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乐乐谨慎的把欢欢抱在怀里.用身体挡住明母的身体.她嘲讽的笑意越來越浓烈.轻声回应着琳达.“我笑你很可笑.”

    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二十多年的光阴活在这样偏激的思想中.如果她能想得开明.她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怜.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如今怪不了任何人.

    “我不需要你的可怜.你的小命可是在我手中.说话最好给我小心点.要是让我不开心了.你怀中这个小杂种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慢慢蹲身子.眼睛阴险的看着康乐乐怀中的欢欢.好似在打着什么主意.

    “我不是小杂种.你这个坏女人.等我爹地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一定要让我爹地狠狠地揍你一顿.让你跪着给我妈咪道歉.”

    妈咪现在的伤都是被这个女人害的.她一定要让爹地替妈咪讨回公道.也把她身上打得皮开肉绽.

    “欢欢.不要跟这种心肠歹毒的说话.她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报应的.等你爹地找到我们的时候.就是她受到惩罚的时候.”

    康乐乐身后的明母愤怒的看着琳达.她如果现在有力气挣扎的话.她真的很想亲手教训琳达一顿.她把她骗得真的好惨.

    “心肠歹毒.呵呵……您忘了您以前是怎么夸奖我的么.怎么现在要这样评价我呢.真的让我好伤心呢.你身边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心肠歹毒.如果不是她亲手毁了我曾经拥有的一切.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琳达.直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曾经拥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亲手毁掉的.怪不得任何人.你只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安心的借口罢了.”

    明母好笑的看着琳达.直到现在她还执迷不悟.她已经陷得太深.无法自拔了.

    十几辆车在偏僻的高速公路上奔着.明赤璀的车跑在最前面.此时油门已经踩到底.车子快得就像快要起來一般.他依然嫌速度太慢.

    罗残的车子紧跟其后.阴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他知道乐乐在何处时.他已经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到她的身边.不知道此时的乐乐是不是平安的.也不知道她此时有沒有受伤.

    不一会儿的时间.十几辆车子停在了一个地室的仓库门口.警察们把整个仓库团团包围住.就连一只苍蝇都躲不过.

    明赤璀迫不及待的走到仓库的铁门口.看着禁闭的大门.他心急如焚.想也沒想.他退后几步.猛地走上前把铁门踹开.一个人冲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明赤璀大步的向前走着.他不断的环视周围.眼睛努力的搜索康乐乐的影子.

    “你们都给我闭嘴.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杀了你们.”

    此时琳达已经被她们彻底激怒.她情绪激动的绕到明母的面前.趁康乐乐不注意的时候.高跟鞋狠狠地踹在明母的肚子上.

    “琳达.你干什么.你还有沒有良心.以前伯母怎么对你的我想你心里十分清楚吧.你现在这么对她.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康乐乐气急.不顾身上的疼痛.她抱着欢欢挡在了明母的面前.眼神冰冷的看着琳达说道:“有什么你冲我來.这些事情跟她们沒有任何关系.放了她们.我随你处置.”

    此时的琳达已经快疯了.现在她最希望的就是能让欢欢和伯母逃出去.这样她们就会安全了.到时候再告诉赤璀她的地点來就她.

    “呵呵……康乐乐.你会不会想得太天真了.放她们走.去给明赤璀通风报信么.你这个贱人.敢在我面前耍心眼.看我不打死你.”

    琳达说着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康乐乐的脸上.本來就虚弱的她.爱了一巴掌后.只觉得眼前一黑.越來越想睡觉.可是她的意念告诉她.现在不是她睡觉的时候.如果她闭上眼睛.受到伤害的人就是欢欢和伯母.

    “乐乐……”

    当明赤璀看到抱着欢欢的康乐乐.他几乎已经站不稳身子了.震惊的看着康乐乐惨不忍睹的样子.身子微微轻颤.

    “赤……璀.”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明赤璀.康乐乐仿佛看到救星了一眼.眼角带着喜悦的笑意.

    “爹地.妈咪受伤了.快点救救妈咪.”

    看到明赤璀的出现.一直坚强的欢欢再也忍不住.她晶莹的眼泪顺着眼眶滴落出來.她知道此时她们得救了.只要爹地出现她们一定都会活着出去的.爹地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的.

    “赤璀.琳达已经疯了.她已经疯了.你要小心啊.”

    明母含着眼泪看着明赤璀.此时的琳达已经不是以前的琳达.只要她愤怒.任何人她都会伤害.她不希望他的儿子因为救她们受到伤害.

    “你终于还是來了.可是康乐乐还沒有被我折磨死怎么办.你看.她现在正好端端的看着你笑呢.”

    琳达伸手揪着康乐乐的头发.用指甲深深的刮在康乐乐受伤的脸蛋上.那残酷的笑意越发浓烈.

    “琳达.放开她们.否则我让你痛苦百倍.”

    此时的明赤璀已经崩溃.他看着坚强的康乐乐忍着疼痛一声不吭.他的心好像被人挖空一般.疼到窒息.

    “心疼了.明赤璀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既然我敢做这样的事情我就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今天我就让你失去爱人的痛苦.那种感觉真的很棒……”

    她脸上的笑意越來越明显.手上更加的用力.

    因为怀中抱着欢欢.康乐乐根本就沒有反抗的余地.那种疼得钻心的感觉让她感觉自己的神经已经麻痹.可是她现在不能倒.

    “我发誓.你一定会为了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的.”

    明赤璀紧紧的握着拳头.额头青筋突起.他现在恨不得过去杀了琳达.此时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但是乐乐她们都在她的手中.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乐乐受苦.

    罗残带着警察进來以后.看着遍体鳞伤的康乐乐.他震惊的快要倒.他一点都不相信那是乐乐.琳达怎么用这么残忍的手段來对乐乐.

    “琳达.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了她们.给你一条活路.”

    罗残站在明赤璀的身边.心情也和明赤璀一般.恨不得立马杀了琳达.

    “活路.打从我劫持康乐乐的时候就沒想过能活着.今天就算是我死.我也要带着她们三人陪我一起死.明赤璀我要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

    她情绪激动的说着.眼睛带着恨意看着明赤璀.

    明母看着她的注意力已经被分散.她小心翼翼的挪着身体.眼睛暗示着明赤璀.要他做好准备.

    看懂了明母的意思.明赤璀眼神十分危险的看着琳达说道:“你恨的人是我.跟她们沒有关系.如果你把她们放了.我会选择让你活着.不然就是死不如死.让你想死都是一种奢望.”

    他明赤璀只要说到就能做到.让她生不如死他都觉得便宜了琳达.

    就在这时.明母猛地扑向琳达.死死的把她摁倒在地.明赤璀见状跑到琳达面前狠狠地把她踢开.犹豫力气过大.琳达被摔出去十几米远.她早已沒有力气挣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明赤璀扑到康乐乐的面前.心疼的看着她面目全非的脸.眼眶红得吓人.

    ***

    医院.重症监护室.明赤璀趴在窗外看着康乐乐的身影.眼中带着冷意.让人不敢靠近.

    “赤璀.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照看着.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身后.明母无奈的看着明赤璀的背影.整整三天了.她的儿子一刻也沒有休息过.一直守在病房外.她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会扛不住.

    “我沒事.”

    他只是淡淡的回应了明母.眼睛一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康乐乐.声音略带沙哑.

    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乐乐能早点醒过來.看着她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他的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万般难受.

    “你这样身体会累垮的.难道你想等康乐乐醒來的时候发现你也病倒了吗.”

    她有些生气的看着明赤璀.身体是最重要的.现在他必须要照顾好自己才能在康乐乐醒來的时候照顾她.再这么去她真担心他会出事.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沒事就回去吧.”

    不想再听她多说.明赤璀冷淡的回应她以后再也不说一句话.任由明母怎么劝他.他都倔强的一动不动.

    看着他的背影.明母还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便再也沒有声音.随后无奈的摇摇头.转身离开.

    病房内只剩他一人.他再也不掩饰自己的脆弱.眼睛红红的看着被隔离的康乐乐.

    乐乐.你一定要早点醒來.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我答应过你的.要给你一个最美好的婚礼.等你醒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一辈子再也不分开.

    罗氏.

    罗残站在窗前听着.秘书汇报乐乐的情况.好一会儿的时间他转身看着秘书.声音中带着冷意的说道:“让林若晨來见我.”

章节目录

辣妻束手就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季艾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季艾暖并收藏全本小说辣妻束手就擒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