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这句话林父大步离开.从身后來看可以清晰的看到林父紧抓合约而双手泛白的手.明明看的很清楚.明赤璀勾起不屑一顾的笑容.

    老狐狸.就算琳达沒有和他离婚.他最终也会因为这个项目而让他们离婚的.之所以不同意.不就是因为一个项目只是短暂的.而守着整个明家却是永生的.

    林家.

    林父林母端直的坐在沙发上.双眼紧紧的盯着门口的方向.距离他们打电话到现在已近两小时.等的人却还沒出现.

    林父气极了.就快按捺不住此时的怒容.

    一边的林母深怕他慌着找女儿而说出伤人的话.赶紧出声制止.“老林.你不要生气.我再打一个电话催一.别生气.”

    林母刚拿起电话.就听到佣人的声音.“小姐.你回來了啦.老爷太太等你好久了.”

    一进家门就看到父母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就算不知具体为何事多少也猜到一点.加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太多.她选择了无视.越过他们就想要离开.

    “琳达.你先不要上楼.爸爸有话跟你说.”林父看着有些憔悴的女儿闪过一丝心疼.只不过现在不是他心疼的时候.

    “爸.我很累.想要上楼去休息.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可以吗.”

    此时的她只想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不想谈论任何事.

    “不行.必须现在.”林父坚决态度.

    琳达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只得回到客厅坐來.

    一份合同突然出现在眼前.雷鸣集团四个大字写的非常清楚.心里咯噔一有些喘不过气.她知道.有些事她就算要装聋作哑也无济于事了.

    “爸.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事到如今.我也就不拖拖拉拉的了.明赤璀用了一个很大的项目來跟我提条件.让你跟他一起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你们两个只是豪门联姻与感情无关.婚后你们一直分房睡.并且让你以后不能再已明太太自居.”

    “你只说结局.”琳达的语气很冷.同时也很淡定.好似现在的情形她早就猜到了.也有心理准备了.

    自己的女儿真实是怎样的.林父心里自然很清楚.过去因为明赤璀曾经说过一句喜欢温柔的女生.所以她就掩藏住了自己的嚣张跋扈.现如今.也沒必要再伪装了.

    “看你的模样.你应该也猜到了.我直接说结果.新闻发布会订在周一.内容明赤璀随后会派人送过來.你只需要按照上面的附和明赤璀就可以了.合约我已经签了.除非你想我们林家从此以后消失在整个商界.你就在发布会上使小性子不配合.或者说还要去争那明赤璀根本.从來就沒有放在你身上的心.那你就随心所欲吧.”

    虽然明白她的心里肯定还是很痛.但林父相信她肯定能理解并且能承受这一系列的事情.林父很想说一点关怀的话.但他清楚.到这个时候他们做父母的再给她吃安慰汤.那她一辈子都不会醒悟过來.

    琳达面无表情.选择了沉默.

    看到这样.一边的林母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女儿啊.那个明赤璀真的太过份了.心思从來就沒在你身上过.你呆在他身边也不会有幸福.既然如此.你还是听你爸的吧.你和他彻底的断绝关系我们也沒有吃亏啊.这个项目做成了.我们林家就更上一层楼了.”

    “你妈说的沒错.明赤璀这次开的条件其实并不过份.你也清楚.就算我不答应他也会想办法达成目的.与其如此.我何不接受这个项目让我们林氏更上一层楼.”

    “呵呵.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安慰的话就不用再说了.我也不是小孩子.何况疼在我身.你们怎能体会.”

    琳达猛地站起身.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拿着那份合约就向自己房间奔去.本以为会大闹或者伤心哭泣的她此时却如此冷静.

    “老林.女儿沒事吧.”

    看着她的背影.林母担心的眼泪都快出來了.不断的扯着一边的林父.只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安慰.

    “唉.”

    喟叹一声.林父稍有无奈的说.“这几天你好好的注意注意.多陪陪她.开导开导.告诉她好戏在后面.我就不信我林氏永远也被明氏压着.”

    “那个明赤璀太可恶了.真的是欺人太甚.”

    ..

    新闻发布会如期的举行了.琳达也是按照明赤璀要求的那样來说.刚结婚就离婚.而且真相只是因为商业联姻.这消息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每家媒体都面面相觑.

    雷鸣集团.总裁办公室.

    琳达点燃一支香烟.当着明赤璀的面就抽起來.其间甚至将故意将烟雾吐向明赤璀.他的眉头紧皱着.看的出來很排斥.但不知为何却沒有向以往一样直接出声制止他.依旧如什么也沒有发生似的继续批阅着文件.

    透过烟雾看着他.注意着他的表情.看的越久.琳达的心就越疼.掐着烟头的手就更用劲.眼神也渐渐变的冰冷.从发布会到现在不过也就半小时的时间.可他却当什么事也沒有.该工作就工作.该干嘛干嘛.甚至当她不存在的给康乐乐打电话.公然秀恩爱.

    半晌.他仍沉默在文件中.

    而她的烟抽完了再点燃.依次循环……直到满办公室全是烟味.直到他再也忍受不了.

    “五支烟.就算心里有再多不满也应该消除完了吧.”他眯着眼.面无表情看着她.对她吸烟的不满毫不掩饰.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再傻傻的以为他是关心香烟有害身体健康而说.

    自嘲一笑.自感悲哀的摇摇头.“其实我一直沒有搞明白.为什么你就那么爱康乐乐.为什么你可以因为她不顾我的感受.为什么你连一点点失恋复合时间也不给我.如此急切的用生意手段让我爸爸逼我.”

    “很简单.因为我爱她.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明赤璀平静的回应着她.提到康乐乐时.他的眼中闪过幸福的笑容.

    好一个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理由.那么她爱他这么久换來的是什么.换的只是他的冷酷无情.

    看到他眼中闪烁的幸福.琳达感觉自己快要窒息.她此刻只想逃离这个地方.不想看到他眼中对康乐乐的爱意.这一切原本都是应该属于她的.而现在的结局却是这样.

    提着包包匆匆离开雷鸣.琳达坐在车上.抬起头看着雷鸣集团.眼中带着恨意.

    明赤璀.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是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我一定要你也尝尝失去爱人的痛苦.

    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她的关节处隐隐泛白.可见用了多大力气忍住此刻的愤怒与恨意.

    罗氏.

    刚开完会议的罗残从会议室出來.站在门口等候的秘书见罗残出來赶紧迎了上去.伸手接过他手中的文件跟在他后面.

    “总裁.休息室有位xiao姐说要见您.已经等了半个钟头的时间了.”

    罗残眼神冷漠的向前走着.头也不回的回应着秘书.“不见.我现在沒空会客.让她改日再约吧.”

    “可是……那位小姐说她要告诉您的事情您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

    秘书为难的继续说着.他也不想这个时候缠着总裁告诉他这些.只是那位小姐真的太难缠了.而且……她的身份可是她这个小秘书惹不起的.

    罗残猛地停住脚步.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秘书.愣了几秒时间开口说道:“让她到我办公室來.”

    匆匆交代后.罗残大步的走向办公室.

    叩叩叩……门口传來敲门声.打断了正在忙碌的罗残.他低着头继续翻阅着手中的文件.皱着眉头稍显不满.

    “请进.”

    “罗总.好久不见.近來可好.”

    门口响起的声音让罗残停顿了一.抬起头挑眉看着眼前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琳达.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本以为來找他的会是林若晨.可是怎么想也沒有想到会是琳达.

    “罗总还真是好直接呢.我來确实是找你谈点事情.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琳达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踩着高跟鞋走到他的办桌面前.

    “我不认为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如果你找我是要和我谈的私事.抱歉.我沒有时间在这里和你谈论无聊的问題.”

    罗残眼神带着一丝冷意看着林达.嘴角却轻轻挑起.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沒有任何一丝情感.

    “你都还沒有听我说什么事情就了定论让我怎么说.”琳达显然沒把罗残说的话放在心里.径直从包里拿出香烟点燃火抽了起來.眼神飘渺且讽刺的道:“就算你和明赤璀之间火水不相容也沒理由对我说话这么冷冰冰吧.”

    “林小姐.似乎这才是我们现有应有的互称.”他挑高眉眼看琳达.毫无温度.用言语向琳达表明他的无情是因她而起.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