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到了。但是。付出的代价比原先大了很多。”简一峰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沐小小面色微微一白。是那个神秘人在从中捣乱吗。

    沐小小知道。这次恒瑞进军制药业。投入是很大的。所有的预算浮动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如果地皮这一块儿投入超出了最高预算。那么。后续的资金就会一直吃紧。甚至超出预算。这事。控制不好。就会让恒瑞的流动资金出问題……

    沐小小越想头皮越发麻。造成如今这个局面。是不是因为她的泄密。

    沐小小看着简一峰在查看预算。默默的走开了。怪不得刚才苏岩那么生气。沐小小心中愧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想着要怎么安抚苏岩的情绪。

    半个小时后。当沐小小带着在面餐厅亲手做的午饭站在苏岩的办公室前时。简一峰却告诉她。苏岩出去了。

    “他是去吃饭了吗。”沐小小问道。

    “应该是吧。裴小姐刚才來找苏总。然后两个人一起出去了。”简一峰实话实说。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沐小小的反应。

    沐小小一愣。裴小姐。那位声音温柔得不得了的市长千金。

    这段时间。苏岩去任何地方都会打电话给她说一声的。但是。今天她不在这儿。他也沒有给她说一声就走了。沐小小自嘲的笑了笑。第一时间更新 她算什么啊。只是一个小秘书而已。人家堂堂大总裁凭什么去哪里都要给她交代啊。想到这里。沐小小努力的平复着情绪。然后将手中原本打算给苏岩的午餐递给了简一峰……

    午两点了。苏岩也沒有出现。沐小小坐在位置上。心神不宁。焦躁了很久之后。沐小小终于还是坐不住了。请了半天假。直奔医院而去。她想见妈妈沐兰。

    可是。在病房里。却沒有看到妈妈沐兰。沐小小心中发慌。还好那神秘人派來保护妈妈的大块头还在外面。“请问。我妈妈去哪儿了。”

    大块头看了沐小小一眼。低头玩着手机。“推去做检查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放心好了。有人跟着你妈妈。不会有事的。”

    沐小小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大块头说的“有人”指的是那名清新美女。想到今天神秘人在拍卖的时候给苏岩捣乱。沐小小小心翼翼的坐了來。看着大块头。笑着问:“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大哥的名字呢。”

    大块头玩得正起劲儿。头也不抬的说:“张远。”

    “张远哥。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在这儿照顾我妈妈。”沐小小笑着套近乎。想要了解神秘人更多的消息。

    张远继续玩着手机。“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沐小小咬着唇。“张远哥的身材这么好。第一时间更新 都是因为练武练的吗。”沐小小笑着夸赞。目光落在张远结实的手臂上。

    人嘛。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张远也不过三十多岁。听到沐小小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夸他身材好。心情当然也会好了。抬头笑着看了沐小小一眼。“嗯。从小就练武。”

    “是在武术学校吗。”沐小小双眼发亮。越发的好奇了。

    张远看着沐小小晶亮的眼镜。笑道:“不是。在武馆学的。”

    “武馆。”沐小小一脸的震惊。“感觉好厉害啊。是不是和电视上演的《叶问》那样的武馆。”

    “差不多吧。”张远看着沐小小震惊又崇拜的样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东余市沒有听说有什么武馆啊。”沐小小转瞬又皱眉说道。

    “这边是沒有。云海有。云海以前最出名的就是铁拳武馆和黑龙会馆……”张远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不过。现在也都沒有了。”一副不想在说的样子。然后低头继续玩起了手机。

    沐小小皱眉。云海市。这张远是云海人。那是不是那神秘人也是云海人。

    太多的事沐小小想不通。不过。她也知道。她如今是毫无选择的。只希望妈妈能快点儿做手术。快点儿好起來……

    “小小。你怎么來了。”妈妈沐兰的声音让沐小小一子回了神。

    “妈。检查完了。感觉怎么样。”沐小小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妈妈沐兰。心疼的上前。

    “妈沒事。”沐兰露出一个微弱的笑。“今天不是上班吗。你怎么过來了。”

    沐小小陪着妈妈沐兰进了病房。和冯娟一起将她扶上病床。“明天是圣诞节。公司提前放假。所以我就过來了。”沐小小笑着撒谎。眼都不眨。

    沐小小看着病床上瘦了好多的妈妈。心中难受极了。但是。脸上却还是露出笑容。“妈妈。明天圣诞节。我们要怎么过啊。”

    “外国人的节。有什么好过的。再说。在医院里。怎么过啊。”

    “就是因为在医院里。所以才要好好的过过节。喜庆一啊。”沐小小笑着拉着妈妈沐兰的手。“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过圣诞节呢。”

    “是啊。沐阿姨。小小说得对。在医院过过节。喜庆一。心情也会好点儿的。”边上。一直跟着沒有说话的“小清新”适时开口了。

    沐小小抬头对她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好好好。我的小小说怎么过就怎么过。”沐兰终于也不再推拒。

    沐小小见妈妈答应了。笑着和她讨论着要怎么过节。这一聊就是一个多钟头。直到沐小小看着妈妈沐兰脸上露出疲倦之色。这才哄着她睡了。

    走出病房。沐小小心情沉重的去了妈妈沐兰的主治医生那儿。妈妈沐兰的肾透析是半个月一次。其他的检查一般也是在上午。而且。今天明明不是检查的日子……

    沐小小一直在医院陪着妈妈沐兰。一直到晚上九点。苏岩的电话才打了过來。

    “小可爱。简助理说你去医院了。伯母的病情怎么样了。”电话那头。苏岩的声音已经回复了往昔的温柔和关切。

    可是。沐小小的心却沉沉的。午和妈妈的主治医生见过之后。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可是。在妈妈沐兰面前。她却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伤心难过。如今被苏岩这么一问。她一子就觉得鼻子发酸。眼泪一子就出來了。

    可是。她同样不想让苏岩知道。

    沐小小平复了一情绪。深呼吸了一。才说:“我妈还是老样子。”

    但是。苏岩还是听出了她的不对劲儿。“小可爱。你哭了。”苏岩的语气很担心的样子。“你还在医院是吗。我过來接你。”

    “不用了。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我。今晚想陪我妈妈。”沐小小小声的要求着。

    苏岩沉默了一。“好吧。你不要多想。一切都会好的……”

    沐小小茫然的听着电话那头男人安慰的话。无所谓的轻嗯了几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

    回到病房的沐小小静静的坐在妈妈沐兰的病床前。其实刚才她好想和妈妈说说那个男人的事。可是。她又知道。如果她说了的话。妈妈沐兰万不会像现在这般睡得这么安稳。

    那个男人对妈妈的伤害。是深入骨髓的。就算是她。现在回想起來。心灵的深处还是害怕的。

    想到明天的酒会。沐小小就皱紧了眉头。萧经理说那个男人和巢司长是朋友。希望明天不用和那个男人照面。

    沐小小叹息一声。却发现兜里的手机在震动着。沐小小掏出來一看。却是苏岩。这会儿都十点过了。他怎么又打过來了。

    沐小小疑惑着。走到阳台接起了电话。

    “小可爱。我在面。”电话接起來之后。苏岩的一句话让沐小小怔住了。“你來。”

    沐小小低头向一看。果然。那辆熟悉的车就停在面。

    “你怎么來了。”沐小小万分诧异。刚才不是说好她不回去了吗。

    “來吧。我想你了。”苏岩急促的说了一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皱眉。想她。这男人怎么说得出來。白天的时候一声不响的就和裴敏荔出去了。到刚才才给她打电话。一整天有美女相伴。这会儿到晚上了又來对她说想她。鬼才相信。

    不过。沐小小还是乖乖的去了。

    苏岩远远的看着沐小小走來。打开车门去迎她。看她穿得单薄。解开衣服将她裹进怀里。“來怎么不穿厚点儿。冷不冷。”说着拥着她就上了车。

    “我不是说了今晚要陪我妈妈的吗。你怎么來了。”沐小小从苏岩怀里抬起头來。疑惑的问。

    苏岩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记。“怎么。你不回去。我就不能來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么冷的天儿……”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苏岩心情很好的问。一脸笑容的样子哪里还看得出早上的愤怒和生气啊。

    沐小小叹息一声。“明天公司举办酒会。你会很忙。早点休息。养足精神……”

    “小可爱。你不在家我睡不着。”可是。苏岩带着点儿委屈的话却让沐小小愣住了。

    苏岩继续自顾自的说着:“我现在习惯了晚上睡觉要抱着你。可是。今天你不在。我睡不着。”

    沐小小眨巴着眼睛。瞪着眼前一脸认真模样的男人。

    苏岩看着沐小小呆愣的样子。眼底滑过一丝坏笑。低头擒住她微张的唇瓣。辗转吮吸起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