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小小已经很久沒有这么开心过了。午请了假去医院。请医生着手安排手术。

    医生很诧异。按说。寻找肾源的话。是靠运气的。并不是说有钱就可以。还要看是不是匹配。而且。沐小小的妈妈在医院等待合适的肾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医院方面也一直注意着。帮着寻找。一直都沒有好消息。如今。沐小小却來告诉他。她们自己找到了。虽然医生很疑惑。但是。却沒有过多的询问她们是怎么找到的。毕竟。这和他沒有关系。

    不过。沐小小并沒有将这事告诉妈妈沐兰。因为连她自己都有点儿不敢相信。前段时间。神秘人说有肾源的时候。她以为那就是妈妈活命的唯一希望。可是。沒想到。苏岩居然也找到了肾源。

    想到神秘人。沐小小的好心情忽然被打断了。她一个人躲在花园的角落里。拨通了神秘人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年的关系。神秘人很长一段时间沒有给她打电话了。

    电话接通之后。沐小小语气严肃的说:“先生。我想结束我和你的交易。”既然苏岩帮她找到了肾源。她妈妈就有救了。她就不必再和神秘人再有什么交集了。

    电话那头。神秘人听了她的话之后。笑了起來。声音很开怀的样子。仿佛心情很好。

    沐小小有点儿莫名其妙。但是。听到他的笑声。她却觉得心中不安。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姐。我知道苏总裁帮你母亲找到了肾源。”神秘人用陈述的语气说。仿佛这事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沒有一般。

    “是。他帮我找到了肾源。所以……”

    “所以。沐小姐不想继续帮我了。”虽然是疑问的话。却用了肯定的陈述语气。

    “是。”沐小小很坚定的说。

    那神秘人又笑了起來。沐小小的心在他的笑声中开始沉。“你笑什么。”

    神秘人终于收了声音。轻咳了两。清了清喉咙。“沐小姐。我们的交易开始了。就不是你想结束就能结束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沐小小心中一沉。神秘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沐小小疑惑的时候。神秘人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上次沐小姐给我传的数据。我可都好好的保留着。”

    神秘人的一句话瞬间让沐小小想了起來。她上次给神秘人传了恒瑞拍卖土地的相关数据。那就是她的把柄。只要神秘人将那些证据交出來。不管是给苏岩还是给检查机关。那么。侵犯商业秘密罪将落在她身上。

    沐小小瞬间苍白了脸。

    “沐小姐。你母亲能找到合适的肾源。我也开心。祝你母亲能尽快的好起來。也希望我们的合作能愉快的继续去。”神秘人笑着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沐小小身子一晃。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小姐。你沒事吧。”忽然。一大片阴影当头罩了來。

    沐小小有点儿茫然的抬头。却见一名米色大衣的男子站在她面前。

    “是你。”男子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接着。很快蹲。将沐小小扶起來。将她安置在一边的长椅上坐。

    沐小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了一般。任由男子将她扶坐在椅子上。

    看着沐小小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男子摇头失笑。“看來沐小姐不记得我了。我叫童海言。童话的童。大海的海。语言的言。”

    沐小小想了一。依然一脸茫然。

    童海言眼中露出失落的神色。“看來沐小姐是真的不记得了。圣诞节。瑞格大酒店的电梯。”

    沐小小听童海言这样说。终于想了起來。“你是那个摄影师。”

    童海言见沐小小终于想了起來。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看來我的名片沐小姐已经扔掉了吧。”

    沐小小面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他的名片她当真是扔掉了。

    童海言却仿佛毫不在意。又拿出了一张名片递到沐小小面前。这一次。沐小小郑重的接过名片。认真的看了起來。海云集团总裁特助。

    沐小小脸上一红。她记得上次他带着相机。还以为人家是摄影师。搞了半天不是。怪不得她刚才一说他是摄影师。他就知道她扔了他的名片。

    “不好意思。”沐小小低低的说了一声。将名片捏在手里。

    “沐小姐刚才你沒事吧。”重新认识之后。童海言忽然关切的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一边说还一边上上的打量着沐小小。

    “我沒事。”沐小小摇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那脸色惨白惨白的。怎么看怎么不像沒事的样子。

    童海言见沐小小不愿意说。也不再询问。而是转移了话題。“沐小姐怎么在这里。”

    “哦。我妈妈在这里住院。”也许是童海言的笑容很温暖。也许是两次不堪的时候都遇到他。看着他关切的眼神。沐小小不自觉地就放松了來。“童先生呢。你又怎么在医院。看你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童海言笑道:“來看望一位长辈。”

    “也是生病了吗。”

    “哦。不。他是医生。”

    话題说到这里。沐小小再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人都安静了來。气氛有点儿沉。让沐小小感觉有点儿尴尬。

    “刚才。谢谢童先生。我先上去了。”沐小小站起來微笑着说。

    童海言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担忧的看着她:“要不。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麻烦了。我沒事的。真的。”沐小小赶紧拒绝。毕竟她和这男人并不太熟。

    “沐小姐还记得上次我说的话吗。”

    上次。什么话。沐小小那时候本來就心情不好。哪里记得了那么多。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沉默的样子。心中失落。“上次我说。我们是朋友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沐小小听他这样说。也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虽然是萍水相逢。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來自他的关怀。

    “那作为朋友。送你上去。不为过吧。”童海言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沐小小失笑。却沒有再拒绝了。

    两人再沒有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一起走着。到了病房门口。童海言并沒有进去。只是意外的看了一眼守在外面的张远和小清新。然后和沐小小告了别。“次有空再來看望伯母。”

    沐小小礼貌的谢过他之后。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离开。心中叹息了一声。因为神秘人那些话产生的惊惧居然奇异的在和童海言的相处中被她淡化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沐小小平复了一情绪。推门进了病房。

    ……

    转眼就到了小年。公司要大年三十那天才放假。不过。沐小小的妈妈手术时间已经安排了來。所以。沐小小请了长假。守在医院。陪着妈妈沐兰。

    沐兰知道可以手术之后。既高兴又有点儿矛盾。自从住到医院來。她就觉得她是女儿的拖累。每次问到医药费的时候。沐小小都叫她不用操心这些事。可是。她怎么能不操心呢。女儿才大学毕业。虽然在恒瑞工作。但是。毕竟才去几个月。工资能有多少。她这个病。就是烧钱的。在医院里。每一天都在花钱……

    想到杨瑞在圣诞节之后就沒有再來。如今知道她要做手术了也沒有出现。甚至沒有打个电话过來。再加上。上次女儿的那个年轻老板來的时候。两人眉來眼去的样子。她心中就有点儿不安。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很多时候现实总是无奈的。她的病给了女儿太多的压力。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想要放弃了。可是。女儿却一直坚持着。如今终于要做手术。可是。做手术需要的钱少说也要十几万。这些钱。女儿哪里拿得出來。

    想到那个可能。沐兰就心中揪痛起來……

    沐小小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妈妈沐兰居然在哭。一子慌了。多少年了。不管生活再苦再累。身体再差再糟糕。妈妈沐兰都沒有哭过。可是。现在。妈妈沐兰却满脸泪水。

    “妈。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沐小小放手中的粥就跑到妈妈沐兰的床边。抓住她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满眼都是焦急和担忧。

    沐兰沒有想到女儿这么快就來了。赶紧抬手抹眼泪。露出笑容:“沒事沒事。妈妈想到要做手术了。以后可以一直陪着我家小小。妈妈就开心。”

    “哎呀。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呢。”沐小小放心來。松了一口气。

    母女俩亲亲热热的一边说话。一边吃粥。病房里。是不是传來轻轻的笑声。

    趁着沐小小在收拾的时候。沐兰忽然开口说:“小小。这次的手术费……”

    “妈。不是说了吗。钱的事你不用操心。我会解决的。你只要乖乖的听医生的话。养好身体迎接手术就好了。”沐小小笑着说。手术费的事。她已经和神秘人谈妥了。既然她还要继续和神秘人合作。那么。神秘人支付手术费她就觉得理所当然。

    而苏岩却一直以为沐小小是因为家有积蓄。所以。沐小小沒有主动提出來。他也沒有主动说要承担。

    而沐兰听到女儿这样说。眸光更沉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