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格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装饰豪华。大大的落地窗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着。

    沐小小进门就看到了那抹身影。她身后为她带路的中年男子识趣的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她站定在房门口。深呼吸了一。才开口道:“你找我。”语气很冷漠。

    那人一动不动。也不回答沐小小。仿佛被窗外的风景吸引了一般。

    沐小小看着这个高大的背影。心潮起伏。“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沒有太多的时间。”

    “站在高处的感觉真好。仿佛将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底一般……”那人终于说话了。声音沉沉的。却非常有力。第一时间更新 中气十足的样子。说完之后。他终于转身看向沐小小。“小小。你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眼前的男人年逾五十。一张脸因为保养得宜。看起來依然年轻。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男子。他一脸的笑容。很亲切的样子。可是。沐小小沒有忽略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冷厉。

    “怎么。好久沒有见到爸爸。不高兴吗。”男人笑着走向沐小小。脸上带着几分激动的神色。

    是的。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她的亲生父亲。永昌药业主席。江大海。

    看着他逼近。沐小小意识的后退一步。后背紧紧地贴在门上。眼神防备的看着他。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爸爸。你觉得你配得上这两个字吗。”

    江大海终于停了脚步。深深的看了沐小小一眼。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我知道你和你妈都还在怪我。”

    “我们不怪你。因为我们和你沒关系。所以。请你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沐小小忽然站直了身子。向前走了一步。扬起小脸。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大海听了沐小小的话。面上顿时露出难过的表情。他低了头。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了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后指着旁边的沙发。“坐吧。”

    “不用了。有事就说吧。沒事我就走了。”沐小小站在原地沒有动。她不觉得她和这个男人有坐來交谈的必要。她也不觉得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我知道你妈病得很严重……”

    “够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妈妈已经那样了。你还想要怎么折磨她。”沐小小一听到他提到妈妈的病。整个人就激动起來。双手握拳。几乎咆哮起來。

    江大海看着这样激动的沐小小。垂眼帘。拿起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的摇晃起來。

    沐小小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第一时间更新 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她也从來不懂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其实。从她记事开始。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因为她有一对爱她的父母。而且。那时候。爸爸妈妈的感情也很好。很恩爱。可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幸福就消失了。

    爸爸每天总是醉醺醺的回家。然后殴打妈妈。一边打一边骂。有时候甚至还想动手打她。她很害怕。不过。妈妈一直保护着她。将她搂进怀里。死死的护着。任由爸爸对她拳打脚踢。

    沐小小不明白。妈妈那么好。爸爸怎么舍得那样的打妈妈、那样的骂妈妈。以前他们不是很恩爱吗。他们的感情不是很好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爸爸变得那么狠。他看她的眼神。从原來的关爱变成了厌恶……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久好久。久得沐小小觉得她和妈妈会死在爸爸的拳脚。后來。妈妈带着她逃走了……

    刚开始的时候。爸爸还会四处找她们母女。她和妈妈过着相依为命。东躲**的日子……

    再后來。爸爸似乎也终于放弃了。她才和妈妈过上了平静的日子。她们从南湾搬到东余市。

    只是。第一时间更新 她沒有想到。会有一天。再和这个男人相遇。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伤害你们了。”江大海平静的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是。都过去了。所以。我们和你沒有任何的关系。如果你真的不会伤害我们的话。就请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沐小小冷冷的说。这个男人虽然给了她生命。但是。感情上。她并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甚至。有时候看到妈妈在梦魇中挣扎的时候。她都恨着自己和这个男人有血缘上的羁绊。

    对于沐小小的冷漠。江大海仿佛早已料到。所以。他并沒有生气。只是继续说道:“听说你和苏岩在一起了。苏岩这孩子我看着长大。是个好男人……”

    “我和谁在一起和你沒有关系。”沐小小再次冷声打断了江大海的话。

    “小小。爸爸是为了你好。苏岩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花了点儿。身边的女人太多。但是。你要真的想和他在一起的话。爸爸会帮你的。爸爸和苏岩的父亲……”江大海站起來。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关怀。

    “够了。我说了。我们和你沒有关系。我和谁在一起更不用你管。江大海。我永远也不会承认你是我爸爸。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大声的叫了起來。面红耳赤的瞪着江大海。然后转身拉开门跑了出去。

    房里。看着沐小小跑掉的背影。江大海面上怒意横生。一张脸变得狰狞可拍。手用力的一挥。手中的酒杯摔在墙角。鲜红的酒液浸在豪华的地毯上。留一个深深的印子……

    跑出房间的沐小小满脸都是泪水。冲进电梯之后死命的按着电梯的按钮。

    “请等等。”忽然。一个有点儿焦急的声音叫了起來。接着。快要关上的电梯门被一只手给格开了。

    沐小小慌慌张张的抹着眼泪。第一时间更新 默默的低着头。缩在角落里。

    “不好意思。”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沐小小摇摇头。沒有说话。依然低着头。

    电梯关了。往沉去。

    沐小小的眼泪滴答滴答的往落。突然。一张纸巾递到她面前。沐小小愣了一。接过纸巾说了声谢谢。

    “沒关系。”清朗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电梯里再次沉寂了去。沐小小低着头。心情不好的她。不愿去关注其他。只是。眼泪仿佛水龙头一般。开了就停不住。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却根本不受控制。一直不停的流着。

    “你。沒事吧。”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关切之色。这种來自于陌生人的关怀让沐小小心中微暖。深吸一口气。抹掉眼泪。抬头冲着那人露出一个微笑。“我沒事。谢谢。”

    眼前是一名和他的声音一般清朗的男子。一双带着点儿茶色的眼眸。带着几分关切之色。他一身咖啡色的休闲服。手中捧着相机。手指白皙修长。看起來。像是一名摄影师。

    沐小小很快低了头。

    那男子却愣住了。眼中满是惊艳之色。刚才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他还是诧异于女子的美丽。

    白净的小脸。很清纯。哭过的眼睛微微有点儿红。那带着水雾的瞳眸带着点儿迷茫。只在笑容绽放的刹那幻化出一片华彩……美丽只在刹那间一晃而过。

    “你好。我叫童海言。”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一张名片就出现在沐小小面前。

    沐小小愣了愣。有点儿反应不过來。可是。那男子却已经将他的名片塞到了沐小小手里。“千万不要扔掉。”

    沐小小傻傻的拿着他的名片。因为他的自來熟而转移了注意力。心中不再想着刚才的事。

    “记住。我叫童海言。你呢。”叫童海言的男人自说自话。

    “沐小小。”沐小小有点儿跟不上他的节奏。傻傻的回答。可是。回答了之后就后悔了。都不认识。她干吗告诉这人她叫什么名字啊。

    “沐小小。很好听。”童海言说着居然拿出一支笔。在他自己的掌心写了“沐小小”三个字。然后看向沐小小。“是这三个字吗。”

    沐小小傻傻的点头。

    童海言笑着收起笔。“我记住了。沐小小。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沐小小看着他握紧了拳头。将她的名字握在掌心。不禁皱起眉头來。她怎么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而且。这男人是不是太自來熟了。

    “虽然不知道你刚才是因为什么事伤心。但是。凡事看开点儿。也许这一刻你无比介意这件事。但是。过段时间再回想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其实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人啊。要学会向前看。不要总是为发生过的事难过。伤心。”童海言笑着说。笑容如阳光一般。那清朗的声音仿佛带着大海的气息。让沐小小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來。

    “谢谢你。”沐小小真诚的道谢。

    “谢什么。刚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朋友。朋友就不用这么客气。”童海言的笑很温暖。

    沐小小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人。幸好这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开了。“我到了。再见。童先生。”沐小小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离开的背影。忽然举起相机。对着她的背影按了快门……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