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起來的时候。沐小小正在卫生间。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势。一片紫红色的淤痕。看起來还真的很吓人。

    苏岩从背后将沐小小抱进怀里。看着镜中的沐小小。目光落在她的脖子上。“还疼不疼。”抬起手。想要抚上她的脖子。却最终还是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沐小小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微微一笑。“不怎么疼了。只是看起來吓人而已。”沐小小说着安慰的话。轻轻的拍了拍苏岩放在她腰间的手。

    “对不起。小小。”苏岩将头放在沐小小的头上。巴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头发。“昨晚……”

    沐小小却忽然回身。捂住他的嘴。“我真的沒事。”眼神温柔无比的看着苏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小……”

    苏岩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么多年。母亲的事一直压在他心里。他一面恨着父亲。一面又像父亲当年一样的乱來。看着父亲被他气得跳脚。他心里就会觉得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可是。这么多年。这种快感在慢慢的消失。再看到他生气。他也得不到当初的那种快感了。

    看着苏岩面上又露出神伤的表情。沐小小双手捧着他的脸:“别这样。苏岩。那些都过去了。你要活的开开心心的。”

    苏岩看着沐小小这时候还在安慰他。心中又是一阵感动。不过。看着沐小小脖子上的伤。苏岩终究是内疚的。第一时间更新 “我叫梓鸣來看看你吧。”

    梓鸣。 沐小小愣了一。才想起苏岩说的是萧宠的哥哥。

    想到那个医生帅哥。沐小小心中的八卦因子一子又蹦出來了。抱着苏岩的脖子。沐小小忽然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岩。其实。我很好奇。萧经理到底是什么人啊。上次dmc的酒会我发现。萧经理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呢。”

    沐小小还记得那时候的萧宠可嚣张了。将凯美集团的潘大小姐弄得特别的狼狈。

    苏岩微微一笑。“嗯。她的身份的确不简单。”

    沐小小一听。眼睛一子就亮了。期盼的看着苏岩。

    可是。苏岩却将她抱了起來。然后往床上走去。

    沐小小顿时急了。不是吧。又上床。

    苏岩见沐小小的脸色都变了。笑道:“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让你休息一会儿而已。”昨天晚上他自己都不记得要了她多少次。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要她了。

    被说中心事的沐小小顿时面色通红。“人家哪有胡思乱想。”

    “啊。原來是我胡思乱想啊。”苏岩说着低低的笑了起來。

    沐小小有点儿羞恼的抡起小拳头在他的胸膛上捶了几。“讨厌。”

    苏岩异常享受的模样。第一时间更新 抱着沐小小上了床。然后两人静静的相拥着躺在一起。

    “还是说萧经理吧。”沐小小再次扯回了话題。因为她实在是太好奇了。

    苏岩这次沒有卖关子。“嗯。萧宠现在的爸爸是南海的省委书记。”

    沐小小顿时瞪大了双眼。省委书记。那萧宠岂不是**。那她为什么在东余呢。不过。沐小小很快捕捉到苏岩话中的一个关键词。“现在”的爸爸。意思是说还有以前的爸爸。

    沐小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萧宠现在的爸爸是她的继父。”

    苏岩笑着点头。“小小很聪明啊。”

    沐小小满头黑线。他都说得那么明显了。她还不知道岂不是傻子了。

    苏岩看着沐小小垮小脸。继续说道:“虽然是继父。但是。那位省委书记却对萧宠特别好。好得简直宠上天了。”

    所以。萧宠的脾气才那么的嚣张。沐小小心中暗想。如果她有一个那么高干的老爸。她也能横着走。

    “萧宠的亲生爸爸姓宋。”

    “嗯。萧宠的亲爸爸姓宋。萧宠是跟着她妈妈姓的。”

    理出一点儿头绪之后。沐小小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火总监对萧经理百依百顺是不是因为萧经理那位省委书记的继父啊。”沐小小马上想到了忠犬一般的火风火总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苏岩瘪瘪嘴。“谁知道呢。不过。火风认识萧宠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有一个省委书记的继父。他对萧宠可是一见钟情的。这么多年一直这么忠犬。在他眼里。萧宠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最独一无二的女人。”

    看苏岩的神情。沐小小就知道。对于火风那种忠犬的行为他是嗤之以鼻的。沐小小捂嘴偷笑了一。不过。她倒是很想有一个这样忠犬一般的男朋友呢。

    沐小小如是想。

    抱着她的苏岩忽然在她头上轻轻的敲了一。“想都别想我会变成火风那样。”

    沐小小很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头。“我沒有那样想啊。”而且。第一时间更新 她也无法想象。苏岩这种男人如果变成忠犬……唔。想想都觉得别扭。

    “这老宋怎么还不來。”苏岩看了看时间。有点儿不耐烦的说。

    “你已经叫了宋医生了。”沐小小赶紧抓住苏岩的手臂问。

    苏岩点头。“是啊。叫他來看看你的伤啊。”苏岩回答得理所当然。

    可是。沐小小却头大了。昨晚和苏岩弄得太疯狂。这会儿房间里实在是。乱得不成样子。而且。她就穿着浴袍。这样怎么能见人啊。

    苏岩按着一子从床上弹起來的沐小小。好笑的说:“怎么了。”

    “哎呀。我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示意苏岩看她身上穿的浴袍。

    苏岩却好笑的揉揉她的发。将她拉进怀里。“好了。小傻瓜。又沒有多暴露。我不会介意的。”

    沐小小顿时直翻白眼儿。不是暴露不暴露的问題。而是。这样太不礼貌了。虽然宋医生是他的好朋友。但是。这样总归是不太好啊。

    沐小小正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门铃已经响了起來。

    “咦。到了。”苏岩听到门铃声笑着说。

    沐小小却惊呼出声。仿佛按了弹簧一般从床上跳了起來。收拾那扔在床尾的小内内……

    苏岩看着沐小小面色通红的样子。笑道:“你快收拾吧。第一时间更新 在外面等你。”

    沐小小松了一口气。这就是总统套房的好处。外面还有一个会客厅。不至于让客人见到卧房的凌乱。

    ……

    当宋梓鸣看到沐小小脖子上的淤痕时。整个人愣了愣。疑惑的看了看两人:“这是怎么弄的。”

    他是医生。当然一眼就看出那淤痕是被人掐着脖子造成的。而看淤痕的车程度。那人简直是要杀了沐小小啊。

    面对宋梓鸣疑惑的眼神。苏岩面上露出愧疚的神色。而沐小小却一直面带微笑。沒有说话。

    宋梓鸣看这情形就知道了这淤痕造成的可能性。他面色一沉。看向苏岩:“苏岩……”

    虽然他的话沒有继续说去。但是。苏岩和沐小小都知道他一定是猜到了。

    沐小小已经笑着摇头。“宋医生。不关苏岩的事。只是一时玩得太疯。沒有注意力道而已。”沐小小不知道宋梓鸣知不知道苏岩母亲的事。但是。她觉得。那种事。还是不要再提的好。提一次。对苏岩來说。都是一次伤害。

    宋梓鸣眼中的疑惑更重了。但是。想到沐小小都不在意。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手脚麻利的拿出一支药膏。递给苏岩。“每天四次。活血化瘀的。”

    苏岩接过药膏。又问道:“会不会伤到她的嗓子。昨天晚上她说话的声音有点儿嘶哑。”

    沐小小一愣。转而看向苏岩。昨晚的情况那么混乱。他还注意到她的嗓子了吗。

    宋梓鸣摇摇头。“刚才说话是正常的。应该沒事。不过。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可以给她做个检查。”宋梓鸣说着打开药箱翻找了起來。

    沐小小像要拒绝。苏岩却按住她的手。对她摇摇头。然后说:“乖乖的做检查。我去给你倒杯水。”

    沐小小点点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宋梓鸣看着两人这神情。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居然弄成这样。”

    听宋梓鸣这样说。沐小小赶紧看向苏岩。生怕他又自责难过。

    苏岩却只是笑笑。“以后再不会了。”

    宋梓鸣再次摇头。然后拿出压舌板。检查了一沐小小的咽部。“沒什么问題。不红不肿。你不放心的话买点润喉糖给她吃。”这话是对苏岩说的。

    苏岩一听。将水杯递给沐小小之后。赶紧说:“好。我马上去买。”说着当真就跑了出去。

    沐小小看着他穿着睡衣就跑了。想要叫住他。宋梓鸣却说话了:“你不让他去买的话。他心里会更内疚的。”

    沐小小一听。顿时闭上了嘴巴。

    房里两人一时之间都沒有话说。一子安静了來。沐小小觉得有点儿尴尬。但是。宋梓鸣却从容自然。开始收拾他的药箱。“沒什么大碍。用了药几天应该就好了。好在是冬天。穿高领出去就沒事了。”

    沐小小笑着道谢。宋梓鸣却已经站起來要离开了。

    “不等苏岩回來吗。”

    “不了。诊所里还有病人。”

    宋梓鸣这样说沐小小当然不好留人了。客气的将人送到门口。

    而买了润喉糖回來的苏岩却正好和他碰个正着。

    宋梓鸣看着一身睡衣就跑出來的苏岩。笑着说:“看來。你这次是动心了吧。”

    苏岩沒有否认。笑道:“也许吧。”

    “我也希望她不是唐蕊的替身。”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