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怎么也沒有想到。他一门心思要抓的奸细居然就是他的枕边人。心中充溢的愤怒在疯狂的欢爱中仍然得不到疏解。一想到他好不容易打开心扉。再次将一个女人珍之重之的放进去。得到的。却依然是背叛。

    为什么。

    老天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待他。

    为什么。

    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他。

    为什么。

    开着车子冲出别墅。他将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化作一抹流光。穿过街道。

    眼前速后退的景象慢慢变得模糊。苏岩脑海里一片混乱。胸口闷得生疼。

    他有点儿恼恨自己。那女人居然背叛了他。他为什么还舍不得。他应该将她交给警察。应该将她关进监狱。可是。他为什么。该死的舍不得。为什么。

    想到午的时候。他发现蹲在保险箱面前的是她时。他震惊过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将门关上。将和他一同回來抓人的谢然关在了外面。

    他居然还想要护着她。该死的。他为什么还想要护着她。为什么。

    ……

    “伯父。苏岩已经被那女人迷住了。明明知道那女人是间谍。是奸细。他却将她带走了。”电话里。谢然的声音带着几分担忧之色。“我还听说。上一次。竞标的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是因为那个女人恒瑞才会损失惨重的……”

    电话那头沉默着。直到谢然全部说完之后。那头的人才低沉着声音回了一句:“这事我知道了。小然。你不要多想。我会处理的。”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谢然看着手机。得意的笑了。

    苏岩。我看你怎么保她。

    ……

    苏岩再次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阴暗狭小的房间里。沐小小蜷缩在床上。微微颤抖着。

    苏岩看着这样的沐小小。心中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疼、恼恨……

    那种交织的情绪让他又想狠狠的要她了。这个念头才蹦出來。他就粗鲁的倾身拉开了她身上的被子。

    床是儿童床。被子也是儿童被。小而薄的被子。沐小小浑身**。双手抱膝。蜷着一团。

    阴暗的光线。依然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肌肤上一片片青紫的痕迹。那是午他留在她身上的。

    指尖颤抖着抚上那些青紫。那蜷缩的人儿却身子一抖。痛苦的**了一声。虽然只是一触。可是。那灼热的温度却让人心惊。

    苏岩心中的怒意顿时消失无踪。手很快的抚上她的额头。滚烫的温度一子灼痛了他的心。刚刚忽然而起的**顿时消散无踪。

    “沐小小。你醒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岩将沐小小抱进怀里。顿时感觉怀里抱了团火一般。焦声呼唤。那人儿却毫无反应。苏岩心中大惊。将被子裹在她身上。然后掏出手机给宋梓鸣打电话。

    ……

    沐小小只觉得浑身无力。喉咙火烧一般难受。痛苦的**出声。那声音却沙哑难听。

    努力的睁开双眼。入眼是一个陌生的房间。装饰华丽。却又带着几份沉重的感觉。房间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沒有。

    沐小小艰难的撑起身子。却听到外面传开吵杂的声音。

    “苏岩。你被这个女人迷得昏了头了是不是。”一个洪亮的声音满是怒意。

    “我的事不用你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苏岩的声音很冷。很冷。

    “这么多年。我从來不管你。你怎么玩儿我都沒有说过一个字。可是。这一次。你必须将这个女人交出來。”洪亮的声音带着无以伦比的霸道。

    “那么。这一次你也别管。”苏岩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语气同样坚决。

    “苏岩。你要弄清楚。如今是谢家需要一个交代。这是合作项目。那研究成果是dmc的研究成果。”

    “她并沒有泄露出去。”苏岩的声音掷地有声。

    “你怎么知道她沒有泄露出去。你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将文件放。”

    “那份文件不是真的。”

    “……”

    “我不需要给谢家什么交代。还有。你不要自作主张的承诺谢然什么。我说过。我不喜欢她。更不会娶她。”苏岩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冷然。

    “你……”

    苏岩接來的一句话更是毫不客气。甚至带着浓浓的厌恶情绪。“还有。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沐小小怔怔的坐在床上。将外面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了。

    苏岩还是维护着她。即便知道她背叛了他。背叛了恒瑞。依然护着她。

    那个洪亮的声音应该就是苏岩的父亲吧。那这里是。

    沐小小想到这里。第一时间更新 四里打量的目光带着了一丝猜测。这里。会不会就是苏岩小时候住的地方。

    正在沐小小沉思的时候。门忽然开了。苏岩一脸深沉的出现在门口。

    两人目光相撞。沐小小心中猛跳了几。她很快垂了头。一声对不起就要溢出。

    “我不想听对不起三个字。”苏岩的声音却先响了起來。

    沐小小面色一白。咬着唇。除了对不起。她不知道能说什么。

    苏岩反手关上了门。慢慢的走了进來。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却仿佛踏在沐小小心中一般。

    当苏岩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沐小小觉得几乎快要窒息了。

    一只有力的大手猛的捏住了她的巴。抬起了她的头。

    沐小小被迫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冷气的男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愧疚之色。

    “你进恒瑞的目的就是为了偷合作的资料。”苏岩的声音很冷。沐小小心中一痛。刚才听到他维护她的时候。她心中还溢满欢喜。觉得这个男人。至少还是真心都喜欢着她的。不然不会那样的维护她。

    可是。如今望着他冰冷的眼神。她才发现。她错了。他眼中。看不出一丝的情意。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他折磨她、报复她。那也是她应得的。

    他对她那么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却背叛了他。

    “对不起。”又是这三个字。

    “我不要听这三个字。”苏岩忽然暴怒着将她的巴抬起。那力道简直快要将她整个人提起來一般。

    脖子拉直的疼痛让沐小小痛苦的皱起了眉头。

    也许是见她神情痛苦。苏岩猛的甩开了手。沐小小被甩得头一偏。一子撞在床头。

    “咚”的一声。沐小小痛呼一声。只觉得头晕眼花。

    苏岩站在一边。面上沒有丝毫的表情。只是眼底眸光一闪。

    “你和那些可恶的女人一样。都骗我。骗我。”苏岩的声音忽然响起。第一时间更新 带着浓浓的恨意。“沐小小。从今往后。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呆在这里吧。”

    苏岩的话让沐小小一愣。他这是要禁锢她。

    “不行。你不能这样。”沐小小忍着疼痛、忍着眩晕。双手抓向苏岩。她被关在这里。那她妈妈怎么办。

    “那你是想关到监狱里去吗。”苏岩的声音带着一丝残忍。“你想看着你妈妈活活气死吗。”

    “不。不要。苏岩。我错了。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我当时要救我妈妈……”

    沐小小的话还沒有说完。苏岩猛的挥手。一个巴掌落在了沐小小脸上。凶猛的力道将她打的眼冒金星。倒回床上。

    “要我提醒你吗。当初是谁帮你找的肾源。是谁帮你救的你妈妈。”苏岩暴怒的低吼。

    “对不起。苏岩。对不起。”沐小小趴在床上。痛哭起來。“我知道。是我不对。是我欺骗了你……”

    看着她趴在床上痛苦嘶声的说着对不起。苏岩心中沉痛万分。

    “你。一直在骗我。”苏岩的声音也染上了痛苦之色。帅气的脸上更是一片铁青之色。

    痛哭的沐小小浑身一愣。很快又爬了起來。一边抹眼泪。一边摇头。“不是的。苏岩。不是的。我。后來。是真的你了。我……”

    “你还骗我。如果你真的我了。为什么昨天还要去偷那些资料。为什么。”苏岩一脸的不相信。

    沐小小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情绪。“半年前。我妈妈的病忽然严重。高烧不。医生说她肾脏不行了。支持不了多久。要根治的话必须换肾……我一子六神无主。一是沒有钱。二是等肾源排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一个月一次的透析和药物治疗对我來说也是一笔庞大的支出。这时候。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说可以帮我。他愿意出钱。更愿意帮我从其他途径找肾源。”

    “所以。你就答应了。”

    沐小小点点头。“我沒有办法。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妈妈死。”沐小小说到这里。满眼愧疚的看向苏岩。“这时候。恒瑞刚好招总裁助力秘书。所以。我就去了。那时候。我听说恒瑞的总裁喜欢骚扰女属。所以。我特意的装扮得很丑很古板。希望靠办事能力留來。不过。因为我不能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所以。面试的时候我就被刷來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我才离开恒瑞一会儿。简助力就打电话叫我第二天上班了。”

    沐小小说完她的入职经过之后。苏岩愣住了。他还记得。那天他在恒瑞楼看到她脸上那颗奇葩的黑痣而印象深刻。后來。看到面试的人里面有她。但是黑痣却不见了。于是他才心生好奇。然后留了她。

    原來。一切。都是他自己找上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