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的。”苏岩一脸的不愿相信。一边摇头。一边后退。

    这一切怎么可能。

    沐小小的妈妈居然就是当初害得他妈妈自杀的那个第三者。

    沐小小更有可能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苏岩嘶声吼叫着。转身冲出了书房。

    苏建国看着仓皇逃离的苏岩。眼中划过一抹痛色。

    难道。老天惩罚他还惩罚得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他的儿女。

    ……

    那个频临死亡的傍晚过后。苏岩仿佛消失了一般。第一时间更新

    沐小小整整三天沒有再看到苏岩。就连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再沒有出现在她的房里。

    沐小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难免忐忑。

    她拜托刘婶儿给苏岩打电话。想要好好的和他谈一谈。可是。刘婶儿的电话还沒有打出去。苏岩的父亲就再次出现了。

    当沐小小再次看到他时。心中惊疑不定。因为她从苏建国眼中看到了愧疚、欣喜、痛苦……

    她从來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怎么可以这么复杂。而且。苏建国站在门口。看着她的时候眼睛居然红了……

    沐小小彻底的被雷到了。苏岩的父亲这是怎么了。那眼神。仿佛她是他的女儿一般……这个怪异的念头冒出來的时候沐小小自己都觉得荒诞。暗骂自己脑残。

    不过。当苏建国看到沐小小脚上的脚镣时。整个人愣住了。他万万沒有想到。苏岩明明那么在意沐小小。为什么会用脚镣锁着她呢。

    片刻之后。他很快反应了过來。“林牧。快。帮沐小姐将脚镣打开。”

    沐小小看着眼前的老人。摇了摇头。“沒用的。苏岩早就将钥匙扔了。打不开的。”

    苏建国冷哼一声。压低着声音低喝道:“刘婶儿。扶沐小姐上车。”

    刘婶儿和另一名大婶儿很快过來。扶着沐小小就往外面走。

    沐小小有点儿反应不过來。回头看向苏建国。“苏老先生。你这是……”

    难道他知道苏岩不在。所以。想要将她带到警察局去。

    苏建国一脸心疼的看着沐小小。眼睛湿润着说:“沒想到阿岩居然如此对你。简直是太过分了。”苏建国一边说一边看向不远处的保安人员。喊了两个人过來。“你们。找工具把小姐脚上的链子打开。”

    苏建国的语气带着几分怒意。低沉而威严。

    被叫住保安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有点儿为难的说:“老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

    “怎么。我说的话不作数了。”苏建国眼神一子变得严厉起來。让那两个保安人员缩了缩脖子。

    很快。两人找了工具來。将沐小小脚上的链子给凿开了。

    被锁了二十几天的沐小小只觉得脚上一松。脚上一子就轻了。自由的感觉一子让她几乎热泪盈眶。

    ……

    让沐小小意外的是。苏建国居然将她送回了家。

    家里。妈妈沐兰看着明显瘦了一大圈的女儿。眼泪顿时就來了。

    时隔近一个月。沐小小再次看到一直以來担忧着的母亲。第一时间更新 长久以來压抑的委屈一子山洪暴发一般。扑进妈妈怀里。沐小小终于大哭了起來。

    苏建国看着母女两人抱头痛哭。也一时感概万千。老泪纵横。

    好一会儿之后。沐小小才收住哭声。看到依然站在门口的苏建国。沐小小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沐兰也赶紧招呼苏建国进坐。

    沐小小想到第一次见到苏建国时他那惊诧的神色和问的那些话。忽然微笑道:“原來苏老先生真的认识我妈妈啊。”

    苏建国和沐兰都是一怔。两人的目光都避开彼此。仿佛陌生人一般。各自坐。

    气氛一子变得诡异起來。沐小小也一子感觉到了。看看妈妈沐兰。又看看苏建国。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给苏建国倒了茶。客气的说了几句。虽然她心中很想问问苏岩的情节。因为三天前苏岩残忍冷酷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实在是让她心惊。可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去。因为在妈妈沐兰眼里。她这消失的二十天是去出差了。

    沐小小哪里知道她妈妈早已心中疑惑了。只是因为苏建国的突然到來。说她很安全沒有事。是和苏岩在一起。沐兰才放心來。

    苏建国见气氛如此压抑。尴尬的喝了两口茶。起身告辞。离开之前。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沐兰。低低的交代;“那事。你和小小说吧。”

    沐兰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沐小小看着两人有点儿隐秘的互动。眉头深深的皱了起來。

    送走苏建国。沐兰看着瘦了一圈儿的沐小小。心中微微发酸。但是。为了她好。沐兰决定还是要将那事说出來。

    “小小。妈妈有一件事要给说。”

    沐小小点头。直觉的。她觉得妈妈要说的事一定和苏建国有关。因为刚才两人那奇怪的神情。

    “苏老先生想收你作养女。”谁知沐兰的一句话却让沐小小整个人愣住了。

    好一会儿。第一时间更新 她才反应过來。好笑的说:“妈。你搞什么啊。我有父母。为什么要做人家的养女。”

    她完全搞不懂这事是怎么发生的。恒瑞的老总裁要收养她。拜托。她又不是小孩子更不是孤儿。为什么要被收养。

    沐兰看着女儿震惊的神情。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妈妈这样做是有原因的。”

    沐小小皱皱眉。手一摊。“好吧。说说你的原因。”

    沐兰调整了一情绪。缓缓的说:“你爸爸來找过我了。”

    沐小小听了之后一子跳了起來。“他想干什么。妈妈。你沒事吧。”沐小小紧张的前前后后上上的查看妈妈沐兰的情况。第一时间更新

    沐兰看着沐小小紧张的样子。笑着拍拍她的手:“妈沒事。”

    “那他來干什么。”说到那个男人。沐小小就一脸的防备。

    沐兰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他要我们回到他身边。”

    “不。他凭什么要我们回去。还想要虐待我们吗。”沐小小气愤的说。童年里那些不堪的回忆瞬间涌入脑海。让她变了脸色。

    “是。我们不回去。”沐兰也坚定的说。

    沐小小紧紧的抱着妈妈:“是。我们不回去。我们已经和他沒有任何关系了。”

    “可是。第一时间更新 小小。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沐兰再次开口。语气担忧。

    “妈妈。放心好了。我已经长大了。我不会怕他的。”沐小小一脸的无畏。“现在是法制社会。他能把我们怎么样。”沐小小完全忘记了。前面的二十几天她还被苏岩用脚镣锁着软禁在别墅里。

    “可是。小小。他有权有势。我们斗不过他的。”沐兰紧紧的握着沐小小的手。“他说无论如何都会让你回去。说你是他的女儿。将來要继承她的永昌药业。”

    “我不稀罕他的东西。”沐小小面上露出厌恶的表情。

    “妈知道你不会要。但是……”沐兰依然一脸的担忧。

    “妈妈。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沐小小将头放在妈妈沐兰的肩头。她和妈妈这么多年來相依为命。就是死。她也不会离开妈妈的。

    “所以。妈妈才答应苏老先生。让他收养你。”沐兰再次提到了收养的事。

    “妈。我又不是孤儿。再说。我这么大了。法律也是不会允许苏建国收养我的。”沐小小听沐兰又提到收养的事。直翻白眼儿。

    “我们不需要法律承认。只是要一个名头就是了。苏老先生因着这个名头。就会保护你……”

    “妈。我不需要别人的保护。我自己会保护自己。”沐小小直觉的排斥着这件事。如果她成了苏建国的养女。那么。她不就成了苏岩的妹妹。虽然沒有血缘关系。但是。她一想起來就会觉得别扭。

    “你是不是还想着和苏岩在一起。”沐兰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一般。苏岩的名字一子从她嘴里迸了出來。

    沐小小一愣。想到三天前那个傍晚。她的神情一子落寞了去。“沒有。我和苏岩……”沐小小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沐兰听了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女儿和苏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既然女儿说不能和苏岩在一起。那她也省了一番口舌去劝她和苏岩分手了。

    “可是。我也不想成为苏建国的养女。”沐小小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妈妈。你放心好了。不管他使什么手段。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沐小小说着紧紧的抱着妈妈沐兰。

    沐兰心中叹息一声。

    ……

    可是。沐小小万万沒有想到。她妈妈沐兰却在这时候突然离开了。

    她留给了沐小小一封信。说想要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让沐小小不要担心她。更不要找她。而最让沐小小震惊的是。妈妈沐兰在离开之前已经和苏建国说好了。要苏建国好好的照顾她……

    沐小小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离开。她疯了一般的到处找。可是。沒有。哪里都沒有。妈妈仿佛一子人间消失了一般……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