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为什么和他就不行。

    苏岩有点儿控制不住。几乎咆哮起來。“为什么。为什么就我不行。”

    看着苏岩受伤的样子。沐兰心中一叹。沒想到兜兜转转。命运却做了如此安排。她们又和苏家有了牵扯……

    夜色如墨。苏岩开着车疯狂的在城市中穿梭。

    当车子停在豪华的别墅前时。苏岩终于回神了一般。看着眼前一年才回來一次的豪华大。心中升腾起无边的怒意。

    很快的进了。打扫的人看到忽然出现的苏岩。面上一惊。随即露出笑容。还沒有打招呼。苏岩却已经率先开了口:“老爷呢。”

    “和管家在二楼书房。第一时间更新 ”

    苏岩风一般的离开了。留脸上兀自带着笑容的人。

    苏岩很快上了楼。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无声无息。快步走到书房门口。抬手正要敲门。却忽然听到书房里传來低低的说话声。

    “这事万不能让阿岩知道了。不然……”苏建国的声音带着几许担忧和无奈。

    苏岩敲门的动作一子就停住了。什么事是他不能知道的。

    “老爷。可是。如果沐小姐真的是您的女儿的话。那她和少爷……”

    管家林伯沒有说完的话仿佛惊天阵雷。让门外的苏岩震住了。

    沐小小是父亲的女儿。那她和他……

    **。

    这个词一子跳出脑海的时候。苏岩只觉得脑子里忽然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一片空白。他面色惨白。身子摇晃了一。反身靠在墙壁上。

    怎么会。沐小小怎么会是他爸爸的女儿。

    里面。两人说话的声音继续传來。

    “所以。我一定要小小认祖归宗。她和苏岩已经错了。万不能一错再错。”苏建国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之色。

    “可是。少爷会肯吗。他对沐小姐怕也是动了真情的。不然不会发现她偷取公司的机密而不报警。宁愿得罪谢家也要保住沐小姐。”林伯的声音也同样担忧。

    “不肯也得肯。”苏建国的声音异常的坚定。

    门外的苏岩却觉得天旋地转。脑海里一个声音不停的叫嚣着。不可能。不可能。他和沐小小怎么可能是兄妹。怎么可能。

    苏岩身子颤抖着软倒去。面上一片狰狞之色。眼中戾气暴涨。

    他挣扎着站起來。手颤抖着握住门把。片刻之后。终是用力的推开了门。

    书房里的苏建国和管家听到开门声。都是一惊。回头却看见苏岩站在门口。浑身颤抖着。眼睛赤红的看着他们。

    苏建国心中一沉。面色顿时变得灰白。

    片刻之后。苏岩缓缓的迈进了书房。他的目光看向管家林伯。林伯心中一叹。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却并未离开。

    书房里顿时就只剩苏岩父子两人。空气在两人的对视。慢慢的凝重起來。仿佛凝固了一般。

    片刻之后。苏建国仿佛一子沒有了力气一般。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你……都听到了。”

    苏岩双眼死死的盯着办公桌后面的老人。盯着那仿佛一子就老了十岁的老人。面色越加的灰白。嘴唇颤抖着。想要说话却半天发不出一个音节。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语气带着期盼之色。问:“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苏建国看着自己一向镇定的儿子。第一时间更新 低低的叹息一声。“报应啊。”

    “该报应也是报应在你身上。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报应的是我。”苏岩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猛的扑到办公桌上。双手捶着桌子。愤怒的咆哮。

    苏建国看着这样失控的儿子。眼中顿时湿润了。

    “阿岩。是爸对不起你啊。”

    ……

    三十年前。苏建国和谢天良一同创天建贸易公司。几年的经营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且势头很好。一路过关斩将。很快在东余市崭露头角。公司的规模在不断扩大。员工也在不断增加。第一时间更新

    这时候苏建国招了一位年轻漂亮的秘书。这女秘书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勤奋好学。虽然刚來公司的时候什么都不懂。苏建国交代的事也总是弄错。但是。她勤奋。别人班了她还在加班。并且非常好学。短短一个月。她就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干练能干的女秘书。苏建国对此非常满意。

    那时候。苏建国和谢天良正年轻。敢闯敢为。一心要做一番大事业。誓要将天建贸易做成东余的龙头企业。

    为此。两人常常加班。苏建国留在公司的时间越來越多。陪伴妻儿的时间越來越少。好在苏建国的妻子韩雨是一个贤惠的女人。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沒有丝毫的怨言。

    这样忙碌的日子过了一年。韩雨却忽然听说。自己的老公和公司的女秘书有染。

    韩雨是个柔弱的女人。并沒有去公司找苏建国。而是找上了谢天良。

    谢天良当然矢口否认。说沒有这样的事。

    韩雨虽然心中释然了。但是。却多了个心眼。对苏建国的行踪留意了起來。苏建国回家之后。她也会小心翼翼的询问一番。开始的时候苏建国还觉得老婆吃醋在乎他。他很高兴。可是。后來。韩雨的行为开始变本加厉。苏建国只要在公司加班。韩雨就会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催他。让他烦不甚烦。终于。两人有了第一次的吵架。第一时间更新

    这是两人婚后五年。第一次吵架。

    就是那一次。苏建国愤而离家。心情不好买了醉。然后那么巧的被女秘书碰见。女秘书将他带回家。温柔照顾。苏建国一夜醒來发现睡在陌生的房间。再看到进房的是女秘书。想起妻子的猜忌。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女秘书见他震惊的样子。笑着要他别多想。说他喝醉了。她只好带他回來照顾。这一夜什么也沒有发生。

    苏建国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尴尬。

    谁知那女秘书仿佛看穿他的想法一般。捂嘴一笑。道:“苏总。你该不是以为我趁机对你怎么样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苏建国一脸的尴尬之色。摇头道:“沒有沒有。我沒有那么样想。”

    这一个早上。苏建国再次享受到了家常味儿的早餐。他心中忽然无比的感概。曾经的每天早晨。老婆韩雨也会那般温柔的为他准备早餐……

    那天之后。苏建国和女秘书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这一切。都沒有逃过伙伴谢天良的眼睛。

    后來。公司的一次重要项目忽然泄密。导致公司损失了惨重。

    谢天良和苏建国长谈了一次。谢天良认为那女秘书有可疑。打算解雇那女秘书。可是。苏建国不肯。两人第一次不欢而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为了挽救危局。苏建国带着女秘书频频应酬。那一次。苏建国带着女秘书请银行的人吃饭。结果。两人都喝得有点儿醉了。然后……

    那一晚之后。两人的关系就一发不可收拾。快要三十的苏建国一子又找到了恋爱的激情。他如一个毛头小子一般。一头栽了进去。沉浸在幸福的爱恋中。

    而韩雨也终于知道了他的出轨和背叛。顿时。家不成家。

    可是。那时候。苏建国早已被爱情**了头。心中只有那个女秘书。两人如胶似膝的甜蜜着。

    很快。苏建国对韩雨提出了离婚。他要娶那女秘书。

    韩雨坚决不同意离婚。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挽回丈夫的心。可是。沒有用。

    苏建国开始不回家。一天、两天、一周、一个月。偶尔回來也是匆匆來。匆匆去。连一个晚上也不肯停留。

    苏建国满心欢喜的想要和心爱的女人开始新的生活。谁知。就在韩雨生日这一天。那女秘书却忽然辞职了。并留书苏建国。说不想破坏他的家庭。让他不要找她。

    苏建国疯了一般到处找。不顾妻子一遍一遍的祈求。可是。哪里都沒有他要找的人。

    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家里却发生了一件更大的事。他的妻子。割脉。自杀了。

    他惊慌失措的赶回家。看到的却是坐在一片血泊中神情呆愣的儿子……

    家破人亡。而谢天良却也在这时候提出了拆伙。一个人远赴德国。

    连番事件。让苏建国大受打击。在天师的建议。苏建国将天建更名为恒瑞。

    之后。他搬出了原來的房子。一边照顾儿子。一边管理着公司。心中虽然还是放不离开的女秘书。但是。对妻子的愧疚却让他收起了想要找女秘书的想法。也许。他和女秘书之间终究是无缘的。

    他以为他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那个曾经让他爱得疯魔了的女人。可是。却沒有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会在老宅。再见到那张梦里无数次出现的面孔。

    他很激动。一问之。才知道。那居然就是那个女秘书的女儿。

    而那个女秘书。就是沐小小的妈妈。沐兰。

    离开老宅之后。苏建国第一时间的找到了沐兰。

    二十多年后。两人再次相见。沒有想像中的激动。有的。只是平静。

    原來。沐兰在离开他之后的第二个月就嫁了人。然后生了孩子。这么多年。过着平凡的生活。

    然而。交谈中。苏建国才骇然发现。沐小小的出生年月居然是在他和沐兰分开后的第八个月。

    ……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