕,你也不用受伤都这么痴迷的看我吧?”

    他还奇怪平时话痨的她怎么突然间变得安静了,原来她一直都在看,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臭美!我哪有在看你,我只是看看你要怎么给我擦药!”

    被看穿的康乐乐十分心虚,胡乱编造理由想搪塞过去,可是看着明赤璀脸上越发灿烂的笑意,她的脸不知不觉变得通红。

    真是该死!康乐乐你在干什么呢?这好了,被逮个正着,真是丢脸死了……

    “老婆,你的脸怎么这么烫,是不是发烧了?赶紧给我看看。”

    虽然是关心的话,但是明赤璀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紧张的样子,反而低声笑了起来。

    他磁性带着性感的笑声让康乐乐更加脸红,该死的坏蛋,他一定是故意的,看到她这样他有这么开心吗?

    “我不理你了,赶紧给我让开,我要去睡觉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明赤璀,害怕她再次调侃她,起身准备走进室内,却被明赤璀伸手按在沙发上坐着。

    “药都还没擦你跑什么?”他好笑的看着眼前害羞的人,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她羞红的脸,再次开口道:“这副模样很少能看得到呢,今天一定要看个仔细了。”

    “你……”

    康乐乐一时气结,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他。

    “好了,不逗你了,赶紧擦药,不然可真就要毁容了。”

    他无奈的笑笑,小心翼翼的给她消毒,嘴里一直都呼气给你她吹着脸,希望能给她减少疼痛。

    “其实这些事情交给其他人做就好了,或者给我自己擦吧,你不是还没班么,赶紧去上班吧。”

    刚用消毒水碰到她的脸,疼痛让她侧开脸颊,心虚的看着他。

    尼玛!真疼啊!!

    明赤璀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之所以要自己亲自为她上药,那是因为他不放心她,要是不是他监督着,她一定不会乖乖就范!

    “反正时间已经耽搁了,再耽搁一也没关系!”

    拗不过明赤璀,康乐乐只要忍痛上药,就连隔他们几间房的微安时不时都能听见她的哀嚎声。

    躺在床上,康乐乐疼得龇牙咧嘴的,不满的瞪着明赤璀,大声开口道:“哎哟,疼死了,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

    “我就是故意的,谁让你给别人欺负了?”

    说到康乐乐脸上的伤,明赤璀板着脸一脸不爽的样子,心中有些恼怒。

    “哼……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那时候场面太乱你没有仔细看吧,琳达也被我打得不轻呢,谁让她哪里不打,偏偏打我的脸。”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好惹的,赶紧休息一吧。”

    明赤璀坐到她身边,陪她一起趟在床上,侧身搂着她的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康乐乐猛地从床上坐起身,转头看着明赤璀开口道:“啊……我差点忘了,欢欢马上放学了,我得去接她。”

    “你不用操心了,欢欢自然有人接回来,你现在应该担心一会儿欢欢回来你该怎么告诉她你脸上的伤。”

    明赤璀闭着眼睛把她按倒在床上,头埋进她的颈窝,声音略带疲惫。

    “那你不用去公司了吗?”

    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康乐乐心疼的轻抚他的头。今天他急急忙忙的出来,公司的事情应该都还没有处理完吧?

    “没什么大事了,走之前我已经交代完了,睡觉!”

    “……哦!”

    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康乐乐看着他的眉眼,脸上不知不觉的浮现幸福的笑容,她希望能一辈子都能和明赤璀这样待在一起。

    “琳达,今天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康乐乐那个贱人?她那么嚣张,还打了你……”

    刘美看着身边哭得伤心欲绝的琳达,心中为她愤愤不平。

    康乐乐那个贱人仗着明赤璀爱她,她就肆无忌惮了,现在居然还敢动手打人了,打了她不说,她竟然动手打琳达,即使现在琳达和明赤璀婚姻快要破裂,再怎么说她好歹也是明家的少奶奶,她一个小三凭什么可以这么嚣张!

    听着刘美说的一番话,琳达哭得更伤心了。

    为什么!她和赤璀从小青梅竹马,为什么依然得不到他的心!康乐乐没有出现之前赤璀对她是那么温柔,从来都是顺着自己,在自己面前从来不会大声说话,他那时候是爱她的,可是自从康乐乐那个贱人出现后,一切都变了,变得像现在一般面目全非!

    都是那个贱人毁了她的一切,她的婚姻,本来她可以和赤璀幸福的生活去,可是如今呢?换来的只是一张离婚协议书。

    康乐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现在过得这么幸福快乐都是踩踏着我的幸福得来的,既然我变成现在这般样子,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要亲手毁掉你现在拥有的一切!

    “琳达……你没事吧?”

    看着琳达突然停住哭泣,眼神变得阴沉,坐在身边的刘美也吓了跳,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琳达会的眼神会变得这么可怕。

    唉!

    爱情可以让人幸福,也可以让人万劫不复,也许现在的琳达也是这样的吧。

    “阿美,你能帮我办件事吗……”

    ***门外,欢欢敲打着门呼唤房内睡得正熟的俩人,“爹地,妈咪,快点起床吃晚餐了!”

    听见欢欢的声音,明赤璀睁开眼睛,看着怀中依然熟睡的康乐乐,嘴角轻轻扬起,他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康乐乐的鼻尖,“快点起床吃晚餐了!”

    说完,他起身走到室外,打开门正好看见还在门口的欢欢。

    还没来得及等他开口,欢欢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爹地,你知道你和妈咪睡多久了吗?”

    奶奶接她回来的时候她就急匆匆的上楼找妈咪,可是小姑说爹地和妈咪正在房间里休息,让她不要去打扰,可是爹地和妈咪睡得真的太久了!

    “哦?那你说说爹地妈咪睡了多久?”他一把抱起欢欢往内室走,脸上满满的慈爱。

    “我已经回来三个小时了。”欢欢翻着白眼,故作不满的回答他。

    走进房间,欢欢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熟睡的康乐乐,她离开明赤璀的怀抱,走到床边对着康乐乐大喊道:“妈咪,快点起床了。”

    “唔……”

    听到她的声音,康乐乐只是翻身背对着欢欢继续沉沉睡去,站在一旁的明赤璀无奈的笑笑。

    “欢欢,你陷去洗手准备,一会儿我和你妈咪一起楼!”

    欢欢离开后,明赤璀靠在床边,伸手轻轻捏住康乐乐的鼻子,好笑的看着她。

    “别闹,我好困!”

    无法呼吸的康乐乐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伸手打掉了明赤璀的手,吧唧两嘴,丝毫没有要醒的样子。

    看着她红润的嘴唇,明赤璀想也没想吻了上去,不知过了多久,康乐乐终于挣开了眼睛。

    “唔……放开……我”

    “终于醒了?”明赤璀离开她的嘴,挑起眉好笑的看着她,“这个方式叫你起床比闹钟还管用,以后要是喊不醒你用这招也不错!”

    “卑鄙!”

    康乐乐不满的瞪着他,因为被吻得太久,缺氧的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小脸被憋得通红,样子迷人极了。

    看着她半眯着眼睛慵懒的样子,明赤璀忽然觉得全身燥热,呼吸有些急促。

    “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好啊,我倒想看看你要做出什么事情!”

    康乐乐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她知道这段时间明赤璀不敢把她怎么样,所以趁这个好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折磨他一番,不然以后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小妖精,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过了这段时间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到时候可不要向我求饶!”

    明赤璀呼吸急促,伸手推开她的身子,可是身早已变得坚硬。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是在挑战他的耐性是吗?不好好惩罚她一她一定以为他很好欺负。

    他站起身弓着腰,伸手抱起康乐乐离开床边,直径走向室外。

    “啊……你干什么?快放我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康乐乐不由得惊呼,有些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

    “亲爱的,你不是很困还没睡醒么,我现在抱着你去吃晚餐,吃完以后抱着你上来,我们继续睡觉!”

    靠!

    这男人疯了吧!

    要是让他抱着去被他妈看见,受伤的人可是她啊!!

    “你快放我来,我自己走去,那什么……我现在一点都不困了。”她有些着急的看着明赤璀,伸手捶打着他的肩膀。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