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沐小小期待的眼神。苏岩舀了一勺蛋羹。“嗯。很香很滑。好吃。”说完又舀了一勺粥。“闻起來很香啊。”

    “怎么样。”

    “嗯。很好吃。和上次的感觉一样……”苏岩说着将沐小小拉到身边。握住她的双手。“很有家的感觉。”说着执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一吻。

    “你喜欢就好。”这样温馨的场景让沐小小心中也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家的感觉。家。是什么感觉。在她的记忆中。最早的家的记忆。是刺鼻的酒味。是妈妈的痛哭和求饶。是那个男人的怒骂和拳头……

    沐小小心头一痛。第一时间更新 很快抽回了手。“你快吃吧。”说着回了厨房。弄自己的那一份去了。

    同居后的第一个早上。苏岩和沐小小坐在一起。共进早餐。气氛融洽。

    饭后。沐小小将餐具收进洗碗池。苏岩也跟了进來。从背后拥着她。“小可爱。我以后每天都要吃这样的早餐。”

    男人有点儿孩子气的要求道。沐小小笑着拍拍他的手:“知道了。你先出去。我洗碗。”

    男人磨磨蹭蹭的又是在她脸上、耳后亲吻腻歪了一会儿。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厨房中的沐小小。一边洗碗。却一边陷入了深思……

    沐小小和苏岩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每天两人一起上班。一起班。上班的时候沐小小坚持提前一个街口车。然后步行上班。中午。两人有时候一起出去吃。苏岩忙的时候两人叫外卖在办公室吃。

    除了忙公事的时候。苏岩一本正经。甚至有点儿凶。但是。一旦有空了。就会将沐小小传进办公室。柔情密语的腻歪一番。又亲又摸的折腾。还美其名曰是为了让她快点儿适应他的接触。

    沐小小其实丝毫不排斥苏岩对她的那些亲近举动。甚至是有点儿喜欢的。可能是因为苏岩总是很温柔的对她吧。但是。她心底又知道。她和苏岩之间沒有真的感情。两人各有目的。所以。她虽然心中不排斥。却也沒有放任自己的感情。她紧紧的守住了自己偶尔乱跳的心。

    因为她的坚持。苏岩一直沒有來硬的。每个晚上。他总是在她睡着之后再回房。抱着她睡。这样沒有性的同床共枕总是让沐小小心中忐忑。生怕某一天。这个男人控制不住。

    好在。苏岩沒有让沐小小失望。偶尔有时候太过激情的时候。他都会在关键时刻停。询问她的意思。有时候。他也会在被沐小小拒绝之后离开。睡在客房。

    而沐小小对苏岩这种君子行为的奖励就是做好吃的安慰他。当然。这是沐小小自己的想法。所以。苏岩的早餐和晚餐越來越讲究。也让苏岩慢慢的喜欢上了在家里吃饭。说只有吃沐小小做的饭。才有家的感觉。

    两人这样的情况让沐小小很满意。她也偶尔会在苏岩洗澡的时候。偷了他的钥匙然后去书房。查看保险箱的情况。可惜。两次。都沒有收获。加上时间紧迫。她又怕被苏岩发现。所以。沐小小后來采取了新的方法。就是观察当天苏岩有沒有带新的文件回家。这样也省得她去查看保险箱了。

    神秘人每三天就给她打一次电话。第一时间更新 询问数据的情况。沐小小如实相告。猜测那些数据有可能不在苏岩家里。而是在公司。

    神秘人让沐小小想办法查看一公司的保险箱。沐小小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所以沒有拒绝。

    ……

    苏岩的粉红约会被沐小小全部推掉了。理由很正当。因为苏岩真的很忙。和dmc的合作在推进。要弄一个规模宏大的制药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建厂房、进设备、人员配备等等。很多事要做。

    而沐小小唯一推不掉的就是谢然。

    谢然以合作伙伴的身份。要约苏岩。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沐小小都沒有办法推拒。沐小小告诉自己不必在意。因为她不是苏岩真的女朋友。她不吃醋。同居女友的关系只是让她有机会进出苏岩家里的书房。只是有利于她拿到她想要的东西。所以。很多时间。她不但不推拒谢然的邀约。反而在时间安排上。为苏岩腾出了时间。为谢然制造机会。

    转眼。沐小小和苏岩已经同居一个月了。眼看着圣诞节就要到了。公司里每人都得到一份礼物。加上圣诞节那天刚好是周五。公司按例要举行一个圣诞酒会。所以。这几天特别的忙。

    好不容易又帮苏岩推掉一个私人约会。一看时间。早就已经过了班时间了。看着苏岩的办公室门还紧紧的闭着。里面。苏岩和几位高管正在开会。沐小小也不好离开。只能等着。

    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之后。沐小小接到戴菲菲的电话。邀她一起过圣诞节。

    “咦。大美女。不是吧。难道圣诞节沒有帅哥陪吗。”沐小小很意外。以往这样的节日。戴菲菲身边总是有帅哥陪着一起过的。

    “唉。别说了。还不是那个可恶的君纬。有他挡着。还有哪个男人敢约我啊。”戴菲菲不悦的说。

    “他还缠着你。”沐小小很意外。那位君大少不是只和处第一时间更新 他都逼得戴菲菲去召男妓。怎么还不放过菲菲。

    “唉。那变态男人找到那晚我召的鸭子。将人狠狠的打了一顿。那鸭子吃不住拳头。最后实话实说。说他那晚只收钱沒办事。然后。君纬就缠得更厉害了……”戴菲菲欲哭无泪的说。

    沐小小听了之后。对戴菲菲无限同情。“唉。那好吧。姐们儿。圣诞节陪你。”沐小小知道戴菲菲肯定心情不好。这时候。不就是需要她这种好姐们去安抚的吗。

    沐小小才挂了电话。简一峰就走了过來。将一份名单交给她。“这是这次圣诞酒会邀请人的名单。虽然我们发了请柬。但是。你还是要打电话过去。一一确认。当然。记住。是打他们助理或秘书的电话。”

    恒瑞做事就是这样。面面俱到。当然。有时候。沐小小觉得是多此一举。

    恒瑞在东余市是首屈一指的大企业。被邀请的对象哪个不卖三分面子。难道还有谁会傻得不來吗。虽然说是休闲的酒会。但是。却是一种非同一般的交际。很多关系。很多合作。就是在这样的酒会上开始的。

    但是。简一峰这样的交代。沐小小还是得乖乖去做。

    可是。当她的目光看到中间一个名字时。她整个人愣住了。

    好一会儿之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才回身。“那个。简助理。这个永昌药业好像不是东余市的。怎么也要邀请啊。”沐小小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來和平时沒有两样。

    简一峰头也不抬的说:“你不知道吗。永昌药业的***來东余投资了。还是做他的老本行。我们这次和dmc合作的也是制药。虽然说同行相忌。但是。听说这位***和我们老总裁是多年的好友。所以。老总裁特意交代。要邀请他。”

    沐小小只觉得大脑里轰隆隆的一片。仿佛响雷滚过一般。

    來东余投资。和老总裁是多年的好友。

    那个人居然和苏岩的父亲是好友。。。

    “小小。我们快离开这里。他说他明天还会來。”妈妈沐兰的话忽然响在脑海里。只是那个男人后來并沒有出现。她都以为他不会出现了。可是。却沒有想到。他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

    沐小小的心有点儿慌。

    忽然。苏岩的办公室门打开。几位高管陆陆续续的走了出來。沐小小看着那份名单。看着那三个字。低声问道:“简助理。这名单上的客人。明天打电话通知可以吗。现在已经是班时间了。估计人家也不在。”

    简一峰点点头。坐直了身子。动了动肩膀。“我倒忘记了。都班了。”

    “苏总听到简助理这话。该给你加工资了。”沐小小放名单。笑着说。

    简一峰却看着沐小小的神色。“沐秘书。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啊。”

    沐小小愣了愣。她表现得很明显吗。“沒什么。班了。”沐小小一边说一边低头收拾东西。

    简一峰见她不说。也不再多问。毕竟沐小小的身份他是清楚的。估计全公司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沐小小已经和他的老板住到了一起。所以。他不能多管闲事。

    简一峰离开之后。沐小小等了一会儿。苏岩才出來。看着他拧着眉头的样子。沐小小不禁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很难办吗。”

    拧眉头是苏岩遇到麻烦事时的标准动作。当然。这也是沐小小这段时间观察的结果。

    苏岩很快露出笑容。“沒什么。一点儿小事。不说它。班了就该好好的放松。”苏岩说着上前牵起沐小小的手。然后拉着她进了电梯。“怎么脸色看起來不太好。”

    沐小小心中一惊。不自在的摇摇头。“沒什么。只是有点儿累了。”

    苏岩却皱起了眉头。“怎么。简助理交代你很多事做。”

    沐小小一听苏岩这样问。赶紧摇头。“不是不是。”生怕不小心就连累了简一峰。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