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我们去接欢欢回家吧。”不再理会明母。他带着康乐乐走出了病房。

    “赤璀。可是我们才刚來。伯母现在还在气头上。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

    这个时候他们离开更会让伯母生气吧。

    “不用担心。她气一会儿就不会生气了。你难道想一直呆在这里成她的撒气筒么。”

    他好笑的看着身边一脸无奈的康乐乐。用力一带。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两人一起离开了医院。

    病房内。剩明华轩和明母以及站在旁边非常安静的微安。她小心的抬起头看着明母。不敢说话。

    她只想在这里和爸爸一起照顾大妈。第一时间更新 这个时候大妈的身边需要有人照顾。哥哥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现在爸爸一个人亲自的这里照顾身体会吃不消的。不过她现在最担心的问題就是害怕自己惹明母生气。

    “你看戏看够了么。还不给我滚出去。”

    明母抬起头看着角落的微安。气愤的对她大声吼着。

    明微安一定是想要看她的笑话。现在心里一定巴不得她死在这里吧。

    “大妈。我只是想在这里和爸爸一起照顾你。”微安手足无措的解释着自己的存在。希望能留在病房里。

    可是明母怎么会领情。她现在已经愤怒得快要失去理智。看到微安的存在更是让她性情暴躁。第一时间更新 本來就虚弱的身边看起來更加的单薄。脸上毫无血色。

    “照顾我。说得比唱的好听。你不过就是想來看我什么时候才死的么。让你失望了。现在看也看够了。赶紧消失在我眼前。我不想看见你。”

    激动的明母顺手拿起枕头向微安扔了过去。微安并沒有闪躲。她一直站立的原地。看着枕头向她去。她只是轻轻的闭上眼睛。

    既然大妈现在很生气。让她发泄出來也许她的心情会好很多。只要能让大妈不恨她。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微安。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在沒事。”

    实在看不去的明华轩抬起头示意让微安离开病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固执的微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大妈。如果这样能让你的心情好些。你就尽管发泄吧。我沒事的。”

    她对着明母微微一笑。说得及其真诚。

    “你给我滚……滚出我的视线。我不想看见你。滚啊。”

    明母把身边能扔的东西全部都扔向微安。这样的方式不仅沒让她的心情得到缓解。反而更加的生气。

    看见微安的笑容她觉得非常讽刺。好似微安正在嘲笑她一般。

    一直矗立在原地的微安任由乱七八糟的东西扔向自己。脸上划了好几道伤口。她却一声不吭。

    “微安。现在你大妈情绪比较激动。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赶紧回去吧。”

    明华轩站起身走到微安的身边。把她推出门外后。把门关的紧紧的。任由微安在外面敲门。他也当作沒有听见。

    看着里面情绪激动的明母。微安停止了敲门。她站在门外心疼的看着明母。

    她知道。其实大妈并不坏。她只是有很多心结沒有打开才会这样。如果她的心结打开。她一定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

    不管现在大妈对她有多严厉。她也不在乎。她相信只要她付出自己的真心。第一时间更新 总有一天会感化大妈。

    她慢慢松开放在房门的手。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明母后。转身离开。

    “把电话给我。我要见琳达。我要证实她和赤璀离婚是不是真的。快把手机给我。”

    拗不过固执的明母。明华轩无奈的拿出手机递到她的手中。

    微安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她迷茫的看着街道上热闹的人群。嘴角轻轻勾起。

    从小。除了哥哥给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她就沒有感受过家的温暖。面对明家。她永远只是一个包袱。每一次回到明家。她是多么渴望能融入这个大家庭。可是。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第一时间更新 她在明家人的眼中始终是一个污点。如今好不容易能得到爸爸的认可住进明家。可是她发现自己抱着太大的希望。现在有了哥哥嫂嫂陪伴在她的身边已经让她很知足了。她想自己现在是回报她们的时候了。

    “小安。你的脸上怎么又有伤口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着微安脸上还在渗出丝丝血丝的伤口。康乐乐担心的询问着她。

    刚才微安去医院的时候脸上都沒有伤口的。怎么回來的时候有好几道口子。

    “嫂嫂。我沒事。刚才回來的时候不小心受的伤。一会儿擦点药就好了。”她努力勾起一抹微笑看着康乐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眉眼中隐藏不住的疲惫和憔悴。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快进來吧。我先帮你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

    康乐乐担心的把她拉到大厅坐。让保姆拿來了药箱。开始认真的给微安清理着伤口。

    看着眼前的康乐乐。微安真诚的看着她开口道:“嫂嫂。谢谢你。谢谢你和哥哥对我这么好。”

    她的话让康乐乐手一顿。好笑的看着她。“说什么谢不谢的。你是我的好姐妹。这家里就只有你一个和我很合拍的。应该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也对我这么好。”

    微安听后只是笑笑。并沒有太多语言。和康乐乐简单的聊了几句便回房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亲爱的。你在看什么呢。”

    刚楼的明赤璀正好看见康乐乐一个傻愣愣的站在大厅。他有些疑惑的走到她的身边。伸手抱住了她。

    “我怎么发现今天小安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來哪里怪。”

    康乐乐仰起头看着眼前的明赤璀。满眼不解。

    “肯定是你想多了。刚才上去不是还好好的么。你啊。就不要为别人操心了。赶紧上楼去陪陪欢欢吧。”

    ***

    “琳达。你和赤璀离婚是真的吗。”

    明母紧紧的抓住琳达的手。眼中还带着一丝希望。

    琳达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明母。她眼眶红红的看着她。委屈的开口说道:“妈。我和赤璀是离婚了。但是请你别怪他。我知道赤璀爱的人一直都不是我。是我自己太固执了。现在离婚了也好。只要他过得幸福。我付出什么都无所谓。”

    说着。她的仰起头拼命的眨着眼睛。不想让泪水流出來。

    看着她坚强的样子。明母心疼的哭了起來。

    “琳达。是我明家对不起你啊。让你受委屈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赤璀和你复婚的。”

    琳达这么好的女孩怎么受这样的委屈呢。康乐乐不配跟她的儿子在一起。她一定不会成全他们的。只有琳达才是她明家的儿媳妇。

    “妈……不对。现在应该喊您喊伯母了。”她嘲讽的笑了笑。轻轻摇头。有些无奈的看向明母。

    “傻孩子。即使你和赤璀离婚了。我一直都是你的妈妈。只要你不介意。你可以喊我一辈子。在我的心目中只有你才是明家的少奶奶。”

    呵呵……明家的少奶奶。

    现在的少奶奶不是在明家安心的享受荣华富贵么。她又算什么。在赤璀的心里她只有一个儿时的玩伴。或者只是一个熟悉的好友。她又怎么会是明家的少奶奶呢。

    “妈。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赤璀过得好我就满足了。即使我现在很爱他。但是我想成全他。我相信他一定是很爱康乐乐的。他们有个可爱的女儿。现在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我……我只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吧。”

    她哀伤的看着明母。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好似在嘲笑自己有多么可悲。

    她的样子看得明母十分心疼。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安慰她。毕竟现在她和赤璀真的离婚了。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琳达。你放心。妈妈说了。你永远都是我明家的少奶奶。康乐乐什么都不是。总有一天她会滚出我明家大门的。”

    说到康乐乐。明母眼中多了一抹冷漠。脸色也变得阴沉。

    要不是康乐乐那个贱人。琳达也不会受这么多委屈了。一个名门千金为了等到她的儿子错过了最好的青春年华。她不会让琳达白白受这么多委屈的。

    看着明母脸色阴沉。琳达眼中闪过一丝情绪。快得让人扑捉不到。

    一天后。明母出院的日子到了。康乐乐和微安一起來到医院。开始帮忙收拾着明母在医院的日用品。

    “伯父。出院手续我已经办理好了。现在沒事的话就可以出院了。”

    康乐乐气喘吁吁的走到明华轩的面前。将手中的出院证明递到他的手上。

    “好。辛苦你了。收拾好东西我们就回去吧。”

    明华轩疲惫的开口回应着康乐乐。声音有些沙哑。想必是这几天一直陪在明母身边照顾她。身体有些吃不消吧。

    明母始终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眼神冷漠的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微安和康乐乐。尤其是康乐乐。不管干什么。她的眼神总是一直盯着她。看得康乐乐心中直发毛。

    她不明白明母为什么这样看着她。打从她进病房的那一刻起。她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她。好似要把她看穿一般。以前就算明母再怎么讨厌她。也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难道今天她做错什么了么。

    “嫂子。你在想什么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