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怎么了。”童海言看着忽然摇摇欲坠的沐小小。赶紧将她扶住。一脸担忧。

    几秒钟过后。沐小小才仿佛回神一般。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

    童海言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中一疼。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将她半抱着往回走。“我们先回去。你需要休息。”

    沐小小沒有拒绝。只是努力的想要站直身子。双手抵在童海言的胸膛。一副拒绝的样子。

    “你确定你有力气自己走吗。”童海言微笑着说。却忽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或者。我该直接抱你上去比较方便。”

    沐小小第一次发现。原來这个温润如玉的男人也有霸道的一面。

    ……

    “……最新消息。今天凌晨。位于我市西郊的一家服装厂忽然发生大火。火势蔓延很快。消防三中队赶到的时候。整个厂区都燃烧了起來。两个小时之后。火势才扑灭。据报道。此次火灾因为是在深夜。起火地点是在车间和仓库。所以并沒有人员伤亡。起火原因尚待调查。不排除人为纵火的可能。而这家服装厂正是恒瑞集团旗……”

    沐小小看着电视上的早间城市新闻。心中忽然一沉。这家服装厂她是知道的。是火风的服装制造基地。在恒瑞各个盈利部门中长期位居前三的部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电视上烧得那么彻底。厂里估计什么也沒有了。

    沐小小心中一叹。关掉电视。不想再看去。可是。心里却又升起不安。那一场火灾如果是人为的话。那就是有人针对恒瑞。或者针对苏岩。如果是的话。那会是谁呢。

    她盗取公司机密事发之后。神秘人就再也沒有联系过她了。苏岩去查的时候。那个神秘人的电话已经沒有在用了。查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那个神秘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可是。越是这样。沐小小心中越是不安。

    “小小……”沐兰的声音拉回了沐小小的思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怎么了。妈。”沐小小回神看向妈妈沐兰。

    沐兰却只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目光慈爱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之后才说:“我看着童先生似乎对你有意思。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沐小小沒想到妈妈沐兰这时候居然忽然问起这个问題。愣了愣。第一时间。脑海里浮现的居然是苏岩的样子。

    沐兰看着女儿神思不属的样子。心中一叹。“是不是还放不苏岩。”

    沐小小一子被说破心事。面上微微一红。有点儿慌张的样子。“沒有的事。妈。我知道我和苏岩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感情这种事。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事。至少。两个多月了。她就做不到像忘记杨瑞一样忘记苏岩。

    或许可以说。她对杨瑞的感情不如对苏岩的深吧。

    “伯母。早上好。”童海言的声音忽然响起。

    沐小小微微诧异。“你怎么早上过來了。”

    童海言一般都是午班之后才过來的。今天怎么一早就过來了。

    “正准备去恒瑞。所以顺道过來看看伯母。”童海言这样说着。目光却看着沐小小。一脸温柔的笑意。

    沐小小想到刚才她妈妈问的问題。心中一叹。她的一颗心都扑在苏岩身上。这两个多月都在为和苏岩的分开而神伤。丝毫就沒有感觉到童海言对她的情意。如今被她妈妈一提醒。她才发觉。童海言看她的目光果然是不同的。

    “怎么这么早去恒瑞。”沐小小虽然心中乱糟糟的。但是。却还是被童海言的话给吸引了注意力。童家的海云集团和恒瑞是合作伙伴。这时候童海言去恒瑞。是有什么事呢。

    “昨晚恒瑞旗的服装厂发生了火灾。”童海言沒有隐瞒的意思。

    “恒瑞的损失是不是很严重。”沐小小紧张的问。

    童海言想了一。说:“那个厂区是恒瑞旗最大的服装制造厂。这三个月來生产的都是欧洲一家大客户要的服装。数量很大。苏岩说昨天才完工装箱封存。准备今天运走的。”

    沐小小面色顿时一白。三个月的产品。一夜之间。付之一炬。交货时间迫在眉睫。恒瑞拿不出货來。那么。就要赔一大笔的违约金。而且。还存在信誉问題……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面色都变了。握住她的手。接着说:“苏岩这次是遇到大麻烦了。估计要赔偿大笔的违约金。到时候。恒瑞资金周转不灵的话……”

    童海言的话沒有说完。沐小小就觉得眼前一黑。居然这么严重。第一时间更新

    “本來恒瑞还不至于这样的。但是。因为苏岩今年和dmc合作。进军制药业。如今药厂还在建。前期投入已经很大。要看到效益的话起码要两年之后去了。如今。药厂那儿只有进沒有出。忽然又出了这样的事。对恒瑞來说。真是一个大的难关。”

    越听童海言这样说。沐小小越觉得心中担忧。怎么办。怎么办。她脑子里一片混乱。面色也变得越來越白。

    “小小。你还关心苏岩。是吗。”童海言如今早就知道了沐小小和苏岩之间曾经有过一段。不过。最近。苏岩身边绯闻女友不断。所以。他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气。而且。他也从戴菲菲的口中得知。沐小小和苏岩是真的分手了。可是。如今看沐小小的神情。他心中忽然觉得有点儿不舒服。

    被说中心事的沐小小神情有点儿愣。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只是低着头。不敢看童海言的眼睛。“沒有。毕竟在恒瑞工作过。所以多问几句而已。”

    童海言看着沐小小躲闪的样子。眉头紧紧的皱起。

    “我还要赶着去恒瑞。就先走了。”童海言说完又和沐兰打了招呼才离开。

    童海言离开之后。沐小小就一直神情恍惚。沐兰看着眼里。心中充满了担忧。

    “听说了吗。昨晚恒瑞的一家服装厂被烧了。”

    “今早新闻上不都说了吗。”

    “恒瑞简直是流年不利啊。听说恒瑞这次投资制药厂。好像也出事故了。死了人。”

    “啊。死人了。怎么回事。”

    “听说……”

    ……

    在超市买东西出來。沐小小就听到两个路人边走边说。她只觉得瞬间天旋地转。恒瑞怎么会突然发生这么多事。

    沐小小觉得这一切一定不会是巧合。一定是有人要对付恒瑞。对付苏岩。

    可是。这个人是谁。是不是就是那个神秘人。

    沐小小心中焦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顾不上许多。打车去了恒瑞。可是。到了恒瑞大楼面。她又犹豫了。她去能帮上什么忙呢。

    定定的站在那高耸的大楼。沐小小抬头。遥望着那几乎插入云端的楼层。心中满是沮丧。

    “小姐。”忽然。身后传來一个有点儿熟悉的声音。

    沐小小转身。却看到一辆车停在她身后。林伯从车上來。和她打了招呼之后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苏建国一身西装。精神抖擞的走了出來。

    “小小。怎么站在这里。不上去。”苏建国面上露出慈爱的笑容。

    “苏老先生。昨晚……”沐小小沒想到这么多年不來恒瑞的苏建国会出现在这里。那么是不是说明这次恒瑞遇到的是很大的困难。

    “别站在这儿说话。上去说吧。”苏建国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丝毫沒有焦急担忧之色。让忧心忡忡的沐小小忽然也安定了來。

    苏建国步履沉稳。自有一种商海沉浮多年老将的镇定和雍容。他一走进恒瑞。所有的员工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眼中均是敬佩之色。

    沐小小一路看來。心中对眼前的老人也多了敬佩之色。

    “小姐放心好了。更大的风浪老爷都经历过。这。不算什么的。”身旁。林伯忽然在沐小小耳边低低的说。

    沐小小笑着点点头。

    一行人很快上了顶层。电梯打开。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沐小小有点儿恍惚。有点儿期盼。又有点儿害怕。

    “苏老先生。我……我去贵宾室等你。”她想知道更多的消息。可是。她如今一个外人。也不方便出现在恒瑞的会议上。而且。她害怕面对苏岩。

    苏建国回头看了沐小小一眼。点头答应了。

    沐小小心中松了一口气。往贵宾室走去。

    可是。让她意外的是。贵宾室居然有人。而且这个人。还是她不想看到的人。

    市长千金。裴敏荔。

    彼时裴敏荔正坐在靠窗的沙发上玩手机。喝咖啡。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去。却看到有点儿惊愕的沐小小。

    沐小小站了两秒。沒有退缩。坦然的走了进去。

    裴敏荔定定的看着她。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位不是沐秘书吗。好久不见了。”

    沐小小冷冷的看着她。有点儿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会在这里。

    “是不是奇怪我这时候为什么会在这里。”仿佛看穿沐小小的心思般。裴敏荔忽然开口道。

    沐小小走到离门最近的位置上坐。“裴小姐作为苏总众多红颜知己之一。如今恒瑞出事。裴小姐一大早來表示关心也是应该的。”

章节目录

蜜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忘川哑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川哑鱼并收藏全本小说蜜爱成婚的章节