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里住了两天。出院的时候。苏建国來看她。询问她关于收养的事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沐小小想到上次苏建国说要举办一个盛大的新闻发布会。于是开口道:“我只要我妈妈知道我进了苏家就可以了。其他人不需要知道。”

    苏建国看着沐小小淡然的样子。点了点头。“那都按你说的办。明天你來。我请上公证人员和律师做个见证。”

    第二天。沐小小一个人去了苏家。而苏家却从内到外的装扮了一番。人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整齐的站在大门两边。看着沐小小來。齐齐躬身行礼。“欢迎小姐回家。”

    沐小小眉头一皱。脸色顿时不太好了。

    而苏建国却已经亲自迎了出來。“小小。快进來。进來。”

    沐小小沒有说什么。跟着苏建国进了别墅。

    一路进了二楼的书房。里面。早已等候了两男一女。

    两个男的穿着同样的制服。看样子是公证处的人。而那女的一身干练的套装。头发一丝不苟。带着一副眼睛。目光带着几分深意落在沐小小身上。上打量了一番。

    “小小。我來给你介绍。这两位。是公证处的王公证员和谭公证员。而这位。是青天律师事务所的顾律师。”苏建国很郑重的介绍着。“这位。就是我要收养的女儿。沐小小。”

    几人相互打了招呼之后。纷纷坐。然后就收养的事做了个简单明了的说明。那顾律师也拿出三份文件放在苏建国面前。苏建国毫不犹豫的将三份文件签好。然后推到沐小小面前。沐小小大约看了一。眉头皱起。“为什么还要改姓。”

    苏建国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解释道:“这……是你妈妈特意要求的。”

    沐小小眉头再次紧紧的皱起。

    苏建国神色一子变得紧张起來。

    沐小小不想改姓。可是。她却更希望妈妈能尽快的回到她身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最后。她终于还是咬牙签了字。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姓苏了吗。

    一切妥当之后。沐小小就起身离开了。可是。才到楼梯。就看到楼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似乎也注意到她的目光。缓缓转身。深邃的眼眸带着无尽的嘲讽。落在她脸上。

    公证人员和那律师也纷纷从书房走出來。苏建国吩咐管家林伯将人从另一边送走。这才转身看向楼梯口的沐小小和楼的苏岩。心中说不出的沉重。

    好一会儿。沐小小才深吸了几口气。挺直了脊背。了楼。身后。跟着步履沉重的苏建国。

    苏岩似笑非笑的靠在沙发上。看着來的两人。凉凉的开口:“恭喜两位。各自得偿所愿。”

    那人眸光深沉。状似悠闲的站在那儿。但是。浑身上都散发出令人心颤的冷意。

    沐小小看着他的笑。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脑海中忽然响起上次他侮辱她妈妈的那些话。心中又痛又难过。但是。她面上却波澜不惊。

    她平静的样子落在苏岩眼中却仿佛成了胜利的炫耀。她是苏建国的女儿。如今她进了苏家的门。是不是过段时间。那个女人也会母凭女贵。在苏家登堂入室。

    不。他不许。苏太太永远是他妈妈。即便她不在了。别的人也休想代替。休想占有那个位置。

    “阿岩……”苏建国将儿子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涌起愧疚之情。这么多年來。他沒有再娶。就是想要补偿苏岩。可是。苏岩却并不接受。如今。沐小小还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想苏岩这时候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让沐小小受伤。“既然回來了就一起吃个饭吧。”

    苏岩忽然笑了起來。“和你们一起吃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会沒有胃口的。父亲。还有……”苏岩说着转而看向沐小小。“妹妹。”

    沐小小浑身一颤。脚步变得有点儿虚浮。苏岩那一声“妹妹”仿佛一把利剑。狠狠的刺进她的胸膛。搅动一之后。毫不留情的猛的抽出。带出一片喷溅的血液……

    妹妹。她如今终于变成了他的妹妹了吗。

    沐小小忽然觉得可笑。她和苏岩居然变成了兄妹。

    她虽然和他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可是。如今。听到他喊她妹妹。她只觉得难过的想要死去。

    苏岩看着沐小小面色瞬间苍白。眼底涌现出痛苦和无奈的神色。心中也不禁一疼。可是。却又觉得痛快无比。

    再看他的父亲苏建国。同样面色发青。一脸伤痛的模样。

    他就是要这样。凭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痛苦。要痛苦。就大家一起痛苦吧。

    “我今天來是为了公事。”苏岩说着“啪”的一声将一个文件袋仍在了沐小小面前的地上。“沐小小。沒想到你还有这手段。不仅进了我苏家。还将恒瑞的散股收了去。如今持有百分之二十的恒瑞股份。成了恒瑞除我之外的最大股东。沐小小。你真是好样的。”

    沐小小一时沒有反应过來。“什么散股。”

    “怎么。这时候了还装无辜。”苏岩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都在你的名。你别说你不知道。”

    沐小小愣了一。猛的转身看向身后的苏建国。

    沐小小的这一动作牵动着苏岩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他眉头一挑。看着自己的父亲。“是你给她的。”苏岩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冷。

    苏建国是恒瑞的创始人。恒瑞上市之后他作为执行董事。持有恒瑞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是最大股东。而其他的股份都被打散。后來。苏岩继承了恒瑞。那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就给了苏岩。如今。苏建国却从散户手中买回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放到了沐小小名。让她成了恒瑞除苏岩之外最大的股东。

    苏建国这样对沐小小。已经不仅仅是对一个名义上的养女该有的行为了。

    “为什么。”沐小小不明白。她只是想要她妈妈回來而已。苏建国如今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怎么。你还会不知道是为什么吗。这不就是你们母女俩想要的吗。今天百分之二十。明天百分之三十。后天百分之四十……”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股份的事我一无所知。还有。别以为自己看重的别人就一定看重。”沐小小眼中带着伤痛之色。眸光中带着几分凌厉的看向苏岩。说完之后又看向苏建国。“苏老先生。你要知道。今天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要我妈妈回來而已。你苏家的一切都和我沒有任何关系。请不要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的做些无谓的事來。我沐小小。不需要。”

    沐小小说完之后。狠狠的踩上苏岩扔在她面前的文件袋。挺直着背影。离开了。

    只是。走出苏家大门之后。她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狂涌而出。在苏岩心中。她已经变得那么不堪了吗。

    他们的开始就是错。不管她是真爱还是假爱。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不纯粹。就算她有错。那近一个月的软禁她觉得也够了。况且。那次在办公室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并沒有真正的泄露恒瑞的秘密。

    只是。当年的事……

    晚上。沐兰就打了电话回來。母女俩在开头的问候之后。忽然沒有了声音。沐小小想开口问。却想到苏建国说的如果为她妈妈好就别问的话。可是。她却真的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那头。沐兰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是不是想知道妈妈和苏岩父亲之间发生过什么事。”

    沐小小听妈妈沐兰主动提起。轻轻的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酝酿情绪一般。沐小小静静的等待着。两分钟过后。沐兰的声音带着遥远的记忆慢慢的响起。

    “我认识你父亲的时候。大学还沒有毕业。他们江家那时候还是做贸易的。在东余市也算不上什么。那时候。苏岩的父亲和谢天良的天建贸易和他们江家属于同行。”

    “我和你父亲是大三开始交往的。毕业之后。我本來是要去江氏工作的。但是。你父亲却让我去了天建贸易。”

    “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父亲要这么做。那时候的我。心中只有你父亲。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直到后來有一次。你父亲让我去偷苏建国锁在柜子里的机密文件。我才知道。你父亲是要我做商业间谍。”

    沐兰说到这里顿了顿。而沐小小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商业间谍。她居然走了当年她妈妈的路。而且。要偷盗的。还是同一家公司。

    “那时候的我什么也不懂。当然也就偷了。一心想着要帮你父亲。后來。机密泄露。江氏抢走了天建的客户。天建的流动资金一子就出了问題。谢天良要开除我。我无所谓。因为早就想回到你父亲身边了。可是。苏建国却不同意。将我留在了身边。”说到这里的时候。沐兰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愧疚之色。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