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上次的泄密事件。苏岩眼中划过一片冷光。这一次这文件。如此重要。对方一定不会放过的吧。想到这里。苏岩嘴角勾起一抹深沉的笑。

    这份研究报告。一份在dmc的技术督导手中。也就是沈杰的顶头上司手中。就连谢然父女都是沒有看过的。dmc方面。看过这份报告的就只有那位技术督导和沈杰。而恒瑞方面。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么……

    苏岩嘴角勾起一抹笑。拿起文件。啪啪的开始录入。片刻之后。文件再次被苏岩打印了出來。

    看着重新打印的文件。苏岩满意的将沈杰带來的文件筛进了碎纸机。

    看着那份原始文件被吞沒。苏岩嘴角带着一抹志在必得。然后拨打了简一峰的电话。

    ……

    沐小小的闷闷不乐很快被神秘人的一个电话给震碎了。

    “dmc研究的药物配方出來了。而且。已经递交到苏岩手里了。你想办法将东西弄出來。这一次成功之后。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圆满结束。你还可以和你的苏总开开心心的在一起。”神秘人的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

    沐小小心中一动。真的是最后一次吗。

    “真的是最后一次吗。”沐小小有点儿不敢相信。第一时间更新

    “当然。我原本要的就是这份配方而已。”神秘人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以后你不会又威胁我做其他的事。”沐小小心情却很沉重。神秘人手中有她偷苏岩资料的证据。那就是她的死穴。而且。她如今深爱着苏岩。怎么可能再做背叛苏岩的事。

    “沐小姐放心好了。我是生意人。只关心利益。沒有利益又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是不会做的。”神秘人的言之意就是这次过后。沐小小对他來说就已经沒有利用价值了。所以。他不会多事的去为难她。“沐小姐不用想着拒绝。你母亲的病才刚好。难道你想看着她一个人后半生凄凉吗。”

    听着神秘人的威胁。沐小小心中恨得滴血。

    神秘人见沐小小沒有说话。又接着说道:“沐小姐是担心这份数据泄露之后。恒瑞会出事吗。放心好了。沐小姐。你刚去恒瑞。还不了解我们东余市龙头企业的实力。就算恒瑞和dmc的合作失败。就算亏损了这次合作所有的钱。对恒瑞來说。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沐小小心中很乱。听着神秘人的声音就觉得烦躁不已。匆匆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

    苏岩看着埋头扒饭的沐小小。叹息一声。给她碗里夹了好些菜。

    沐小小看着碗里她最喜欢的菜。恍惚了一。抬头看向苏岩。却见苏岩温柔而担忧的看着她。那目光。让她心中越加的难受了。苏岩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背叛他。怎么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可是。如果神秘人真的羞恼成怒……

    沐小小想都不敢想。眼中掠过艰难和痛苦之色。

    苏岩看着这样的沐小小。心中也跟着不好受起來。他不明白。两人明明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

    饭后。沐小小收拾好一切就走出了办公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过。才出去。就看到了谢然。

    今天的她一身深蓝的春装。典雅婉约。远远的看到她。露出一丝微笑。

    沐小小有点儿恍惚。有点儿反应不过來。前几天谢然來找苏岩。被苏岩大棒甜枣一通对付之后。带着期望离开。那时候的谢然。对她可是充满敌意的。这会儿怎么又笑眯眯的來了。

    “沐秘书。苏总在吧。”谢然步态优雅的走來。

    沐小小点头。午饭后是她和苏岩两人的时间。午休的时间有九十分钟。自从她和苏岩在一起之后。这九十分钟就是他们两人腻歪的时间。

    “谢谢。”谢然点头一笑。就向苏岩的办公室走去。

    沐小小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起。可是。她却知道。她沒有资格阻止。

    再回來的时候。却看到苏岩和谢然从办公室走出來。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沐秘书。我和谢小姐有事要出去一会儿。”说着。靠近沐小小耳边:“别胡思乱想。”说着一个轻吻落在了沐小小珍珠般莹润的耳旁。

    谢然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眼中露出不悦之色。冷哼一声。转身率先离开了。

    沐小小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皱着眉头进了苏岩的办公室。边上的简一峰沒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因为沐小小如今总是在苏岩的办公室午休。已经见惯不怪了。

    而进了办公室的沐小小走到窗前。一会儿功夫。看着苏岩的车离开。这才很快的奔向苏岩的办公桌。找到苏岩收藏钥匙的地方。拿出保险柜的钥匙。

    沐小小早就发现了苏岩的这个习惯。只要不是晚上班。苏岩白天离开。保险柜的钥匙总是留在办公室的。

    办公室的保险柜有两道门。一道是密码锁。之后还有一道是需要钥匙的。

    沐小小很快打开了两道门。保险柜分上两层。第一时间更新 而沐小小一眼就看到了上层的最上面的一份文件。带着dmc的logo。沐小小很快拿起那份文件。一看。果然是药方配比的数据。

    沐小小看着这份文件。却犹豫了。这些数据之珍贵她是知道的。她曾经有意无意的询问过沈杰。知道这数据是dmc的药物研究室两年來的研究成果。

    沐小小只觉得手中的文件重逾千金。有了这份文件。恒瑞进军制药业。将一帆风顺。如果这份配方泄露出去……

    不行。沐小小猛然将文件放回了保险柜。她不能做对不起苏岩的事。

    可是。她才将文件放进去。第一时间更新 苏岩的办公室门却“砰”的一声开了。

    沐小小大惊。转身。却见苏岩面色铁青的站在门口。目光凌厉而又带着浓浓的伤痛和难以置信。

    ……

    这是一个孩童的房间。小小的床。小小的柜。靠窗的长桌上甚至散落着儿童的玩具。只是。那窗已经被木条封闭了。关上门之后。这个房间就变得阴暗一片。

    沐小小趴在地上。苏岩将她扔之后。 怒气冲冲的甩上了门。然后她就听到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沐小小知道。苏岩一定在外面摔东西。

    她扑在门上。眼泪疯狂的流着。“对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岩。对不起。对不起……”

    外面摔东西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当门再次打开的时候。沐小小看到外面一片狼藉。

    苏岩高大的身影被灯光拉的很长。他沒有说话。很快卷了进來。拎起沐小小。一子将她抵在墙壁上。“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低沉的声音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沒有可怕的愤怒。有的。只是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

    沐小小无力的被他按在墙上。听着他的质问。嘴里仍旧是低低的那句“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要听原因。原因。”这时候的苏岩。突然又变成了沐小小第一天上班时看到的那个暴龙。只是。如今的暴龙压抑着他的怒火。

    “对不起……”沐小小却还是这句话。她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上一次也是你。”苏岩再次沉声问道。

    沐小小浑身一颤。苏岩的心却在这一颤之沉了去。

    “沐小小。”苏岩一声低吼之后。狠狠的将她扔了出去。沐小小被狼狈的摔在地上。一刻。苏岩已经扑了上來。扬起巴掌就要招呼到她脸上。可是。最终。那巴掌却停在了她的头顶。

    他居然该死的舍不得。舍不得伤她。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苏岩疯狂的摇晃着她的肩膀。看着她一脸任命的样子。心中刚才发泄过的怒意再次翻涌而出。

    “对不起……”沐小小心中难受得要死。眼泪狂涌。

    苏岩忽然狠命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

    疯狂的掠夺之后。苏岩再次离开了。扔了浑身赤/裸的沐小小。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双眼茫然的望着天花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沐小小才缓缓的坐起來。看着被撕成碎片的衣服。她惨然一笑。摇摇晃晃的站起來。缩到那小小的床上去。望着被封闭的窗户。心中茫然。

    苏岩会怎么处置她呢。他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将她弄到这里來呢。他会将她交给警察吗。

    迷迷糊糊间。累极的沐小小终于还是睡了过去。

    睡梦中。苏岩拥着她。两人静静的坐在沙滩上看日出。朝霞漫天的时候。他温柔的说:“真希望以后看日出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

    可是。转瞬。沙滩消失。日出不在。办公室里。那个温柔的男人满脸暴戾。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一脸狰狞之色:“说。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苏岩。我不想。我不想这样的。我是被逼的。对不起。对不起……”睡梦中的沐小小挣扎着。哭喊着……

    “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死。”男人说着。手上的力道陡然加剧。

    沐小小猛然睁开双眼。却看到满室的寂静。黑暗中。只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