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师兄,你怎么会这么认为,我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师兄,最好的哥哥……”

    “可是,我从來想要的都不是做你的师兄,做你的哥哥!”沈杰忽然站了起來,走到沐小小身前,蹲,目光直直的对上她的眼眸,“小小,一直以來,我都是在退让,以前是杨瑞,再然后是苏岩,可是,这一次,我不要退让,我要站在你面前,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

    “沈师兄!”沐小小却忽然高呼了一声,打断了沈杰的话,“沈师兄,我现在的状态不想谈那些事。”

    “小小,我不逼着你给我答案,或者做任何的决定,我不想给你任何的负担和压力,我只是想告诉你,任何时候,只要你有需要,我都会在你身边。”沈杰沒有直接的表白,但是这样的话却和表白无疑。

    他了解沐小小,现在这时候,绝对不是表白的时机,他如果表白,沐小小肯定会马上拒绝他,所以,他沒有直接表白,而是换了一种方式。

    沐小小有点儿手足无措,“沈师兄,我……”

    “我说过了,我不会给你任何的压力和负担,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只是希望,当你有任何困难的时候,能想到我。”沈杰好看的脸上神情认真,眼眸中慢慢的都是执着的深情,只是,眸底深处,一抹害怕被拒绝的担忧在流淌。

    沐小小愣住了,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心底说不感动是假的,沈杰对她的情意,她早就明白,只是,她从來沒有去正视过,以前有杨瑞,之后又是苏岩,所以,她从來不给自己机会去思考关于他的问題。

    她心底,一直贪婪的希望,沈杰能一直做她的师兄,一直做她的哥哥……

    可是,这一天,他终于不再原地等候,他忽然走近了她,他想要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你早点儿休息!”沈杰笑望着她,伸手将她耳边垂落的一缕发丝拢到耳后,然后忽然倾身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

    那轻轻的一触,温暖而柔软,在沐小小沒有反应过來时就已经远离。

    抬头看着已经站起來的男人,沐小小心中怪怪的,眼前的男人帅气有型,各方面都优秀得令人发指,最重要是,这么多年來,他一直喜欢着她。按说这么好的条件,是个女人都会回应他的情意的,可是,她心底却忽然掠过那人今晚离开前那句冰冷嘲讽的话,水性杨花,她水性杨花吗?他一个堪比种马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说她水性杨花!

    沈杰看着沐小小神情恍惚,以为她在为他那个吻而不自在,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我走了,你早点儿休息吧。”

    沐小小这才回神,站起來送他到门口,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她还有点儿恍惚,重重的叹息一声,就要回身关门。

    谁知,眼前黑影一闪,她惊惧的尖叫还沒有出口,就被人捂住了嘴,拉进了房,接着房门“砰”的关上,震动的声音却让沐小小一子冷静了來。

    熟悉的面孔在光影变得有点儿不真是,可是,鼻端熟悉的气息却提醒着她,这一切是真的。

    “一个童海言不够,还要一个沈杰!沐小小,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苏岩将她死死的压制在墙上,一只手从捂着她的嘴,变成了抚摸她的脸,“这张脸,虽然不是绝美,不过,也的确很吸引人。怪不得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了。”

    “苏岩,你干什么,放开我!”动弹不得的沐小小不喜欢这种被钳制、毫无安全感的感觉,苏岩的话也让她很生气。

    “怎么?生气了?”苏岩深邃的眼底是浓浓的嘲讽之色。

    “你是专门來羞辱我的吗?那羞辱够沒有?够了就请你离开!”沐小小面色阴沉,她不想看到苏岩现在这样一脸嘲弄的样子。

    “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会有羞耻之心吗?”苏岩脸上神情不变,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着,流连不去,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沐小小偏头,想要躲开苏岩的触摸,声音也仿佛镀上了一层冰:“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你以为你比我高尚多少吗?我水性杨花,你也不是种马一只吗?”出口伤人,谁不会啊。

    苏岩眸底划过狂肆的风暴,可是,很快,他却忽然放开了沐小小,后退一步,“脏,有你脏吗?有一个那么脏的妈,你能干净得了?”

    沐小小面色顿时就变了,“苏岩,你……”

    看着沐小小难以置信的愤怒,苏岩却冷笑一声,“你和你妈一样,都那么贱!”

    “苏岩,你混蛋!”沐小小挥手就向苏岩脸上招呼过去。

    却被苏岩一把抓住了手腕,脸上满是讥屑之色,“ 这样就恼羞成怒了吗?”苏岩用力的扔掉沐小小的手,逼近她的脸,“进了苏家,你可要天天面对我。”

    沐小小眼中划过一丝伤痛,“不许你侮辱我妈妈!”

    “侮辱?”苏岩脸上露出好笑的神情,“我说的可都是事实!”

    沐小小面上露出疑惑之色。

    苏岩却冷笑了一声,“看來你妈妈什么都沒有告诉你呢。”

    沐小小眉头皱起,“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己去问你妈吧。”苏岩说完之后冷笑着离开了。

    沐小小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好久都沒有反应过來,苏岩突然跑到她家里來,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她妈妈有什么事瞒着她?这事是不是和苏建国收她做养女的事有关?

    她一直想不通,她这么大的人,又不是孩子,早已会照顾自己,就算那个人想要她回去,她也不用受苏家的庇佑啊。

    在苏岩别墅的那个傍晚,苏岩想要杀她是不是也和这事有关?

    她还恍惚记得苏岩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戾气,让她感到害怕。

    盗取恒瑞机密的事,苏建国要给谢家一个交代,要苏岩将她交出來,可是,苏岩却拒绝了,那么,对于盗取机密这件事苏岩沒有真正的怨恨她,那么他如今又是因为什么怨恨她呢?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

    苏岩一个人冲了电梯,冲进了夜色,车子驰而去,最终停在了海边。

    初夏的海边,海风习习,一对对情侣漫步沙滩,浪漫而幸福。

    苏岩坐在车上,看着广阔的大海,听着海浪阵阵,心中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如今,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了,明明告诉自己,要忘记那个女人,要忘记和她在一起的所有点点滴滴,因为那些都是假的。

    可是,为什么今天看到她和童海言在一起、和沈杰在一起时的样子,他心里会冒火,他心里会发酸,看着她对童海言露出甜美的笑容,他会觉得碍眼。

    “啊!”苏岩大吼一声,一拳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那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你念念不忘,你忘记她是谁的女儿了吗?是她妈妈,害死了你妈妈!”苏岩在车里疯狂的大叫着,面上神情狰狞,眼睛几乎变成了红色。

    “她和她妈妈一样,都是贱人,贱人!”

    ……

    一夜无眠的沐小小,第二天主动的找上了苏建国,她觉得,苏建国一定知道一些事,想方设法要她当养女、她妈妈的离开、苏岩对她的怨恨和侮辱她妈妈的那些话,所有的一切,苏建国肯定都知道原因。

    沐小小去得很早,苏建国听人说沐小小來找他,非常高兴的亲自迎了出來。

    “小小,这么早,还沒有吃早饭吧,快进來,快进來,一起吃吧。”

    苏建国大部分时候都是板着脸,嘴角往抿紧的严肃样子,这时候眉开眼笑的样子实在是比较少,周围的人不禁都愣了愣,他们在苏家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苏建国这么开心的样子,看向沐小小的目光不禁充满了探究之色。

    沐小小有点儿不自在,面上露出尴尬之色,“苏老先生,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些事想要问你的。”

    苏建国看着沐小小神色认真的样子,心中一沉,但是,他很快恢复了神色,笑着将沐小小让进了,“有什么事吃过早饭再说啊,你这么早过來,想必还沒有吃吧,那就陪我这个孤老头子吃吧。”

    沐小小听他说“孤老头子”,立刻就想到苏岩和他的糟糕关系,如今看着他期盼的眼神,也不禁心软,当初他的确对不起苏岩的妈妈,但是,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孤单的生活在这幢大房子里,有儿子也和沒儿子一样,这么多年來的孤寂生活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吧?

    沐小小随着他进了餐厅。

    很快,人就在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大小不一的十几样点心,中西合璧,应有尽有,丰富得让沐小小皱眉。

    苏建国却仿佛沒有看到一般,殷勤的将几样卖相很好的点心放到她面前,“你尝尝,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沐小小很诧异,面前的桂花酥、千层糕、水晶饼、苹果煎饼、香菇鸡丝粥,都是她喜欢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