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赤璀坐到她身边好笑的看着她.眼中带着笑意.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好像忘了一般.根本就沒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别贫了.我现在沒心思跟你说那些.我要睡觉去了.你自便吧.”

    带着烦躁的情绪.康乐乐挣脱他的手.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向内室.留明赤璀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内室的门被大力的关上.传出巨大的响声.可见她现在的怒火有多大.还好房间隔音.外面一点动静都听不见.不然明母不知道又要冲她发多大的火.

    明赤璀站起身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门边轻轻敲打着门.对着里面大喊着.“老婆快点给我开开门好么.有什么事好好说.”

    可是敲了好半天里面的人一点反应都沒有.明赤璀只好转身离开.

    躺在床上的康乐乐沒有再听见敲门声.她坐起身把枕头扔向门口.满脸怨气.

    难道他就不知道多敲一会儿么.说不定那时候她就给他开门了.可是他却一点耐心都沒有.敲一会儿就放弃了.果然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正好她遇见了一个.真是气死了.

    明赤璀,一会儿我要是让你上这张床我就不是康乐乐.

    心中暗暗骂着明赤璀发泄自己的怒火.她再次倒在床上.用被子把整个人捂在被窝中.

    明赤璀找來钥匙轻轻打开门.他把视线看向床上.只见被子中有一大坨东西.他勾起嘴角微微走向床边.伸手掀开被子.无奈的说道:“老婆.你不嫌闷么.要是缺氧了怎么办.”

    “我不要你管.你放开.”

    康乐乐生气的用力扯着明赤璀手中的被子.脸上清晰的表现出她现在非常不爽的模样.

    “老婆.有话好好说嘛.别拿自己撒气.你要是心里不舒服打我嘛.我可以免费当你的人肉沙包.”

    他掰开康乐乐的手.坐到床边.伸手拿着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打.

    “你放开我.不要碰我.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她生气的挣扎着.想要挣脱明赤璀的手.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明赤璀依然紧紧地拽住她的双手.

    “老婆.对不起.让你难过了.”

    他突然放开康乐乐的手.紧紧的抱住她.一只手扣在康乐乐的后脑勺.阻止她反抗.

    被他拥抱的在怀中.康乐乐心中的委屈全部一拥而上.鼻尖一酸.她的晶莹的眼泪在眼眶中闪烁着.

    “谁难过了.我才沒有难过.不准这样喊我.你的老婆在楼.”

    此时.她非常排斥明赤璀对她的称呼.刚才明母和琳达的话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中.想忘也忘不掉.

    “亲爱的你听我说.我们明天就搬去我的别墅.离开明家.我一定会尽快安排好事情.光明正大的把你娶进明家.”

    他把头磕在康乐乐的头顶上.声音温柔的安慰着她.眼中带着一丝精光.

    他一定要把乐乐接带他的别墅.这样她为不会被为难了.他去公司上班也会安心的工作了.现在这样的情况如果让乐乐继续和他妈相处在一个环境.不仅不会变得和谐.反而会适得其反.

    “把我娶进明家.谈何容易.”

    她何尝不想搬出明家.可是她不想赤璀和他母亲关系闹得更僵.因为她的存在.已经给他带來了很多烦恼.如果她们现在搬出去的话他妈一定会和他闹的.她不想他为了自己和明母闹翻.

    “亲爱的.什么的都不用说了.只要我说出口的话沒有办不到的.不要多想了好么.今天琳达出现我和你一样.根本就不知情.她以后不会來这里了.”

    真的不会來这里了吗.不管如何.琳达是他的前妻.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变.她要是找借口來明家简直轻而易举的事情.今天她们这一幕她非常清楚她们的用意.

    “谁说我要和你搬出去了.我康乐乐可是打不死的小强.要是这个时候退缩就不是我康乐乐的作风了.”

    康乐乐十分不满的推开他.满眼的怨气.

    事情都发生到这个地步了.琳达出现在明家的用意十分明显.她要是这个时候和他一起离开明家岂不是让她们得意了.她康乐乐可不是愿意吃亏的人.为了这份來之不易的爱情.她也要坚持去.

    她突然的转变让明赤璀一时汗颜.他并不是想要带着她退缩.而是不想她被刁难.他不在家的时候她们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从保姆的口中知道.这样的感觉让他十分不爽.

    他妈是什么性格的人他十分清楚.平时他爸在家的时候他还稍微放心些.毕竟他爸是个明事理的人.能在中间说话.可是他们俩人都不在家的时候他非常担心乐乐会受委屈.

    “不行.这件事情你得听我的.我明天会让人收拾东西.只要收拾好我们就离开这里.等到我娶你那天我们在回來.”

    他越想越不放心.坚决的否定了康乐乐说的话.

    一边是他妈.一边是他心爱的人.他不希望她们俩人产生任何矛盾.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形是不可能有和睦可言.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乐乐和欢欢回他的别墅.

    “为什么不行.要走你一个人走.我和欢欢留在这里.”

    她十分坚定的看着明赤璀.眼神中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让明赤璀感到很无奈.

    这个时候要是离开就等于她退缩了.况且他妈肯定不会同意他搬出去.依他的性格.只要他说出的话就不能改变.如果真的搬出去了一定会和他妈的矛盾更深.她并不想自己成为他的累赘.也不想他背上不孝的骂名.这么久都熬过來了.她一定要坚持去.得到明母的认可她才能安心的和他在一起.

    最后.在康乐乐的坚持.明赤璀只好无奈的妥协了.

    “妈.我很抱歉.因为我的出现让您和赤璀闹矛盾了.”

    琳达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包包.愧疚的看着明母.

    “傻孩子.你说的什么话呢.这件事情跟你沒有任何关系.都是因为那个康乐乐才会这样的.你就不要自责了.妈妈已经给你准备房间了.要是累了的话就早点去休息吧.”

    虽然明母心情非常不好.但是在琳达面前她依然保持着笑容.温和的看着她.

    “妈.您不用麻烦了.我今晚就不在这里休息了.都是因为我赤璀才会和您吵起來.所以我现在必须回去.我不想让赤璀讨厌我.”

    如果今晚她留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让赤璀对她的行为不满.这个时候她不能给赤璀留什么不好的印象.今晚无论如何她都不能留在明家.

    “也好.那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到家了记得给妈妈打个电话.”

    她虽然很想琳达能留來.可是她执意要离开她总不能强迫她留在明家.反正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早上.康乐乐朦胧睁开眼时.明赤璀早已不在身边.她起身收拾好一切走出房门直径走向欢欢的房间.

    周末很快已经过去.今天是欢欢上学的日子.她可不能因为睡懒觉而耽误了欢欢的学习.

    “臭丫头.快点起床了.妈咪现在去给你做早餐.你收拾好就楼來吃早餐哦.”

    看着睡意朦胧的欢欢点头后.她懒散的走出房间.

    把欢欢送到学校后.康乐乐提着几袋新鲜的菜回到明家.刚到门口她就听到自己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她愣在门口不知道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脚步就像生了根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康乐乐.你为什么不能进去.里面的又不是洪水猛兽不能把你怎么样的.

    想了一.康乐乐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开门走了进去.

    开门的动静让明母和琳达转头看着她.琳达站起身微笑的走到她身边.故作亲切的和她打招呼.“乐乐你回來啦.这么客气干什么.买菜的事情都交给保姆吧.你又不是咱家的保姆.不用做这些的.”

    她伸手接过康乐乐手中的袋子.仿佛自己就是明家的女主人.她那亲切的样子真的让人一时找不到她任何缺点.

    看着沉默不语的康乐乐.琳达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她慌忙的拉着康乐乐的手.急切的解释着.“对不起乐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脱口而出.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背对着明母.琳达虽然嘴上全是自责的话.可是与康乐乐对视的时候.她眼中明显的敌意和挑衅.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看着康乐乐.

    “琳达.你过來.你什么都沒说错跟她道什么歉.你本來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何必对一个外人道歉.”

    明母看着康乐乐.眼神十分冷漠.刚才琳达的话倒是提醒了她.这个康乐乐还真把自己当明家的主人了.谁让她自作主张的去买菜了.明家又不是沒有保姆干这些活.她有必要这么自作多情么.

    康乐乐站在原地看着琳达和明母.嘴角微微勾起.琳达在明母面前还真是会演戏.以前沒人的时候她可不是这种态度对她的.今天会不会演得太过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