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走近他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向自己逼近.她突然停在原地不打算继续走过去了.

    “你想我说什么.”

    明母找他去谈了什么.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和明母谈完以后却是这种表情.

    “今天琳达來过这里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站起身走到康乐乐的身边.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刚才他和他妈谈的事情就是.她要琳达搬到明家住.在话中他知道了琳达一定是來过家里.等到谈完以后他看见赵婶.在赵婶的口中他听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琳达來明家就是故意针对乐乐的.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挑拨乐乐和他妈的关系.让她们矛盾更深.

    本來不想跟她一般见识的.可是她三番两次的來为难乐乐.那么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你都知道啦.”

    康乐乐心虚的仰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对他咧嘴一笑.那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

    “你不是跟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一起面对的么.可是你这样瞒着我是几个意思.”

    他直接无视了康乐乐的笑容.把她逼到一个小角落.眼中的怒气更加浓烈.

    要是今天他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这个女人是不是打算就一直瞒着他.

    他现在可是她的男人.遇到什么事情自然要他出面保护她.可是她居然闭口不提今天发生的事情.

    “老公.你不要激动嘛.你这个样子真的让人好怕怕啦.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你那肯定是你多想啦.本來想睡觉的时候告诉你这些的.可是我不是还沒來得及说你就已经知道了嘛.”

    康乐乐此时十分沒骨气的看着明赤璀.满脸的笑意.请原谅她现在的窝囊.实在是明赤璀生气的时候太可怕了.受苦的人可是她啊.

    MD.

    这样的日子真沒法过了.太憋屈了.

    “真的是你说的这样.”明赤璀挑眉看着她.半信半疑.

    “真的.我发誓.”康乐乐犹如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的点着头.还把手伸出來发誓了.

    嘿嘿.反正沒有说诅咒的话.让她发一百个誓都沒问題.

    “这次就暂且饶了你.要是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

    明赤璀说到一半.眼神危险的看着康乐乐.

    看着他的样子康乐乐不由得吞着口水.小心的问道:“一定什么.”

    “我一定会让你三天不了床.”

    靠.

    这个混蛋.说什么都能扯到这些.男人都是用半身思考的动物.说得太对了.

    深夜.被明赤璀狠狠地折腾一番后.康乐乐终于抵不住困意进入梦乡.

    明赤璀满足的看着熟睡的康乐乐.伸手搂着她沉沉睡去.

    ***

    一大早.叶青刚到公司就被明赤璀叫去办公室.

    他认真的翻阅着叶青给他的文件.低头询问着叶青.“A市中标的项目林氏现在有沒有什么动静.”

    “林氏已经注意这个项目很久了.暗中也找对方老板谈过.好像是让对方把项目给林氏做.可是几次都被拒绝了.”

    叶青认真的对明赤璀汇报着情况.心中却十分疑惑.不明白总裁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知道了.今天中午抽空去和对方签合同.午安排时间我要见林氏的董事长.告诉他.他一直想要的项目在我的手里.我想和他谈谈这个项目.”

    “是.我一会儿就去安排.”

    叶青离开办公室后.明赤璀放手中的文件.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中午时分.琳达的父亲准时來到了雷鸣集团.

    虽然他十分不愿意见到明赤璀.但是为了他想要的项目不得不來.

    叶青带领着琳达的父亲走进会议室.明赤璀已经坐在了首位.看到琳达的父亲出现.他微微一笑.站起身绅士的打招呼.“伯父您好.”

    听见明赤璀对琳达父亲的称呼.站在身边的叶青表示很惊讶.

    眼前这位不是总裁的岳父大人么.他怎么称呼为伯父啊.还有.不管站在总裁面前的是任何人.谈公事的时候他都是称呼对方的名字.怎么今天这么随性了.

    “……嗯.”

    琳达的父亲只是点头回应着.拉开椅子坐了來.脸上带着不太明显的不满.可是又怎能逃过明赤璀锐利的双眼呢.

    “今天邀请伯父來是谈私事.也是谈点公事.”

    明赤璀依然保持着笑容.只不过他的笑容只是他应付别人的招牌笑容而已.

    “你让人去告诉我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有什么不妨直说.”

    虽然琳达的父亲对明赤璀很不满.但是谈及公事他不得不变现的客气.毕竟现在掌握权在明赤璀手中.

    “伯父真是爽快.那我就不妨直说了.我知道您对雷鸣中标的项目很感兴趣.竟然您这么感兴趣我想一定是做好完全的准备來创建这个项目.所以目前考虑转给您做.不过.您得先告诉我你们的策划.我才放心交给你.”

    “交给林氏.”

    琳达的父亲仿佛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惊讶的差点站了起來.

    他对这个项目可是耗费了太多心血.一心想要拿到.可是中标的人却是明赤璀.现在他却突然告诉他要把这个项目转给他做.

    要知道这个项目如果做好了.几年以后.对自己的公司可是暴利啊.这个项目只有好处沒有坏处.谁都想要.他现在简直不相信明赤璀会给他.

    “是的.无条件的给您.但是我有个要求.不知道您答应还是不答应.如果答应的话这利润几亿的项目可是进了您的口袋了.如果不答应的话.这个项目就由我來创建.”

    明赤璀始终保持着笑意.右手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看起來非常随和.

    林父先是愣了愣.很快便反应过來.也猜了个七八分.

    他扬装不知.却也一副豁达的开口.“说吧.”

    “伯父.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我也就不多说了.这个项目给你.以后所有的盈利都是你们林氏的.我唯一要的就是让琳达选离我.选离明家.”

    “明赤璀.你...”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个事.但抱有一丝侥幸的林父还是气的一从坐位上起身怒指着明赤璀.“你真的是太过份了.你认为我林某是可以不顾女儿的幸福而只认钱的人吗.这个项目的确是我想要的.但比起我女儿的幸福來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伯父.你不要激动.”明赤璀面色依旧很淡.一点也沒有因为正在谈的事而有严肃或者其他的表情.他就像一个王者般无声无息中也能掌控所有的节奏.

    他淡淡的看了看林父身的沙发.轻声道:“虽然我以我的身高伯父你这样站着我不会有艰难感.但怎么说我坐着你站着.这样子似乎不太好.”

    “少跟我來这套.我们林氏是比不上雷鸣.比上不足比有余.你不用摆出这副臭姿态來对我说.且不说你原本该叫我岳父.抛开这层关系.就依着老爷子的你也该叫我一声伯父.我是你的长辈.你居然可以这么无理的对我.难道真的是明老爷子一走谁也管不了你了.”

    “伯父.打从你进这门我可是客客气气的称呼你的.如果你非要这样说我也沒有办法.你不愿意坐今天这笔生意就沒法谈去了.”说罢.明赤璀按响了桌面上的免提.

    “总裁.”电话立马被接起.叶青的毫无感情的声音传过來.

    “叶青.进來送林总去.”

    “是.”

    挂断电话.明赤璀从会客沙发上起身.整理整理衣服.淡睨了林父一眼.“伯父.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就不能送你了.慢走.”

    “你..”

    林父气的脸色铁青.指着明赤璀的手抬在半空.心里有千万句骂明赤璀的话.但却在叶青推门进來的时候不得不全部憋回去.一屁股坐回沙发上.

    明赤璀给了叶青一个眼神.后者示意离开.

    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明赤璀再度回到刚才坐的地方.只不过这次的谈话变直接了些.他将合约直接扔在林父面前.直入主題.“签这个.项目归你.我雷鸣不再插手.让琳达和我一起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离婚.从此以后她不得以明太太自居.”

    “……”

    林父气的不行.明赤璀提的这要求就像琳达是个多么厚颜无耻的女人一样.他更清楚.他这字签去有可能琳达会恨自己.而自己女儿的幸福就断送在他手上了.可是.如果不签.以明赤璀的性格……

    看出他此时的纠结与愤怒.明赤璀直接将他心里的顾虑毫不留情的说出來.“你清楚我的性格.就算你不签我也会和琳达离婚.我这么做也算是种补偿吧.大家是生意人.你应该清楚你现在怎么选划的來.”

    唰唰唰……话一出.林父一咬牙就在合约上签自己的大名.

    “明赤璀.有一天你一定会为你今天做的事而后悔.”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