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妈说你喜欢这些。”苏建国看着沐小小诧异的样子,忽然笑着开口。

    沐小小听苏建国说到她妈妈,脸上神色也变得严肃起來,“苏老先生,我今天冒昧來找你,就是为了我妈妈的事。”

    苏建国见沐小小神情严肃,还说到她妈妈沐兰,眼中划过一丝不安的情绪,当年的事,他想要瞒着苏岩,这会儿当然也不想让沐小小知道。

    想到苏岩知道了那件事之后绝望、愤怒、怨恨的样子,苏建国就觉得心痛。

    “我和你妈妈当年是好朋友,这次是她拜托我照顾你。”苏建国说出了和沐兰早就商量好的说辞。

    “苏老先生,我不是小孩子,我会照顾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成为您的养女。”沐小小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之所以妥协,是因为我不想我妈妈担心,但是,我想,有些事,我应该是有权利知道的。”

    苏建国面色微微一变,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早点,仿佛在考虑着什么。

    沐小小沒有再说话,静静的等待着苏建国的反应。

    “小小,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谁对谁错都已经沒有意义了,如果你真的是为你妈妈好的话,就不要再问了。”苏建国声音变得低沉,带着一种让人压抑的伤痛。

    沐小小愣住了,看來,当初果然发生了什么事。

    这件事,就是妈妈沐兰离开,苏建国收她做养女,还有苏岩怨恨她的根源!

    “苏老先生也说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为什么我不能知道呢?”沐小小坚持着。

    苏建国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小小,那事,你还是问你妈妈吧。”说着,站起來,缓缓的向楼上走去。

    沐小小看着他不再挺直的背影,有一瞬的恍惚,当年,到底放生了什么事?

    ……

    深夜,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至。

    睡梦中的沐小小被惊醒,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再也沒有了睡意。

    想到早上苏建国的神情和态度,沐小小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建国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很激动,如今看來,很明显,他的激动是因为她妈妈。

    而苏岩对于她背叛她,盗取公司机密的事,虽然生气,虽然愤怒,但是,并还是维护着他,那么他那次想要杀了她的样子是因为什么?还有,昨晚他说的那些侮辱她妈妈的话……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的一切,在沐小小的脑海中升腾浮现,一个想法忽然浮现在沐小小的脑海里。

    妈妈是不是就是当初插足苏岩父母之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就是导致苏岩妈妈自杀的那个女人?

    这个想法一出來,沐小小心中就沉了去。

    如果她的猜想是对的,那么……

    沐小小一子不敢想了,心中满满的都是害怕。

    一声惊雷猛然响起,仿佛炸在沐小小心头一般,沐小小蜷缩在床上,浑身颤抖着,嘴里喃喃自语:“不会的,妈妈不是那样的人,妈妈不会做那样的事,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沐小小双眼无神,望着那划破夜空的闪电,心狠狠的揪痛起來。

    她如今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苏岩仇人的女儿?所以,苏岩才恨不得杀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一子变成了这样?

    她即便不能和苏岩在一起,但是,也不想成为他的仇人啊?

    “苏岩……苏岩……”

    ……

    头晕,喉咙痛,沐小小觉得浑身仿佛火烧一般的难过,挣扎着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间,只看到戴菲菲一脸焦急的样子。

    “臭丫头,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你。”戴菲菲看着沐小小醒來,猛的将她抱在怀里。

    这么大力的拥抱,终于当沐小小清醒了过來,这才看到,她居然是在医院。

    “菲菲,你先放小小。”沈杰看着激动的戴菲菲,赶紧出声。

    戴菲菲这才放沐小小,抹了抹眼泪,“怎么样?感觉好点儿沒有?”

    沐小小有点儿茫然,一杯水忽然递到她面前,“先喝点儿水吧。”

    沐小小抬头,看到的是一脸担忧的沈杰,她脆弱的笑了笑,接过杯子喝了水,“我怎么在医院?”

    “你还说,你这臭丫头,昨晚你吓死我了。”戴菲菲沉着脸,一脸担忧的样子。

    沐小小这才知道,昨晚她不知道怎么忽然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的给戴菲菲打电话,电话里说话也不清楚,戴菲菲担心得要死,半夜给沈杰打电话,两人一起赶到沐小小家,敲了半天门,沐小小才浑身湿透的出來开门,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然后昏倒在沈杰怀里。

    “小小,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将沈杰支使出去之后,戴菲菲眼神担忧至极。

    沐小小沉默着,什么也沒有说,昨晚那些只是她的猜想而已,也许不是真的呢?

    “昨晚将你送到医院,沈杰办手续的时候,你昏迷着还叫嚷着苏岩的名字。”戴菲菲知道沐小小苏岩了,但是,她觉得和杨瑞两年的感情她都能很快走出來,即便和苏岩分手了,她也能很快恢复过來,却沒有想到,昨晚她忽然生病,昏迷着还叫着苏岩的名字。

    “苏岩”两个字落在沐小小耳中,让她的心仿佛被蛰了一的疼痛起來,她拉过被子,想要将自己盖起來,却被戴菲菲死死的拉住,“小小,你不是鸵鸟,有什么事说出來,就算不能解决,我也可以陪着你,为你分担。不要一个人死撑着,知道吗?”

    沐小小浑身僵硬着,看着戴菲菲关切的眼神,终于哭了出來,“菲菲……”

    ……

    沐小小很失望,原本以为她生病了,妈妈沐兰就会回來,可是,她却只是给她打了电话,说她成了苏家养女之后就告诉她一切。

    沐小小很无奈,却沒有办法。

    因为戴菲菲还要上班,只能班之后再來,于是,白日里陪在沐小小身边的,变成了沈杰。

    如今再面对沈杰,沐小小有点儿尴尬,虽然言谈举止沒有什么区别,但是,眉眼神态间都是拒绝的意味,沈杰看在眼里,心中微微酸楚,他就知道会是这样。不过,也好,他这么多年都不敢表白,就怕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如今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也算死心了。

    “沈师兄,辛苦。”午,戴菲菲终于出现的时候,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

    沈杰沒有放过沐小小的任何一个表情,见此,只觉得心中堵得难受,错过一次之后,他就永远错过了!

    “菲菲。”忽然,一个焦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房中的三人都是一愣,戴菲菲的面色一子变得尴尬而难看。

    门口站着的,正是君纬,君大少。

    “我说了不是我生病,你怎么还跟來?”戴菲菲的语气非常不耐烦。

    可是,君纬的神情却怪怪的,妖孽好看的脸上笑容有点儿僵,目光死死的盯着戴菲菲的手臂上那只沈杰的手,转瞬他就走了进來,然后,一把将戴菲菲拉进了怀里,动作强硬的拥着她。

    戴菲菲有点儿反应不过來,意识的挣扎着,谁知,她越挣扎,君纬的手使的力气就越大,几乎要捏碎她的肩膀一般,目光更是森冷的盯着沈杰,眼中满是敌意。

    “君纬,你这混蛋,放开我,你捏痛我了。”戴菲菲生气极了,抬脚狠狠的踩了君纬一脚。

    君纬面色一变,力道收了些,却还是沒有放开戴菲菲。

    沈杰看着这男人带着敌意的目光,再看着他对戴菲菲那种宣布主权的占有姿态,顿时明白了过來。

    摇头失笑的同时,沈杰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沈杰,小小和菲菲的学长。”沈杰好脾气的自我介绍道。

    谁知君纬却根本沒有和他握手的打算,巴微微一昂,带着点儿鄙睨的神色看着沈杰。

    “我是菲菲的男朋友。”

    戴菲菲挣扎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顿时火大了,“君纬,你胡说八道什么啊,你什么时候是我男朋友了。”

    对于戴菲菲非反驳,君纬仿佛沒有听见一般。

    沈杰很无奈,无缘无故的怎么就成了人家的情敌了呢?

    不过,看着这男人强硬的姿态和戴菲菲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沈杰沒有辩驳,反而说:“这位先生,请你放开菲菲,沒听见她刚才说了吗?她不承认你是她男朋友,想必你只是一厢情愿吧?”

    如今的沈杰本來就长得帅,外型上丝毫不比君纬差,而且,身穿名牌,手腕上的腕表也是价值千金,而且,和戴菲菲关系还很好,一番对比來,君纬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将沈杰看作了最大的情敌。

    沐小小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点儿反应不过來。

    “是男人就跟我出來。”君纬忽然指着沈杰,发狠着说。

    戴菲菲看着他这痞子样,顿时更生气了,毫不客气的抓起他的一只胳膊,然后狠狠的咬了去。

    君纬痛呼一声,低头看着怀里咬他咬得起劲儿的女人,面上沒有一丝的怒意,反而生出几分温柔。

    直到嘴里传來淡淡的血腥气,戴菲菲才惊慌的松了口。

    君纬看着胳膊上那个泛着血丝的痕迹,笑得温柔极了,“菲菲,这还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

    戴菲菲面色顿时红了,有点儿傻的看着君纬。

    君纬却忽然抬头瞪了沈杰一眼,然后看向沐小小,“嫂子,我和菲菲说几句话。”说着拉着戴菲菲就离开了。

    而沐小小却因为君纬的一声“嫂子”,心狠狠的疼痛起來……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