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达紧紧的揪着明母的头发往后拉.这样的动作让明母疼得紧皱着眉头.硬生生的承受着这样的痛苦.

    一边的康乐乐见状.不顾身上的疼痛.坐起身用尽全身力气用头狠狠地撞着琳达的肚子.

    突然传來的疼痛让琳达松手.肚子上传來的剧烈疼痛让琳达额头冒汗.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肚子.狠毒的看着康乐乐.

    “贱人.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这个贱人居然敢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袭她.她一定要她跪在她面前求饶.

    “伯母.您沒事吧.”

    康乐乐沒有理会她.转头自责的看着明母.

    都怪她.如果不是因为她.今天欢欢和明母就不会因为她受到牵连.要是这次她们有个什么意外她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我沒事.”

    明母此时已经沒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她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此时她最希望的就是欢欢不要受到伤害.希望她的老公和儿子能早点找到她们.

    “去.把那个野种的绳子放了.我倒要看看这么高的地方摔來会成什么样子.”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放了欢欢.”

    康乐乐惊恐的看着琳达.此时她才深深的感到惧怕.不是对琳达的惧怕.而是害怕欢欢受到伤害.

    那么高的地方摔來一定会沒命的.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琳达.你一定会不得好死.一定会遭天谴的.”

    明母爬到她的面前愤怒的瞪着她.咬牙切齿的怒骂着她.

    “放.”

    琳达沒有理会她们.转身盯着欢欢.眼中的毒辣的眼神越发浓烈.

    “不……琳达.只要你不伤害欢欢.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伤害欢欢.”

    康乐乐此时已经到崩溃的边缘.她低声哀求着琳达.希望她能放过欢欢.

    “现在不嘴硬了.我的要求不高.给我跪着磕十个响头.磕一个说一声康乐乐是贱人.”

    康乐乐颓废的坐在地上.眼眶红红的看着欢欢娇小的身影.

    不知道欢欢现在怎么样了.她是昏迷过去了么.

    “怎么.不敢了.我可是沒耐心等你.”

    说着.她举起一只手准备命令黑衣男子.

    “我磕.我磕.求你放过欢欢.我求求你了.我是贱人……我是贱人……”

    康乐乐转头惊慌的看着她.把恨意深深的埋藏在心中.

    地上不断的传來闷响声.康乐乐一直对琳达磕头.为了救欢欢.她好似不知道疼痛一样.

    “把那个野种放來吧.扔到她们这里來.免得吊在那里影响我的心情.顺便把这俩个也松绑了.这个样子她们逃不到哪里去.”

    这个地方在偏僻的山上.她选了好久呢.明赤璀一时半会儿肯定找不到这个地方.等她把康乐乐她们折磨的不成样的时候.仍在这里自生自灭.是死是活就不关她的事了.即使明赤璀再大的本事.恐怕赶來这里的时候康乐乐已经奄奄一息了吧.

    越想.她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显.她现在倒是非常的期待这一幕了.如果康乐乐死了那就更好不过了.

    欢欢被黑衣男人房在了康乐乐的身边.康乐乐看着昏迷不醒的欢欢.她心疼得快要窒息.

    她忍住身体的疼痛抱起欢欢.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欢欢的额头上.用温柔的声音呼唤着欢欢.“欢欢.快醒醒.妈咪在这里.不会让欢欢受到伤害的.对不起.都是妈咪不好.牵连了你和奶奶.”

    看着欢欢紧紧闭着眼睛.好似一个沒有生气的洋娃娃.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欢欢.你能听见妈咪跟你说话吗.快醒醒.爹地一定会把我们接回家的.我们要平安的等爹地來就我们.”

    明母看着康乐乐深情的对欢欢讲话.她也情不自禁的跟着流泪.走到康乐乐的身边.看着她怀中的欢欢.十分心疼.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到底对我孙女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只是这种药效对小孩來说承受不起.她现在可是我的筹码.我怎么会让她死呢.”

    她丝毫不把几人放在眼里.对明母也是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

    回到家中.明赤璀换好鞋一刻也沒有停留.直接上楼.

    昨晚乐乐沒有回家.他想她想的发疯.估计现在已经回來了吧.

    他发誓以后坚决不会让这个女人再离开他.尤其是不回家过夜.他更不能忍受这一点.昨晚她沒有在家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孤零零的床上.他可是失眠了一个晚上呢.

    走进房间.他把公文包扔在沙发上.迫不及待的打开内室的门.大声的说道:“老婆.我回來了.快点出來迎接我吧.”

    沒有得到回应.明赤璀皱着眉头四处找了一.依然沒有看到她的影子.难道这个女人还沒有回來.她是不是出去一个晚上就已经把独守空闺的他忘了.

    “赵婶.乐乐还沒有回來么.”

    他楼走进厨房.疑惑的看着赵婶.

    “沒有回來啊.今天乐乐沒有回來.她昨天早上出去的时候只说晚上不回來.让我不要给她留门.至于什么时候回來她沒有说.”

    还沒有回來.昨天她打电话不是告诉他一早就会回家的么.

    难道在林若晨那里玩得太嗨忘记回家了.该死的女人.等她回來他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她.让她长长记性.

    “我知道了.我妈和欢欢回家沒有.”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着赵婶.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全是康乐乐的影子.

    “还沒有呢.这个点应该在回來的路上了吧.”

    明赤璀转身走出厨房.來到大厅.无聊的打开电视.却根本沒有认真的看.手中拿着遥控器不断的调着电视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天已经渐渐变黑.康乐乐依然沒有回來.而接欢欢回家的明母和欢欢也沒有回家.明赤璀坐在沙发生眉头一直紧皱着.沉默不语.

    “赵婶.你给我妈打个电话.问她们去哪儿了.这个时候都还沒有回來.”

    “是.”

    赵婶刚刚走到电话旁边.就听到打开铁门的声音.她转身高兴的对明赤璀说道:“您看.现在不用打电话了.一定是太太她们回來了.”

    司机走进大门.走到明赤璀的身边把车钥匙递到他的面前.“少爷.钥匙交给您.”

    “我妈和欢欢呢.”

    为什么只有司机一个人回來.难道欢欢她们沒有和司机一起回來.

    “太太说今天难得去接小小姐一次.所以她不和小小姐回家吃晚饭了.本來能早一点回來告诉您的.但是路上堵车.所以就回來晚了.”

    家里只剩他一个主人.晚餐他根本就沒有心思吃.只是随意的吃了一点东西便上楼了.

    回到房间.看着宽大的房间.他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孤单.沒有乐乐在身边的日子对他來说就是一种煎熬.让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好沒意义.

    忍不住想要听到康乐乐的声音.他拿出手机拨打着她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次都是在关机状态.

    这个傻女人难道又忘了给手机充电了么.总是这么大大咧咧的样子.真的让人很担心.

    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也和他一样思念着彼此.

    算了.今天就饶了她.如果今晚她还是不回來的话.明天等她回來他一定让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躺在床上丝毫沒有睡意.他烦躁的起身走到外室.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走向书房.看來今晚只能在书房度过了.

    早上.用工作來消磨时间的明赤璀回到房间.收拾了一番提着包包楼.

    “少爷.昨晚太太和欢欢一直都沒有回來.打太太的电话根本就沒人接.”

    赵婶看见楼梯上的明赤璀.还沒等他楼.她已经焦急的走了上去.

    “昨晚为什么不跟我讲.”

    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了呢.平时他妈除了去接欢欢就是和她的几个好姐妹聚一聚.可是从來沒有夜不归宿.更沒有带着欢欢不回家的.

    “昨晚我上楼去敲门了.可是打开您的房间一个人也沒有.后面我听见开车的声音以为您出去了.我给您打电话一直都沒人接.”

    昨晚他把电话放在房间的.他一个晚上都待在书房自然不知道有人打电话在手机上.

    “你是说昨晚听见门外开车的声音.”

    “是.”

    明赤璀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十几秒的时间他已经猜出了整件事情.

    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设计的.那么现在欢欢她们随时都会有危险.

    他派了几个得力助手调查整件事情.拿着外套匆匆的离开了明家.

    十分钟的时间.车子停在了林若晨家门口.明赤璀面无表情的走到门口大力的敲打着门.

    “谁啊.”

    林若晨睡意朦胧的打开门.迎面扑來一股冷意让她不禁哆嗦了一.睡意全无.

    “明赤璀.你怎么会來这里.”

    “乐乐呢.”

    明赤璀沒心情听她说些废话.直入主題.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