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起头看着急救室一直沒有熄灭的灯。心紧紧的提着。

    虽然大妈对她不好。但是这么多年她心中一直都把她当作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是不敢说出來罢了。现在看着一直都很健康的大妈突然病倒。她心里非常着急。

    “怎么回事。你妈到底什么情况。”匆匆赶來的明华轩十分焦急的看着明赤璀。

    “爸。现在还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看着一直保持沉默的明赤璀。微安走向前对明华轩汇报情况。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你大妈怎么会突然病倒了。”

    “……”

    大妈已经为了哥哥的事情气倒了。她不想再让爸爸生气了。第一时间更新

    看着眼前沉默的三人。明华轩更加的着急了。“你们倒是说话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和琳达离婚了。”

    明赤璀只是说了几个字以后就再也不说话。一直坐在椅子上保持沉默。

    “你告诉你妈这件事情。所以你妈气晕了。”

    “……”

    “唉。”明华轩深深的叹口气。抬起头担心的看着急救室的大门。

    孩子的事情他们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只要能过得好就行了。至于赤璀和琳达离婚。也是需要看缘分的吧。如果俩人真的有缘。赤璀也不会选择和她离婚了。

    只是现在该怎么跟琳达的父母交代。

    “出來了。出來了。”一直关注这急救室的微安对着几人大喊。

    病房内。明母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赤璀。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照看着。医生都说了伯母只是气急攻心。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他上班已经很累了。现在要在这里照顾伯母。明天拿來的精神去上班。

    她知道他现在很自责。但是目前不是自责的时候。离婚的事情早晚有一天都得告诉他们。只是时间问題。

    “你们都回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里有我就好了。”

    明华轩坐在床边。手一直都紧紧的握着明母的手。满眼的关心。

    回到家中。明赤璀始终保持着沉默。康乐乐端着咖啡走进房间。看见站在落地窗前的明赤璀。她放手中的咖啡。走到他的身后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一言不发。

    她喜欢在他难过的时候静静地陪在他身边……

    “怎么了。”

    感受到她的温暖。明赤璀松开她的手转身环抱住她。用颚抵在她的头顶上。

    “你……沒事吧。”

    “我沒事。”

    听见他的回答。康乐乐明显不信。她抬起头仔细看着他的每一个表情。

    “我真的沒事。你未免太小看你的老公了吧。”他宠溺的伸手刮着她的鼻子。嘴角微微勾起。

    “真是自恋。早知道我就不过來安慰你了。”康乐乐推开他。一个人走到沙发上坐着。

    看着她的背影。明赤璀笑了笑。跨步跟了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

    “那天你和琳达谈的事情就是离婚对吗。”犹豫了一。她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嗯。”

    他轻轻点头。淡淡的回应了她。

    “如果不是因为我。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回想起明赤璀和琳达的婚姻。她的心情有些复杂。

    都是因为她。赤璀才会和琳达结婚。也是因为她。赤璀才会和琳达离婚。现在明母躺在医院。也是因为她的原因造成的。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闷得快要喘不过气。

    “笨女人。我真想撬开你的脑袋。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沒有你。就算我和琳达结婚了。我一样也会和她离婚。这些事情都不是因为你。那是因为我不爱她。从始至终都沒有爱过。”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康乐乐。伸手紧紧的搂住她瘦小的身子。

    他忽然很庆幸自己能遇上康乐乐。如果不是因为她。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会有这个可爱的女儿。

    “康乐乐。谢谢你。”谢谢你给我带來这么多的美好。谢谢你让我感受快乐。

    “你沒发烧吧。”

    康乐乐被他突如其來的谢谢惊到了。她伸手放在明赤璀的额头上。疑惑的看着他道:“温度正常。沒发烧啊。难道是受什么刺激了。”

    该死的女人。她一定要这样么。

    明赤璀黑着脸看着眼前的康乐乐。伸手打开康乐乐放在他额头上的手。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我现在正常得很。”

    俩人打闹了一阵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罗残。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在你公司楼。”

    林若晨在秘书的带领來到总裁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正在工作的罗残。她放轻脚步走到沙发上坐着。安静的看着认真忙碌的罗残。

    他认真的时候真迷人。真希望能一辈子都这样看着他。

    “若晨。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好一会儿的时间。罗残放手中的钢笔走到林若晨的面前。微微一笑。

    “明赤璀好像看上了b区的一块地皮。我听乐乐说他最近因为忙这件事情都消瘦了不少。我觉得这个消息应该对你有一定的帮助。所以就想过來告诉你。第一时间更新 ”

    她其实就是想他了。想來看看他而已。

    b区的地皮。

    那里是一个老城区。现在全部都成了拆迁房。准备再建。他之前也是看中了那块地皮。只是因为事情太多。对那里的新消息忽略了。

    如今明赤璀打着那块地皮的注意。想必是要重新开发吧。如果老城区一片开发出來。那对公司可是最大的帮助啊。

    “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若晨。谢谢你能帮助我。”

    现在只要他知道明赤璀的动向就好办了。至少他知道明赤璀也在竞争这个项目。让他心里有底。

    “只要对你來说是好消息就好了。”能为你减少一点烦恼。我很开心……

    两天过去了。明母渐渐醒來。她睁开眼睛四处张望了一。最后把视线锁定在床边上的明华轩身上。

    她睡了多久。他难道一直都在这里守着她吗。

    想要起身。挣扎了两却发现全身无力。只好再次躺在床上。

    正迷迷糊糊的明华轩感觉她在动。他猛地抬起头看着她。只见明母睁开眼睛看着他。

    他站起身一脸惊喜的开口道:“雪芳。你醒啦。”

    “我睡了多久。”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难听的声音让她皱起了眉头。

    “你已经睡了两天了。你先别说话。我让护士过來给你检查检查。”

    得知明母醒來的消息。明赤璀和康乐乐几人赶到医院。

    “你们來干什么。”正在接受检查的明母看到三人情绪有些激动。

    “雪芳啊。你刚醒來别激动。好好歇着。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你出院再说也不迟。”

    看着激动的她。明华轩赶紧伸手轻轻替她顺气。安慰着她。

    “出院再说。你自己看看你的好儿子都干了些什么。他怎么可以背着我们和琳达离婚了。你说我们怎么对得起琳达的家人啊。”

    明母激动得有些气喘。眼眶红红的瞪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明赤璀。毫不掩饰自己对明赤璀的失望。

    琳达是她从小看着长大。她一直都把琳达当作自己的女儿。那个孩子对她儿子一心一意。还心甘情愿的等了他这么多年。如今换來的是是什么。

    “……妈。我和琳达的婚姻是你们自己太过于看重。如今已经成为过去式了。这件事情谁也别谈了。”

    明赤璀无奈的看着哭泣的明母。这个时候他必须说这些。他发誓过要给乐乐一个幸福的未來。他不想因为琳达的事情让乐乐伤心。虽然她表面一直都是开心的。可是只有他知道乐乐的心中隐藏着多少委屈。

    “好……好啊。你倒是说得轻松。一张离婚协议就搞定了。可是你有沒有有想过琳达的感受。她从小就爱你。如今换來的是你的冷漠无情。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儿子。”

    此时的明母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的身体。她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來。

    曾经她一直都把希望寄托在赤璀和琳达的身上。可是现在她才知道真相和现实对于她的打击有多大。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啊。现在身子最重要。如今你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知道么。”

    身边的明华轩看着哭得伤心的明母。细心的替她擦着眼泪。

    对于赤璀和琳达结婚的事情。他也不好多参与。毕竟儿子的幸福最重要。他相信他的儿子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不管他做什么决定他这个做爸爸的一定会百分百的支持他。

    “不生气。我能不生气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能不生气。”明母愤怒的甩开他的手瞪着他。随后抬起头看着明赤璀和康乐乐。

    “赤璀。你知不知道你为了这个女人在做些什么。你和琳达离婚对你一点好处都沒有。你怎么可以……”

    “妈。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们明天再來看你。”

    明赤璀及时打断了明母的话。伸手紧紧的搂住康乐乐的肩膀。转头对她安心一笑。仿佛在示意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在她身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