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你吓死我了,呜呜……放开我!”沐小小气愤得抡起小拳头一阵乱打。

    苏岩却一动不动的,任她发泄,一手揽着她的腰肢,一手在她后背上一一的抚摸着,安抚她的情绪。

    沐小小折腾了好一会儿,眼泪也流够了,力气也用完了,整个人软在男人怀里,不住的抽噎着……

    苏岩看着她这模样,越加的心疼了,“乖宝,对不起,是我不好,吓着你了。可是,谁叫你都不回家的,我在家里等到半夜也不见你回來。”苏岩的声音沒有责备,反而带着几分委屈,仿佛被抛弃的小狗一般。

    回家?这个词一子就刺激到了沐小小,停的眼泪一子又出來了。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怎么不是你的,你是那里的女主人!”苏岩抬起她的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

    “女主人?我怎么敢当!我只是你见不得光的情人而已,算哪门子的女主人啊!”沐小小咬着唇,不去看他!

    “谁说你见不得光啦,是你自己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而已,现在倒來说我了。”苏岩好笑的刮刮她的鼻子,指出错不在他。

    “见光?见了光,到被你甩的时候被更多人嗤笑吗?”沐小小忽然提高了声音自嘲着说。

    苏岩一子愣住了,目光变得幽深起來,“你怕我对你像对其他女人那样?”

    沐小小看着他这样的眼神,有点儿不自在的扭过头去。

    其实,当苏岩告诉了她他母亲的事之后,她就觉得苏岩是真的喜欢她、在意她,对她是和对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她也曾经为这个现象而欢喜而雀跃,可是,谢然和裴敏荔的存在又告诉她,苏岩的过去和太多女人有牵扯,不管当初他是怀着什么目的,很显然,有的女人是他招惹了要甩开就会带來很大麻烦的,比如谢然、比如裴敏荔。

    虽然苏岩对谢然的态度是坚决拒绝的,但是,裴敏荔却沒有,甚至,她來见苏岩的时候,苏岩都沒有像谢然來的时候那样叫她进去,很显然,裴敏荔和谢然又是不同的。

    那其他人呢?而且,还有那个唐蕊,神秘人说唐蕊也回來了,那苏岩对那位曾经深爱的女人又是什么态度呢?

    苏岩见沐小小忽然陷入沉思,精神恍惚的样子,不满的低头在她嫩生生地小脸上咬了一口。

    忽然的疼痛让沐小小惊呼出声,捂着脸用控诉的目光看着苏岩:“你属狗的啊,咬人家。”而且还是咬脸!

    苏岩低头在她颈脖间蹭啊蹭,“小小,你相信我吗?”

    沐小小:“……”

    苏岩见沐小小沒有反应,啃得更欢了,直弄得沐小小浑身发麻,焦急的推搡着他;“苏岩,你起來。”

    “不!”男人一口回绝,翻身而起,将女人压在身,一阵动情的撩拨。

    这段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黏在一起,夜夜**,对于苏岩的撩拨,沐小小的身体早已有了记忆一般,很快就情动起來。

    沐小小想拒绝的,她还弄不清自己的心,她不想这样沉轮在这无止尽的欲/望里,可是,苏岩怎么会放过她,她的任何一丝挣扎都被他压制、被他扼杀,慢慢的滑向欲/望的边缘。

    苏岩看着身扭动的女人,心情大好,更加热烈的抚摸着、亲吻着,仿佛魔术师一般,带着火热的激情在她身燃起一片片的火焰!

    燃烧、炙热、狂烈、沉沦……

    女人婉转似水,男人激越如火,水与火在灵魂深处,交替着、激荡着、升华着……

    仿佛激流坠入深潭、仿佛海水拍打暗礁……沉浮、涤荡,最后,归于平静!

    “沐小小,我人生的前半段,沒有你,我很遗憾,但是,以后,我的人生允许你参与,我的身边,允许你一直陪伴!”苏岩轻吻着怀里累极昏睡过去的女人,低声的说。

    沐小小嘤咛一声,背转过身去,将后脑勺对着苏岩。

    苏岩眉头一皱,将女人翻过來面对着他,低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

    沐小小迷迷糊糊的,挣扎着嘟囔起來:“岩,我不行了,让我睡会儿。”

    苏岩看着她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心疼得放开她,将她拥进怀里,“乖,睡吧。”

    自此,一夜好眠。

    早上,沐小小睁开眼睛就望进一双深邃的眼。

    “醒了。”苏岩好心情的吻了她一,自己翻身坐了起來。

    沐小小这才看到,苏岩已经穿戴整齐了,再看看自己,还一丝不挂。

    想到昨晚的缠绵,沐小小顿时红了脸。

    苏岩看着双颊酡红的女人,忽然倾身而,按住她的双肩,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沐小小,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给我老实回答。”

    沐小小看着刚才还温柔无比的男人这一刻又变得异常认真,有点儿愣。

    “听到沒有?老实回答。”苏岩看着沐小小愣愣的样子,再次重申了一次。

    沐小小这才傻傻的点了点头。

    苏岩深吸一口气,低声问道:“昨晚,和你一起进这家酒店的男人是谁?”苏岩说完之后就死死的看着沐小小,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沐小小在微微一愣之后,很快表现出了些许的怒意,“你跟踪我!”

    苏岩眉头紧紧的皱起,“回答我,那个男人是谁?”

    沐小小见他还这样问,心中更恼了。

    他和那么多的女人牵扯不清,她都沒有一一逼问,现在他却來逼问她。

    “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样的朋友?”苏岩再次逼问。

    “苏岩,你够了,你什么意思?”沐小小火大的一子推开苏岩,然后坐了起來。

    奈何,才做起來,身上的被子就滑落去,顿时春光乍泄!

    “你看你,我就问问你而已,你就这么生气,那你昨天一直逼问我……”苏岩有点儿哀怨的说。

    沐小小一子被他一会儿温柔、一会儿严肃、一会儿哀怨的神情弄得有点儿无措,不过,想到昨天的事,她心中又不自在起來。

    苏岩还不知道沐小小知道了唐蕊的事,只以为她还在执着的要知道他以前的事,于是,重新坐到床边,认真的看着她:“沐小小,最近这段时间,我对你怎么样?你沒有感觉的吗?”

    沐小小沉默了,昨晚戴菲菲的话让她心中又多了几分愁绪。

    “那你呢,你又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沐小小仰头看着苏岩,晶亮的眼眸中带着几许伤感。

    苏岩被沐小小这样的目光看的心头一跳,他叹息一声,将沐小小拉进怀里,“乖宝,你这两天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胡思乱想起來了?”

    沐小小静静的靠在苏岩怀里,心头一阵难过,是啊,她胡思乱想什么啊,就算她和苏岩之间真心相爱又怎么样?如果苏岩知道她当初近公司的初衷,如果苏岩知道她曾经出卖过他,那他还会这般的将她搂进怀里,还会这般的温柔相待吗?

    沐小小想到未來可能的分离,可能的由爱转恨,心里就痛得呼吸都变得沉重起來!

    经过这一晚,沐小小面上的笑容越來越少,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苏岩看着眼里,也只是无声的叹息,该做的、能做的,他全都做了,她还是开心不起來,这让苏岩多多少少的有点儿挫败。

    可是,公司里奸细的事又让他很是恼火,因为这事说起來真的太伤感情,因为能出卖他的一定是他极为重视的人,不然,不可能接触到竞标那样的机密文件,这个人不管是谁,对于苏岩來说,他都不会好受。

    但是,这个人却必须揪出來,不然,恒瑞以后的一切秘密都将不是秘密。

    这件事他谁也不交代,简一峰虽然知道苏岩要抓奸细,却不知道如何个抓法。

    这一天,好久沒有出现的沈杰來了恒瑞,将一份文件带给苏岩。

    沐小小看着好久不见的师兄,心情好了点儿,一聊之才知道,沈杰前阵子回了一趟德国,在dmc 的实验室里忙了好几个月,这次回來是带回了研究成果的。

    沐小小看着沈杰神采扬的样子,笑着打趣他过年的时候有沒有被长辈逼婚之类的。

    两个人相谈甚欢,沐小小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

    窗户后面的苏岩看着笑颜如花的沐小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已经好几天沒有看到沐小小这样纯静透彻的笑容了,不知怎么的,心底有点儿酸酸的。

    回到办公桌,看着沈杰送來的dmc的最新研究数据,面上终于浮起一丝微笑,这些数据就是恒瑞这次和dmc合作开发的药剂配方,沒想到dmc居然提前完成了研究成果,不得不说,dmc在这方面的人才还是非常厉害的。

    想到谢然有一次说道他们那个实验室时那种骄傲的样子,苏岩心中就叹息,果然,科技就是力量啊,和dmc的合作,d就只出一个研究成果,最后却要取走将來药厂四成的利润。

    不过,苏岩并不觉得吃亏,制药业是只要有好药,好配方,那利润是非常可观的,何况,这次,这个药方可以生产成疫苗,到时候大规模的投产,销售是一点儿问題都沒有的,所以,这份文件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