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男人的目光同样认真。声音醇厚如醉人的美酒。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晰。仿佛誓言一般。

    沐小小目光怔怔的望着他。心中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缠缠绕绕的生长。瞬间将她整个人都缚住了一般。

    这一刻。沐小小忘记了这个男人的博爱多情、忘记了那个粉红表格。此刻。唯有她和他。沐小小不再挣扎。鼓起勇气伸出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脖子……

    外面冬日阳光晴好。一片温暖和煦……

    床上的两人。火热的纠缠着……

    苏岩无疑是个温柔的男人。知道沐小小是第一次。他小心翼翼的对她。仿佛她是他手心的珍宝。他的目光温柔似水。他的动作轻柔如云。他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或轻或重的在她幼嫩的肌肤起舞。燃起一片片火焰……

    燃烧、燃烧。炙热的燃烧。仿佛要将两人都化为灰烬一般。

    身体里面那团火跟着他手的节奏。在升腾、在炫舞……沐小小以为自己会死在这种惊人的炽热中……

    “岩。。”一声不安的娇呼之后。她光裸的腿有些不安地蜷缩起來。这意识的动作却轻轻的擦过他精壮的腰。一刻沐小小就僵住了。

    苏岩却轻笑一声。缓缓的沉了身子。

    沐小小面色有些发白。发出一个很轻微的**。疼得有些喘不上气。指甲深深陷进他结实光滑的肌肤里。

    苏岩见她紧咬唇隐忍的样子。停了來。轻轻抚摸着她皱起的眉毛。低声问:“疼得厉害么。”一边询问着一边亲吻着她的脸。最后擒住她的唇。热烈的亲吻起來。分散她的注意力。

    撕裂的疼痛让沐小小几乎晕厥过去。虽然早就知道第一次会很痛。但是。却沒有想到会这么痛。

    “岩。好痛。。”沐小小意识的拒绝着他的推进。声音可怜巴巴的。

    苏岩一动不敢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掐着她的细腰。剧烈的喘息着。想要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是。越是想要冷静來。越是做不到。只好俯身去。一遍一遍的亲吻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安抚着:“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他的忍耐和亲吻终于再次让沐小小放松了來。体内升起一股陌生的感觉。让她有点儿无措。

    苏岩见她神色缓和來。这才慢慢的动作起來……

    厚重的窗帘营造了一个私密的空间。外。冬风呼啸。内。春色无边。

    ……

    一番**过后。苏岩紧紧的抱着沐小小。躺在床上。一边抚摸着她光裸的后背。一边轻声的问:“还痛不痛。”

    沐小小靠在他的肩头。听他这样一问。顿时烧红了脸。声音蚊子似的:“还有点儿。”

    其实哪只是一点儿了。她现在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苏岩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疼的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第一次是这样的。以后就会好了。乖。”

    沐小小乖乖的躺在他怀里。心里说不出來是什么感觉。终于还是将自己给交了出去。

    后悔吗。还是有点儿吧。毕竟保留了二十几年。刚才一时情动。就将自己交了出去。

    “苏岩。你喜欢我吗。”不知怎么的。沐小小又问了这个问題。

    苏岩眉头一皱。“你觉得我不喜欢你。会和你上床吗。”

    沐小小心中一叹。男人的性和爱总是分开的。苏岩的回答她很不满意。

    她知道现在说“爱”很矫情。但是。如果沒有爱。喜欢也是可以的啊。她不想自己第一次的对象对她只是无所谓、只是玩玩儿的态度。

    但是。沐小小沒有再问。她选择了沉默。因为她心里明镜似的清楚。她和苏岩。注定了不会成会真正的恋人。注定了不会走到一起。不管他现在对她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也不管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对他动心。当她在书房传出那些数据给神秘人时。她和他。就注定了站在对立面上。

    “怎么了。不高兴了。”见沐小小沒有说话。面色沉沉的。苏岩紧了紧手臂。将她更紧的拉进怀里。

    “沒有。”沐小小收起情绪。心中告诫自己。既然沒有结局。那么又何必较真呢。因为现实总是这样。受伤的总是那个较真的人。

    沐小小扬起笑脸。仰头在他的巴上主动的印一个吻。“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嗯。睡吧。睡了再起來吃饭。”苏岩嘴角含笑。一脸温柔的模样。

    ……

    沐小小这一觉就睡到了午三点过。醒來的时候床上已经只有她一个人了。不用面对那个男人。沐小小觉得自在了很多。只是。心中却不知道怎么的又觉得有点儿失落。

    挣扎着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换上家居服。沐小小看着镜中的自己。双颊泛红。精神不错。笑着对镜中的自己说道:“沐小小。你现在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女人了。”

    不过。真的很痛。沐小小不自在的扭了腰。

    走出卫生间。看到凌乱的大床上那一抹羞人的红。沐小小笑了。这也算是她的成长吧。正想着。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她才想到她还沒有吃中午饭。

    “也不知道苏岩有沒有叫吃的。”沐小小自言自语着打开了房门。准备楼觅食。

    才走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传來说话声。

    沐小小停了來。苏岩家來人了。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装束。沐小小觉得她还是不要去的好。虽然她和苏岩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但是。她并不想曝光两人之间的同居关系。

    但是。沐小小也沒有退回來。因为。她听到面的说话声是一男一女。男的是苏岩。女的却很陌生。但是。从苏岩对那女人说话的语气中。第一时间更新 她可以猜出。那女人和苏岩关系匪浅。

    沐小小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就开始过滤那份粉红表格。这女人。是粉红表格中的一员吗。

    “小璐年纪小。虽然任性了点儿。但是。她也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吓坏了。昨天回去之后就一直哭。你不要怪她……”

    听了这句话之后。沐小小一子就猜到了。这女人应该就是东余市市长千金。裴敏荔。

    裴敏荔的语气很哀伤、很内疚。甚至带着一丝哭腔。那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只听这声音。就能猜到这裴敏荔是一个温柔软糯的女子。这样哀求的声音是个男人都会心软的吧。

    “我沒有怪小璐。”苏岩的声音。中规中矩。用了一种陈诉事实的语气。

    “我听小璐说……你和你的助理秘书……在一起了。”转眼。裴敏荔就用了一种小心翼翼的语气问了这样一句话。

    楼梯口的沐小小脸上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果然不愧是市长千金。就算现在还不是苏太太。也敢上门问这样的话了。虽然不是质问。但是。苏岩会怎么回答呢。

    “裴小姐。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不辩真伪的人才是。”苏岩的声音有点儿冷。显然不喜欢裴敏荔问这个问題。

    楼梯口的沐小小却只觉得胸口一闷。有一种被大石压住的感觉。真伪。什么是真。什么是伪。

    “苏岩。我知道你喜欢玩儿。不过。也希望你稍微考虑一……别人的感受。”裴敏荔的声音带着几分凄楚的感觉。“你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不收敛一的话。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裴敏荔的声音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软。却明显带上了一种威胁的意味。

    “裴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岩的声音染上几分不悦。

    “你别生气。我沒有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不要玩儿得过了头。如果闹出什么事來。影响到恒瑞就不好了。”裴敏荔的语气带着几分忐忑。仿佛真的很怕苏岩生气一般。

    “多谢裴小姐关心。我怎么做事心中有数。我想休息了。”苏岩语气仍然不悦。不客气的了逐客令。

    “那……我明天再來看你。你别生气了。”裴敏荔似乎真的很怕苏岩生气。语气小心翼翼的。

    待到面响起关门声。沐小小才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在楼梯口又等了两分钟。才缓缓的往楼走去。

    楼。苏岩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听到脚步声响起。看向楼梯。见沐小小穿着可爱图案的家居服走了來。顿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醒了。”

    沐小小笑着点头。“有点儿饿了。所以來看看有什么吃的。”

    “说起來我也饿了。”苏岩摸着肚子皱着眉头说。

    沐小小的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两杯茶上。笑着问:“有客人來。”

    “嗯。裴小姐听说我受伤了。來看我。”苏岩沒有丝毫隐瞒。让沐小小有点儿意外。

    “裴小姐。就是那位市长千金。”沐小小想了一会儿之后说。“我记得昨天那个周小璐就是她表妹啊。”

    “嗯。她们是表姐妹。”苏岩起身迎向沐小小。单手揽住她的腰。低头就要亲吻她。沐小小却偏过头。再次问道:“我记得这两姐妹都喜欢你的呢。那你喜欢哪一位呢。”

    偷袭失败的苏岩笑着说:“我喜欢你。”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