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有一次,我和苏建国出去应酬,喝得有点儿醉了。你父亲找了个女人回来,和苏建国上了床,然后让我诬赖苏建国,让他以为和他上床的是我!那时候我死活不同意,可是,却奈不过你父亲花言巧语,最终答应了。”

    “苏建国以为酒后乱性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于是对我百般照顾,说要补偿我。他在公司虽然是个刚正板直的男人,但是,对我却非常的温柔,那段时间,我很迷茫,因为他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看的出来,他喜欢上我了,我知道他是有家室的,所以想要逃开,可是,你父亲说这是好机会,只要苏建国迷恋上了我,以后,要偷取机密的时候就容易得多了。”

    沐小小听得心惊胆颤,因为听到这里,她已经能确定,她妈妈果然就是当初导致苏岩母亲自杀的那个女人。

    “可是,不久之后,苏建国却突然向我求婚了,我吓坏了!去找你父亲,说要离开天建,你父亲这才知道苏建国居然来真的了,于是点头同意了我离开天建,那时候,你父亲在南湾建了一家制药厂,大部分时间都在南湾。我给苏建国留了一封信之后,就跟着你父亲去了南湾,一个月之后,我们就结了婚!”沐兰说到这里停了来。

    沐小小听到这里,觉得心头难受极了。

    “妈妈,那你知道后来苏家发生的事吗?”沐小小这样问并没有责怪自己妈妈的意思,但是,的确是因为她妈妈,苏岩的母亲才自杀的。

    “嗯,回南湾之后虽然忙着和你父亲结婚,但是,我还是关注着苏家,知道我离开那天,苏岩的母亲就自杀了……”

    沐兰的话才落,沐小小就哭了起来。

    曾经,她多么痛恨小三啊,因为小时候,她父亲总是带女人回家,对她们母女打骂不止、羞辱不断……

    可是,却没有想到,她最敬爱的母亲,曾经也破坏了人家的家庭,甚至害死了人家的性命!

    想到过年那次,苏岩几乎疯狂的那个夜晚,想起那时候陷在童年回忆里痛苦不堪的苏岩,沐小小的心就很疼很疼!

    怪不得苏岩那次想要杀她,原来,那时候他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了,所以才会用那种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她。

    他恨她,恨她妈妈害死了他母亲,恨她妈妈破坏了他幸福美满的家庭……

    “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内疚,是我对不起苏家!”沐兰叹息一声,“也许因为我造了苏家的孽,所以,上天才那样惩罚我吧。”

    听着妈妈沐兰愧疚又自责的声音,想到童年时候那些不堪的回忆,沐小小忽然惶恐的说:“不是的,妈妈,不是的,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个人,那个人是魔鬼,如果不是他,你不会去苏家,如果不是他想要算计苏家,你也不会间接害死苏岩的妈妈!不是你的错,是那个人,都是那个人的错!”

    沐兰在电话那头听着沐小小惶恐的声音,接着说:“是啊,他是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我和他结婚不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那时候因为苏家的事,我心情很不好,而你父亲却忽然说不要你,我很震惊,死活不肯,我那时候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呢。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居然一直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苏建国的!”

    沐小小听到这里一子震住了。

    “可是,我和苏建国清清白白的,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你怎么可能是苏建国的孩子。可是,你父亲死活不相信,后来,你又早产,你父亲疯了一般,要掐死你!”沐兰说到这里忽然哭了起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口咬定我和苏建国有私,咬定你是苏建国孩子……”

    沐小小浑身颤抖了起来,这就是小时候那个人怒骂暴打她们母女的原因吗?这就是她们被虐待的原因吗?

    “那个魔鬼怎么能那样!”

    电话里,母女两人都哭了起来。

    沐小小完全没有想到,她小时候被虐待的原因居然会是这样,她的亲生父亲,居然认为她不是他的女儿!

    所以,他迁怒妈妈,所以他总是趁妈妈看不到的时候骂她、掐她、打她!

    “这次他又出现了,小小,妈妈保护不了你,所以……”

    “所以,你要我进苏家,让苏建国保护我?”沐小小用嘶哑的声音询问。

    电话那头的沐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苏家,但是,我没有办法,小小,妈妈希望你能活得好好的,妈妈希望你能幸福!你和苏岩的事,不是我硬要拦着,而是,你们之间横隔着上代的恩怨,是不可能幸福去的……”

    所以,她和苏岩不能在一起,不是因为她背叛他,盗取了公司机密,而是因为,她的妈妈害死了他的母亲,他对她的爱抵不过对她妈妈的恨!

    “妈妈,不管怎么样,你回来吧,我想你了!”

    “嗯,妈妈过段时间就回来,你乖乖的,好好照顾自……”

    “吱——啦”

    “砰”

    “妈,妈,你怎么了?妈——”

    电话那头忽然的刹车声、碰撞声、尖叫声让沐小小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电话在一阵杂音之后终于沉寂了来!

    “妈!妈!妈——”

    一声尖叫瞬间划破夜空!

    ……

    第二天,南湾市人民医院!

    沐小小面色苍白的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着里面浑身抱着纱布的人儿,眼泪狂涌不止,手死死的抓在玻璃上,吱吱的声音让人发憷。

    “小小——”戴菲菲站在沐小小身旁,手环在她的肩上,同样满脸都是泪水。

    沐小小一直无声哭泣着,心中很害怕、很难过,医生说了,这二十四小时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二十四小时病人没有醒来的话,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妈妈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折磨她,这二十多年来,她过得还不够惨吗?好不容易换了肾,以为可以有新的生活了,却忽然来横祸……为什么会这样……”沐小小一边哭着,一边喃喃自语着。

    戴菲菲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好友,这时候,说任何话都是苍白无力的,只要沐小小妈妈醒过来,那才是最重要的!

    “请问,是沐小小小姐吗?”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到沐小小身边,面色严肃的询问道。

    戴菲菲见沐小小的注意力还在她妈妈身上,赶紧答应道:“是的,她就是沐小小。”

    “这次的车祸……”

    ……

    一个月后,东余市海润疗养院。

    “妈,尝尝这个。”沐小小一身清爽的裙装,坐在病床边,将一块软软的慕斯蛋糕递到她妈妈沐兰嘴边。

    沐兰神情有点儿僵硬,张口将蛋糕含进了嘴里,脸上慢慢的露出一丝微笑。

    两天前,沐兰从南湾人民医院转到东余海润疗养院,经过车祸的她,身体更加的虚弱了,因为大脑受到很大的振荡,如今还行动不便,需要人照料。

    这家海润疗养院是东余市条件最好,设施最先进、医生护工最专业的专业疗养院。

    沐小小这一个多月一直陪在妈妈沐兰身边,一步不敢离,她害怕,她害怕一离开就是永诀。

    车祸的事也已经查清楚了,酒驾!在苏建国的干预,肇事司机赔了一大笔钱还是进了监狱!

    ……

    “小小……”

    童海言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她妈妈的事,在南湾的一个月里,他每隔两天就会开车跑一趟南湾,说是看她妈妈,可是,每一次都不忘给她带一份补品。

    如今回到东余,童海言更是让沐小小的妈妈住到他童家的海润疗养院。

    沐小小回身看着身后的童海言,带着热力的夕阳暖暖的照在他身上,一个淡淡的微笑,就能给人无穷的力量一般。

    “伯母的精神看起来不错。”童海言将一个保温桶放在病床变,笑着给沐兰打了招呼。

    对于这个忽然出现在自己女儿身边的年轻人,沐兰很是喜欢,因为她太想女儿从苏岩的恋情中走出来了。

    治疗失恋最好的药就是开始另一段恋情,而沐兰更是从周围的护工那里打听到到了童海言的一切,所以,对于童海言每日的到访,沐兰是欢喜的,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用不太灵活的手去推沐小小,“你们年轻人别呆着病房里,出去走走吧。”

    沐小小知道妈妈沐兰这是在为她和童海言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她没有反对,因为她不想妈妈这时候为她担心。

    疗养院的花园里,两人并排着慢慢走着,夕阳斜斜的照在两人身上,一对璧人,顿时引来不少好奇、赞叹的目光。

    一处阴凉的树荫,一名穿着休闲衬衫的男子看着那一对男女,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意,将手中的烟仍在地上,一脚狠狠的辗过,然后向着疗养院病房走去……

    花园里,正和童海言聊天的沐小小忽然浑身一颤,耳朵里“轰”的一声响,接着,脑海中一片空白……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