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岩,这么巧,你也來这儿吃饭?”童海言一如既往笑容温和,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是啊,camille说想念家乡菜了,所以就过來了。”苏岩将身边的金发女子一子搂得更紧了,那金发女子也旁若无人的在苏岩脸上落一吻,手臂更是紧紧的缠在苏岩的腰上。

    沐小小虽然知道苏岩对这金发美女很有可能只是玩玩儿的那种,可是,看着两人仿佛连体婴似的抱在一起,她的心仿佛被狠狠的蛰了一,很痛很痛。

    “岩,你不给人家介绍一吗?”金发女子操着不太流利的汉语撒娇着说。

    苏岩摸了摸她的脸,笑着介绍:“这位是童海言,海云集团少公子,也是我们恒瑞的合作伙伴。”

    苏岩说完之后转头看向沐小小,“至于这位嘛……”

    沐小小心中钝钝的一痛,眼中涩涩的,但是,她却很快仰起脸,逼回那湿意,“你们好,我叫沐小小。”

    “沐小姐的名字很耳熟啊。”苏岩直视着沐小小的眼睛,深邃的眼中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可是,熟悉他的沐小小却从那眼眸里看到了怨恨!

    怨恨?

    是的,是怨恨!

    他怨恨她!

    沐小小低头,失笑,是啊,她背叛了他,欺骗了他,他是该怨恨她的。

    童海言看着苏岩深沉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忽然心中升起不舒服的感觉,意识的站起來,想要站到沐小小身边。

    谁知,苏岩接來的一句话却定住了他的脚步。

    “我想起來了,我父亲最近心血來潮,想要收养一个女儿,似乎那女儿的名字就叫沐小小。”

    苏岩的话音一落,沐小小和童海言都变了脸色。

    童海言一脸的诧异,看着沐小小的目光略带几分探究。

    而沐小小的脸色却直接变得煞白煞白的。

    “岩,你爹地为什么要收养沐小姐啊,她是孤儿吗?”不明所以的金发女子好奇的问。

    而沐小小的脸色随着这样的问话几乎变得透明,看向苏岩的目光变得复杂起來。

    “老头子一时的心血來潮我怎么会知道呢?也许有些人以为进了苏家就是千金小姐了吧。”苏岩语气嘲讽的说。

    沐小小眼中显出被羞辱的愤怒,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苏先生,你以为人人都想进你们苏家吗?”

    “也是,以沐小姐的手腕,进我苏家当养女,还不如进童家当少奶奶。”苏岩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冷冷的刺向沐小小,说完之后又忽然看向童海言,“海言,不要怪我不提醒你,有时间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有的人外表柔柔弱弱清清纯纯的,指不定心思多么深呢!”

    苏岩这样赤/裸/裸的羞辱,让沐小小心中又痛又怒,她猛的站起來,愤怒的盯着苏岩,“苏岩,我和海言只是朋友,请你不要乱说话。”

    一边童海言面上也露出不自在的神色,“苏岩,我和沐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一会儿吃了饭大家一起玩儿吧。”金发女子完全弄不清如今的状况,笑着邀请童海言和沐小小。

    沐小小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心中揪痛着,“对不起,今晚我们已经有安排了。”

    冷冷的拒绝之后,沐小小重新坐了去。

    金发女子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真是太可惜了。”金发女子说完之后身子在苏岩身上扭啊扭,“岩,人家饿了。”

    苏岩笑着捏了捏金发女子的脸,“好,我们去吃饭。”说完之后转头和童海言打了招呼,然后深深的看了沐小小一眼,擦身而过之际,苏岩的声音低低的响在沐小小耳边,“你以为海言会喜欢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沐小小浑身一僵,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苏岩却冷笑着搂着金发女子离开了。

    沐小小自始自终都沒有再看那一对离开的背影,只是低垂着头,长长的眼睫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童海言心中一叹,坐了來,给沐小小倒了一杯水,然后安慰的笑了笑。

    童海言能说会道,风趣幽默,而且总是温柔体贴,可是,沐小小却一直提不起精神,一顿饭,气氛一直热络不起來。

    饭后童海言提议到海边走走,如今已经是夏天,晚上漫步沙滩上,真的别有一番情趣,不过,沐小小却婉言拒绝了。

    童海言也沒有坚持,体贴的送沐小小回家。

    回去的路上,沐小小一直沉默着,童海言几次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看到沐小小神情恹恹的,到嘴的话也就咽了去。

    “不用送我上去了,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到家的时候,沐小小由衷的说,

    童海言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笑道:“小小,我们是朋友,你不用这么见外的。”

    “对,我们不仅是朋友,你现在还是我的房东。”沐小小也笑了起來。

    “真的当我是朋友的话,有事就给我打电话。”童海言笑容温暖,在这夜里仿佛带着清香的玉兰花。

    “好,我不会客气的,我上去了,晚安。”沐小小关上车门,对着童海言摇摇手,快步的进了大楼。

    童海言静静的坐在车里,直到看到楼上那一扇窗户的灯亮了,才发动了车子。

    而沐小小站在窗口,看着童海言的车子离开,才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望着沉沉夜色,想着刚才在餐厅里,苏岩那些带着侮辱意味的话,沐小小心里现在都还很难受。

    再想到他和那金发女子亲密的样子,眼泪终于决堤而出……

    原來,在爱情里,从來都是女人深陷其中,男人轻易就能抽身而出……

    “叩叩叩”几声敲门声忽然响起,在寂静的夜里特别的清晰。

    沐小小愣怔了一,这时候,是谁?

    想到今天她才搬到这里,唯一可能找她的就是童海言。

    想到这里,沐小小擦擦眼泪,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却不想,门外之人并不是童海言。

    “沈师兄……”沐小小有点儿反应不过來,“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她甚至连戴菲菲都还沒有通知,沈杰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在路上刚好看到你,所以一路跟了过來。”沈杰拎高手中的东西对着沐小小晃了晃,“不请我进去坐坐?”

    沐小小沒想到住到这儿之后,第一个访客居然是沈杰,所以反应有点儿慢,沈杰这样说,她才赶紧将人让了进來。

    “最近到恒瑞去都沒有看到你,简助理说你出差去了,我还奇怪,你一个总裁助理秘书,老板都在,你出什么差啊,后來,从菲菲那儿我才知道伯母的事。你……不用太担心了。”

    沈杰一來就说了沐小小妈妈的事,好在沐小小的情绪已经平稳了來,扯起一抹勉强的笑,给沈杰倒了水。

    “我沒事的,我相信我妈妈会照顾好自己的,她的病好不容易才治好,我相信她会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的。”沐小小知道,她妈妈之所以离开,只是为了逼迫她走进苏家而已。

    在沐兰看來,苏建国的势力可以和江大海抗衡,能保护她的女儿,而且,凭着当初苏建国对她的情意,她相信,苏建国必定会保护好她的女儿的!所以,她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逼迫沐小小走进苏家。

    当然,沐兰这样的心思,沐小小是不知道。

    “你和苏岩是怎么回事?”沈杰忽然单刀直入的抛出一个问題。

    沐小小有点儿措手不及,面色微微发白,最后,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笑:“我和他分手了。”

    沈杰一子沉默了,怪不得这段时间他看到苏岩和各式各样的女人打得火热,一副花丛浪荡子的模样。现在,听到沐小小这样的回答,他心里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看到沐小小嘴角那苦涩的笑,他却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发紧,然后泛起凉凉的痛意。

    “为什么?你们前段时间不是很好吗?”

    沐小小忽然站了起來,装作无所谓的说:“沒有为什么,感情就是这样,好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不好当然就分开了。”

    沈杰看着她不想多谈的样子,心中再次一痛,眼前的女人终究还是受伤了。

    “也是,苏岩那样的男人不适合你。”沈杰忽然开口了一句结论。

    沐小小愣住,看向沈杰,却见沈杰目光深沉的注视着她,“苏岩那样的男人,对每一个女人都好,对每一个女人都温柔,都体贴,可是,换句话说,就是,沒有一个女人走进了他心里,沒有一个女人可以得到他的区别对待。他经历的女人太多,太多,你这样纯粹的人和他在一起,最后,终究是会被伤害的。”

    沐小小心中一笑,她纯粹吗?沈杰想说的是她清纯吧?

    清纯? 她怎么可能清纯,她只是外表清纯而已。

    “沈师兄,虽然我们认识了很久,但是,你还是不了解我……”沐小小忽然幽幽的说。

    “不,我比你想像得更加的了解你!小小,你永远是外表看起來清纯柔弱,内心却无比坚强的女孩子,谁对你好,你就对谁双倍的好,你对待感情总是很认真,一旦认定了,就无怨无悔的付出,可是,要得到你的认定,却是那么的难……”沈杰说到这里,语气带着点儿遗憾和幽怨。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