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种坠入寒冰中后又历经炼狱之火淬炼的情绪,极至的冷和极至的热交替着在他体内横冲直撞!身体很痛,很痛,仿佛马上就要爆炸的疼痛!

    他已经有很多年不曾感受过这样的情绪、这样的感觉了。但是,今晚,这时候,那痛却再次潮水一般向他席卷而來,他高大的身形开始微微的颤抖起來,而且,抖得越來越厉害,却还用力的握着方向盘,指节突起,手背上有青筋在鼓动。

    忽然他猛地按住自己的胸口,仿佛那样按着,心里就不会那么痛一般,英俊帅气的脸因为眼中那喷发的情绪而显得狰狞起來。

    为什么?

    为什么连她都会这样?

    苏岩看着那消失在酒店大门的娇小身影,眼睛几乎变成了红色,幽深的眸底,是肆略的狂风暴雨!

    沐小小,你居然敢!

    苏岩觉得他必须做点儿什么,不然他一定会被体内那疯狂燃烧的情绪给逼疯的!

    刺耳急促的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候忽然响起,让神情激动的苏岩猛然清醒过來,烦躁的看了一眼手机,却是他的助理简一峰,苏岩顿时眉头皱起,这个时间,简一峰找他一定是紧急的事。

    可是,苏岩抬头看向酒店的方向,眼中怒火燃烧,想到沐小小和那个男人如今可能会做的事,他就觉得身体都要爆炸了一般。

    手机铃声坚持不懈的叫着,苏岩最终还是接了起來。

    “什么事?”

    “苏总,上次投标的事查出來了,对方的确是得到了我们的标底。”简一峰的声音异常的严肃。

    苏岩面上的神色一子更沉了,有人泄露了公司的标底!

    可是,是谁呢?

    “查出來是谁了呢?”苏岩的声音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电话那头的简一峰不禁浑身一颤,却还是很快的说:“还沒有查出來是谁,但是,参加估算和接触过投标文件的人沒有几个,如果真是我们自己人有问題的话,就在这几个人之间。”

    苏岩沉默了,投标文件,核算部分是分开的,参与的人很多,但是,做出最后估算的是会计部的首席会计师,报告出來之后就直接交到了他手里,当然这中间,简一峰是递文件的,也可能会看到,那么算起來,最后看过标底的最多不超过三个人。

    除了他,就只有简一峰和首席会计师,可是,苏岩相信他们两人,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他、背叛恒瑞的事。

    那么,还有谁有机会接触这标底文件呢?

    苏岩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很明显,公司内部出了问題。

    “你现在在哪儿?”苏岩沉声问道,人已经冷静了來。

    “刚和侦探社的见过面拿了资料,现在在外面。”

    “把资料送我家來。”苏岩说着发动了车子,忽然又改变了主意:“算了,还是送到公司吧,我马上过來。”

    车子很快离开了,酒店门口,童海言走了出來。

    ……

    当苏岩看完简一峰拿回來的资料之后,脸色越來越难看了,最后“啪”的一声将资料扔在办公桌上。

    “苏总,我们怎么办?”简一峰面色严肃的问。

    公司内部有问題,如果这问題不解决的话,以后还会出现这样的事,对恒瑞的影响是无法估计的。

    “找出这个人!”苏岩不容置疑的说。

    “可是,要怎么找?”简一峰皱着眉头问。

    苏岩沉默着,以手支额,非常疲惫的样子。

    简一峰看着这样的苏岩,微微诧异,他跟在苏岩身边两年,很少看到他这样疲惫的神情,即使过年那会儿长时间的加班,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也沒有现在这样,看着仿佛要支持不住的样子。难道公司有奸细这个消息真这么打击他?

    “苏总,很晚了,要不,你回去休息吧。”简一峰小心翼翼的说。

    苏岩沒有说话,对着简一峰挥挥手,让他离开。

    简一峰沒有再说什么,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办公室里再次只剩苏岩一个人了。

    苏岩抬头,看着窗外浩淼夜空,脑海中里一片混乱。

    沐小小背叛了他!公司里也有人背叛他!

    苏岩忽然觉得累,非常的累!

    虽然刚开始对沐小小,只是玩玩儿的态度,可是,越和她接触,他越是贪恋她身上那种温婉宁家的家的感觉,那种感觉在两人同居之后让他几乎不能自拔!

    他喜欢和她在家里,静静的窝在一起,就算什么也不做,就那样两个人呆着,他也觉得非常的舒服,而且,最重要的是,晚上,抱着她的时候,他会觉得特别的安心,总是一夜好睡眠,而且,自从和她住在一起之后,他就再也沒有做过那个恶梦了,那个开始母亲抱着他,逗他开心,后來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满床鲜血的恶梦……

    他心里认为,是不是母亲也喜欢沐小小,也愿意沐小小陪在她身边,所以,那个恶梦才在沐小小出现之后消失了。

    所以,他开始真心的宠着她、爱着她,想要将她留在身边一辈子……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他的以前的确很不堪,他花心、他乱來,某些事上他随随便便,但是,他那样做也只是想要气家里的老头子!但是,和她在一起之后,他就再也沒有主动的找过其他任何女人了。

    为什么这时候了,她会该死的在意起他的过去!

    “老大,恭喜你……她你了,所以才会在意你的过去……”君纬的话这时候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苏岩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拿起车钥匙冲出了办公室。

    车子一路呼啸着向城北而去。

    他傻的吗?既然心中有她,为什么就看着她和别的男人进了酒店反而就离开呢?

    苏岩心中将自己骂了千百遍,他刚才怎么就走了?他应该冲进去将她抢回來的。

    想到这时候她可能正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在被的男人身娇喘**,他就恨得脑袋疼。

    他怎么那么混账,怎么就离开了呢!

    这一刻,苏岩几乎后悔死了。

    ……

    当苏岩车赶到沐小小入住的酒店,拿着房卡站到她房间门口时,他忽然又迟疑了,他在害怕,他害怕进去看到他不想看到的场景,握着房卡的手几乎颤抖起來。

    苏岩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之后,忽然发现,房间里一点儿动静也沒有,难道已经办完事儿了?

    这个想法一冲进脑海里,苏岩一子就推开了门。

    一个简单的标准间,一眼就能看到床尾。

    苏岩终于缓缓的走了进去,晕黄的灯光,床上一团小小的隆起。

    只有一个人!

    苏岩愣在原地,看着那一团小小的隆起,心中思绪万千。

    男的完事离开了?还是,根本就沒有发生任何事?

    第二个可能出现在脑海中时,苏岩心底升起一抹期盼,慢慢的走到床边。

    周围很干净,床上也很整洁,除了靠右边隆起的一团,其他地方都平平整整的,丝毫沒有人睡过的痕迹。

    苏岩纷乱的心一点点的平静了來。

    现场的一切都说明,这床上,只睡过沐小小一个人!!

    得出这个结果的苏岩心中一子就放松了,一股压抑不住的欢喜充盈在他的胸口。

    沐小小沒有背叛他,沒有!

    苏岩深呼吸了两,一边脱衣服,一边暗笑,他估计是全世界捉奸的男人中最冷静的。

    当苏岩上床躺在沐小小身边时,这才看到,沐小小的枕头湿湿的,清妍动人的脸上,双眼紧闭着,脸上粘着几丝头发,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

    苏岩一子觉得心狠狠的疼了一,她的伤心,她的泪水,让他收起了刚才的欢喜。

    原來,她竟是如此的在意他的过去吗?那,是不是,越在乎他的过去,就越是在乎他这个人,就爱的越深呢?

    这一刻,苏岩心中前所未有的柔软,轻轻的揽过她的身子,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额上、眼眸上、俏鼻上,最后轻轻浅浅的落在她的唇上……

    蜻蜓点水而过,哪里能让他满足,他托着她的巴,再次深深吻上她的唇。

    睡梦中的沐小小猛然睁开双眼,然后拼命的挣扎起來,心中害怕极了,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男人进了她的房间,还……

    想到可能的遭遇,沐小小眼中满是惊恐之色,眼泪纷纷,牙齿狠命的咬了去……

    “啊”的一声惊呼之后,苏岩放开了沐小小,却发现她满眼惊惧之色,一脸的泪水……

    苏岩赶紧将她更紧的搂紧怀里,“小小,小可爱,是我,别怕,是我,苏岩!”

    沐小小正因为这男人强势的压制心中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到头顶响起男人轻柔和急切的声音。

    苏岩?是苏岩!

    沐小小顿时清醒了过來,闻着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她紧绷的身子一子放松了來。

    “对不起,吓到你了!”苏岩愧疚的道歉,紧了紧环在她腰间的手。

    好一会儿沐小小才恢复了镇定,挣扎着想要从男人怀里退出來,可是,她一动,苏岩就将她裹得越紧。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