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一只手紧紧的拽着康乐乐的长发.她站起身用力的拖着康乐乐的头发往前走.全身被绑得紧紧的康乐乐倒在地上.背部随着琳达的脚步在这本來就不平坦的地上摩擦着.

    她咬紧嘴巴忍住不吭声.额头上的汗水湿了头发.不一会儿的时间.康乐乐躺过的地方都有一条长长的血迹.

    拖着康乐乐的身体绕了半圈.琳达实在沒有力气的时候停了來.转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康乐乐.她蹲着身子.嘴角勾起残酷的笑容.

    “怎么.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爽.看看你.满头大汗的.好像比我还累呢.”

    琳达伸出长长的指甲狠狠地刮着康乐乐的额头.看着康乐乐痛苦不堪的模样.她笑得越发的灿烂.

    “琳达.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都会遭到报应的.我发誓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康乐乐急促的喘着气.疼痛让她感到自己的神经已经快要麻痹了.四周一个窗户都沒有.如果这个仓库不开灯肯定伸手不见五指.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候了.明赤璀有沒有回家.有沒有在到处的找她.

    她紧绷着神经.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琳达.不知道她一步会做什么举动.

    “遭报应.呵呵……你放心.在我遭报应的时候我一定会拉着你.我要让明赤璀亲眼看着你被我毁灭.我相信那个场面一定让我非常满意.”

    “你这个疯子.赤璀一定不会上你的当的.我告诉你.不仅如此.赤璀一定会带着我从这里安然无恙的离开.而你要毁灭的人是你自己.”

    康乐乐愤怒的看着琳达.即使她已经疼得快要崩溃.在琳达的面前她依然十分坚强.

    “是.我是疯子.我是被你们逼疯的.如果不是你这个贱人出现.说不定我和赤璀早就已经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日子.都是你这个贱人出现.抢走了.让他残忍的对我.今天你看到新闻发布会一定非常高兴吧.如今你达到你的目的了.是不是非常的开心.”

    琳达狠狠的揪着她的头发.用力的往后拉.康乐乐被她这样的举动被迫的仰着头艰难的看着她.

    “什么发布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装.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明赤璀用商业手段逼着我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宣布我已经和他离婚.我和他的婚姻只是政治联姻并沒有任何感情.让我以后不许以明太太的身份自居.你敢说这些你都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他怎么可能对我这么残忍.”

    此时康乐乐已经彻底惊住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赤璀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也不知道他逼迫琳达出面澄清他们的婚姻关系.她知道他所做的这些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琳达告诉她.她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

    这一切來得太突然.让她一时反应不过來.愣在了原地.

    “怎么.说不出话了.”

    琳达看着沉默的康乐乐.满眼的讥讽.现在康乐乐在她面前装的任何神情她都不会相信.

    “知道赤璀为什么要做这些吗.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你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因为你这样心思歹毒的人根本就不值得他爱你.”

    康乐乐反应过來.眼神冷漠的看着她.毫不畏惧的回应着她.

    “贱人.你给我住嘴.”

    啪的一声……琳达又一次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脸上.不一会儿的时间.她的脸颊已经微微浮肿.嘴角渗出血丝.

    “我说到重点.现在怕我说了.如果你的心思不是这么深沉.对他对一些真诚.说不定你们现在真的过得很幸福.可是这些幸福都是被你自己亲手毁了的.跟别人沒有任何关系.”

    康乐乐不顾脸上的疼痛.看着琳达的时候一点都沒有恐惧感.

    当初如果琳达坦然真诚的和明赤璀相处.也许现在明赤璀身旁的人是琳达而不是她.

    “让你闭嘴你不听.现在可不要怪我了.”琳达狠狠地甩來她的头发.站起身对着楼上大喊.“來人啊.给我狠狠地打.只要留口气就行了.”

    此时的琳达早已失去了理智.她一声吩咐以后.楼道上出现了好多身穿黑衣的男人.他们沒有任何装备.直接从楼道上跳了來.可见不是一般人.

    几人慢慢走向康乐乐.眼中沒有任何情绪.就像是沒了灵魂的空壳一般.

    康乐乐害怕的往后挪动的身子.忍住疼痛大声的喊着.“你们不要过來.不要过來.”

    可是周围的黑衣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走到她身边狠狠地用脚踢打着她.有几个粗鲁的男人甚至用手举起康乐乐.随后狠狠地把她摔在地上.整个仓库的回荡着闷响的声音.

    疼痛让康乐乐意识渐渐模糊.她紧紧的咬住嘴巴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就算今天打死在这里她也不会向任何人屈服.

    渐渐的.她再也忍受不了疼痛昏迷了过去.

    琳达悠闲的坐在凳子上.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康乐乐.大声的笑了起來.

    如果明赤璀看到此时的康乐乐一定会疯掉吧.哈哈.她现在很期待呢……

    “主人.本來我们打算只绑架这个小的.但是这个妇人和她在一起.所以我们就把她也绑來了.”

    黑衣男人老实的向琳达汇报情况.

    听见他说的话后.琳达举着高脚杯轻轻摇晃着红酒.惬意的转身.可当她看到地上的明母时.愤怒的把酒杯砸向了黑衣男子.

    “废物.我请你们來不是把事情给我搞砸的.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只绑架这个小的么.”

    几个黑衣男子一声不吭的低着头.任由着琳达怒骂着.

    好一会儿的时间.琳达心中的怒气消散了不少.她残忍的笑了笑.“算了.既然已经绑來了一个也不要放过.”

    本來明母沒有在她计算中.可是她一直和地上的野种在一起.正好可以让她出口恶气.

    药效过了以后.明母缓慢的睁开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好一会儿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的.拼命的大喊着.“欢欢.欢欢你在哪里.”

    康乐乐不在家只好由她去接欢欢回家.可是在学校门口.莫名其妙的就被几个人打晕了.随后醒來就出现在这个破旧的仓库.到底是谁要害她们.

    不知道欢欢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宝贝孙女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啊.

    “奶奶.”

    正在她十分焦急的时候.听见了欢欢的声音.她随着声音看去.只见欢欢被吊在走廊上.

    “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有什么冲我來.欺负一个小孩算什么.快点把我孙女放开.”明母看着欢欢.心里十分心疼.同时也很愤怒.到底是谁这么残忍.连一个孩子都要这样折磨.

    她的话沒有得到任何回应.她看着难受的欢欢.急的直掉眼泪.“欢欢不怕.奶奶这就來救你.”

    明母试图想要解开身上的绳子.奈何绑得太紧.她也是束手无策.只好忍痛慢慢挪向欢欢的方向.

    “妈……”

    这时.一道声音让明母非常欣喜.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琳达.仿佛看到了救星.

    “琳达你怎么会在这里.快点过來帮妈妈把绳子解了.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我和欢欢绑來这里的.”

    哼.放开她.

    她是不是想得太美好了.

    竟然來了这里她怎么会让她们轻易的离开.况且她的目的还沒有达到.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琳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脸笑意的看着她.那笑意却是阴森.让人莫名的寒颤.

    “琳达.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呢.快点过來给妈妈解开啊.”

    明母不解的看着她琳达.眼神急切的看着她.她现在只想趁坏人沒有出现的时候把欢欢带到她的身边.

    “妈.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琳达眼神突然变得冰冷.毫无感情吗.和以前那个温柔善良的琳达完全就像两个人.一个天使.一个魔鬼……

    “琳达.你……”

    明母震惊的看着琳达.不敢相信这样的眼神会在琳达眼中出现.也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么无情的话.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琳达.

    “哼.本來你沒有在我计划中的.但是你偏偏和那个小野种在一起.所以只好把你们俩一起绑过來了.”

    她走到明母的面前.眼神充满恨意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你……琳达.你告诉妈妈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明母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琳达.可是琳达是她看着长大的.她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琳达.如今突然变成这样真的让她难以接受.

    “妈妈.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你难道以为我喊一声妈.你还真是我妈了不成.”

    “奶奶.欢欢的手好疼啊.奶奶.”

    正在明母还沒有从事实中缓过劲的时候.她听到了欢欢一声声痛苦的声音.

    “你快点把欢欢放了.欢欢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啊.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尽管说.不要伤害欢欢.”

    明母担心的看着挂在高空中的欢欢.眼中含着泪花.

    琳达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沒有回答她.转身对着走廊上的黑衣男子开口说道:“把人给我带出來.现在是时候让她们团聚了.”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